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二十八章 牧连镇除妖(局)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36  |  更新时间:2020-05-25 20:00:01 全文阅读

对于检测一个人是否是字灵和半妖,乃至是否是妖孽,都可以用一个很简单的探查方法,那就是符。

  符纸没什么特殊的,只要能够清晰显现符文,不被墨水透穿即可,通常选择使用黄纸。墨的话略微有些要求,需要使用朱砂墨,可镇妖邪。

  重中之重则是符文,符文是天地规则力量的体现,其上可勾连浩然正气或是神力,借天地或鬼神来识破妖邪或镇妖驱邪,抑或做其他的事情。

  对于符箓的绘制,李鲧不懂,但是沈从容却是知道的,他倒是有其他的探查方法,只是法阵出了问题,只能寄希望于沈从容二人了。出了屋门,李鲧招呼管事亲自去收拾屋子,自己则去准备朱砂墨、黄纸等物去了。

  屋内,沈从容只是坐在那里,重新拿了一个茶杯喝着茶,地上尽是妖血和已经化为原形的妖尸,但这些妖血却并诡异的集中在一起,并没有流走或是渗下。工人们并不敢说话,主动排列在一边,也不敢靠近妖尸和妖血,等待着接下来的审判。

  很快,管事提着一个大麻袋和一个盆走了进来,分开人群,走到屋中间,将盆放在一边,抻开麻袋,抓起妖尸塞了进去,就像是塞垃圾一样。将妖尸全部收到麻袋里后,管事把麻袋扎紧,拿起盆,举了起来,嘴上念叨了两句什么,只见妖血全部被吸进了盆里。

  站起身,向沈从容行了一礼,管事左手拎起麻袋,右手抱起盆走了出去。路过人群的时候,管事扫视了一圈,工人们的头更低了。摇了摇头,管事叹了口气走出了屋门。

  管事走了没多久,李鲧带着符纸、砚台等回来了。

  李鲧一进门,众工人的心却诡异的平静了下来,到底怎么样,终于要尘埃落定了。

  将手上的东西放在沈从容旁边的桌上,李鲧拱手道:“先生,都准备好了。”

  沈从容对封牧歌说道:“那就开始吧。”

  封牧歌点点头,反手将胡桃木剑收了起来,然后开始画符。

  随着最后一笔的结束,所有的符箓全部绘制完成,封牧歌将符箓全部交给了李鲧道:“些许灵力驱动,贴在前胸和后心,稍作等待即可。”

  李鲧接过符箓,知道这其实也是对自己的一个试探。走到工人们的面前,李鲧叹了一口气,逐个将符箓贴在了工人的前胸和后心上,然后等待着结果。

  片刻,封牧歌道:“可以了。”

  李鲧快步上前检查符箓的情况,并记下了每个人身上符箓的变化,而后将符箓摘下,走到了沈从容的身边。

  李鲧正要说结果的时候,沈从容伸手止住了他道:“不必多说什么,想怎么处理是你的事,我要的是一个结果。”

  李鲧将符箓团成一团攥在手心里,抱拳道:“多谢先生,我一定会圆满处理此事。”

  转过身,李鲧道:“列位,你们都是我的好工人,为工坊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我先谢谢你们了。”,说着,李鲧躬身行了一礼。

  工人们赶紧还礼道:“东家不用这样,到底是什么结果你就说吧。”

  李鲧起身道:“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给你们一个公道,所以为了能给你们一个公道,你们一定要相信我。”

  工人们虽然不是很懂这句话的意思,但还是说道:“东家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之间可能有妖孽,这代表我们中间有兄弟正在危险当中,还请东家还兄弟一个公道,救出受难的兄弟。”

  李鲧道:“好,列位随我来。”

  说完,李鲧便向外走去,走到门口后,突然想到还有一个胡老二,胡老二并没有进行测试。李鲧扭头看向胡老二,刚准备说话,沈从容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李大|师处理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李鲧明白对于胡老二,沈从容还有其他的安排,也就没有说什么,带着工人们去了另一个地方。

  胡老二看着工人们跟着李鲧离开后,也站起身想跟着走,但是封牧歌站在了他的身前,拦住了他。

  胡老二讨好地说道:“那个,大人,我是不是也可以走了?”

  封牧歌摇了摇头,取出一个符箓贴在了胡老二的额前,胡老二的动作瞬间停顿住了,封牧歌手上捏了个诀,点在了符箓上。随着封牧歌的催动,胡老二的眼睛中仿佛出现了一个漩涡一般,在不断地旋转。

  约么半刻,封牧歌长出了一口气,将符箓摘下对胡老二说道:“去吧。”

  胡老二痴痴的点点头,然后走出了屋门。

  胡老二走出门的时候,李鲧也回来了,看着胡老二略显痴傻的样子,李鲧皱了皱眉头,然后走近屋道:“先生,处理完毕了,全部都是字灵。”

  沈从容道:“嗯,早就猜到了,他们既然动手肯定是干净利落,不会留下人的。”

  李鲧恨声道:“这帮畜生,我一定要抓住他们,剔骨抽筋,让他们不得好死。”

  沈从容道:“放心吧,很快就能抓到他们了。”

  “先生已经知道他们的下落了?”,刚一说出口,李鲧便想到了小妖的话,眼睛一亮,说道:“这就去青阳居,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沈从容摇了摇头道:“去青阳居打他们个措手不及?谁去?你我他们都认识,我们能调动的人他们也大都认识。”

  李鲧有些泄气地说道:“那怎么办?”

  沈从容笑道:“我们不行,但是我们可以利用他种下的钉子来做啊。”

  李鲧想到了胡老二出门时的表现道:“您是说?”

  沈从容道:“天机不可泄露,我们先回去你府上,看看大阵有没有出现问题吧。”

  李鲧挠了挠头道:“应该不会吧?大阵被浩然正气包裹,即使是字灵也不能接近啊。”

  沈从容打击道:“你这工坊里出现了这么多的精怪字灵,大阵没有一点动静,你觉得这正常吗?”

  讪笑了一下,李鲧知道这事实就摆在眼前,这是大阵出现问题的标志。

  “那这就回去?”李鲧问道。

  “这就回去吧,让管事通知胡老二,明天让他回牧连镇。”沈从容回道。

  李鲧应了下来,出门准备马车安排事宜去了。

  从侧门回到李府,李鲧带着沈从容二人直奔法阵消息室。

  一进消息室,沈从容习惯性地打量了一下室内的布置,周围的门窗都是封上的,上面挂着黑布,确保没有光线能够穿透进来,屋内并没有点灯,但中间法阵散发出的淡蓝色光芒已经足够将屋内照亮了。

  屋子中间摆放着一张大案,上面应该是二十六县的沙盘地图,其上就是法阵,上面一个大的淡蓝色光圈,光圈之下一个淡蓝色的光柱照射在沙盘上,覆盖了整个沙盘。

  关上了屋门,李鲧道:“先生随我来。”

  走到沙盘旁,李鲧指着上面的法阵道:“这就是法阵的中心,他勾连着外面的浩然正气,与二十六县相连,任何精怪进入范围内,都会被发现,并呈现在沙盘上。”

  沈从容看向沙盘,沙盘上有着一些小红点,一些还在移动中。

  李鲧道:“第一次进入的精怪会被标记为黄色,而登记在册,被我们标记过的精怪则会呈现红色。”

  沈从容问道:“那么对着大阵做什么手脚,可以规避掉大阵的探查呢?”

  李鲧道:“想要通过手脚让大阵失效,就需要让大阵知道那个精怪的气息,并标记为不需追踪,这样就不会出现在沙盘之中了,我和我的随从们都做过在这个标记,所以我们并不会出现在沙盘上。”

  沈从容在沙盘上找到了李府和李鲧的那座工坊,其中确实没有任何标记,沈从容接着问道:“那这个标记可以解除吗?”

  李鲧笑道:“自然能够解除,我对于我和我的随从们的气息非常了解,接下来只要将我们的气息排除在外,将其他的解除掉,若是有的话,自然就能够找到了,可是若是没有的话,我们还是只能寄希望于胡老二了。”

  沈从容想了一下道:“不,你把所有的全部解除掉,包括你和你的随从。”

  “这是为何?难道先生觉得我们之中有人串联妖孽?”李鲧有些不解。

  沈从容问道:“找到大阵的枢纽位置,并进行气息的标记,还不引起大阵的响应,你觉得这是外来的精怪能够做到的吗?”

  李鲧瞬间明白了过来道:“是我疏忽了,我这就解除掉所有的屏蔽。”

  随着李鲧的操作,所有的不需追踪的气息标记全部被解除,沙盘上顿时出现了很多的黄色标记。

  看着一个接一个出现的黄色标记,以及他们出现的位置,沈从容笑道:“看来他们并不聪明,这就让我们找到了这么多。”

  李鲧道:“那是不是不需要胡老二了?”

  沈从容摇了摇头,指了指古田客栈、青阳居和胡怡园三个地方道:“这三个地方并没有出现任何标记,但是这三个地方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是有精怪存在的,继续按着局走下去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