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八十四章 斗龟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622  |  更新时间:2020-01-13 10:37:01 全文阅读

“你少在门缝里看人了,小心别把眼睛看成竖眼!”

  王子默语不惊人死不休。

  米人田顿时一个趔趄差点儿翻跟头,老脸火辣辣的涨红,悄悄瞥了林玉娥一眼,气急败坏地说道:“你才跟竖眼狸猫子一样。门缝里看人,那是偷窥!”

  “噗嗤!”

  林玉娥巧手捂着嘴巴窃笑,她早就知道米人田偷看过自己洗澡,抿起嘴来笑的那叫一个花枝乱颤,“门缝里看人,那是是把人看扁了!”

  林玉娥走到两人跟前,看到脸红脖子粗的米人田,以为他因为自己的无知而害羞,遂扭头看向王子默:“要跟姐姐一样,多读书!懂吗?”

  子时三刻。

  巨龟终于拖着沉重的龟壳来到殷墟。

  站在外城,那双幽红的眼睛来回扫视,竟然露出迷茫之色。

  以前走到这里便会遇到阻击的人类,怎么这次竟然来了个空城计?

  难道有诈?

  想要瓮中捉鳖?

  哼!本龟流淌着玄武血脉,岂能跟那土鳖相提并论!

  踌躇间,巨龟的眼睛突然眯起,它看到有个熟悉的小不点儿冲过来。

  当看清是王子默后,顿时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混蛋!

  就是这个混蛋!

  巨龟盯着越来越近的王子默,内心异常愤怒。就是他,就是这混蛋小子,上次竟然指着本尊的鼻子骂大王八!

  这个王八犊子!

  简直羞煞极也!

  王子默越往前走越心惊。

  刚才巨龟还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见到自己后突然两眼冒红光。

  他要是知道当初指着巨龟,跟鲁都天说那有个大王八,伤了巨龟的自尊心,引起了它的强烈不满,定会装出满脸无辜的样子。

  “昂~!”

  暴怒的巨龟冲着王子默冲过来,它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使命,被丢失的面子冲昏了头脑。

  大概有院子那么大的右前爪子高高抬起,四根锋利的指甲在月光下闪着森寒的光泽,“噗”的一声拍在地上,震得屋檐楼宇,瓦片“哗哗”响。

  王子默险之又险地从巨龟的爪子缝中逃过一劫,他额头冷汗直冒,手指不受控的乱抖,还没来得及变成战斗状态的平幽,在手中发出“叮”的哀鸣声,竟是被巨龟脚趾间肉蹼折断,半截插在肉蹼中,给它豁开一条大口子。

  伤口没有血流出,却将巨龟彻底激怒。

  它没想到,万万没想到,渺小的人类竟然伤了它,而且是一旦裂开再也不能愈合的肉蹼。

  “嗷~!”

  巨龟四指并拢,犹如粉碎机呼啸着夹裹而来,瞬时间,地面粉碎,尘土飞扬!

  “去死!”巨龟瓮声瓮气:“伤了本尊,你死不足惜!”

  王子默只感觉两堵墙夹过来,急忙纵身一跃,跳到巨龟的爪子上,抓着跟他差不多大的鳞片,从储物袋里取出跟针叶,对准鳞甲根部的柔软嫩肉,用力戳进去。

  鲁都天的这些针叶都是淬过毒的,虽然对巨龟庞大的身体来说微乎甚微,但也不好受。

  手上扎根刺尚且心神不宁,扎了根带毒的刺……

  巨龟顿时怒不可遏,它高高扬起右前爪,放到眼前怒视这个渺小的人类,突然张开嘴巴,露出腥黄的獠牙,连同王子默在内,猛地把爪子塞进嘴巴里。

  王子默顿时吓得六神无主,忽觉得胸口沉闷,被一股难闻的气味儿熏得双眼昏花。

  这大王八,平时肯定消化不良!

  定下心来,他仔细分析眼前的局势。自己被王八含在嘴里,它是想用舌头舔下插在鳞甲里的针刺。

  望着巨龟长满倒刺的舌头,王子默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好大的口条,要是被上面的刺刷一下,我滴个乖乖,不死也得退层皮!”

  贴在鳞甲上,王子默愈发害怕。

  他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接下来巨龟的舌头将会向搅笼一样,在嘴巴里来回翻搅,他将没有任何藏身之地!

  王子默盯着巨龟的嗓子口,那里是更加柔软的嫩肉。他把所有的针叶绑在冰蚕手套上,半截平幽插回剑鞘,屏气凝神,严阵以待。

  不知道为什么,向来一尘不染的冰蚕手套,经过昨夜与死僵的大战后,纯洁的月牙白竟然被染成褐红色。

  王子默问雪娇娘怎么回事,于是雪娇娘请裁缝店的苏三婆看了看,苏三婆看了半天竟说没问题。

  于是,王子默又把它戴回去。

  突然,巨龟的喉咙里发出阵阵“咕噜”声。

  王子默赶紧蹲下身子,大腿紧绷,双脚暗暗着力,准备随时跳到对面的那颗牙床上,同时手里攥紧两根针叶,一旦落地,便毫不含糊地插下去,然后再迅速跳到嗓子眼里的那块嫩肉下。

  规划好路线,王子默再次盯紧巨龟的舌头。

  他必须提前出手,站稳先机,引着那根口条走。否则被巨龟占据主动,他迟早要挂在舌头的倒刺上,被卷进肚子变成粑粑拉出来。

  不等王子默行动,巨龟的舌头突然缩回去。

  同时,炽热的空气从巨龟的腔道里呼呼涌来。

  不消片刻,泛着腥臭的粘液填满口腔,它竟是想用消化液把王子默给淹死!

  “好一个聪明的畜生!”

  王子默完全料错了!

  他暗暗心惊,躲在巨龟爪子上的鳞甲里,从冰蚕手套上抓出几根针叶,随手丢进脚底下的粘液中。

  针叶发出阵阵“噗噗”声,不一会儿便慢慢消融。

  “好厉害!”王子默倒抽一口腥气。

  粘液越升越高,王子默顿时焦虑万分,一边回头看着夹裹着食物残渣的粘液,一边抓着鳞角不断往上爬。

  该死的巨龟,竟然把舌头缩到粘液里,而且上堂附了一层粘膜,显然是早有准备。

  王子默每爬上一片鳞甲,便毫不客气地插一根针叶。

  巨龟咬着牙发出呜呜哀鸣,幽红的眼中竟然衔着泪珠儿,“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舒服了!”

  爬到顶端,王子默不敢去碰那层粘膜,他咬着牙,用力掀开一片鳞甲,吃力地挤进去,对准一块儿鲜红的嫩肉,用平幽使劲儿戳下去。

  “哧!”

  平幽折了刀尖,没能一举刺进去。王子默调转角度,用刀刃一点点划开外皮。

  空气越来越稀薄,到处都是酸溜溜的味道。

  这时候,粘液已经漫到脚底下,王子默赶紧躺平身子,疯狂地用平幽戳着巨龟的嫩肉。

  “半柱香了,米人田!”

  林玉娥杏眼圆瞪,摇着头啧啧称叹。

  雪娇娘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两人身后,盯着巨龟吟笑道:“今天的风可真大,啧,啧,啧!半年的米人,足够默儿破两仪,冲星耀!老田头,你可要下血本咾!”

  “哪儿有风啊?”

  米人田仰起脸仔细感觉,随即嘴角抖了抖,仔细衡量后,用米团在手心里捏出个马嚼子,准备将巨龟的头套住,防止它突然缩进壳里。“哼,就怕他没命吃!”

  “娇娘是怕你风大闪了舌头!”林玉娥对戳伤疤的事情乐此不疲。

  “再等等!”

  雪娇娘看到巨龟幽红的眼睛突然眯起,杀机毕现却又露出惊恐的样子。她赶紧阻止米人田出手,以防帮了倒忙。

  殷都城外,金色战舰上灯火通明。

  有个锁骨中间插着残镜的婴孩趴在诗鸾背上,抱着他的脖子表情很是享受。

  那婴孩“跐溜”滑到诗鸾胸口,像只树懒一样挂着,扭头盯着殷都,双眼黑如死水,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战舰外鬼影朦胧,鸦群哀鸣。贪婪的它们守在外面,期望有人突然从战舰上掉出来!

  “吱吱吱!”

  婴孩忽然怪叫起来,赶紧抱住诗鸾的脖子。

  却见诗鸾犹如锐箭离弦,“嗖!”的冲出战舰防护层。随手将偷袭而来的鬼脸扇飞,面色焦急,向着殷都急速飞去。

  明月无华,将殷都笼罩在黑暗中。

  城中的通天塔还未燃起,但两仪阵却早就严阵以待,等着雪娇娘下达最后的命令。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