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中土世界英雄记 > 正文
73、功力更进一步
作者:束星南  |  字数:2373  |  更新时间:2020-03-25 22:31:06 全文阅读

一条黑影,这时候悄悄从王后识海底部缓缓上升。

李澹大惊,刹那间便意识到这正是自己的恶我,就是他盗取了王后,害他破了色戒,也害王后破了处子之身。他心念一动,便摄着飞剑一剑斩去。

王后的识海之中本来澄净无波。识海之畔杂花生树,摇曳生姿,煞是美丽,李澹凝神细查,那黑影倏忽避过李澹一剑,所掠过之处,枝弱叶凋,连盛开的艳丽花朵都掩不住一股残败之气,那恶我显然好生邪恶。

李澹暗暗心惊,情知不能让自己心中这恶魔元神损耗王后,王后心中识海看似绚丽,实则伤悲。

他思及此处,那肯放过,按得蛛丝马迹去瞧那厮于路所留行迹,只见王后识海之中深处全是少年君上的枯骨与尔朱荣的幽魂模样,在王后的识海之中,时而幻化成型,时而虚化为烟,时而又恰如一张森森冷笑的鬼脸,望之可怖。

李澹心头电闪,叹道:“原来恶我便是你们这等邪魔外物,替他藏匿。”

他爱慕王后心切,当下运起灵剑,朝着君上与尔朱荣等人残骸,一顿劈刺,无数阴影在他灵剑之下中扭动身躯,被断为数截。

他猛地立起身子,大喝道:" 恶我,给我出来。"

一个黑影缓缓的凝聚成一团,幻化成一条似有形似无形的虚无人形,叹道:" 你是怎么知道我藏在王后识海之中的,是天行毅那厮给你提点的吧?厉害,厉害。”

那团形体渐渐转为清晰,望着李澹嘿嘿阴笑。

他的脸上呈现出万般变化,一会儿似李澹,一会儿似王后的丈夫——少年君上,一会儿又似尔朱荣。

李澹一句话也不说,挥剑便斩。

恶我一边躲闪,一边说道:“ 你杀我做什么?没有我,你能尝到王后禁脔?会知道女子是何等样姣好?你永远杀不了我?我今日可以藏在王后识海之中,他日可以藏在虚无之所,你这一生只要寻龙不结束、不得道我就是你的一生之敌。”

李澹怒道:“休得胡说。”

他这一段时间以来,虽然与王后合体,每每欢好,但每次灵肉交融之际,只觉功力修为都大有进展,并未因破了色戒而功力大打折扣,这时展开灵剑,横七竖八的飞剑便砍。

两人虽然都是在王后识海之中过招,奇招迭出,你攻我退,竟是难分难解。

打了一会,恶我停手道:“不打了。你杀不了我。”

说完站定身形,不避不闪。李澹一剑将他挥成两段,那人桀桀一笑,两段身子刹那一分为二,不一刻便又长在一起,丝毫无损。那人说道:“你这番见识了么,你岂能杀我?你的路还长着呢?就算你一日做了大罗金仙,想要杀我也是不易?何必作此无用之功?”

李澹大怒,灵剑纵横划出,那人依然不躲,任由李澹将自己斩得七零八落,再施施然长回原形。

李澹停剑不发,沉声道:" 你从何而来?"

那人笑道:“你我心念相通,你便是我,难道不知道我是由灵山而来,你非要问一遍才心安么?我早告诉你每个人心中都有善我恶我,只是别人善恶一体,纠缠而生,不可分拆,但圣长老将你的元神善恶分拆开来。”

这番说法李澹还是第一次听到恶我提起,他虽有些不信,但是又无法解释,隐隐中觉得有些道理。

那恶我见他陷入思索,不由得喋喋冷笑。

李澹嗔怒,道:“你要怎样才肯罢休?你缠着我究竟意欲为何?我与灵山如今已无瓜葛。”

他灵剑纵横,剑气如霜,想着这厮屡次陷害自己,所作所为都是与他为敌,他几乎将牙都咬碎了。

恶我叹了口气,道:“李澹,你本该感谢我的。你放不下面子去和王后做那苟且之事,我去帮你将王后带入幻境;不是我,你哪能知道这世间男女之乐。”他见李澹不说话,便拍了拍衣服,在识海之畔找了块大石坐下,笑道:" 话说刚开始时,我还不太知道你的心意,以为你只是怜悯。但后来,深究一番,原来你这厮凡根未去,我便将王后盗来。与你同寝。”

李澹不理他胡搅蛮缠,当下默念着圣长老教导自己的清静经心法,催动灵剑,向着对方斩去。

他心中本已怒极,在清净经引导之下,渐趋平静。

恶我未料李澹嗔怒之下仍可清净,仍然自鸣得意,道:“别看王后平时冷若冰霜,绣榻之上那个火热风流劲头……哈哈,真是难以形容,可叹可惜,我在灵山,辈分尊贵,却不能如你这般与她这般.....”

他正说得高兴,突然感到身上越来越重,再看李澹,只见他双手捏诀,紧闭双目,口中默念着什么。不由得叹了口气,叫道:“清净经么?我也会。”

他捏了法决,念动清静经:“内观其心,心无其心;外观其形,形无其形;远观其物,物无其物。三者既悟,唯见於空;观空亦空,空无所空…….”

便要反制李澹。然而他一念之下,即刻知道不妙。

原来圣长老教李澹这经决时,是教李澹净化本心所用。恶我虽然也属李澹元神之一,虽也学得清净心,但此刻他才与李澹谈论王后床笫之事。一颗心正在心猿意马之中,哪里能便即清净,故而一念清净经咒,反而被李澹瞬间压制。

李澹右手持剑,念动经咒。手中剑忽然凌空而起。

恶我感应到李澹这一刻忽然功力大进,大叫不好,就要遁走。

然而却被李澹驭剑悬在头顶上方,牢牢锁住,难以脱身。恶我双臂一张,十指箕开,十指间涌出团团黑气,被他迅速吸进掌心。李澹身上白光闪耀,凌空下击,恶我背后黑雾萦绕,大吼一声,迎了上去。

王后的识海之内,忽然波涛大作,浊浪惊天,那恶我在李澹这一泰山压顶下的攻势之中倏忽之间,变得微弱不堪。

.........

李澹赫然睁眼,却见王后也抬起眼睛看他,李澹放眼望去,正对面是墙壁,可是他的眼睛已经望穿墙壁,墙壁仿佛透明,透过墙壁,远及河中行船,两岸树木种种色色,悉皆了见。

王后似有些觉悟,道:“李澹,感觉你有些不一样了,气质上有变化。”

李澹道:“我的功力似乎精进了一层,我好像能隔墙视物了。”

王后惊叹:“啊?”

李澹道:“以前,我只能通过身体接触进入识海,但现在,我能进入识海之中,杀掉对方识海中的一些幻象了。你身体里有些不太好的东西,我已经帮你除掉了。”

王后微微一笑道:“难怪我整个人忽然便轻松不少,感觉似乎卸掉了很重的思想包袱。”

李澹说罢,感觉有些疲累,他隐隐感觉恶我没死,恰如恶我所言,他就是自己,自己若杀了他,自己也不能活,恶我此刻,怕是再度重新潜伏到自己识海之中去了,他的识海远不如王后那般澄澈。

他也再无精力重新在自己识海之中搜索对方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