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五十九章 刘祜?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28  |  更新时间:2020-06-13 22:00:01 全文阅读

分身刘祜一直都在借着树木观察着沈从容一行人,但在他们杀周途安的时候,分身刘祜却没有出手帮忙,只是看着。乃至于在他们调息之时,分身刘祜也只是在看着,没有任何出手的意思,仿佛沈从容他们并不是敌人一般。

在封牧歌从调息中醒来后,分身刘祜收回了观察他们的目光,挥了挥手,四座峰脚下到峰顶的树木全都让开了一条路,一条可以直通山顶的路。然后分身刘祜便入定了,任凭大雨打在身上也不为所动,等待着沈从容他们上来进行最后的一战。

封牧歌醒来后,看到沈从容和韩渠之间似乎刚说完什么,起身活动了一下,走到沈从容旁边道:“先生,我已无大碍,是继续往下走还是?”

沈从容道:“还有一些事情不甚明朗,现在周途安也已经死了,没有了蟒蛤魔音,也无需太过担心,但也不能掉以轻心,而且周途安耗费了我们太多的精力和法力,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恢复,慢慢的往下走吧,如果我们现在退下去,妖孽下山,玉田镇的村民们怎么办?”

封牧歌点了点头道:“好,尊先生令。”

又歇了一会儿,三人向四座峰方向走去。离开之前,沈从容回头看了一眼周途安的尸体。周途安已经现出了蟒蛤真身,整体是蛤蟆的样子,背上是蟒鳞,有着蟒尾,原本应该是蛤蟆头和蟒头两个头,不过其中一个早被天雷炸掉,剩下的这一个也被封牧歌刺穿了,身体也已经成了两半,显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可是沈从容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不过看到尸体的样子,又打消了这个疑虑,向着四座峰走去。

在三人下了三座峰后,两根藤蔓出现,将周途安的尸体拉走了,只留下了一地的血液,被大雨冲刷着。

因为疑惑实在是太多,所以在下山的时候沈从容对韩渠道:“子悦你觉得有什么问题一个一个来说,我们慢慢来分析,看看能不能解开其中的谜团。”

韩渠点了点头,整理了一下问题顺序,然后从第一个问题开始问道:“蟒山并不是个荒山,这里植被甚多,野果山泉样样不缺,更何况村民们时长上山捕猎,不说妖孽,起码也该有很多的动物。可是从我们上山到三座峰,我们什么都没见到。只在一座峰顶见到了一只小妖,二座峰顶|我们步入迷阵,其中也都是由阵法操纵的小妖,三座峰上只有一个周途安,哦对,二座峰上还有一条可以破阵的小金蛇。可是除此之外,我们什么都没见到过。这也太奇怪了,要知道三座峰对于村民们来说已经够远了,他们应该不会上到四座峰来打猎,那前面三座峰上的动物呢?”

沈从容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的确,正如韩渠所说,村民们若想要一天往返还打到足够的猎物的话,绝对不可能上到四座峰,可前面三座峰上却什么都没有,甚至于二座峰顶还有迷阵,也没有什么村民误闯的消息,实在是解释不通。

少倾,沈从容道:“这的确是个疑点,不过也能解释得通,周途安他们在蟒山上肯定有所图,而他们在蟒山上的事情也不会瞒过所有在蟒山上的生灵,我们上山,找到那些小妖或者有些灵智的动物,肯定可以知道一些他们的事情,他们肯定会想办法去避免这些事情。他们毕竟是大妖,利用小妖们去找到那些动物的首领让它们离开前几座峰还是很简单的,不从的吞吃了便是。不过那条小金蛇,倒是一个我不太理解的疑点,它知道二座峰上的大阵如何破解,它能够感应到周途安的位置,很明显它是具有灵智的,而且它与周途安一伙一定不是一路的,它的背后肯定还有其他的人,如果能找到那些人,应该就能解释那些动物的事情,也就能知道周途安他们在蟒山上到底是为了什么了。”

韩渠接受了这个答案,继续问着第二个问题:“二座峰上的大阵应该不是周途安所布,不然以周途安在三座峰上的表现,他肯定会亲自来偷袭我们,那么就很有可能是周途安背后之人布下的阵法,可是这个人始终没有出现在我们面前,包括周途安身死,甚至在你们打坐的时候,他都没有出现。周途安可是蟒蛤,若是给周途安成长起来,其蟒蛤魔音可是能够弑神灭魔,如此得力的手下,就这么看着他死在三座峰却不为所动,是不是太过奢侈了?”

沈从容道:“的确,周途安未来可期,他们就这么放任他死在三座峰,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他们在蟒山所图的东西比周途安更重要,可是,有什么东西会比蟒蛤更重要呢?”

韩渠道:“也许,他们可以让周途安再活过来?”

沈从容瞥了一眼韩渠道:“神魔都不能让人复活,如果有什么可以让人复活的话,早在六百年前就被神魔用来复活他们的人了,还会放到今天?”

韩渠却觉得并无不可,回道:“六百年前的记载都和我们发现的那些记载不相符合了,谁知道蟒山当年是不是藏了什么可以复活人的东西,只不过他们没拿走罢了。”

沈从容摇了摇头道:“绝不会,当年神魔都没能拿走的东西,今天凭这些妖孽就想拿走,那神魔也太无能了。”

韩渠觉得沈从容说的很有道理,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道:“可除了这个,还有什么会比蟒蛤更重要呢?”

沈从容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看了一下三座峰顶道:“虽然不能复活,但是我记得有一种血肉傀儡的东西,如果他们会这种法门的话,那他们不管周途安也就说的过去了,听话的血肉傀儡可比不听话的周途安有用多了。”

韩渠道:“周途安的尸体还在上面。”

沈从容没有过多犹豫,说道:“是我疏忽了,没有想到这种可能,必须回去毁掉。”

韩渠道:“我去,你们先上四座峰。”

沈从容摇了摇头道:“不,一起去,如果上面有其他妖孽,你尚未恢复,怕有危险。”

韩渠知道自己此刻还有一个尚未恢复的身份,沈从容说的也有道理,只能同意一同前去。

飞奔回三座峰顶,周途安的尸体果然不在了,只剩下了一些尚未被雨水冲走的血迹。

沈从容锤了一下手掌叹道:“唉,还是慢了一步,若是早些想起来就好了。”

韩渠安慰道:“先生不必懊悔,他们定然还在蟒山上,说不定四座峰上就藏着我们想要知道的答案呢?”

沈从容闭上双眼,平息了一下心情道:“子悦说的是,走吧,去四座峰,希望上面可以找到我们要的答案。”

四座峰山脚下,沈从容三人看到了那条直通峰顶的道路。

韩渠看着道路道:“这,看来对方已经做好了准备,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埋伏了。”

沈从容道:“有没有埋伏都要上,我们没有退路了。”

踏上通往峰顶的道路,沈从容已经感受不到那种被监视的感觉了,向封牧歌和韩渠确认道:“你们有没有发现,从我们下三座峰开始,那种被监视的感觉就不见了?”

封牧歌点了点头道:“是的,从我结束调息开始,我就没再感受到那种被监视的感觉了。”

韩渠也予以了确认。

沈从容道:“看来,对方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这峰顶上,就有我们想要的答案了。”

韩渠看了看道路两边的情况道:“也不一定吧,这四座峰上我也没看到有什么动物的样子。”

“上了峰顶就知道了。”沈从容不做无谓的辩论。

走到峰顶,一个紫衣人坐在一块石头上,任凭大雨打在身上也是一动不动,对沈从容等人的到来像是一无所知一般。

沈从容上前一步道:“你就是刘祜和周途安背后的人吧,也是引发妖乱、蛇害的人吧。”

紫衣人没有回头,但声音传了过来:“啊,周途安背后的人,引发妖乱、蛇害的人,你可以认为就是我。”

“可以认为就是你,什么意思?”沈从容注意到他话语中的问题。

紫衣人站起身来道:“没什么意思,因为的确是我。”

“嗯?”沈从容有些疑惑了。

紫衣人伸出双手,两杆短枪飞到他手上,握着短枪转过身来,紫衣人道:“来吧,杀了我,一切就都结束了,或者被我杀掉,一切继续。”

一道闪电劈过,照亮天地,沈从容看清楚了对方的脸庞和衣服颜色,眉毛一挑道:“紫衣,刘祜的脸?”

沈从容像是想通了什么关节,道:“牧连镇外死去的那个分身刘祜背后的紫衣人居然是真身刘祜吗?我还以为还有其他人呢。”

紫衣刘祜愣了一下,笑道:“没错,就是我,所以来吧,杀了我,或者被我杀,终结这一切。”

韩渠觉得有些不太对,这个紫衣刘祜给人的感觉怪怪的。

封天缘
作者的话

三章完毕,虽然晚了几天,但也完成了承诺。 顺便推个书《道先争》 仙路渺渺,何以为仙? 世人道:自当摘星拿月,遨游于九天之上,逍遥自在者——为仙。 非常不错的一本书,可以看看,支持一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