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中土世界英雄记 > 正文
99、诸葛武侯的阵法
作者:束星南  |  字数:2566  |  更新时间:2020-04-13 12:07:47 全文阅读

天行毅道:“你喜欢顾盼儿,为何不带她来参观你的军阵,说不定,她一见到你在军阵中的样子,便爱上你,你在军中的样子真的很是英俊,很难不令少女倾心的。”白袍苦笑了一声,道:“你是不了解盼儿。”

天行毅道:“你没有试过,怎么知道?”

白袍叹了口气:“我爱她,但是我希望她能够接受我各种时候的样子,我又不可能时时刻刻以军容示人,对不对?若她只爱军容的我,而不爱其他时候的我,那我们的感情也走不长远,对么?”

天行毅叹了口气,对于爱情,他自己同样是懵懵懂懂,对尔朱英皇他觉得歉疚,对顾真真,他也觉得歉疚,但是两种歉疚似乎又稍有不同,他不语了。

白袍走到中军,吩咐一名士兵:“准备营帐吧。这几日咱们要对付很厉害的人物,战马全部让马兵曹领着去河渚放牧吧,日暮赶回黑龙厩,咱们这今日暂以步军迎敌,建好中军将坛,全部就地扎营,严阵以待。”

那名士兵立刻走出队列执行去了。

白袍的命令、动作都非常迅速的被执行,片刻时间,校场上的战马已经空空如也,天行毅甚至没有听见一声马鸣,战马便已经全部遣走,而留下来的将士们则迅速的在校场上搭好了帐篷。一座中军将坛已然树立。

白袍携着天行毅的手登上将坛。

天行毅道:“你真要惹那三个妖怪一般的人物?”

白袍笑了笑:“得让武官学校第一太学生见识见识我们雷霆军的厉害,况且灵山来人,凭什么了不起,小看我们红尘中人么?我想想他们竟然管尘世间的男欢女爱,便气不打一处来,怎么的也得折辱折辱他们。”

天行毅为白袍的这份豪情而感动,大叫道:“好。”

白袍:列阵,布八门生死混沌阵。

士兵们顿时操持起兵器,刹那之间分出八卦形态,在八个方位站定,分别乾坤,坎水离火。

天行毅在阵中略略望之,此阵他并未见过,似乎在太学生学校也没有见过,像是五行八卦阵,却又隐隐与五行八卦阵有些不同。

白袍:“天行兄,从现在开始,你得跟着我了,此阵雄奇混沌,分为八门,生死休伤杜景惊开,只有循生门、开门出入才能进的此阵,出的此阵,否则都是死路一条。不识此阵者我一日不撤阵,一日便陷在此中。”

天行毅骇然道:“白袍,我在武官学校都未听闻过这个阵法,你这阵法从何得来?”

白袍道:“家中所传,家族中有人曾经在大海上漂流,到过一处,据说已然是传说中的东胜神洲海外十方大陆,到了一个叫鱼腹浦的地方,遇一老者,自称为诸葛武侯,擅长军法布阵,此阵法便为他手注教之,武侯云东胜神洲十方大陆并无合适传人,他用马前课算出此阵法当传于中土世界白家,所以等候我家族中人久矣。”

天行毅叹道:“如此说来,也是奇遇,该你得到这般玄奇的阵法。”

白袍道:“原来的阵法你都想不到,这诸葛武侯是用什么摆就?”

天行毅道:“难道不是军旅成阵?”

白袍也叹道:“这诸葛武侯乃是神人,他只是在沙滩上随便寻了一堆石头,便成此阵,据说还曾困住东胜神洲海外当世第一名将,使之不得出。”

天行毅大惊:“直如此厉害?”

白袍点了点头,亦颇有惊艳之色,又为天行毅说东胜神洲诸事,那得兵法的家族中人,也属有心,在东胜神洲到处游历,又搜罗了不少兵法著作,一并都带将回来。天行毅听白袍娓娓道来,心中对诸葛武侯不由得神往不已,想到此处,不由得叹了口气。道:“可惜这东胜神洲不知在海外何处仙乡,不得而至,你先祖想必也是凑巧,漂流至此,若是刻意去寻,却未必能够寻见了。”

白袍道:“是的,是的。”

天行毅突发奇想:“白袍,不如待此间事了,你与我同回武官学校,我推荐你做学校教官,将你所学兵法一一教授与我中土世界诸将。”

白袍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天行毅知道他是不舍顾盼儿,这事情可是勉强不得,可是中土世界放着这般一个军事奇才,武官学校放着这般一个军事奇才,而不招纳,不免大有暴殄天物之感。

他本来心中并不想再招惹那六和塔中的三位灵山怪杰,但此刻见白袍军阵运转开来,隐隐然有雷鸣之势,雷动凤举之态,又听白袍说了这么多关于诸葛武侯以及阵法雄奇,当下隐隐有检阅之阵之意。

当下便道:“白袍,若要擒那六和塔中三位灵山道长?该怎么办?能做到么?”

白袍笑道:“他们会隐身,又有飞行,役物之术,只怕要擒拿未必容易,但是要困住他们并不艰难。”

天行毅道:“便能困住也可以,咱们试试?只是咱们如何招揽那厮过来?”

白袍道:“此事甚易。”

白袍举起手中小型三角黑龙旗,快速的切换着手中旗语。

他神色肃穆,将黑龙旗在手中摆动,随着他的黑龙旗摆动,一名通讯兵出吹起了号角,发出了呜呜呜呜呜之声。

刹那间,阵型运动。

数千人穿梭纵横,隐隐然有百万人之势,天行毅不由得骇然,白袍忽然大喝一声:“杀”

杀声过后,数千人忽然弯弓向天,拔刃注矢,场中的每一件兵器似乎彼此之间都有联系,散为千百,聚为一气,万千刀光剑影,刀枪箭矢所透漏出的杀气森森,透阵而出。

整个校场上空忽然肃穆,空气静止。

这时不知哪里飞过来一只落单的鸟儿,掠过军阵上空,尚未来得及悲鸣一声,已经被冲天杀气所伤。坠落长空,血羽飘零。

冲天的杀气从军阵之中直透云霄。

此刻,六和塔上,那三名灵山来的师兄弟这时也已经感觉到异常。

三人走出塔外,只见西南白家庄方向,空中隐隐愁云惨雾升腾,一派兵戈肃杀、黑云压城城欲摧之相,但见天空之上,一群群鸟儿惊叫着飞来,仿佛受到了何等过度惊吓一般。

这些鸟儿铺天盖地,嘎嘎尖叫,盘旋在陈京城的上空。

但天空中明显空了一块,这些盘旋的鸟儿在飞抵白家庄上空之时,显然感受到了地面上传来的杀气,绕开了白家庄。

所以,天空中刹那形成了一道奇观,成千上万只飞鸟们围绕着白家庄上空这个空心圆在飞翔,在呼朋引伴,使得白家庄上空成为空着的一块,飞鸟群齐声喧叫,传达着巨大的躁动与不安。

这灵山的三名师兄弟久在灵山,并不识得人世间的兵戈之气。但那股肃杀之气,他们还是感觉出来了。

这三人中的那位隐身道长道:“师弟,你看那里不知有何等玄虚?”

役物道长冷笑道:“自天行毅入蜀,西蜀国乱,入卫,北卫国乱,这厮才入南陈,你看,这不知弄得是何等玄虚,我等还是需要小心一些。”

神行道长道:“难道真又是天行毅弄什么幺蛾子,要不我去探探。我还是觉得将这厮抓来六和塔中看守的好,他日后要烧什么六和塔,关我们什么事?我就不相信,南陈区区江南小国,能拿咱们灵山怎么样?”

隐身道长道:“这灵山和人世间的纠葛咱们谁也说不清?圣长老为什么要听那个杨孤昂的?派我们来南陈?照你所言,圣长老之能通天彻地,移山填海,有什么做不到?这天下有何事何物能拿的住圣长老?可是圣长老却偏偏帮着杨孤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