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八十三章 牛吹大了容易把自己崩死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764  |  更新时间:2020-01-12 22:50:01 全文阅读

丹田内,八道盘逐渐清晰。

  随着阴阳灵力的增加,道盘愈发凝实。

  这一次,王子默明显感觉到八个道盘与之前略有不同,在阴阳两仪的鱼眼位置分别留出两个透明的圆圈,若不仔细观察,很难看清楚。

  王子默知道,那是极珠的雏形,等到两个圆圈达到极致后,便会脱离两仪悬浮于道盘之上。

  按照雪娇娘传授的知识看,这才进入阴阳两仪中期,等到凝成极珠便是到达后期,后期圆满便会生成极柱,打通百会穴后便开启灵台,踏入五行星耀境界。

  如此方才启灵。

  就是不知用太衍经启灵能不能揭开灵台外的那层戾气?

  雪娇娘并未说过本命神兽的事情,她只是说启神境界可驾驭六神,而并非像外面的修士那样,尊六神为本命神。

  可是,我这又是什么情况呢?

  不听话的道盘早就圆满,八道盘堪堪进入中期,以目前的形式看,若想凝实极珠,还需个一年半载。

  拿什么跟那个小孩战?

  感觉到诗鸾上下扫视着自己,王子默赶紧闭上眼睛,眼观鼻,鼻观心,心视内丹。

  雪娇娘美目婉转,对王子默可谓是一清二楚。

  “他呀!刚渡完劫,还需恢复些时日。你要想战,便在外城等着,不能进城!”

  雪娇娘与诗鸾划清了界限。

  “等等!”

  诗鸾身形微晃,眨眼间竟堵在雪娇娘的前方。

  “怜珠,你我同为九黎,为何要替古人族卖命!我这次来就是要证实,当年仙王为什么斩去九黎!”

  “叫我薛怜珠!”

  道不同不相为谋,雪娇娘冷声说道:“或者雪娇娘!”

  诗鸾摇着头,眼中充满费解。

  他弄不明白,眼前这个女人为什么要数典忘祖?

  刚才的步法明明是出自师门,却又形同意反,显然经过高人修改。

  “千年前,仙王斩去九黎,并非世人传说那样,魔族入侵,仙王为了保护实力最弱的九黎,才逼不得已而为!”

  雪娇娘没有回头,依然迈着步子走向殷墟。

  “是因为东南九黎突然灵气匮乏,为保昆虚不被牵连,他才争得人皇鬼帝同意,出手斩去九黎!苦我九黎一脉,不得天道眷顾,只能逆修道盘,借助六神精义,参悟阴阳之道。”

  雪娇娘已经踏入内城,诗鸾还站在城外在喋喋不休:“踏入昆虚,我便笃定,这里丰裕的阴阳灵力还是源源不断,而九黎,你可曾想过?”

  “凭什么?”

  诗鸾愤怒地跳起来,指着昆虚深处说道:“古人族人丁稀少,凭什么去九黎抓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让我留在城外是为什么?”

  “爱走不走!”

  雪娇娘突然转身,白了诗鸾一眼,足下生云,踩着云朵回到府邸。

  诗鸾说的一点儿不假,被师父送到殷都后,她便接受古人族传承,脱离九黎族印,成为昆虚一份子。

  但是……

  雪娇娘仰头望着王子默连连叹气。

  即便背负骂名又如何,这殷都城,早晚有一天会化成碎石。到时候昆虚无城可挡,九黎,就凭那几个连年征战不休的朝廷,又能撑的了多久?

  “哎!”

  雪娇娘揉着太阳穴,不知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该怎么处理。

  “老木头!老木头!这个该死的老木头,说走就走,让老娘徒增皱纹,早知道就不带着傻小子出城了!”

  诗鸾没有傻到天黑守在城外。

  午时刚过他便返回战舰,派人盯着王子默,自个儿小酌感慨人生苍茫去了。

  亥时,丧皇钟响起。

  轰鸣沉闷的钟声从祭坛敲响,诗鸾听得分明,看到一只巨龟从黑暗中慢吞吞的爬出来,瞪着幽红的眼睛,朝着殷墟的方向撞过去。

  王子默早就醒了,他深刻地感受到诗鸾巨大的威压。

  并非不想叫,是真的叫不出声。

  倘若叫出声,势必引起诗鸾的注意,滔滔威压扑将而来,不把他压死才怪!

  所以,他宁愿去做诗鸾口中的那只“哑巴蝉”。

  “阴阳两仪!”

  到底是中期还是后期,他也分不清楚。

  若是按照八道盘划分,应该是两仪中期,但按照小道盘看,却是后期趋于圆满。

  王子默没有笑容,冷冷的看向东南城外八十里的祭坛。“同为两仪中后期,一个正修,一个逆修!”

  拼修为,王子默连人家的一个小指头都比不上,充其量是个指甲盖。

  拼道法吗?

  呵……别妄想了!

  王子默自嘲地笑了。那诗鸾进入两仪后期不知多少岁月,对道的领悟两人相差更不是一个档次!

  拼武技?

  痴人说梦!

  王子默连人家的衣角都追不上!

  拿什么去战?

  王子默把自己分析了个遍,从修炼太衍经到现在,除了身体结实了,修为增长了,道法就学会两个,阴阳分天地裂和阴阳聚天帝崩,而武技还是韩都督的无影拳和入敌营。

  还有那个戮天神指,不知道用了后到底会有什么后果,为什么黛小沫会如此顾忌?

  算了,不到死,不用就是了!

  若是到死都不用,简直成了傻子了!

  除此之外,他还真没有系统的学习过,甚至道盘也是率性而为,不修边幅。

  难道跟他拼道盘?

  王子默内视丹田。这个倒是行得通,不过人家会答应吗?

  经过一整天的恢复,八个道盘再次成型,自转之余缓缓地围着中间略小些的主道盘公转。

  主道盘上极珠悬浮,不断放出阴阳灵力,运行大小周天。

  一红一蓝两条幼龙分别围着极珠游走,不过那根通往百会穴的极柱消失了,但王子默却依然能够感觉到它的存在,好像玩捉迷藏的小孩儿,早晚会回到母亲的怀抱。

  王子默略微有点失望。

  吃了个药丸,八道盘的修为整体提高了,但主道盘的境界却跌落下来,严格来说,他是吃亏了。

  可是在那个时候,王子默别无选择!

  重新来过,他还会那么做。不过王子默还是有收获的,最起码八道盘和小道盘形成主次之分,君上臣下,总比各自为营一盘散沙强许多。

  巨龟离城越来越近。

  高墙下,米人田指着王子默连蹦带跳,大声咒骂。

  “你个遭米人儿噎死的,千刀剐的阉人!”

  他刚骂完,便听雪娇娘从屋里咳嗽一声,赶紧改口:“不是阉人!是狼羔子!”

  米人田悻悻地望了李府一眼,那是雪娇娘的师父李尊莲留给她的府邸。

  “今儿个是我轮值,偏偏昨夜被你夺去半身修为!”

  “老子的米还没煮好,拿什么去对付那只龟儿子!”

  “你给老子下来!”

  “米人田,你有在这儿骂街的功夫,锅里的米早就煮好了!”

  街西头路南的杂货铺里,走出个穿着绿布白边交叠罗衣的女子。她抬起头看了看王子默,薄肩微抖,浅笑吟吟。

  道了句:“穆太师的门生果真与众不同,道盘多的吓人!米人田,你就别嫉妒了,没有道盘不也是没人看不起你吗?我家的粥刚煮好,要不你先取点儿凑合用?”

  “林玉娥,回家吃你的杏仁粥去,这关你什么事?”

  米人田被人戳中痛点,却一点儿也不生气,接着仰头指着王子默吆喝:“你给老子滚下来!”

  “吆!瞧你这气的。白米粥我家倒是有一锅,就缺个杏仁味儿了!要不你跟我回家,送些给妾身?”

  “滚!”

  米人田胯下一缩,“老子今天没空!”

  “是虚了吧!哈哈哈!”林玉娥毫不遮掩那股儿放浪劲儿。

  被人指着鼻子骂半天,纵使佛祖在世也要坐如针毡。

  王子默身形微动,从梁角跳下来,站在米人田前面,赔笑道:“今天你歇歇,我来给你炖老龟汤补补气!”

  王子默知道,米人田是城内除了雪娇娘外,唯一一个撑住诗鸾压力的人。他刚才说昨晚被夺去半身修为,半身修为尚且如此,那巅峰时候……

  “老子虚不受补,那王八汤老的很,还是你下来给爷道个歉,我把它阉了给你补补!”

  “啧啧啧,扮猪吃老虎!”王子默内心对米人田充满鄙夷。“我说到做到!”

  “牛吹大了容易把自己崩死!”

  米人田对王子默更加鄙夷,撇着嘴吊着眼,斜看王子默,抱起膀子说道:“你要是能在龟儿子脚底下撑半柱香,我管你吃米人儿半年!一炷香,一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