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八章 金城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730  |  更新时间:2019-12-17 08:47:59 全文阅读

第八章 金城

  “小白,别逗他了。把妖丹拿去市集换些元气珠回来。”

  看到王子默眼中又露出惊恐,巩壶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不过这表情还不如不笑,比哭还难看。

  却听白黎解释道:“市集上的元气珠都是修者炼化的自身元气,用来换取亟需物品的,就跟普通人用的钱币差不多,功力越深,元气越充沛的珠子价值越高。”

  “没错!小白办起事儿来缺根筋,说起话来总能说到点子上。这样,子默也跟着一块儿去,长长见识,快去快回,别耽误了正事!”

  金城市集逢单开。

  “昨天是七月三十一,今天八月一日,两天都是单数凑一块是个大集。一年有七个大集,一三五七八十腊。其余的日子是小集,基本上没多少人。”

  白黎在前面走,王子默在后面跟着。

  远远地,就看到有座青石砌成的城门孤零零地杵在地上,尤为突兀。城门年久失修,并不高,却在城门左边放着一块儿青色巨石。

  “以前城墙是用来抵御蛮兽的,现在修者入城,蛮兽畏惧,城墙年久失修,就只剩下城楼了。”

  白黎仿佛无事不知,每每王子默心中有疑,他便及时作出回答。

  巨石如刀削般平整,足足有两个院子那么大。

  旁边还立着石柱,石柱上面刻着大字,龙飞凤舞,遒劲有力。却见左边写着:浮云若梦幽门开;右边写着:剑止恩仇谨慎行!

  “谨慎行?这什么意思?”

  王子默踮着脚尖小心翼翼地走过去,他刚想伸手去摸摸光滑地犹如水洗的鹅软石般的青石面,就被白黎一把拉回来。

  “别什么都动手去摸,这玩意儿比晏芮的屁股还摸不得!”

  这么厉害?

  王子默急忙后退,白黎用下巴指了指青石上的斑斑血迹,解释道:“这是决断台,是决斗的场所。但并不是所有的决斗都要上决断台,一旦上了决断台就是死斗,必有一方死掉为止。”

  那这决断台跟晏芮的屁股有什么可比性呢?

  这个白黎,表面上斯斯文文,原来还是个骚~浪~贱~~!

  这些话王子默只敢在心里想想。其实白黎却是单纯的很,刚才的比方完全是被明宝带坏,每天明宝都会在白黎面前描述那么几句,白黎听得也就习以为常,随口就说出来了。

  走进城门,视线一下子就开阔起来。

  宽阔的街道一眼望不到头,两边摆满了琳琅满目的摊点,从服饰上不难看出,摊主来自各个地方,他们所出售的物品也有极强的地域性。

  法宝、丹药、秘籍……

  除了这些街上还有许多卖零食小吃的摊点,他们服务的对象是还没辟谷的修者,或者是……纯纯的吃货!

  王子默左顾右盼,沿途那些摊点竟没有一本关于手印的。

  “别找了,心法与功法属于不传之秘,不会拿出来摆摊卖的,除非去拍卖所里碰碰运气。”

  说完白黎止步,用眼神悄悄示意,“这金城在昆虚和九黎之间,每逢大集便会有九黎的修士来易取物品,路上注意一些,尽量远离他们。”

  “为什么?”王子默问。

  “因为他们是外来人!”

  外来人?

  外来人不是更应该老老实实,尽量避免惹是生非的吗?怎么在异客他乡的反而这么横!

  王子默在心里想,但没有问出来。

  “你看那人手中黑色的元气珠,是最普通的官方货币,上面有特殊封印所以呈黑色,一旦有人想吸食里面的元气便会自爆。而这些元气珠是修者自行炼化的属性不同便呈现出不同的颜色,可以随意吸食。所以你一定要分清楚了,别用错了被伤到。”

  白黎掏出一把五颜六色的元气珠给王子默解释。

  在一排修缮着整齐案台的店铺门口,白黎找了个人少的队伍,把满布袋的妖丹放到地上,交代王子默认真排队后就跑掉了。

  “这里是金票房,你先排队,我去去就回!”

  “你干嘛去……去!跑的比兔子还快!”

  王子默很想补上一句:白黎,你大爷!想了想还是在心里比划比划安全一些。

  时间散漫,白黎的一句去去就回成了空话。王子默苦着脸端是后悔极了。此时他不仅要顶着个大太阳,还得提心吊胆。

  好不容易挨到柜台前,已经是太阳竖到了帽子尖,王子默像个晒蔫儿的狗尾巴草,饿的前胸贴着后背,两只手用力提着满满一袋子妖丹向前挪,同时还得提防着有人突然冒出来把妖丹抢走。

  这个白黎真是没人性!

  自私!自利!欺弱!不靠谱!

  白黎,你大爷!

  王子默心中腹诽,等他回来一定要数落一番。

  这时,一群官兵手拿利刃封锁了城门,有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公公尖着嗓子说道:“汉王有令,鲁氏叛国,有余孽逃往昆虚,所有人靠边接受检查!”

  “汉王的手伸的太远了吧!”

  “就是,这里是昆虚,又不是九黎!”站在王子默前面的肥胖男不满地撇起嘴,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支利箭刺穿喉咙。

  紧跟着,那些腹诽汉王的人一个个倒在血泊中,整个金城瞬间笼罩在深沉的阴影下。

  大街上肆意杀人,这还有没有王法?

  滚烫的血从满是油脂的喉咙里喷溅出来,着实把王子默吓坏。

  反观坐在柜台里的小姑娘则镇定自若,一幅见怪不怪的样子,弯身从柜台下取出抹布熟练地将血迹擦干净。

  看王子默惶恐不安的眼神,小姑娘莞尔一笑,揩掉脸上的血珠,说道:“您好,我叫段舒雅,柜台前每天都有被劫杀的金主。请问有什么需要服务的吗?”

  这,还笑的出来……

  可能是职业性的微笑吧,看这个小姑娘脸蛋带着婴儿肥,白白嫩嫩,低下头一点儿笑容都没有,或许是抬头时面对客人笑够了。

  怔了半晌儿,王子默才想起来这儿的目的。

  “我要换取元气珠,不要官方的!”说完,王子默将一袋子妖丹抗到柜台上。

  “好的,您稍等!”

  “所有人,立刻停止行动,靠边接受检查!”

  全副武装的带刀侍卫训练有素,不一会儿就将所有街道封锁,霎时间金城又掀起一股不小的躁动,但很快就被压下去。

  “这就是金城,遍地黄金,却也危险的很。”

  白黎不知什么时候站到王子默身后,拉着他站到一旁接受检查,“没有王法就是金城的王法,谁的拳头大谁就是王法!”

  “你刚才干什么去了?”

  王子默撅着嘴巴极其不满,腹中无食,长久的饥饿早已磨灭他对白黎的期盼,取而代之的是抱怨。

  “给你找吃的去了!”

  白黎拿出一包蜜饯儿递给王子默,微微一笑,不过怎么看怎么像是阴笑。

  “接受检查!”

  命令的口吻连个“请”字都没有,却见一个身穿金甲的官兵手里捧着白瓷碗,要求被检查的人必须往里滴一滴指尖血。

  “这里没有城管吗?”

  “城管?”白黎歪着脑袋想了半天,“你说的是城市卫兵队吧,昆虚不需要那玩意,只要你有本事,可以将金城据为己有。”

  王子默看白黎的目光充满崇拜,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少年不仅功力深厚,而且懂得也很多。“你能在金城称王吗?”

  白黎摇摇头,竟是笑了。

  突然,金甲官兵手里的白瓷碗射出一道赤光,被检验的人来不及逃跑就被见血封喉割掉脑袋。接着又有人妄图逃跑,无一例外的被斩杀当场。

  王子默内心惶恐。

  他不知道汉王是谁,也不知道鲁氏怎么判了国。但那些官兵毫不留情的杀戮着实让他心里不自在。

  白黎一把抓住王子默的手腕,把他拉了回去,瞧了他手中的黑铁棍一眼。

  “这些官兵就是外来人,鲁氏也是外来人。他们都来自九黎,人家在处理家事,你不要节外生枝!你拿个破棍子干啥?”

  “白云观里蛇多,这刚好用来打蛇!”

  “哪儿来的?”

  “刚才那个肥仔掉的,我看没人要,拿着正合适。”

  白黎唇角抽动,王子默嘿嘿一笑,把黑铁棍背到身后。这时金甲官兵托着白瓷碗来到跟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