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正月十四(十四)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034  |  更新时间:2019-10-17 00:10:01 全文阅读

裴旻丝毫不敢放松,一直对巴思八穷追不舍的进攻,他不敢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生怕他再度运气,又恢复了先前的金身,到时要破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巴思八也看出了裴旻的意图,索性与其直接展开对攻,巴思八年轻时纵横西域,当然不可能只是凭借先前的一技之长,其它各种武功修炼也自是高深。一时间,擂台之上的对决可谓是精彩万分,看台上的人也是看得热血沸腾,连声叫好。

太子见裴旻不再像先前那般被动,绷紧的神经自是放松了一些,可他仍不敢大意,裴旻之前与他人对垒,他是见过的,无不是轻而易举地取胜,但眼下与巴思八却势均力敌,二者之间谁胜谁负不到最后一刻还真的无从知晓。

擂台上的比试仍在继续,二人都没有留给对方片刻休整的时间,但由于巴思八毕竟上了岁数,体力确是不及裴旻,渐渐地裴旻稍占了些许上风。巴思八心里盘算到,如此下去,对战的时间越久反而对自己越不利,于是心一横,打算豁出去,力求速胜;他突然向后一跃,与裴旻拉开了些距离,然后迅速汇集全身气息,裴旻见状,心中连呼不好,难不成他又打算恢复之前的不坏金身,他不敢耽搁,连忙一步跃前,打算在其气息集中之前破坏,可巴思八此时却突然一掌向裴旻击来,裴旻连忙将双臂挡于胸前,巴思八的掌击在了裴旻的双臂之上,势大力沉,但此掌绝非普通掌力,裴旻感到手臂剧痛,经络骨骼如同被震碎了一般,裴旻中掌后整个人从自己后方飞了出去,跌落到擂台上后,由于力量巨大,又滚了几圈,掉下了擂台,裴旻输了?

看台上突然一片寂静,裴旻就这么输了?众人皆不敢相信;若是连裴旻都不能获胜,难不成今日武决夺魁真的要让于吐蕃吗?张昌宗面色冷峻,见状直起了身子,准备宣告比试结果,可突然擂台一侧传来了裴旻的声音:“且慢!吾尚未败!”众人目光一同聚集了过来,只见裴旻落下擂台之际,竟一手抓住了擂台边缘,此刻整个身子悬在空中,尚未落地,按照规矩确实不算败,他缓了口气,忍着手臂的剧痛向上一翻身,又回到了擂台之上,见裴旻未败,看台上又再度爆发出了喝彩声;太子、相王、李客不约而同的胸中长抒一口气。

巴思八见状也是大感惊愕,他没想到被他此掌击中之人居然还能站起,一时间不免对眼前的年轻人又多了几分欣赏之意;裴旻卷起袖子看了看自己的双臂,已是淤青了一大片,他轻轻揉着双臂,又走回了擂台中间,望着喘着粗气的巴思八问到:“敢问大师,刚才这一掌是不是就是密宗失传已久的佛像截掌?”

巴思八点了点头,答到:“正是!”

裴旻突然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说到:“佛像截掌果然名不虚传,如此高深的武学居然被大师所参透,晚辈实在佩服!”巴思八未再答话,裴旻继续说到:“不过晚辈听闻施展此武功,短时间内消耗巨大,气息难以再继,若不是有必胜把握,一般来说,断不会轻易为之。”

巴思八万没想到裴旻连此事也知,他不便作答,不待裴旻继续开口,立刻又朝裴旻攻了过去,他料想裴旻既然也身中此掌,必定情况也好不到哪去,与其跟他口舌相向,不如尽快分出高下。裴旻见巴思八袭来,不敢怠慢,立刻采取了反击,不过交手几回合后,裴旻明显感受到了巴思八的力不从心,看来之前发功确实对其损耗过大。

裴旻来了信心,开始转守为攻,渐渐地优势越来越大,巴思八则似乎有些乱了阵脚,越是求速胜,反而招招被裴旻钳制,裴旻终于抓住了机会,巴思八一击袭来,裴旻侧身一让,顺势闪身到了巴思八的身后,裴旻用力一击,巴思八本就发力过猛,加上裴旻这一击,整个人失去了重心,直接朝擂台外飞了出去,看来此次巴思八是必败无疑了。

裴旻见状,连忙又上前一步,在空中抓住了巴思八的衣服,又硬生生把巴思八从擂台外给扯了回来,巴思八以为裴旻要继续攻击,刚一回擂台又准备朝裴旻出招,可裴旻却向后跳了一步,不再进攻,巴思八顿时明白了过来,原来刚才是怕自己跌落颜面受损,故而将自己拉回。他望着眼前的年轻人,嘴角抽搐了几下,心中纵是不甘,但还是轻叹一声,施礼说到:“年轻人实不简单,吾败了!”说罢,转身径自走下了擂台;裴旻一躬身,目送巴思八下了擂台。

一声鸣啰,裴旻终于获得首胜,看台上的欢呼声顿时一浪高过一浪,众人不禁拜服于裴旻的武艺,更加钦佩其武德,太子一拍案几,大声喝道:“好!”李客悬着的心也终于放松了下来。

巴思八虽然败给了裴旻,但其高深的武艺也令在场的众人钦佩,喝彩声同样也送给了这位大师,如此一来,吐蕃虽然落败,但也算是虽败犹荣,吐蕃使者倒也不算丢了颜面。

张昌宗大声说到:“第一次比试,裴旻胜,第二场谁欲上场比试?”

一场恶战结束,裴旻虽然取胜,但众人无不认为其兴许已是强弩之末,此时若是上台比试,定是大好的机会,难说就可一举战胜裴旻,扬名立万,于是乎众人都跃跃欲试,不像先前那般拘谨。

裴旻无奈,只能一一接受挑战,但上擂台之人虽多,真正有实力者却没有,裴旻已经连胜了十余场,挑战者交手皆没有能超过三个回合。与台下看得兴奋的太子、相王不同,裴旻此次答应参与武决,一是为了保护李客,二是为了能与真正的高手进行切磋,可眼下令其开始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望着众多还欲上台的比试者,裴旻觉得如此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心中一计,向女皇帝施礼,大声奏到:“禀陛下,裴旻欲为武决献上一舞,名曰剑舞,以此助兴,还望陛下应允!”

女皇帝不知裴旻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好端端地突然要献上什么剑舞,但心里一想,倒也无碍,于是点了点头,答到:“既然裴旻剑圣有此雅兴,一舞也无妨!”

裴旻一拱手,答到:“谢陛下应允!”

裴旻当即又回到了擂台中间,众人都翘首以待,裴旻到底会有什么样的表演。裴旻二话不说,开始持剑起舞,只见他走马如飞,左旋右抽,身形灵动,似剑似舞,身形时而翩若惊鸿,时而婉若游龙,擂台上剑影重重,仿佛裴旻与剑早已浑然一体,达到了人剑合一之境,众人看得皆是如痴如酔,场边随着裴旻的舞动,开始擂鼓配合,在鼓声节奏的衬托下,裴旻舞剑更是令人悦目。

可突然间,裴旻将手中之剑向上一掷,高可入云,至少约数十丈,看台上不免传来一声惊呼,擂鼓之人不知裴旻为何如此,一时忘了击鼓,众人的目光齐齐望向裴旻抛向高空中的剑,擂场内一片寂静,只见空中的剑若电光下射,迅速落向了擂台,众人随着下落的剑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不知到底会发生什么,眼看剑快落到了裴旻身上,突然裴旻身子一侧,手一伸,引手执鞘,剑透室而入,被抛起数十丈高的剑,竟然被裴旻用手持的剑鞘接住,使其直入鞘中,此乃真是剑技绝招。

擂场之中仍然寂静无声,几千名围观者无不震惊、瞠目结舌,就连李客都给震住了,裴旻此举他试问自己也无把握完成;裴旻收起了剑,向四周一施礼,大声说到:“在下献丑了!”

众人终于回过了神,擂场内顿时爆发出的掌声、喝彩声足可以把擂台都给震塌,声音久久不能平息,赞叹之声此起彼伏,裴旻此技堪称神迹!也许是众人手排的有些疼了,于是开始有节奏地齐呼:“剑圣!裴旻!剑圣!裴旻!”

裴旻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他本来是打算舞一剑,震慑住挑战者,免得更多人前来挑战,可万没想到,竟会产生如此结果,他连忙向四周躬身行礼,望众人停止呼喊!可裴旻越是谦恭,反而看台上的呼声更大,久久不能平息。

看台之上突然响起了一声鸣啰!众人的呼喊声终于停止了下来,张昌宗面无表情地大声说到:“裴旻舞剑已毕,是否还有上擂挑战者?”

擂场上一时间安静得连呼吸声都能听到,众人相互四下张望,看还有谁自不量力得要上擂挑战;片刻过后,果然无人敢再上台,张昌宗见状大声说到:“既然再无挑战者,还请陛下宣告最终比试结果!”

女皇帝没有直接宣布比试结果,而是缓缓说到:“画师吴道子何在?”怕众人未听清,身旁的宦官又朝擂场内大声重复了一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