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中土世界英雄记 > 正文
98、雷霆军阵
作者:束星南  |  字数:5067  |  更新时间:2020-04-12 11:33:05 全文阅读

话音未落,空气之中已经有人笑道:“嗯,瞬间千里。异大陆东胜神洲海外据说有个叫曹操的神行者,留下了一句俗语道说曹操,曹操就到,我曾寻思前去拜会,却听说那厮已然是死了。”那人说这话时已然站在了天行毅与白袍身前。

他的手中便提着一块金竹联,他将金竹联递给天行毅:“这是挂在武官学校门口的牌坊上的,你亲笔撰写的,你的笔迹你总该认识吧?”

天行毅愕然接住,这对联他亲手撰写,亲手悬挂,自然熟悉,但武官学校距离此地何止千里,这人当真是说去便去,说来便来,这哪里还能用轻身功夫二字前来解释,这红尘之中,众多门派绝无一人可以有这般能力,这种功力已然近乎于妖。

那人笑了笑:“鉴定过了?”

天行毅脸色苍白的点了点头。

这一刻,他心中救出顾真真的念头确实有些动摇,对方三人的道术已经远远出于他的意料之外,这已经不是尘世中人可以望其项背的了,他叹了口气,脸色灰白,今晚的所见所闻,自然是令人大开眼界,种种法术玄像,平日皆不可能亲身知见。

可是今日亲身知见。知道自己的水平,不过是一粒尘埃一般,要想救出顾真真,几乎可以说是痴人说梦,但他并未心灰意冷。

那人见他神情,似有动摇姿态,不由大喜,道:“我等其实也不是想为难阁下,只是圣长老有命,让我等前来南陈,并受国主节制处理此事,圣长老也是怕中土世界从此多事,只怕将有无数人命血流成河。所以……阁下,还是离开江南吧?还大家一个清净,我信我两位师兄也已说明,苦口婆心,不过如此。”

天行毅叹了口气,说道:“好,容我考虑考虑。”

那人大喜,以为天行毅所言考虑,不过是终于答应退出的托词罢了,便道:“真真姑娘目前虽然囚禁在六和塔内,但她是长公主身份,这里的看守以及我等对她一直礼敬有加,供奉不敢有缺。所以阁下大可不必担心,再说了,她见了你一面,心中料也安定许多。你便安心的回去吧,你若从此再不打扰,我等师兄弟三人若顺利向圣长老交差,也感你的盛情,将来,你若有什么事,来求我等襄助,说不定还能助力一二。”

天行毅道:“各位也是一番美意,从灵山而来,管这凡尘俗事,也不容易。不知各位道长怎么称呼?”

那擅以各种形态隐身的道:“我的名字?我到灵山甚久,自己的名字怕是早便忘了,不如便叫我隐身道长吧。”

那位瞬间千里的微笑,道:“那我便叫神行道长吧。”

那位役物的冷笑一声,道:“那我就叫役物道长。”

天行毅淡淡一笑,道:“也好,名字本来也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叫什么随心所欲,能让人记住便可。”

隐身道长道:“阁下说的是。不过眼前此事究竟是不是凡尘俗事,也不好说,人类的历史,一件小事便引起天下变化的多得很,若阁下救得顾真真?事态当如何走向?灵山何以会插手此事,我等都一概不知,天下事不可知见,唯有圣长老才能天下运于掌,圣长老既命我等前来,总该是不会错的。”

天行毅道:“道兄说的也有道理。”

白袍拽了拽天行毅,道:“天行兄,咱们还是走吧,在这多言无益,真真姑娘的事情,暂且先这样吧,你到南陈来,我还没有好好尽尽自己的地主之谊。”

役物道长忽然飞身而上,拦住了天行毅与白袍,天行毅与白袍大惊,两人刀剑俱动。神行道长及隐身道长这时也上前来。

役物道长面有忧色,道:“我心中总有一种感觉,这天行毅不能小觑,不如咱们趁着此刻能制住他,将他便囚禁在这六和塔内,待到真真小姐嫁去大随。这法子最是保险不过,两位师兄觉得如何,如此一来,南陈国主处、圣长老处都是皆大欢喜。”

那两位道长听了一时也颇觉心动。

天行毅见这位役物道长说出此计来,心想:“这可不能让他们给拘禁了。”他此刻心中已经有所计较,但若教三人给拘禁了,这三人法术这般厉害,则自己心中的盘算势必不能达成,那可是真的眼睁睁看着顾真真嫁作他人妇了。”

当下便微微笑道:“各位法术高强,若欲囚禁,在下原该遵命才是。”那隐身道长喜道:“那么阁下是愿意留在六和塔了?”天行毅道:“愿意。”神行道长不由得大喜道:“哈哈,原来阁下这么好说话,那好,贫道这便去与国主去说。”

天行毅笑道:“我早听说此处是观望大江潮头浪涌最佳场所,将来,到此养老小住,含饴弄孙那倒是可以的,江南景致不错。”那役物道长大为失望,说道:“天行毅,你原来是消遣我们?将来?呵呵,那有甚么用?”

天行毅笑道:“现下我当然是不愿意留下的。”

那役物道长道:“那就休怪我等用强了。”

天行毅倏然将众镜刀摄回手指之内,摆了摆手,冷笑一声,道:“你如今若再想从我手上夺刀,我手上可是空空如也,你们除非将我杀了,想囚禁我,可不那么容易,否则,我一出刀,便将这六和塔给毁了。我天行毅说到做到。”

那三人料不到他已经起了防备之心,对这等突发情况,猝不及防,不由得面面相觑。他们自信若制住天行毅自然可以很简单办到,但是制住之后呢?

天行毅冷冷一笑,像是能猜到众人想法,道:“想先发制人?制住我?你们是能制得住我,但是你们能永远将我囚禁在此处么?”

那三人叹了口气:“那倒是不能,真真公主嫁去大随之后,我等终究是要离开的。”

天行毅道:“那就简单了,除非你们杀了我,否则我一逃出生天,我就一刀把这六和塔毁灭了,就算万一,你们把众镜刀给夺走了,那我便一把火给这楼烧了,你信不信?要不你们囚禁我试试?”

那三人见他口气严肃,不似诈伪,相互望了望,叹了口气。圣长老虽然派遣他三人来到这里执行任务,但是可没教他三人杀人,他们自然是不会杀天行毅,可是若不杀天行毅,却也没法子囚禁他。

万一将来这厮将来脱困,一时怒起,真的毁灭了六和塔。

传到灵山之上,圣长老必定责怪。

三人低声商量了一番,道:“那,你还是走吧,只是真真姑娘之事再勿插手。有我三人在此,你绝对无法得手。”

天行毅笑了笑,拉着白袍的手扬长而去。

两人出了六和塔,白袍道:“跟我来。”天行毅见白袍去的方向不是宫中,便问道:“你这是去哪儿,不是去顾盼儿那里?”

他在南陈人生地不熟,自然是任凭白袍带着他到处走。

白袍笑道:“咱们这都折腾一宿了,都夜半三更了,顾盼儿还不早就睡了。我带你去看看我的雷霆军。”

天行毅笑道:“好。”他这一路上听白袍多次说到他的雷霆军,显然这是一支不一样的军队,他自己本身出自武官学校太学生军,对军队天然感兴趣,当下便随着白袍而去。

白袍的家在南陈皇都陈京的都城之外的复阳县的白家庄,白家庄基本就是一个以同姓同族聚居起来的村庄,村庄大概有四五千人的规模。白袍由于自己在内廷担任散骑常侍,经常出入宫中,所以并不是常常在家。

但他家的住所在村中却显得特别注目。

快到村中的时候,已经可以看到一栋建筑远远高出十余丈于周围一排建筑之中,白袍甚是得意,道:“那便是我家。”

天行毅道:“你不是带我来看雷霆军的么?如何来了你家?”

白袍笑道:“我的军队与你的太学生军那种职业军人不一样,我所率领的这支雷霆军是散而为农,聚而成军的。”

天行毅笑了笑,道:“原来是农民军。”

白袍道:“看不起农民军么?”

天行毅微微一笑道:“没有啊,不论什么军队,只要将帅教导得法,都是强大的力量,大随第一代天子得天下靠的还不是农民军?农民军很能打的。多少著名将帅出身农民。我只是奇怪,你这支军队是隶属南陈的官军呢?还是?”

白袍道:“这是老子的私人团练军,官军算什么?凭什么我的雷霆军要隶属于他?”

天行毅愕然:“你们南陈的兵制,居然允许私人拥有军队?这在我们西蜀是绝对不允许的。”他原以为白袍的雷霆军是属于南陈的官方统辖的一支军队。而白袍是这支部队的官长。却没料到这支军队乃是私人部队。

白袍笑了笑:“我们南陈也是不允许私人建军的,但是我的这支雷霆军乃是朝廷特许,平时不奉朝廷征调,因为我建军的目的便是保护顾盼儿。”他说着不由得笑了起来,天行毅怔住了,他是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爱的表达方式是建立一支军队来保护自己的佳人。

天行毅道:“养一支军队可是要花不少钱,部队的粮饷辎重,吃喝拉撒,训导打仗、出生入死。”

白袍大笑:“我家有钱。”

天行毅的心头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这一句话便能解释所有问题,也是天下间无数麻烦的解决之道。白袍笑道:“南陈国内多处近海,煮盐业十分发达,我爹差不多垄断了整个南陈的盐业,利税十分之三归国库、十分之二扩大再生产以及雇工、各种损耗,其余的十分之五便入我家。”

天行毅:“你爹牛掰啊,这么好的差事儿你爹都能捞到。”

白袍:“那是自然,南陈国主是我娘结拜姊妹。”

天行毅:“原来是有个好娘,难怪你这个散骑常侍不用经常入宫点卯,话说南陈连建军这种大事都能权归私人,连煮盐这么暴利的行业都能落入权贵之家,这种国家我怎么觉得距离灭亡也不远了,尤其是如今大随还对南陈虎视眈眈,两国不过一江之隔而已。”

白袍大笑:“你这话说的,我爹是大善人好不好,我的雷霆军也偶尔参与为国征战好不好?而且不花朝廷的饷银,这般好的军队你放眼中土世界,哪儿找去?煮盐这种事儿,私人垄断便一定比国家垄断差么?我倒是觉得掌握在善人手里,对谁都好。”

两人说话之间,便已经到了白袍家中,这时天已经是基本就快亮了,但两人都是习武之人,并不觉得如何疲倦。匆匆水洗之后,便到校场来观看白袍练兵。

校场中间是个点将台,白袍这时候一改笑嘻嘻的神色,脸色极其严肃毅然,缓缓走向点将台上,点将台的角边上有一跟旗杆,旗杆粗如儿臂,在白袍的缓缓拽动下,一面黑色闪电旗此时正冉冉升起,迎风飘扬。

天行毅跟着白袍登上了点将台。

白袍的手上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个法螺,他举起法螺,扬起头来,吹响,呜呜呜呜——的声音立刻响彻整个白家庄。

不一时,便听得惊天动地的马蹄之声,赫赫然仿佛能踏破大地,这是很多马同时敲响着大地,而且是有规律有节奏的敲响大地,天行毅已经从马蹄声中听出来自四面八方,而且从马蹄声中听出这是一支有纪律,协同性较好的部队,他的心开始有了些期待。

不一会儿,乌云一般的铁蹄便聚集在了校场之中。

天行毅估算一下,大约有三千余骑,清一色的黑色骏马,重装骑兵。人人手提雪亮的狼牙棒。黑铠黑甲,旗帜尚黑。

天行毅微微颔首,这支农民军比自己想象的要威武严整太多,队伍列的是方形大阵,天行毅点算了一下,一队铁骑约五十人,共是七十五队,总数三千七百五十人,倒是符合古兵法所谓一军的人数。

将士们的主要兵器显然都是狼牙棒,但是明显队中还有骑射队伍,其中弩手,弓手,刀手一应俱全。白袍不说话,三千匹马,三千将士鸦雀无声,校场上安静地仿佛一根针掉下地都能听见,这些马都没有衔枚,却被控制的如同人一般,没有一匹马发出一丝声响。

白袍脸上有了些笑容,转过头对天行毅道:“如何,你这天下第一太学生军出来的人,来点评点评。”

天行毅笑了笑,道:“点训不错,军纪也不错,看的古来你是按照古法行军的。只是不知道这支军队打起仗来如何?有过实战么?”

白袍笑了笑,道:“能否把六和塔内那三个道士约来,打上一场如何?”

天行毅不由得愕然,几乎瞪大了眼睛:“你的雷霆军能挡住这三位灵山中人的功力?”

白袍:“我当然是破解不了他们的隐身术,没法将顾真真救出来,我也没有他们瞬间千里的厉害,但是天行兄,你藏身在我这雷霆军里,他们就算此刻改变主意,准备再将你擒到六和塔去,也没那般容易。”

天行毅心中兀自不信,那三人何等修为,天行毅出道至今以来,也见过无数厉害角色,像卫帝、门雪、李澹以及那个能召唤神龙之人,但在他看来,这些人的能力都还不及六和塔中的这三名灵山来者。

他几乎想不到世上还有什么地方能阻挡得住这三人。

但白袍显然很有把握。

白袍此刻已经舞动他手中的小黑旗,但见校场上的黑甲雷霆军如潮水一般变化队形,数千人刹那间彼此交错,阵型时方时圆,变化万方。

天行毅不由得鼓掌大喝一声:“端的好阵法,好将士。”

白袍做了个请的姿势。相约天行毅向军阵之中走去。

斯须变化的方圆大阵如同大海被金箍棒砸出一条金光大道一般,波开浪裂,自然而然地让出了一条路,供白袍与天行毅入阵,白袍所过之处,马上骑士尽皆跃下马来,右手抚胸,单膝下跪,那条路的两侧皆是跪下膜拜的将士,连战马也全部驯服地低着头。

所有将士对白袍的神情都变成了臣服,仿佛都在忽然间丧失了意志,所有人都像看尊敬着上帝一般的对白袍顶礼膜拜,天行毅一刹那呆住了,他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白袍在雷霆军中这等威仪,仿佛君临天下的皇帝。天行毅一生见过那么多的大人物,可是没有一个大人物如此刻受到军人膜拜的白袍一般,他刹那之间就像换了一个人。

他这一刻,仿佛古名将附体,散发出耀眼夺目的光芒,魅力无穷。

他开始相信白袍治军确实非同寻常,开始相信这支军队能干出一些惊天动地的事情来。

天行毅道:“你不同了。”

白袍:“为何这么说,我还是我。”

天行毅道:“你在军中这等神采威严,和你平时大不相同。”

白袍:“平时是平时,可是现在是在军中嘛,军容自然与寻常容止不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