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正月十四(十五)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086  |  更新时间:2019-10-18 00:10:02 全文阅读

明明是裴旻的剑舞震惊了全场,可为何女皇帝却要突然召唤一名画师,众人一时摸不着头脑,不一会,一人从看台上走下,一身宫廷画师装扮,年方二十出头,一拱手答到:“回禀陛下,微臣在此。”

这样一位年轻画师,众人皆不识得,唯有贺知章知其情况,此人乃一绘画奇才,不久前正是其将之举荐入宫,成为了一名宫廷画师,女皇帝此刻召见,贺知章料想势必让其作画记录裴旻舞剑一事。

女皇帝望了望吴道子,开口问到:“裴旻剑舞,汝以为如何?”

吴道子稍一考虑,连忙答到:“回陛下,吾深被被那猛厉的剑舞气势感动,若此刻作画,定是画思敏捷,若有神助!”

女皇帝笑道:“那朕就如你所愿!”说罢一挥手,几名宦官遂拿进了笔墨纸砚。

吴道子于是挥毫泼墨,飒然风起,很快一幅丹青绘成了,画的内容正是裴旻将剑掷于空中的一幕,画中人物栩栩如生,若论画功,几乎可与裴旻的剑舞一较高下,众人观之无不啧啧称赞。画被呈递到了女皇帝面前,女皇帝也是大为赞许,她向上官婉儿示意,取过了玉玺,在画上加印,然后持此画缓缓站起,大声说到:“朕宣布,今日武决夺魁者——剑圣裴旻!其之剑舞,即日起视为国术!为彰其艺,特赐此画以作封赏!明日裴旻随朕一同燃灯供佛!”

女皇帝刚一说罢,擂场中又是一阵欢呼,裴旻连忙跪身谢恩,领赏。若是赐他金银珠宝,他倒是不一定喜爱,但今日吴道子的画作的确令其大开眼界,他甚是喜欢。

赏赐过后,张昌宗再次大声宣布说到:“今日武决之事已毕,半个时辰后,继续文决比试,众人退!”

女皇帝起身离开了擂场,众人也随之而退。但李客心中却不免升起一丝隐忧,武决之事竟然如此顺利的结束,除一开始巴思八大师的奋力一战外,中间毫无波澜,实在太过于平静,反倒是令李客心中不安。

戌时一刻,集仙殿。

刚才殿外令众人叹为观止的武决刚刚结束,现又移步到了集仙殿内,大殿之上早已备好了酒宴,因为大殿空间有限,故不能如武决一般,搭台设座,故文决一事,万藩诸国已不再参加;也因实在没有必要,若只论诗文干谒,这外藩诸国又岂能与中原文化相提并论,故已提前已告知其离去。

况且这文决一事不同于武决,须静心品鉴方才是,若是人声鼎沸,那又如何是好。故此刻大殿之上仅设座二百余人,其中禁军、羽林军的家眷还是临时增设的,李客、月娃就混于其中。裴旻今日武决大彩,故此刻被礼遇为上宾,坐到了太子身后。

女皇帝在上官婉儿的搀扶下入了集仙殿,安坐于龙椅之上,刚一坐定,众人便起身拜见,女皇帝示意众人平身,宦官向女皇帝呈上一樽金杯,女皇帝举杯道:“众卿辛苦,今夜须与朕一同议出这文决之人!”

众臣皆连声答到:“为陛下分忧,实乃臣之幸事,不敢言辛苦!”

女皇帝满意地点了点头,缓缓地说到:“众位卿家,实不相瞒,这文决一事朕的心中其实早已有了人选!”女皇帝突然开口这么一说,不免令众人惊愕,既然女皇帝心中已有了人选,那又何必大费周章的比试,早些公布即可,众人的目光不禁望向了女皇帝身旁的上官婉儿,此女确实才华出众,又深得陛下宠爱,不必多想,此人必定是女皇帝心仪之人。只是如此一来,不免寒了众人的心,大家连夜准备,可女皇帝这么一句话,似乎此场比试已经没有了必要,人人皆垂头丧气。

女皇帝看出了众人的心思,于是用手指了指一旁的上官婉儿,说到:“众位卿家,所料不错,朕所指的人选正是上官婉儿。”女皇帝说罢,大殿之上一阵雅雀无声,并不是众人对上官婉儿的才气不服,而是如此安排,确实令人沮丧。女皇帝继续说到:“但朕知道众位卿家定会有人不服!”

这次大殿上终于有了回应:“臣等不敢!”

女皇帝冷哼了一声,说到:“汝等口中说不敢,但心中却不知到底是怎么想的!故今日朕还是举行此番比试,以此服众!”说罢,向张昌宗递了一个眼色。

张昌宗大声说到:“奉陛下诏,今日文决比试作诗,先由上官大人作诗一首,其后人人均可作诗与之比较,最终优异者判胜!钦此!”

众人见此事有了些许转机,于是齐声答到:“臣等遵旨!”

女皇帝又向上官婉儿一挥手,示意可以开始了。上官婉儿遂移步到了大殿之中,开口说到:“诸位大人,上官不才,就先作诗一首,还望众位大人品鉴!”

上官婉儿的才气是众口皆碑的,此刻她率先出场作诗,料想定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于是众人屏息以待,大殿之内顿时异常安静,上官婉儿四周环视了一番,见众人已做好了准备,于是缓缓开口到:“《驾幸三会寺应制》,释子谈经处,轩臣刻字留。故台遗老识,残简圣皇求。驻跸怀千古,开襟望九州。四山缘塞合,二水夹城流。宸翰陪瞻仰,天杯接献酬。太平词藻盛,长愿纪鸿休。”此诗为应制诗,辞藻华丽,却大气恢弘,诗词间很难看出是出自一个女子之手,特别是在遣词造句上,每一句都有一字定音,吟罢让人心中顿觉坦荡舒畅,才情溢于言表!

上官婉儿刚念罢此诗,众人还在玩味,安静的大殿上居然响起了武江的喝彩声,大呼道:“好诗!好诗!”坊间传闻,武三思与上官婉儿私下有染,按理来说,此刻当着众人回避还来不及,可爱于谄媚的武江此刻却大声喝彩,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齐齐投向了武三思,武三思脸色不禁一沉,恶狠狠地盯了武江一眼,武江谄媚不成,反而失了态,只好僵硬着笑容又坐了下来。

女皇帝倒不在意,反而面带笑意的说到:“武大人,汝倒是说说,此诗哪里好?”

武江素来无文采,女皇帝这一问,他不免有些危难,支吾了半天终于答到:“微臣。。。也说不清,就是觉得听起来舒服,故而觉得好!”

武江的回答不禁引导大殿之内哄堂大笑,除了武三思脸色发白以外,其他人均已笑得面红耳赤。

女皇帝手一挥,继续说到:“罢了,现就请诸位爱卿献诗一决吧。”

张柬之朝姚崇点了点头,姚崇心领神会,当即起身说到:“微臣不才,愿意一试。”说罢,走到了大殿正中,开始吟诗:“《春日洛阳城侍宴》,南山开宝历,北渚对芳蹊。的历风梅度,参差露草低。尧樽临上席,舜乐下前溪。任重由来醉,乘酣志转迷。”

姚崇刚一吟罢,太子不禁小声向相王说到:“好诗!姚崇此人才华果然甚佳!”

见女皇帝没有开口说话,张柬之又朝贺知章点了点头,贺知章也走到了大殿正中,说到:“微臣也愿意一试。《咏柳》,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相王向太子贴耳说到:“此人文采甚为出众,简单几句,已显露其大才!”太子频频点头。

太子身后的李三郎也是听得认真,心中暗叹到,此二人果然贤才,从诗句中已能深深领略其才华,若是自己他日掌得权势,必定重用此二人。

众人的目光开始回到了女皇帝身上,只见女皇帝双目微闭,似乎在慢慢品鉴,有了武江的先前之例,众人也不敢妄自多言,特别是武三思和太平公主,此刻更是各自安坐,不发一言。

许久过后,女皇帝终于睁开了双目,缓缓说到:“二位卿家诗句确实是上陈之作,不可多得,可依朕所见,比之上官大人还略有不足,汝等暂且退下、稍候。”

二人听罢,互相对视了一眼,答到:“喏!”于是躬身而退,张柬之不免摇了摇头,微微叹息。

张九龄望向李三郎,李三郎点了点头,张九龄遂起身来到了大殿正中,这可是太子帐下最后的希望了,张九龄行礼后,开始吟到:“《望月怀远》,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张九龄也是才气纵横,这开口的第一句就不禁令众人啧啧称赞,待全诗念毕,大殿之中已是誉声一片,李三郎心中暗自窃喜,从大殿内的反应来看,张九龄应是有了机会。女皇帝当然不愿意张九龄胜出,但若是她再直言评判胜负,恐令众人不服,于是问到:“众位卿家是否还有比试者?”

从上官婉儿开始到现在的四首诗,无不是文辞俱佳,立意高远,才华出众,众人听罢,也无人自信能超过此四首诗,故无人再欲试,大殿之内一片安静。

女皇帝见无人应答,再次厉声问道:“若让众卿作评判,此二首诗孰高孰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