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六十章 战刘祜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42  |  更新时间:2020-06-14 20:00:01 全文阅读

紫衣刘祜的话语和动作给人的感觉太过于怪异,韩渠觉得这其中有些不太对,但是一时间也说不出哪里有问题。

紫衣刘祜持着短枪向沈从容三人的方向走来道:“来吧,我死了,一切结束,你们死了,蟒山和樊城落入我手。”

见紫衣刘祜根本就没有什么可沟通的余地,沈从容也就没打算跟他多做沟通,示意封牧歌如果可以的话尽量制伏,毕竟还有大量的疑点,包括六百年前的事情,消失的周途安的尸体等等。

封牧歌握着长剑迎着紫衣刘祜走了过去。

紫衣刘祜看了一眼封牧歌的长剑道:“你的剑早已崩碎,即使你可以利用它的碎片布下剑阵,也难伤我分毫,真的不换一把武器吗?”

没有多说什么,封牧歌长剑挥出,碎片向着紫衣刘祜飞去。

紫衣刘祜摇了摇头,手上一舞,两把短枪各自变成棍屏。紫衣刘祜变换着身位,将碎片全部格飞,没有一片能够突破棍屏。在格飞碎片之后,紫衣刘祜不给封牧歌调整的机会,两杆短枪的枪尾一碰一拧,组成一杆长枪,向着封牧歌方向一记直刺,同时启动枪杆上的机关,前半截长枪带着锁链向封牧歌飞去,很快便到了封牧歌身前。

封牧歌来不及唤回碎片,只能举起手中断剑,格挡这一枪。

枪尖击打在剑身上,将所剩无几的剑身击碎,碎片四散飞出,封牧歌急退两步,使自己不被碎片所伤。站稳了脚步,封牧歌看了眼手上的剑柄,脸色有些难看,将剑柄扔在了地上,他知道,这个紫衣刘祜远比牧连镇外的那一个强太多了,也根本不是周途安可比的。

紫衣刘祜在击碎长剑后,便将短枪又收了回去,没有继续追击,把短枪重新合起来,复又一拧,变作两杆短枪。紫衣刘祜举起一杆短枪指着封牧歌道:“还不换武器吗?”

封牧歌擅长剑法,所用长剑也是祖传的藏锋,能够在藏锋碎掉之后继续操控碎片作为剑阵,乃是因为家传的一套碎星剑阵。可眼下剑阵无法结起,长剑也已尽毁,手上也没有可替代的长剑,沈从容也不用剑,一时陷入了两难之地。

紫衣刘祜见封牧歌没有什么动作,有些生气地说道:“难道,你认为可以赤手空拳杀了我?”

就在沈从容想要接替封牧歌时,韩渠将自己的子母剑向封牧歌丢去道:“封兄可以用我的剑,就是不知道顺不顺手。”

接过韩渠的子母剑,封牧歌将剑插入地下,握住剑柄将长剑抽出。子母剑是封牧歌第一次用,那天见过韩渠使用,所以需要短暂熟悉一下。封牧歌使了两下剑招,模仿着那天韩渠的动作将子剑分离又收回,感觉还可以。

“多谢子悦了。”封牧歌对韩渠道了声谢,便提着子母剑向紫衣刘祜的方向走去。

紫衣刘祜看着封牧歌拿到子母剑,向着自己走过来,举起了一杆短枪道:“这把剑不错,来吧。”

在二人距离十步时,同时暴起,封牧歌举起长剑向刘祜砍去,刘祜则将右手的短枪背在身后,左手短枪直刺封牧歌。

刘祜的速度比封牧歌要快一些,在封牧歌长剑落下前,短枪便已要刺到封牧歌身上。

封牧歌强行止住前冲的身形,一个铁板桥躲过短枪直刺,手上长剑一晃,子剑脱离而出,在母剑上转了一圈,随着封牧歌一记上撩,子剑旋转着向刘祜飞去。

刘祜脚步变换,止住去势,后仰躲过子剑,但他知道子剑还会回来,向后一蹬,倒飞着脱离封牧歌的攻击距离,同时转身,右手的短枪接住回来的子剑,带着子剑在枪身上旋转着,使子剑无法接触到自身。落地之后,刘祜短枪一挥,子剑以更快的速度向着封牧歌飞来。

封牧歌此时重新站了起来,看到子剑向自己飞来,长剑上撩,打断子剑的来势,长剑一引,子剑在长剑上一转,组成更长的一把剑。

刘祜将短枪在背后重新合成长枪,右手持枪,枪尖点在地上。看着封牧歌从容化解自己的反击,刘祜笑道:“不错,看来这把剑并没有限制你的能力,那我就放心了。”

说着,刘祜手上一拧,长枪旋转而起,在刘祜的操纵下,向着封牧歌冲来。

看着如钻头般旋转的长枪,封牧歌知道其上力量不能硬接,但若是后撤,就会卸掉自己的战意和力量,只会被逼到绝处,必须进攻。

封牧歌微微侧身,让开长枪的正锋,左手抓向枪杆,想要制住长枪,同时长剑从下向上,向着刘祜方向撩去,子剑被激发,旋转着向刘祜切割而去。

刘祜握住枪尾,向两边横拍,封牧歌手还未接触枪杆,便被枪杆横拍击中,还好左手在前,才没能让胸口被直接击中,但左手手掌却被拍出了裂痕,鲜血渗出,其中的骨骼想必也有所断裂。在这一记横拍下,封牧歌不由后撤两步,才止住退势,垂下的左手微微颤抖着。

虽然这一下逼退了封牧歌,但子剑还在向着自己飞来。刘祜腾身而起,避开子剑,同时回收长枪,双手持枪向后点去。

长枪并没有直接点在子剑上,但却到了子剑的身边。刘祜长枪画圆,将子剑引到枪身上,再次向封牧歌甩去。

本来子母剑最大的仰仗和手段,此刻却两次被对方用来回击,不免让封牧歌有些恼火。而子母剑的主人韩渠看着二人两次接触下来,知道即使自己上,也不会比封牧歌好到哪里去。

这一次刘祜没有给封牧歌太多的时间,将子剑甩出之后,刘祜紧接着就是一记直刺,向着封牧歌扎来。

封牧歌接过子剑,再次利用铁板桥躲过直刺,同时右腿绞住长枪,若是刘祜强行抽回长枪,就要带着封牧歌一起回去。

刘祜并没有让长枪就这么被缚,直接收抢,带着封牧歌一起收回。

封牧歌借着刘祜的力量直起身来,一记斜劈,子剑再次向着刘祜飞去,这次长枪在封牧歌的束缚之下,似乎刘祜只有弃枪这一条选择。

但刘祜并没有选择弃枪,而是露出了一丝得逞的微笑。

封牧歌眉毛一挑,突然想到刘祜的长枪是由两柄短枪组成的。

果然,在封牧歌借用刘祜的力的同时,也相当于将那一半的长枪固定住了。刘祜握着另一边,手上一转,长枪分离为两杆短枪,中间还有锁链链接。

在长枪分开之后,封牧歌无力可借,向下坠去,先前束缚住的部分也被松开。

刘祜用力一抽,被松开的短枪向着自己飞回来,同时刘祜一个转身,将手上的短枪向着子剑掷出。

原本握在刘祜手中的短枪成功击飞子剑,继续向着封牧歌飞去,被封牧歌束缚的短枪则回到了刘祜手中。

封牧歌摔倒在地,看到短枪向自己飞来,强行用受伤的左手让自己离开地面,躲过了这一枪,落到了旁边。

短枪刺入地里将近一半,刘祜一击未中,手上一收,想要将短枪回收回来。

封牧歌怎能如刘祜所愿,长剑向着锁链部分斩去,想要切断短枪之间的链接。

刘祜看穿了封牧歌的想法,一手握住锁链,猛的一拽,同时向上一撩,枪杆与长剑一撞,虽然短枪被封牧歌斩落地面,但锁链并没有被击中斩断。

刘祜手上再拽再抖,短枪重新变成长枪。

将长枪背在身后,枪尖点地,刘祜看了看封牧歌颤抖的左手,又看了看沈从容道:“只他一人,还不行,要不你们一起来?”

韩渠看着沈从容道:“先生,此獠甚勇,封兄怕是难过,不如合力破之。”

沈从容瞥了一眼没打算动手的韩渠,又看向刘祜道:“对付你,牧歌一人足矣。”

沈从容的话仿佛是没有看到封牧歌左手的伤,也没有看到封牧歌接连几次落入下风一般,这样盲目的自信让韩渠和刘祜都有些惊讶,纷纷看向封牧歌,想要知道沈从容的底气在哪。

只见封牧歌将长剑插在地中,用右手在左手上缓缓按动着,将骨骼复位。少倾,封牧歌握了两下左手,虽然没有那么灵活,但也可以正常动作了。重新拔起长剑,左手一动,子剑重新回到长剑上,同时点点寒芒也浮在了周围,正是之前藏锋的碎片。

刘祜等着封牧歌完成了一切动作,看着周围的碎片说道:“哦?又催动了这个剑阵吗?可是我说过这剑阵并不能奈何我。”

封牧歌举起长剑指着刘祜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说着,封牧歌催动剑阵,同时握着长剑向刘祜冲去。

刘祜抬起长枪道:“没用的。”

棍屏起,隔开碎片的进攻,但封牧歌的进攻也到了。

十步,刘祜的长枪陡然刺出,点向封牧歌的长剑,放弃了对碎片的防御。

长剑被长枪点歪,封牧歌左手缠向长枪,右手一转,子剑向着刘祜飞射而去,同时剩余的碎片也向着刘祜的周身大穴刺去。

刘祜似乎避无可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