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二十七章 牧连镇除妖(始)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37  |  更新时间:2020-05-24 20:00:01 全文阅读

李鲧带着花名册出了屋门,招呼了一个小厮去准备清水抹布之类的东西清理屋内的残留,然后叫上了管事去找出花名册中所有被画了圈的人。

  沈从容在屋内慢慢地呷着茶水,等着李鲧将人带过来。封牧歌立在沈从容身后,这次他将胡桃木剑抱在了怀中,在遇到任何情况的时候,都可以更快的出手。

  吱呀,门轴转动的声音响起。一个小厮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他不知道屋内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很聪明的没有选择抬头,也没说话,将盆放在地上,取下搭在盆沿的毛巾,蘸湿了之后开始清理地上的污渍。

  随着小厮的动作发出的声响,胡老二终于惊醒了过来,他颤抖着站起来,对着沈从容行了一礼道:“大人,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沈从容抬眼看了看胡老二,然后摇了摇头,并没有说什么,继续呷着茶水。

  胡老二知道自己是走不了了,哭丧着脸坐了下来,不知道在想什么。

  很快,在管事的帮助下,李鲧将名册上所有被画了圈的人都带了过来,拢共十四人,在屋内站了三排。

  “先生,名册上记录十四人,全部带到。”李鲧拱手道。

  “嗯。”沈从容点了点头,从座位上起身,走到第一排的工人面前,看着他们的眼睛。

  这些工人都看着沈从容,仿佛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被叫过来。

  沈从容将茶杯中的茶水都倒进嘴中,并没有咽下去,而是一甩头喷在了工人的脸上,第一排几乎所有的工人都被茶水溅到,顿时有两个工人口中发出啸叫,擦拭着脸上的茶水,面庞逐渐变成了怪异的模样。

  少倾,两个精怪出现在众人面前,一只是蛇妖,一只是蛤蟆妖。两妖一现形,胡老二顿时跌坐在地上,胯下溢出了屎尿,而众工人也纷纷腿开,口中发出惊呼。但还有三人见两精怪被识破,也显露出了精怪之身,口中喊道:“撤!”

  说着,蛇妖和蛤蟆妖从口中喷出毒雾,便向门口跑去。

  沈从容左手持茶杯对准二妖,右手捏了一个诀,向茶杯底一点,茶杯向着二妖飞去,而且途中茶杯不断变大,将毒雾全部笼罩在内。随着茶杯的接近,二妖口中发出害怕的呼喊,茶杯也开始变回原样,而且二妖的身形也随着茶杯的变化而变化,被扣在了茶杯之中。

  其余三妖在二妖喷出毒雾的时候便向门口冲去,但是门口已经被李鲧堵住了。

  在自己的地盘上出现这种灯下黑的事,刘祜心情已经是非常的糟糕,岂能将这三妖放跑。抬腿出脚,将中间的一个小妖踢了回去,又伸出双手,抓住了另外两只小妖的脖子,正准备上前将被踢回去的小妖制住的时候,只见一道剑光闪过,那个小妖的脑袋被封牧歌斩了下来。

  李鲧这才发现沈从容用茶杯制住了那两个小妖,问道:“先生,这两个怎么处置?”

  沈从容又坐回了首位道:“先破了妖力吧,还有事情要问他们。”

  李鲧看了一眼地上的茶杯,知道那两个小妖应该是死在里面了,只剩下自己手上的这两个了。

  将两个小妖掷在地上,破除了他们的丹田气海。两个小妖妖力一破,顿时蜷缩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

  周围的工人们一看小妖被制住,顿时想往外跑,李鲧扭头看着他们“嗯?”了一声,工人们顿时止住了出去的想法,老老实实的排了两排,站在李鲧的身后。

  李鲧对着死掉的小妖尸体踢了两脚,坐在了一旁,看着还在呻吟的小妖冷哼了一声,那两个小妖顿时止住了声音。

  沈从容看着两个小妖道:“说说吧,你们从哪里来,为什么要假扮成工人,有什么目的?”

  两个小妖对视了一眼,选择了死扛,沈从容见二妖不说话,对封牧歌使了个眼色。

  刷,一道剑光闪过,又有一个小妖被封牧歌劈了,鲜血溅了另一个小妖一脸,那个小妖顿时就懵了,完全没有想到居然直接就下了杀手,他们不是有话要问吗?

  惊恐地抬起头,小妖看到封牧歌又举起了手中的长剑,顿时叫道:“别,别动手!我说,我全说。”

  封牧歌将长剑收回鞘中,重新站了回去。

  沈从容道:“好,说吧。”

  “我们是苦圆山上的小妖,本来我们也只是普通的生灵,前段时间,来了一个紫袍人,将我们点化成了精怪,然后让我们为他效力,在他的帮助下,我们了解了如何修行,也跟着他做了很多事,这一切都是他的要求啊。”为了活命,小妖顿时开始倒豆子。

  “又是紫袍人?”沈从容想到了在牧连镇时,朱心玟说的关于刘祜背后的人的信息,而且刘祜穿着的就是紫袍,不只是刘祜,沈从容瞟了一眼李鲧,李鲧的身上穿着的正是紫袍。

  沈从容问道:“这个紫袍人的模样是什么样的,叫什么?”

  小妖顿时哽住了,努力从记忆中寻找着答案,但实在是想不起来,只能苦着脸回道:“这我是真的不知道啊,他从没在我们面前露过脸,也没说过他叫什么,只说让我们有什么事就去牧连镇的青阳居。”

  “果然是青阳居。”沈从容心里想着,嘴上问道:“去青阳居之后呢?”

  “他说,到了青阳居之后,跟掌柜说:‘我是苦圆山来的。’就可以了,掌柜会安排好一切。”小妖老实回答道。

  “那你们在这里想做什么?”沈从容回到一开始的问题上。

  小妖道:“我们从一开始就在这里,从变成精怪之后,他赐给了我们这些皮囊,告诉我们这些人的名字,习惯,我们掌握了之后便被安排了过来,只说让我们在这里做活,没说什么别的。”

  “嗯?你还不老实?”听到小妖的回答,李鲧有些生气了,自己手下的人,被换了这么久自己不知道,现在这小妖居然还想隐瞒。

  李鲧刚才制住自己的动作非常迅速,而且力道极大,李鲧这一质问,小妖顿时缩了缩脑袋,喊道:“真的没说什么别的,只是他会给我们一些血,让我们在货物运出去的时候将这些血掺进去。”

  “妖血?”李鲧眼前有些发黑,妖血被人吃了之后有什么后果他很清楚,本来自己受主人的命令守卫二十六县的安宁,可是现在不仅自己的工坊出现了精怪,而且自己工坊出去的货物居然都掺杂了妖血,这要怎么向主人交代?

  沈从容并没有表示过于惊讶,接着问道:“李玉呢?”

  “在从朱蔚县回来的路上,被那个人抓走了,不过没过多久他就被那个人送回来了,只不过,总觉得他变得不太一样了,没有以前那么平和。”小妖回道。

  “那牧连镇失踪的那些人,你知道吗?”从小妖的回答中,沈从容知道他并不知道李玉被带到了哪里,牧连镇上的事情他很可能也不知道,但还是要确定一下。

  “不知道。”小妖摇了摇头。

  果然。

  “看来一切都要从青阳居开始啊。”沈从容叹了口气道。

  “青阳居,刘祜?”李鲧念叨着这个自己在牧连镇探查时一直缠着自己探讨花卉知识的人,这时的他,将刘祜比作幕后的黑手后,顿时明白了一切。

  “难怪那时他一直跟在我屁股后面,下了工还要跟我探讨花卉知识,原来是想拖着我,不让我去调查。”李鲧拍了一下桌子道。

  沈从容安慰道:“无妨,现在知道也不晚,而且他不一定知道我们已经发现了他,我们现在还是占据先机的。”

  小妖抬起头问道:“那个,我知道的全都说了,我能走了吗?”

  沈从容奇怪的看着他道:“走?你投放妖血,制造妖乱,还知道今天发生的一切,你想去哪里?”

  “啊?那些都是紫袍人要求的啊,我不知道啊!”小妖慌了,沈从容的意思明显是不想让自己走。

  李鲧站起身,一脚踩断了小妖的脖颈道:“你走了,我怎么向失踪的人交代,怎么找回玉儿他们。”

  小妖还想说什么,但是已经说不出来了,颤抖了两下身子,就咽了气。

  屋内的工人们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先是妖怪,紧接着这些妖怪就死在了自己的眼前,而且还是以这种形式,此刻都低着头不敢有什么动作。

  沈从容对李鲧说道:“李大|师,今天屋里发生的一切,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而且这些人也难保其中还有藏匿的妖孽,还需要好好验证一下。”

  工人们听言,顿时感到一阵脚软,有一个胆大的抬起头道:“东家,我绝对不是妖孽啊。”

  李鲧看着他道:“不必紧张,只是做个小小的验证,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妖孽,也不会错怪任何一个好人,检查结束后,没有问题的我会给予补偿的。”

  那人还想说什么,但是看着李鲧的眼睛,他还是选择了闭嘴。

  李鲧满意的点了点头,对沈从容道:“那我就去准备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