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二十九章 牧连镇除妖(行)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74  |  更新时间:2020-05-26 20:00:01 全文阅读

当夜,沈从容二人便留宿在了李府中,沈从容的各项安排,借着李鲧的亲信的手,在不引起人注意的情况下传达了出去,一夜的时间,足够让牧连镇那边做好一切准备。

  翌日,沈从容二人告别李鲧,前往码头。李府外,一个人影看到沈从容二人从李府出来,而且在府门前与李鲧互相道别,便从另一条路赶回古田客栈报告去了。

  古田客栈内,刘祜听完手下的报告后疑惑道:“你说他们有说有笑,在门口互相道别?”

  “是,我亲眼所见。”

  刘祜思索着其中出现了什么问题,他想到了一种可能,低声道:“难道李鲧说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还去看了大阵?哼,反正大阵也查不到我,如果胡老二暴露,那接下来倒是需要变一变。”

  打定了主意,刘祜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道:“走吧,跟他们一起回牧连镇。”

  码头,胡老二已经站在了码头边,准备招呼船家,刘祜适时出现喊道:“诶,这不是胡老二吗,要回去了?”

  胡老二听到呼喊,扭头一看,发现是刘祜后,行礼道:“巧啊,刘掌柜,这出来的时间也确实太久了,这边的活也结束了,当然就回去了。”

  刘祜邀请着胡老二道:“正好我也要回去了,就坐我的船吧。”

  胡老二显得有些为难地说道:“这怎么好意思呢。”

  刘祜佯装生气道:“诶,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难道你看不上我这船?”

  胡老二连连摆手道:“不敢不敢,既然刘掌柜都这么说了,那不坐就太不给你面子了,多谢刘掌柜了。”

  “没事,都是一个镇上的人,互帮互助应该的嘛。”刘祜表示这都不是事。

  这时,沈从容二人“适时”出现在刘祜的视野中,刘祜招手喊道:“客人这就回去了?”

  沈从容走到刘祜旁边,拱手道:“是啊,这就回去了,跟李大|师谈了一天,收获颇丰,约定好了时间让李大|师登门,眼下还有其他事,回去取了马就要出发了。”

  刘祜邀请道:“正好,我也要回去了,不如一起?”

  沈从容笑道:“自然最好,先谢过刘掌柜了。”

  刘祜侧过身,准备请沈从容上船,这一下看到了胡老二,连忙道:“对了,这位是胡老二,是牧连镇人,半月前下地做活就没回去,给他媳妇急的都报案了,谁成想在这做活呢,一直到今儿了。”

  胡老二听到刘祜介绍自己,礼貌地拱了拱手,沈从容点了点头表示回应。

  刘祜见沈从容没什么特殊的表现,仿佛并不知道失踪一事,也从没见过胡老二一样,心里突然有些发慌,赶紧笑着道:“请吧,都上船吧。”

  上了船之后,沈从容二人还在被安排在来时的房间里,胡老二则跟着刘祜去了刘祜的房间,以叙旧为由。

  沈从容二人进了房间后,封牧歌照例做了一遍检查,确认房间里没有问题后,贴上了隔音符。然后说道:“刘祜一个月前才到牧连镇,他跟胡老二能有什么旧叙?肯定是安排什么计划了。”

  沈从容道:“不管他安排什么计划,胡老二那边他是得不到什么信息了,而且我们接下来的行动也用不到胡老二,他要是还让胡老二参与到他的计划中,那只能是多此一举,今天夜里,他的一切计划都是泡影。”

  刘祜房内,刘祜站在窗边看着窗外的风景,胡老二恭敬地站在他身后。

  “工坊里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只有他们两个人?”刘祜问道。

  胡老二回道:“工坊里什么都没发生,一切如常,昨天晚上,管事给我结了工钱告诉我可以回家了,今天我就只能回来了。”

  “一切如常?那两个人没去工坊?这不可能啊,他们明明看到了你,还知道了密室,怎么可能没去呢?”刘祜想不太明白,思索了一阵后,刘祜想到沈从容是未来的钦天监监正,封牧歌也是道术高手,发现胡老二的秘密并进行篡改并不困难。

  扭头看向胡老二,刘祜并起二指点在胡老二的眉心,胡老二的眼睛在刘祜的动作下,又变成了漩涡样,说着昨天发生的一切,其中包括那个小妖说出苦圆山的内容,但是却不知道那些字灵全都已经消失了。

  放下了手指,刘祜笑道:“哼,雕虫小技,不过居然让李鲧暂时洗脱了嫌疑,没关系,只要你去问苦圆山的事,最后你还是要回到李鲧的头上。”

  一巴掌拍在胡老二的头上,胡老二顿时闭上了眼睛软了下来,刘祜拉住胡老二,让他趴在桌上睡觉,自己则准备了一些酒菜往沈从容二人的房间去了。

  敲响房门,通报姓名,封牧歌打开了屋门请刘祜进了门。

  “这次回去,客人便要离开,难得有个相同爱好的人,一定要多喝两杯。”刘祜放下酒菜道,这些表现就如同李鲧所讲,遇到个相同爱好的人,刘祜恨不得一直跟着探讨。

  沈从容道:“那就却之不恭了,掌柜请坐。”

  一路上,几人就这么喝酒聊天,显得非常和谐,但是心里都有着自己的算计。

  到了牧连镇之后,几人便分散离开了,沈从容二人去了镇守府,刘祜回了青阳居,胡老二回了自己家,镇上的人看到胡老二后都再问他去了哪,胡老二只是笑笑,也不多说话,但是第一个失踪者胡老二回来了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小镇,其他失踪者的家属纷纷上门询问他去哪了,有没有见到自己家人。

  刘祜回了青阳居之后,对孙贺安排了一下若有人来说自己是苦圆山的人应该怎么处理后便离开了。

  镇守府,胡老二回来的消息已经传开了,镇守靳裕却并没有表现出什么高兴的样子,也没有取胡老二家中询问,因为昨夜沈从容已经派人来讲过了。

  “大人,这一次真的可以将妖孽一网打尽,把村民们解救回来吗?”靳裕向沈从容问道。

  沈从容回忆着昨天的一名字灵的样貌和行为,在纸上写着什么,听到靳裕的话后道:“不必担心,这一次牧连镇的妖乱便可以解决,至于所有村民都完好的解救出来,就不能保证了,他们在妖孽手中长的已经有一月,很有可能变成了半妖,甚至已经死去,躯壳被妖孽占据。”

  “唉,希望他们都还好。”靳裕叹了口气,期盼村民们都能够完好的回来。

  沈从容笔下不停,很快,在纸上画完符箓的最后一笔,取出一个稻草小人,沈从容将这张纸贴在小人身上,手上捏了个诀,口中念叨着咒语。随着沈从容的动作,小人逐渐变成了一个真正的人,模样装扮,赫然便是昨天在工坊内的一个字灵。

  靳裕看着由稻草小人化成的人,有些震惊的问道:“这是?”

  沈从容道:“这就是字灵,借住灵力和赋予它的文字所生成的灵物,这次去找到村民,捣毁妖孽的老巢,他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靳裕仔细打量着字灵,发现字灵与人非常相像,顿时升起一种想要触碰一下,看看与人到底有什么区别的想法。

  沈从容看出了靳裕的想法道:“字灵与人无异,除非主动试探,或询问记录中没有的事,是看不出来的,包括触摸。”

  靳裕尴尬一笑道:“对了,胡老二回来的事,已经满城风雨,他是?”

  沈从容道:“他也是字灵,是妖孽制造的,我们借由他给妖孽传递了我们想要传递的信息,通常来说,妖孽制作字灵是因为这个人还没有变成半妖,躯壳也还在,所以,他可能还活着。”

  靳裕点了点头道:“那就好。”

  沈从容在字灵身上绑了一根线,另一头缠在罗盘上,手上捏了个诀,指向了线,只见线缓缓消失,罗盘上出现了一个红点。

  收起罗盘,沈从容对字灵道:“去吧。”

  得到命令,字灵的眼神缓缓清明,从镇守府的侧门离开,直接往青阳居去了。

  进了青阳居,字灵走到柜台前,对着孙贺低声道:“我是从苦圆山来的。”

  孙贺一听,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抬头看向字灵,本来刘祜交代,若有人来说自己是苦圆山来的,就指路到平谷县李府。这是因为从胡老二那边得知沈从容已经掌握了这一条线索,为了将矛头指向李鲧,所布置下来的,可是眼前这人却是自己曾经见过的人,他是刘祜制造出来的字灵,难道也要这么说吗?

  孙贺心里顿时有些纠结,而且刘祜也不在店里,这个字灵一直潜伏在李鲧的攻防,如今来说暗号,肯定是被发现了,如果说把这个自己人指到了李府,那不就是送羊入虎口吗?

  字灵看孙贺久久没有回答,又说了一遍,孙贺咬了咬牙,心想反正是自己人,没事。于是回答道:“从镇西出去,直行三十里,向南二十里,山顶有一棵柳树,对着树干敲三下,会有人接应你的。”

  字灵得了信息后,便离开了,孙贺继续着手上的活,等着已经结束的试探。

  镇守府中,沈从容看着罗盘道:“动起来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