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正月十四(十三)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013  |  更新时间:2019-10-16 08:37:26 全文阅读

巴思八开始气沉丹田,运行周身的气息,只待鸣啰一响,便开始发招,裴旻自也是不敢怠慢,也开始暗自调动周身的气息,他上下打量着巴思八,密宗一派过于神秘,武功招式他也不曾多见,不知其到底会如何出招。突然,裴旻开口问到:“请问大师用何兵器?”

巴思八不作多想,答到:“吾从不用兵刃,徒手即可!”

裴旻继续说到:“能与大师过招,裴某此生荣幸之至,公平起见,若大师徒手,那裴旻自当不用剑。”说罢走到擂台边把剑递给了擂台边的卫兵,又转身折回了擂台中间。裴旻的举动赢得了擂场内的掌声,但这一切看在女皇帝眼中却不免心焦,女皇帝信奉佛教,高宗皇帝在位时,巴思八大师到过大唐,宣讲佛学,女皇帝就曾见过其一面,更见过其与大唐武士比武切磋时,顷刻间以一敌十的能力,现虽已年迈,但吐蕃仍将他请于此处,那便说明他战力犹存;本来裴旻持剑,有一定优势,但其却要徒手与其交手,这样一来,不就胜负难料了吗?

巴思八看了看裴旻,小声说到:“习武之人,武德为先,汝虽年轻,吾深感佩服!”

裴旻答到:“大师言重了,裴某不过是想向大师认真请教,还望大师成全!”

巴思八语气坚定地答到:“好!汝你所愿!”

见二人已做好了准备,张昌宗大声说道:“第一场,剑圣裴旻对吐蕃国师巴思八,始!”他话音刚落,只听见鸣啰一声巨响,这场令万人瞩目的比试终于开始了。

裴旻不待试探,率先竭力出招,他已心中盘算过,巴思八绝非泛泛之辈,要不然也不可能被奉为国师,但其密宗武术却又世间罕见,他平生从未遇过,由此一来,与其疲于防守,还不如主动进攻,由自己主导进攻,反而赢的可能性更大,其它的就只能随机应变了。

裴旻竭尽全力的一掌朝巴思八胸前打了过去,可巴思八丝毫没有回避的意思,裴旻变得有些犹豫,难不成有诈?但眼见掌已快至,此刻若是调整,势必自身露出更大的破绽!于是,裴旻还是奋力击出,只是刚才一犹豫令其掌力有所减弱;巴思八仍然不避,裴旻此掌结结实实地拍在了他的胸前,众人被一击都给惊住了,看台上窃窃私语声不断,大多是不解其为何如此。

但令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此掌击中后,巴思八居然纹丝不动,裴旻像拍在了一堵结结实实的墙上,一时间面露惊愕之色,正不知所措间,巴思八开始了反击,本来合十的双手,突然朝裴旻胸前一击,出招速度奇快、势大力沉,裴旻反应不及,直接被打得往后飞了出去,落到了擂台的边缘,裴旻落地后,顿时口中一咸,朝地上喷出了一口鲜血;这一幕发生的太突然,一时间看楞了众人,谁都没想到,前几日那么强大的剑圣现居然一掌击出,对方毫发无损,自己反而被一掌打得口吐鲜血。

太子见裴旻倒地,顿时神色慌张,转头向李客问到:“安会如此?吐蕃国师真的这么厉害吗?”李客没有答太子的话,他在紧张地观察着巴思八,刚才那一回合李客也觉得甚是不可思议,裴旻的掌力他是清楚的,安能如此一掌击在胸前,却毫发无损,试问他自己也绝不可能做到,这巴思八到底修炼的到底是何武功,竟有如此境界。

裴旻挣扎着从擂台上爬起,刚才这一掌自是伤得不轻,但巴思八确实有大师风范,见裴旻倒地,也未乘胜追击,而是站在原地等他自己爬起,裴旻不敢想,若是刚才他直接追身而上,再击一掌,恐怕此刻自己已是落下擂台,败了。裴旻心中暗自对巴思八变得更加敬重。

裴旻观察了一下巴思八,他再次调整气息,又朝巴思八攻去,可。。。结果一样,巴思八依然纹丝不动,裴旻则再次被打得险些飞到擂台之下,大口吐着鲜血。裴旻的信心在一瞬间丧失殆尽,这怎么可能,自己多年的修炼,为何面对眼前此人,却如此不堪一击,难不成二者之间的悬殊真是如此?

吐蕃使臣此刻却突然感到眼眉吐气,大声朝擂台吼着:“国师!打败他!把他打下擂台!”虽然如此,但巴思八丝毫不为所动,依然如磐石一般立在擂台正中,也不趁势攻击。裴旻暗想到,他到底是要做什么?难不成今日要一战打消吾的锐气和自信吗?

想到这里,裴旻不禁咬紧了牙又站了起来,调整气息,第三次攻了出去,和前两次一样,裴旻又被打飞,倒在地上口中不断吐着鲜血,李客看得是心急如焚,这怎么可能?一生无敌于天下的裴旻居然被巴思八三招打到吐血倒地,他不禁大声喊到:“裴旻,起来!”

在此观战之人多是王公贵族,他们自然也不愿裴旻输,这可是丢了大周的颜面,于是众人也跟着李客一同喊了起来。裴旻备受鼓舞,再一次挣扎着站了起来,他耐心地观察着巴思八,这一次他不敢再率先出手,若是再被他像刚才那样击中两掌,估计自己就真的不行了。裴旻死死地盯着巴思八,等待着他的进攻;可巴思八脚下却似生了根一般,就是死死地立在擂台正中,一动不动。

裴旻试探性地走近了一些,小声说到:“大师出招啊!让吾也见识一下大师的掌法。”

巴思八不仅没被挑衅成功,反而一闭眼,不再理会,裴旻见状趁机再次发动进攻,可结果与前三次一致,裴旻再一次被打得口吐鲜血;裴旻这次是真的快不行了,挣扎了好久才缓缓爬起,但起身后也只能单膝跪地,直不起了身子;而巴思八却还是一动不动地立在擂台正中。

这到底该如何破解?台上的裴旻、台下的李客都不停地在思考,这密宗修行到底是练了什么武功?居然如此铁皮铜骨,而又力大无穷,四掌就能把裴旻打得直不起身子。

太子焦急地朝李客说到:“这可如何是好?老和尚只守不攻,如此下去裴旻那还不就完了!”

太子无心的一句“只守不攻”倒是提醒了李客,内家功夫有一门修炼方式,据说可以把全身的气集于一处,这样就可以除了聚气的命门外,身体其余各处变得刀枪不入,而且攻击时也有平日里几倍的气力,这巴思八大师难不成就是用了这种武功?想到这里,李客不禁朝擂台上大声喊到:“内家聚气!”

李客这一喊倒是吸引了众人对他的目光,可不久目光又重新回到了擂台之上,经李客这么一提醒,裴旻倒是反应了过来,难怪巴思八一直守而不攻,原来是在护住自己聚气的命门,那他的聚气处到底在哪呢?裴旻想了想,终于有了办法。

裴旻再次朝巴思八攻了过去,但裴旻此次进攻完全没有发力,而是做好了随时闪身离开的准备。正如裴旻设想的一样,巴思八准备反击时,他一下闪到了他的身后继续开始攻击,同样没有发力,只是试探,巴思八没有及时防范,而是转身准备直接攻击裴旻,看来命门并不在身后,裴旻纵身一跃,从巴思八头顶跳了过来,在空中时不忘继续朝巴思八头顶攻去,这次巴思八不同于之前,连忙出手防范,如此一来,裴旻心中顿时有了答案,命门就在巴思八的头顶处。

裴旻突然面露出一丝微笑,说到:“大师,若是吾没猜错,聚气命门在汝的头顶处吧?”

听裴旻这么一问,巴思八没有作出回应,可他嘴角处微微抽动了一下,这面部小小的动作没有逃出裴旻的眼睛,他心中肯定了自己的判断;于是,大声说到:“大师,吾要开始了!”

说罢,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巴思八料想裴旻既然已经找到了命门处,那必是朝着那里进攻,于是做好了上三路的防范准备,可他万没想到,裴旻冲过来后直接朝他下盘攻去,按理说他并不需要防守,但刚才裴旻的话不禁乱了他的心智,他条件反射地去防守自己的下路,如此一来,刚好俯低了头,给裴旻留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待巴思八反应过来时,佯攻下路的裴旻却已经一掌重重地拍在了巴思八的头顶之上。

巴思八突然往后退了几步,开始猛烈喘着粗气,看来他聚的气已经被打散,但此刻不能给他任何休整的机会,若是他又重新聚气,想要再找到空档可就难了。

裴旻片刻不敢耽搁,连忙迎上去继续展开了攻击,散了气的巴思八不敢再像之前那般任由裴旻击打,也开始拳脚对攻,但此刻裴旻却已经能与之敌了,不再像先前那般如同击打在一巨石之上。

就这样,二人终于在擂台之上展开了对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