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八十五章 王八蛋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885  |  更新时间:2020-01-13 15:56:01 全文阅读

突然间,城内光华大作。

犹如一盏巨大的孔明灯升上天空,盖过月华,竟然在地上投下深深的影子。

循着光望向天空,只见一枚蓬船大小的珠子冉冉升起。

那珠子洁白如玉,温润丝绵。

乍一出现,便引起所有人的觊觎,纷纷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今天是我米人田轮值,敢跟我抢?”

米人田身形陡然变大,瞬间身高猛增数丈可与巨龟比肩。却见他手指翻飞,一张渔网从指间成型,甩出后迅速放大,眨眼间冲在最前面。

殷都城顿时活过来,日晷旁黑气翻滚,那些始终关着门,和点着油灯的屋子躁动不安。

不知是谁甩出一根烧火棍。

说时迟那时快,烧火棍子速度极快,眨眼间便超过米人田的渔网,冲着空中的珠子就撞过去。

“是谁?”

“他妈的!肉和尚,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想毁了它的节奏!”

“秃驴!穆太师的门生还在上面!”

“夫君!”

殷墟外突然传出黛小沫焦急的声音。

几乎同时,有个高大的身影踏进城池,瞪了黛小沫一眼,冷哼一声,指间光华流转,掏出印有“冰种蓝霄麒麟兽”的玉纸随手抛出,眨眼间挡在烧火棍前方。

时间仿佛静止,又好像时空被抽干了似的。

从灵珠出现到众人出手,只是眨眼的功夫。

巨龟顿时惊慌失措,赶紧伸长脖子,张开大嘴将灵珠连同王子默一起吸进嘴巴里。

烧火棍半空中绕了个圈与玉纸擦肩而过,众目睽睽下“嗙铛!”一声撞在巨龟脖子上。

磅礴的力道直接将巨龟顶翻,挫着地面滑出数十丈,“呜呜”哀嚎着,撞在一堵尚未抹平的城墙上才堪堪稳住身子。

尘埃四溅!

王子默刚刚激动的心被当头泼了盆冷水。

刚才他在巨龟嘴里躲无可躲,索性顺着巨龟的喉咙缝隙钻进去。

你不是想要淹死我吗?

那我也不让你好过,这些针叶就插进你的心里,肝里,肺里,让你生不如死!

王子默带着鱼死网破的决心,顺着湿滑柔软的腔道冲进巨龟肚子里。

他忽然看到前方有个亮晶晶的东西,仔细看去,竟是一颗银光闪闪的珠子!

说是珠子那是跟巨龟比较,跟王子默相比起来,简直如载人球一样能把他装下去。

这珠子晶莹剔透,隐隐可以看到有只可爱的小乌龟,闭着眼从里面游来游去。

“王八蛋?”

“这么大的王八蛋!”

王子默摊开双手兴奋地比划着,两眼放着绿光,挥舞着针刺就冲过去:“看我怎么让你断子绝孙!”

于是乎,他便连同王八蛋被一起被吐了出来。

本以为可以趁机逃出生天,不料在空中还没喘口气,竟又被吸了回去。不等多想,突然觉得身子遭到猛烈的撞击,顿时天翻地转,两眼一黑就昏了过去。

“夫君!”

黛小沫的声音清晰地映现在脑海里。

多么唯美的名字,再一次从心底燃起火苗。是呀,一个完美的萝莉,找不出半点儿瑕疵的小姑娘,心心念地把你当做夫君,处在青春懵懂的男孩怎能不心生涟漪?

不知睡了多久,王子默感觉身上滑腻腻的。

嘴巴里,鼻孔里,耳朵眼里,到处都是黏糊糊的液体,虽然不能呼吸,却能感觉到有股充沛的生命机能涌进身体。

“吱嘎!”

不远处传来开门的声音,接着便听穆太师说道:“娇娘,怎么样了?”另一边传来雪娇娘哀怨的叹息声:“已经三天了,再不行,只能用笨方法了。”

众人面面相觑。

雪娇娘说的笨方法无非是杀鸡取卵,准确的说应该是破蛋救人。

王子默被吸入龟卵中不知是福是祸,所以众人不敢轻举妄动。

“这个米人噎死的玩意儿,那龟儿子被肉和尚锤死,下次不知道是哪个老龟来攻城!”

米人田气的吹胡子瞪眼,极其愤慨,他“砰”的一声拍着桌子站起来,又坐下,如是反复,搅得别人心里也焦躁不安。

“你别转了,转的老娘头都晕了!”雪娇娘捏着太阳穴。

“怎么办?你说怎么办?要是真的换成玄武,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还是早些找木匠打好棺材,省的死了没地儿躺!”

“你厉害!死了能自个儿爬棺材里去!”林玉娥挑着丹凤眼不断揶揄。

“看你燥的,跟屁股上锥针尖似的!”

“哼!”穆太师冷哼一声:“要不是我提前出关,这灵蛋怕是也被他捣碎!”

“肉和尚要是敢回来,老子非把他炼成油不可!”

“先别说没用的了!”雪娇娘摇头轻叹,短短片刻,她就叹了不下十次。

“都回去吧,默儿有动静我会通知你们的,老木头,你把都天也带上,这些日子我……”

王子默听得清晰,从几人的对话中便把事情了解大概。

他猜测。

或许……

或许自己被那道猛烈的撞击,给撞进王八蛋里,难道要跟孵小王八一样,把自己孵出来?

“阿婆,夫君他到底怎么样?”

众人走后,黛小沫轻轻抚摸着晶莹的龟卵。这颗灵蛋已经缩小到桌子那么大,王子默在里面静静地躺着,很安详,很静谧。

“福兮祸所倚,祸兮福所倚。福兮祸兮,焉知非福?娃儿莫怕,你的小郎君好着呢!”

雪娇娘对王子默的小娘子黛小沫很是满意。两人打小便头角峥嵘,凑到一块二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这叫造化!

对是造化!

从雪娇娘的身上着实出现了逆生长,此时看起来,她跟个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一般,只是猜不到若干天后,又是哪种样貌呢?

黛小沫柳眉蹙起,痴痴叮咛:“夫君的哥哥追着尸王去了梨涧崖,让我务必照顾好夫君。可是……”

泪珠垂怜,美目如秋。

“放心吧丫头!”雪娇娘欲言又止,斟酌片刻还是没忍住,“丫头,你是不是对默儿做了什么?”

黛小沫闻言忽然想起那一个投怀送抱的飞吻,顿时小脸酡红,娇羞的低下了头。

“没……有……!”

“我直说了吧,默儿灵台外的那股魔气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魔……魔气?”

黛小沫抬起头,柳眉微微蹙起,小嘴撑开,迟疑地望向雪娇娘。

如是又过了三日。

灵蛋突然光华内敛,形成一层坚硬的外壳,彻底斩断众人视线。

王子默的意识越发清晰,磅礴的生机使身体变得更加结实,他感觉有用不完的劲儿,忍不住伸伸胳膊伸伸腿,竟然在蛋壳里翻起跟头来。

这种感觉,很是奇妙。

犹如再次回到母亲的腹中!

身体完全放松下来,眼睛悄悄眯开一道缝,王子默顿时看到一个铁锅大的蛋黄顶在头上,里面有只绿色的小龟睡得正酣。

突然,王子默脸色煞白。

“咳咳…咳咳咳……”

王子默突然紧紧抱住身子,捂着下腹剧烈的咳嗽起来。

阴阳失衡,肺火灼烧。

越是咳嗽越控制不住,煞白的脸颊涨的通红,片刻变成绛紫色。王子默咳得喘不上气儿,泣泪横流,过了好一会儿才强行止住势头。

“糟糕!竟是主道盘上的裂痕破开了!”

他挺起胸膛强迫自己深呼吸,希冀能够平复痉挛的胸腔。

在万尸山跟小死僵搏斗时,主道盘上就布满细碎的裂痕。

后来王子默全力抵抗雷电擎天柱,生命犹在旦夕,根本无暇顾及道盘是否无恙。昨天调息遇到诗鸾,竟把这事儿又给忘了。

就在刚才,王子默的身心完全放松下来,顿时给了裂痕可乘之机!

他急忙绷紧身子,忍着下腹撕裂般的痛楚,从背后抽出天冥杵,释放出强大的灵识,强行闭目打坐,修复道盘裂痕。

此时此刻,王子默端是后悔。

后悔当初没有用强悍的灵识攻击小死僵。死僵本就是死物,即便拥有了灵识也是不堪一击。

然鹅……

他竟然放弃自己的优势,去跟死僵拼身体!

极珠像是失控般,悬在上方只看到一串影子连成一圈。

定睛看去,竟是有个明闪闪人影站在主道盘上。

那人影半截身子没在道盘里,手里拽着裂痕一端,做出渔翁收网的姿态,每用力拽一下,王子默便感觉牵动浑身的每一根神经。而那个明闪闪的影子却一点一点儿长高。

王子默痛的呲牙咧嘴!

原来疼痛的根源是在这里!

他匪夷所思。

这个人影是谁?

他又在干什么?难道是元神?在把盘错在道盘上的裂痕拽出来?

王子默忽然想起雪娇娘说的话,到了两仪后期,或者五行星耀,便会形成元神,盘坐道盘之上,极柱之前,吞吐极珠之华。

真的是元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