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五十八章 天雷破魔音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05  |  更新时间:2020-06-13 20:00:01 全文阅读

天上雷云滚滚,确实如有天助。

“九天玄刹,煌煌天威,神霄雷使,八部雷众,天雷落处,诛邪镇妖。”沈从容念动神咒,手掐法诀,准备引动九霄神雷来驱动天雷九音阵。

随着沈从容的催动,雷云中隐泛紫色雷光,雷声更显沉重,煌煌天威展露无遗。

听到天上的雷声,周途安抬头望了望,发现雷云中的紫光,眉头一皱,心道:“这雷云来的也太不是时候了,这下被她引到九霄神雷,还怎么出面?”

犹豫再三,周途安放弃了偷袭的想法,而是继续在暗处施展蟒蛤魔音,拖住沈从容等人的节奏。周途安知道沈从容并不能引动天雷太久,引而不发会让沈从容受到反噬,所以只要自己不出面,沈从容要不就被天雷反噬,要不就被迫雷劈蟒山,不管哪一种自己都不会承受损失,反而可以趁沈从容释放天雷之后虚弱之时进攻,从而将他们一网打尽。

打定了这样的注意,周途安放任封牧歌回到了沈从容身边,自己则潜藏在暗中,等待着沈从容虚弱的时刻。

如果封牧歌的那块碎片没有扎进周途安的脖子,那周途安的如意算盘真的可能会得逞,但可惜,一路上的缠斗跟踪,周途安根本没时间去处理那块碎片,所以那块碎片还在周途安的脖子上。碎片上,还带着一张符咒,是封牧歌特意准备的,可以帮助自己确认周途安的位置。

封牧歌赶到沈从容旁边,点了点头,示意一切顺利。

沈从容引下天雷,敲响了九面金银鼓,鼓声响起,声音响彻蟒山,天雷九音下,蟒蛤魔音瞬间便被掩盖下来。

受到天雷九音的冲击,周途安惨叫一声,停下了蟒蛤魔音,运转妖力,阻挡着天雷九音的冲击。

他万万没想到沈从容居然能够布下天雷九音阵,但他知道,只要沈从容不知道他的方位,就算用天雷九音短暂破解自己的蟒蛤魔音,也不能长久支撑。只要等到天雷散去,或者沈从容法力不继,天雷九音阵也就不攻自破了。

就在周途安全心抵御天雷九音的冲击时,封牧歌闭目感知着符咒的位置。

睁开双眼,封牧歌指着沈从容的左前方道:“左前方十五丈。”

沈从容引导着天雷,在封牧歌的指挥下,向着左前方十五丈的位置劈下。

正在抵御天雷九音的周途安突然感到一股危险的气息,猛然抬头,之间一道紫色天雷从天而降,直冲自己而来。

周途安大吃一惊:“她怎么知道我藏身于此?”

但是已经没有时间过多思考了,天雷已近在咫尺,周途安将妖力集中在腿上,猛然后跃,躲过了这一道天雷,天雷在地上轰出了一个大洞。

虽然周途安躲过了这一道天雷,但是他的动作所制造出来的动静,已经不需要沈从容再依靠封牧歌的指引了,道道天雷紧随而下,向着周途安劈去。

周途安不断后撤,辗转腾挪,躲避着天雷的轰击,但是依旧有一道天雷劈在了周途安身上。

“啊!”

周途安发出一声惨叫,天雷加身的滋味实在是不太好受,周途安感觉全身都是麻痹的状态,尤其是被封牧歌刺在身上的那块碎片,更是疼痛不堪,附近的皮肉都炸开了。

一击得手,沈从容又引下两道天雷劈在周途安身上,但也无法继续引动天雷,收了法诀。

空中又是隆隆雷响,这次与沈从容无关了,大雨也随着雷响轰然落下,宛若倾盆。

而周途安并没有身陨在三道天雷下,峰顶,响彻了周途安的惨嚎。

周途安强行运转妖力,驱逐着体内的雷力,但天雷之力过于霸道,周途安勉强将手上的雷力驱掉,想要将脖子上的碎片拔下来。就在周途安双手刚刚碰到碎片时,嘭的一声,蛤蟆头炸开,蓬蓬鲜血喷洒而出。

周途安惨嚎着将碎片拔下丢在了一旁,蛮横的雷力将伤口处的皮肉瞬间烧焦,鲜血很快就被止住了。

逼出了所有雷力后,周途安的蟒头看了一眼已经消失的蛤蟆头的位置,咬牙道:“我一定要你们的命,虽然我已经没有了魔音,但是你们也没有了天雷,我看你们谁能挡我!”

翻翻手,横刀出现在手上,周途安紧握横刀,向着沈从容冲来。

面对已经发疯的周途安,沈从容没有任何惊慌,韩渠更是站在后面看戏。不过韩渠手上已经捏好了法诀,只等沈从容遭遇危险时出手相救,想要让沈从容对自己心存感激。

封牧歌则挡在沈从容身前,碎剑出鞘,点点碎片向着周途安飞去。但周途安这会儿已然是发疯了,全然不顾向自己飞来的碎片,直冲了进来,任凭碎片在自己身上划出道道伤口,甚至嵌进自己的身体。

封牧歌催动嵌在周途安身上的碎片,发现被周途安的身体死死卡住,完全无法更进一步,眼看周途安就要冲到近前,封牧歌纵身一跃,躲开了周途安的路线,将沈从容让了出来。

看到封牧歌的动作,韩渠微微一笑,暗道:“居然临阵而逃,置沈从容于险地,正好给我机会。”

就在韩渠将要出手将沈从容救下时,沈从容站直了身子,露出一抹微笑,手指对着周途安一点。

随着沈从容的动作,一道寒光向周途安飞去,穿过了周途安的身体,周途安的身体虽然还保持着前冲的姿势,但一半身体却已经向地上滑落,那道寒光竟将周途安劈成了两半。

封牧歌从空中落下,手中断剑刺入周途安后脑,踩着周途安的尸体,让周途安在沈从容身前五步的地方落下,鲜血从周途安的尸体中流出,在大雨的作用下向沈从容方向流去,但流到沈从容身前时自动分开,向着其他地方流去。周途安已然是在封牧歌和沈从容的配合之下,被斩杀当场。

韩渠止住了动作,将法器收了起来,知道这次自己并没有机会了。

拍着手,韩渠走了上来道:“先生果然厉害,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如此规划,将这蟒蛤斩杀当场,子悦自叹弗如。”

将寒芒收回,沈从容道:“子悦谬赞了,不过眼下我们消耗甚巨,需要调息一番,子悦可否为我们护法?”

韩渠知道自己的一些小心思被看穿了,不过沈从容没有明说,他也不打算明着表示,点点头道:“如有危险,我会提醒先生的。”

有了韩渠的承诺,沈从容和封牧歌收拾了一块净地,挥手释放一件法器遮住大雨,便开始调息。韩渠便布了个小型探查阵,有人闯入就会有预警,然后在他们不远处坐了下来,思考着一些事情。

从上蟒山开始,有些事情就过于奇怪。

刚上蟒山时,就感受到受人监视,直到到了一座封顶才找到一个监视的小妖,而且那只小妖还跑了,之后那种监视的感觉就没有消失。二座峰顶,步入迷阵,虽然有无数的小妖,但那些小妖显然是受阵法操控的,还有那条金蛇。自上了三座峰,遇到周途安之前,那金蛇便率先发现了周途安跑掉了,而且三座峰上并没有见到其他的妖孽,只有周途安一人。那么那些从蟒山上下去和前段时间回到蟒山的蛇蟒呢?那条金蛇又是什么情况呢?经历了这么长时间,声势如此之大的战斗,周途安幕后的人也没有出现,这一切的一切,都太不合常理了。

韩渠思考了许久,没有思考出什么结果。而沈从容结束了调息,看到韩渠在思考着什么,走到韩渠身边问道:“怎么了子悦,在想什么?”

“哦。”韩渠从思考中回转过来,起身道:“没有,就是觉得这次上山之后,有些东西实在是不太对劲,就像是现在,我依旧有那种被监视的感觉,可是在我们与周途安的战斗中,并没有什么妖孽出现。”

沈从容点点头道:“确实,这次上山之后的种种表现,有太多的东西说不清了。”

左右看了一下,沈从容道:“对了,你有看到那条金蛇吗?”

韩渠摇了摇头道:“没有,那条金蛇在周途安出现之前就逃走了,现在也没回来,我想肯定还有什么东西让它感到害怕,所以不敢出来吧。”

沈从容道:“不见就不见了吧,等牧歌调息结束,我们再上四座峰上看看。”

韩渠点了点头道:“只好如此了。”

四座峰顶,分身刘祜借着树木观察着沈从容等人,在金蛇逃跑的时候他曾试图抓捕金蛇,可是金蛇转眼间便不见了,像是蒸发一般,没有半点踪迹,他寻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再将目光转到沈从容处时,沈从容已经引动天雷轰击周途安了,他也没有出手,就这么看着周途安死在沈从容和封牧歌的联手之下,包括在沈从容调息的时候他也没有出手偷袭,而是静静地看着他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