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九章 鲁氏余孽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498  |  更新时间:2019-12-18 11:10:58 全文阅读

  “肃静!”

  那个金甲官兵瞥了眼躁动不安的人群,气沉丹田运功吼道:“这条鳞蛇从小在汉王皇宫喝着鲁家进贡的精血长大,只对鲁氏血脉有反应,我等绝不会滥杀无辜!”

  洪亮的声音震得王子默双耳齐鸣,他低头看向白瓷碗。

  “不会滥杀无辜?那肥仔也是鲁家血脉?他只不过说了几句不满的话而已!哼!双重标准!伪君子!”

  王子默小声嘟囔,却被眼前的金甲官兵听得一清二楚。

  “这位官爷,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白黎眼尖,发现金甲官兵右手蓄力,那柄匕首闪着寒光,下一刻便会迅速划过王子默的脖子。

  这混球,不知道收敛一些!

  白黎急忙把王子默拉到身后,迅速出手,在金甲官兵还没行动前将匕首易主,同时在指尖削出一滴血掉进碗里。

  要一滴,就一滴,不多也不少!

  金甲官兵眯起眼睛,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这少年对时机的把控,对精血的控制,已经远远超越与我,刚才幸亏没出手,否则必会招来这少年的报复。

  “无妨!”

  金甲官兵报以笑礼,随即扭头看向王子默。同是少年,王子默比白黎要小上两三岁,修为和涵养上却天壤之别。

  白瓷碗再次端到面前。

  一条小指粗半尺长的尖头蛇盘在白瓷碗里,身上长满锯齿般的鳞片,每一片都鲜红鲜红,跟嘴里吐出来的芯子一样。

  王子默接过白黎手里的匕首,不等划破手指,突然那条鳞蛇猛地弹跳起来,冲着王子默的手指就咬了下去。

  “鲁氏余孽,而且是王族血脉,别让他跑了!”

  金甲官兵顿时警惕,迅速后退防止白黎突然袭击。他厉声呵斥,不一会儿金票房便被带刀侍卫围的水泄不通。

  柜台里的段舒雅突然瞪大眼睛看向王子默,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刚刚服务的金主竟然是鲁氏家族的王族血脉!

  “大爷的!你丫不是姓王么!”

  白黎低声咒骂,伸手拍掉窜过来的血色鳞蛇,拉起王子默扭头就跑。“你的黑棍子还说打蛇,你倒是打呀?”

  白黎三两下便打出一条出口,刚跑上街,满天箭矢顿时擦着王子默的屁股插在地上,吓得他赶紧伸手捂住臀部,张开嘴巴“哇哇”大叫。

  “别叫,跟杀猪似的!”

  白黎左冲右突,脚下明光若隐若现,眨眼间就来到城门口。

  “是九天奔雷步,白黎!他是白黎!”

  端着空碗的金甲官兵惊声呼喊,狠狠地把白瓷碗扣在地上,摔得粉碎,“关城门,放猎隼,封锁高空,别让他们从上面跑了!”

  “嗡——!”

  悠长的号角响起,城门口瞬间被一排排弓箭手堵住,每人手里都握着一支羽箭,泛着淡淡的青芒。

  “堵……堵住了!”

  王子默指着前面吓得嘴唇发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白黎拉到街旁的商铺里,霎时间“嗖嗖”的破空声裹着爆裂火焰铺天盖地落下来。

  “往后山跑,找个地方躲起来!我来断后!”

  白黎气息沉稳,虚空一抓,手中顿时多出一根金色的长矛。

  这根长矛完全由元气凝聚,只见白黎拉着王子默冲到满是青烟的街道上,双足踏地用力一蹬,顿时如炮弹一般冲向高空。

  白黎遥遥指向西北用力将手中长矛甩了出去。

  “跟上!”

  那金色长矛化作流光,为王子默指引方向,顿时吓得天空中盘旋的猎隼四散逃跑。

  他仰着头,望着金色长矛,在巷子里左窜右躲,好不容易冲出金城后,金色长矛已经飞过头顶,而那些鹰隼竟是又折返而回。

  王子默不敢懈怠,急忙跟着长矛向后山跑。

  那名金甲长官捏着鳞蛇暴跳如雷,“一群废物,机关弩呢!机关弩手,准备!”

  “发射!”

  王子默一边跑一边回头看,白黎气壮山河,白色的身影形似天神下凡,一根金色红缨长矛虎虎生风,竟是将从金城冲出来的官兵给挡了回去。

  蔚蓝的天空突然多出一朵云彩,半片洁白半片乌黑,不一会儿从天上冒出三个人影,王子默定睛看去,看清是阴阳脸、晏芮还有向绫,才松了口气。

  阴阳脸狂笑不止,“缺根筋,巩壶说你受了暗伤,让我们来帮你!”

  “默儿呢?”向凌问。

  白黎指了指后山,顿时引来一顿骂,“你大爷,后山能随便进吗?脑袋特么真缺根筋!”

  一支机关弩箭裂破从北方吹来准备南巡的劲风,黑色的箭矢突然偏离了方向,擦着王子默的左肩齐根没进地下。王子默顿时惊醒,撒开脚丫子拼命地跑。

  “噗!噗!噗!”

  数不清的弩箭像是长了眼睛,每一支都准确无误地插在王子默的脚印上。

  跑进后山王子默赶紧躲到树后。

  一支冒着赤色火焰的弩箭猛地射在三人合抱的大树上。

  巨大的撞击力直接把他震飞出去。右肩剧痛不止,竟是这支弩箭将树干射穿,在肩膀上戳出个大窟窿。王子默乌眉紧锁,耳后青筋暴起,额头泌出细碎的汗珠。他咬牙强忍着,来不及查看伤势,赶紧向山林深处跑。

  头顶上几只猎隼来回徘徊,王子默不知道跑到了哪里,深一脚,浅一脚,茂密的树林遮天蔽地,早就看不到金城高高的城墙。

  在一块完全被树冠遮住的圆石上,王子默终于有了喘息的时间。他竖起耳朵仔细倾听,待到猎隼尖锐的叫声渐行渐远才长长舒了口气。

  右肩的伤口被烈焰灼烧,大片焦黑的肉皮随着手臂的运动露出鲜嫩鲜嫩的肉芽,紧跟着黑红的浓水沿着裂缝向下蔓延。

  王子默痛的牙关打颤,咧着嘴急忙扯下衣摆将伤口包住。

  “咝咝……”

  不等他将伤口包扎,突然,一条火红的鳞蛇猛地从灌木丛里窜出来,贴着草尖快速如飞。

  “这么快就找上来了!”

  王子默眯起眼睛内心惊惧,握着短匕的手心里满是凉汗。

  再看鳞蛇后面,竟是为首的金甲官兵提着九齿金环宽背大刀,带着七八个高手从西门绕过白黎几人,悄悄的潜进后山,放出鳞蛇追捕王子默。

  “在那边,快!追上!”

  鳞蛇草上飞,速度极快,吐着芯子眨眼间来到跟前。它高昂着头,尖锐的毒牙喷出一串翠绿的毒液,倘若王子默稍微慢上半步,定会背鳞蛇咬住喉咙。

  “唰!”

  说时迟那时快,王子默侧身躲避,手中匕首对准鳞蛇七寸用力一甩,虽然没射中,却把鳞蛇的尾巴切了下来。王子默来不及捡回匕首掉头就跑。

  “在那里!”

  有人指着王子默大喊。

  金甲官兵处于合圣中期,王子默看不出他的修为,只是感觉比自己厉害一点点儿。其余的八人则弱上许多,释蒙中后期修为不等。但他们久经沙场磨炼,战斗手法老辣。单从在金城呼吸间取人首级就能看出,这些人早就成了不眨眼的杀戮机器。

  “鲁氏余孽,去死吧!”

  几人速度极快,不一会儿就追了上来。

  八条元气丝操纵着刀枪剑戟各式兵刃封锁了王子默的退路,他不敢大意,急忙运行大衍经调动体内元气。

  却见王子默足下生风,快速躲闪,奈何八把兵刃早已布好天罗地网,欲与王子默做困兽之斗。

  “我当有多厉害,原来才刚刚合圣!”

  逃路被封死,那金甲官兵狰狞笑了一声,“起!”提起九齿金环刀大步流星,以迅雷之势朝着王子默的脑袋劈过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