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正月十四(十二)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064  |  更新时间:2019-10-15 00:10:01 全文阅读

武决比试眼看就要开始,女皇帝终于在万众瞩目中乘坐龙撵到场了,她依然是一派天子气象、衣着华贵、神色威仪;近几日,女皇帝公开出现较为频繁,众人虽对女皇帝神秘色彩的好奇减去了几分,但此刻见了女皇帝依然是毕恭毕敬,女皇帝这刚一入擂场,众人无不起身行礼,高呼万岁!

女皇帝在高台处下了龙撵,在众人欢呼声中缓缓前往龙椅,她享受这种喝彩,正如她此生疯狂地迷恋权力一般。女皇帝终于在龙椅上安坐了下来,她转头瞥了一眼太子,自是也看到了太子身后的众军官及家眷。太子见状连忙行礼,并欲上前作奏报,可女皇帝一摆手、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太子勿报,似乎其已知晓了内情。

她与太子的这一幕自然也看在了太平公主眼里,她不禁心中一凉,看来大事不妙,难不成李三郎已经向陛下进行了奏报?这个言而无信的小人!太平公主心里默默骂到!可太平公主又怎会知道,今日自太子、相王入宫以后,女皇帝就已安排高力士对他们几人进行了监视,所有人的一举一动都被随时呈报到了女皇帝处,这还没完,女皇帝恐禁军、羽林军发生变故,已密授虎符,令距神都两百里远的八万驻军,火速返回策应,料想大军此刻已在赶往神都的路上。

女皇帝坐下后,众人的目光又落到了她身旁之人,此人年方四十上下,女身而着窄袖圆领男裳,英气逼人,眉宇间风姿卓著、风韵不减,此人正是朝廷上下多日未见的上官婉儿,女皇帝最为宠信之人。

今日武决主持之人还是张昌宗,他见女皇帝已落座,于是径自走上擂台,立于擂台正中,他抬手示意众人安静,擂场之内顿时雅雀无声,张昌宗大声开始说到:“奉陛下诏,今日在此举行武决一事,甄选大周朝第一勇士,明日与陛下一同燃灯敬佛!此乃天命!故望各王公大臣、诸番使节推举比试之人务必竭尽全力,不负盛名!”他四面望了望,继续说到:“今日比试规矩如下:一、可自带兵刃,但不允使用暗器、毒物,违例者,判负;二、双方比试时,一方掉落擂台、主动告负者、无力再战者、判负!三、今日比试不设顺序,挑战者可直接上台,最终技压群雄、众人信服者,胜!现在就请陛下宣告武决开始!”

众人的眼光又再次回到了女皇帝身上,女皇帝手扶龙椅,颤微着身子缓缓站了起来,一旁的上官婉儿见状连忙上前搀扶,女皇帝完全起身后,四周环视一番,大声说到:“众位勇士,此事乃上天所赐,望诸位今日可各展所长,不负苍天!”女皇帝说到此处,擂场里又爆发出了欢呼声,周围的禁军、羽林军也似那日在皇家马场一般,齐声大呼:“万岁!必胜!”待人的声浪小了一些,女皇帝继续大声说到:“朕宣告,武决开始!勇士们,战斗吧!”女皇帝说罢,又缓缓坐回了龙椅,擂场内同时响起了整齐划一的战鼓声,声传百里,让人听得热血沸腾,跃跃欲试!

但今日武决比试的规矩,不免让人望而却步,没有比试顺序,那先上场之人必定不利,若是连战数场,到了后期,必定体力不济,兴许就这样败下阵来,故一时竟无人上场。

战鼓声一直未停,这是在召唤上场的勇士,可擂了几番下来,擂台上还是始终空无一人,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女皇帝一抬手,示意战鼓停,她神情严肃,缓缓说到:“勇士们!汝等勇气何在?朕今日定此规矩,便是为了看看到底何人勇气最甚!能有自信技压群雄、一战到底,尔等如此,安能令朕信服?”女皇帝豪言说罢,但仍无人请战,女皇帝不禁轻轻摇了摇头,目光不经意间望向了太子,但她却注意到了太子身后之人,一袭白衣,身姿俊朗,正是裴旻!女皇帝突然面露笑意,计上心头,继续大声说到:“诸位是否还记得,几日前皇家马场内,以一敌十的大英雄——剑圣裴旻!”

众人听罢,齐声答到:“记得!”女皇帝突然提到自己,倒是出乎裴旻的意料之外,他并不是怯战,只是想观察一番,再上台应战,可没想到陛下此刻提及突然自己的姓名,其用意裴旻也猜到了七、八分;太子转身朝裴旻小声说到:“裴大侠,若是实在不行,就先上吧!”裴旻点了点头。

女皇帝继续说到:“今日朕就作个主,这首战就由剑圣出战吧!”话音刚落,擂场内顿时沸腾了起来,俗话说“看热闹的不嫌事大!”今日到场之人,大部分是来观战的,他们当然希望看到绝佳的技艺和比试,此刻裴旻要上场,自是挑起了众人高涨的热情。

裴旻见状,当然也不便推诿,于是持剑起身,欲上擂台。一旁的李客连忙小声说到:“裴兄,务必小心,若台上有变,李某必舍身相助!”裴旻为避免他人察觉李客,故没有回头,只是小声应了一声,便走向了擂台,到了擂台边,纵身一跃,直接跳上了一人多高的擂台。这一跃可不简单,众人看在眼里,立马又爆发出了喝彩声;裴旻走到了擂台正中,面向女皇帝一躬身,说到:“谢陛下抬爱,裴旻奉旨上台应战!”女皇帝欣慰地笑了笑,点了点头。

裴旻继续向四面看台分别施了一礼,大声说到:“众位英雄,裴某不才,奉陛下之命,今日率先守擂,还望各位英雄上台指教!”女皇帝未开口,裴旻未上台前,还尚有几人跃跃欲试,可眼下众人见是裴旻立于擂台之上,一时间更是无人应战;裴旻把刚才的话连续大声说了三遍,但居然还是无人上台。

正在此时,武三思突然站起了身子,众人的目光皆被他吸引了过去,难不成他欲派人出战?只见武三思嘴角一笑,反而朝看台上的吐蕃使臣大声说到:“吐蕃使臣,那日裴剑圣以一敌十胜了汝吐蕃,难不成今日吐蕃连派人出战的勇气都没有了吗?”语气中不乏嘲讽之意。其它诸藩国正愁没人打头阵,刚好武三思挑头,众人听罢,也跟着起哄,凑起了热闹,怂恿吐蕃出战,他们也欲看看眼前这位裴剑圣的实力。

众人如此一闹,吐蕃使臣被逼的满脸通红,既有气愤、也有羞愧,那日皇家马场一战,吐蕃自是颜面大损,今日正好是挽回颜面的时候,故吐蕃也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但他们本打算晚一些再出战,以提高胜算,可没想到武三思咄咄逼人,一开始就把吐蕃逼到了这个份上。吐蕃使臣当即大声答到:“梁王休要小瞧于人,吾吐蕃国今日就是为了夺魁而来!”

使臣此言一出,武三思仰天长笑,继续说到:“哦!夺魁?那就请使臣快快上擂,本王也好开开眼!”

吐蕃使臣不再理会武三思,转身谦恭地向身旁之人行了一礼,小声说到:“事已至此,看来只能有劳国师此刻出手了!”

众人的目光又都聚集在了那人身上,只见那人一袭红衣喇嘛扮相,手持念珠,此刻用头巾盖住了脸,听使臣说罢,他便放下了手中的念珠,双手缓缓掀开了头巾,渐渐露出其容;此人眉须已白,但精神气十足,目光坚定,双颊有些许瘦弱,他缓缓地从座位上站起了身子,裴旻、李客二人终于看清了此人面容,于是不约而同的面目惊色,此人正是吐蕃国师巴思八——密宗第一高手,也是吐蕃国的第一高手,多年前,一直纵横西域无人能敌,后潜心修佛,吐蕃国对其敬重,奉为国师。对于巴思八,裴旻、李客也是多年前机缘巧合见过其一面,但却从未真正见过其出手,吐蕃国此番居然把他请到此处,确实出人意料。

太子看出了裴旻的惊色,难道连他都有惧怕之人?于是小声向李客询问巴思八此人如何?李客言罢,太子也是心头一凉,面露慌色地说到:“这可如何是好?万一裴大侠败了,汝可有把握胜之?”

李客想了想,摇了摇头,答到:“若是裴兄败了,李某自也是没有信心胜之!”说到此处,太子不免有些垂头丧气,李客继续说到:“不过请太子宽心,吾等从未见其出手,言过其实也说不定,吾望其已然老迈,兴许不是裴兄的对手!”

此话并没有完全让太子打消顾虑,他继续说到:“言过其实倒不至于,吐蕃既然能把他奉为国师,那自是不简单,吾等。。。还是静观其变吧。”

二人谈话间,巴思八已经上了擂台,站到了裴旻的面前。裴旻连忙躬身行礼,说到:“大师,没想到您也来了!”

巴思八答到:“后生可畏!吾今日到此也是为了吐蕃颜面,少侠不必拘礼,尽管应战便是!”

裴旻轻轻点了点头,拱手答到:“那就还望大师赐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