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中土世界英雄记 > 正文
72、追踪心魔的存在
作者:束星南  |  字数:2477  |  更新时间:2020-03-25 10:33:31 全文阅读

天行毅这般先斩后奏,李澹也很无奈,当下他已经无从选择。

他只有帮助天行毅诛灭卫帝一条路,这条路当然有悖于他的灵山信条,有悖于他一直以来的三观,他从灵山进入十丈红尘,本来就是为了阻止世间的杀戮。

但是,在无数次触摸进入红尘中形形色色的各色人等识海之后,他开始明白,红尘之中杀戮不可避免。

有些人必须死,有些人不死,这个世界会坏下去,即便他这个灵山弟子,从来主张仁爱仁慈的都觉得这个世界确实有一些罪恶需要杀戮来弥补。只有杀戮这种罪恶,有时候能够保证这个世界在善良与罪恶之间维持奇妙的平衡。

而且,眼下,他和小王后双宿双栖的局面由于天行毅忽然向卫帝公布魏妙谟和贵妃娘娘的背叛,肯定无法继续维持下去,不但无法继续维持,卫帝肯定还会派人追杀他们。

所以,他不得不参与天行毅的计划。

他向着天行毅点了点头,表示愿意与他一起携手,共同对付卫帝,眼前的天行毅,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与他这一生脱不了干系,这是个在中土世界大乱之中开启大乱源头的人物,也是他完成灵山寻龙使派遣任务的心中一直所系的希望所在。

天行毅见李澹点头,心中不由得大喜。

李澹的神色却未见得有多快乐,他于是将自己心中恶我作祟,将自己如何与小王后结缘一事原原本本的讲述给天行毅知道。眼下,恶我销声匿迹,但是他心中困扰却越来越多,除非找到恶我,并且将它制服,自己才能在铲除卫帝中为天行毅竭尽全力。

天行毅听了,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他没料到,李澹原来还有这样的痛苦,他原以为像李澹这些世外高人,修道之士,这一生修道有成,之后就应该是成天装逼的存在,但这种事情以世俗眼光来看,这个恶我一定还存在李澹的身体之中。

但李澹却遍寻不获。

“那么有没有可能藏于小王后的身体内呢?”

李澹愕然,天行毅提出来的这个想法,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过,恶我也许藏匿于小王后体内的识海之中,这的确有可能,他的恶我无形无质,能够脱离他的本体躯壳而存在,虽然不能脱离他这具肉身不远,脱离越远能量越弱,但是小王后整天与他形影不离。

他不由得大喜,天行毅的这个答案也许就是他想要的答案。

........

这日晚间,当李澹和王后水乳*交融之后,王后睡去,他无法入睡,翻身坐起,不自觉的习惯性趺跏而坐,静室阒然无声,一片寂静。他盘膝坐在蒲团之上,开始将手触摸向小王后的双手,默诵起清静经,渐渐入定。

他的听、视、嗅、味、触等感觉逐一迟钝,渐至寂灭。一缕神思被那清净引导,遁入空明混沌之中。

仿佛身处一个黑魆魆的洞穴之中,洞穴不知道有多深。周围是不尽的晦暝蒙昧,无头无底,无前无后,连时间都好似停顿了。无尽的黑暗就像一个狰狞的巨兽,张着血盆大口,要将他一口吞噬。他眼耳鼻舌身意尽失,但并不迷惘。

他运起圣长老所传的清净经关键口诀,只将道心筑稳。

不知过了多久,两侧耳畔飒飒生风,他忽然就能听到声音了,紧接着远处白光耀眼,目光望过去,竟是一个出口。他一提气,身子应念而动,便朝那洞口飞去。出口看似极近,但飞了良久也没飞到。

起先瞧那洞口只有井口大小,他离得越近,那洞口就越来越大,尺寸由圆桌而至厅堂,由厅堂而至楼阁,等真正到了洞口时,才发现这洞口长宽都有数十丈,一座小山进出都绰绰有余。

李澹向那洞口外一望,只见王后识海之中,万里云天之下,一片泽国。他身子飞到半空之中,极目远眺,这才发现脚下原是一个大湖,湖面烟波飘渺,无边无际,一眼看上去有如汪洋。湖水清澈见底,远远的岸边依稀可见青山一线,山峦起伏。

李澹见此奇景,为之一爽,忖道:" 这便是王后体内识海波涛么?"

他飞掠在那海面之上,水气扑面,清新的味道直沁肺腑。他呼吸之间,便觉心湖也随呼吸而汹涌澎湃。他屏息之时,风平浪静。

李澹过去也曾入静,也曾见识无数他所触人的识海,但都未作人间波涛状。

这是他第一次潜入王后的识海,他全速飞驰了一炷香时间,方才越过识海,踏上岸边的土地。

适才掠过心湖时,碧空如洗,海光潋滟,白云倒映其中,让人心旷神怡,他心知这是王后平日里心底澄彻,洁白无瑕,所以心湖才得这般纯净。

他神识越过王后心湖,抵达王后识海深处,这里是王后识海的底部,风景陡然一变,一片霜色生寒,耳边风过疏林,其声幽怨,远处山月昏蒙,睹之神伤。他吃了一惊,暗道:“这是什么地方?竟凄凉如斯,令人断肠?”

这里的规模竟然有些似西蜀王宫,地上到处是枯骨、箭蹙、断刀、残血……

他知道这是王后识海深处,他即将抵达人体潜意识的处所,过去,他只听圣长老说过,潜意识在识海深处的陆地之下。

他在王后的识海深处走了几步,突然冒出数个人声,或远或近在自己耳旁不断回响。

“你在这里做什么?”

“你会待王后如何?”

“你会放弃寻龙任务吗?”

“你真的相信门雪能够替代你?”

李澹吓了一跳,但立刻辨出是那正是自己的声音,顿时了然:“原来这是我心中忧愁焦虑所在。”他又走了几步,果然又是数件苦闷之事浮上心头。李澹心中烦忧,几乎不能举步,长叹一声,愁肠牵动之下,竟有了泪意。

他素来在灵山之上,道心最坚,为人最恬淡,并不知眼泪为何物。

便是在王宫中见到王后可怜,也不过是生了悲悯之心,并未真正流泪,此刻见自己泫然欲泣,大异平常,心中不由得一悚,慌忙默念清净经文,驱动神识。他头脑一清,忧思尽去,在那荒草间走动,虽然种种忧思不断袭来,但他自能洞若观火,不再受情绪所扰。

他走着走着,前面出现一片树林,枝叶茂密,枝干参天。树与树之间结满了花朵儿,那些花朵儿,不知怎的,看了便令人沉醉其间。

李澹看着奇怪,伸手轻轻点向一株花朵,王后的笑脸便立刻出现在他脑海之中,再去碰另一朵,王后含羞的眼神仿佛就在眼前。他心中顿时一暖,满腔都是柔得如白云一般的情意。

但他忽然感觉一阵悚然,这些花朵之间,他忽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正是之前面对恶我的感觉

他心中大惧,手掌一旋,灵剑便出现在手指之上,就要去斩那情花。但情花摇曳多姿,李澹才举起剑,心里却没来由的一阵大痛,剑竟拿捏不住,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王后叹了口气道:“李澹,李澹,你若杀我,你还能独活么?”

李澹大惊,慌忙催动清净经诀,然而心旌依然剧烈摇晃,胸中五味杂陈,波涛起伏,不能自已,在清净经的导引之下,他慢慢回复平静。他拾起长剑,嘶声道:“我知道是你,出来受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