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七章 合圣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587  |  更新时间:2019-12-16 09:09:28 全文阅读

  “诸位道友,今后你我便是同门。”

  淳渊皱着眉看向惨不忍睹的白马亭,心里却乐开了花。

  “谁跟你是同门?”除了巩壶和白黎,白云观的其余人像是踩了狗屎一样,阴着脸暗骂晦气!

  这时,白马亭弟子已经将各种机关制服,好在有长老出手将机关铜人重新封印,四大机关狮虎也没能跑出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哈哈,不管你们怎么想,白纸黑字,白纸黑字!”淳渊换了副嘴脸,嘴巴裂到了耳朵根子。

  “气煞我也!小白脸,你也简直了!”明宝气急败坏。

  “既是同门,那三日后的瘴地一行,就让子默也跟着去吧!”巩壶阻止明宝骂骂咧咧,这家伙满嘴里跑火车,保不住说出更难听的话。

  “这……”

  “瘴地历练的人选已经定下了,怎么能随意更改?”

  “这就是你的事了,我不管!”巩壶说完脚尖点地,眨眼间消失在夜色中。“吆,对了,忘告诉你了,子默住在清明居,你们要是不害怕,大可以随便去住!反正房子空着也是空着。”

  这句话够狠,传进了每个腆着脸望向高空的白马亭弟子耳中。

  “果真是清明居!”葛宝玉浑身肥肉乱颤,“小师弟有大造化,一定要搞好关系,明天的饭菜我亲自去送,多弄俩肥鹅给小师弟补补身子,折腾一晚,小师弟肯定会饿坏的。想想今日白天有两顿饭小师弟没来,我怎么就没想到给小师弟送过去呢!哎,过失,过失啊!”

  ……

  “没追上?”

  看着郁郁寡欢的王子默耷拉着脑袋走进白云观,明宝急忙把他拽进清明居,掩上屋门侧耳听了听。

  门外只有猫头鹰凄惨的叫声。

  明宝松了口气,转身坐到圆凳上嘘声说道:“你现在的功力已经逼近觉魄,大衍经虽然可以调动元力,却速度太过迟缓。我传你一式手印,看清楚了!”

  明宝正襟危坐,双手交叠捏出个奇怪的法印。

  “这叫破天指,用手印来调动元气。比起灵识引导虽然慢了许多,却威力无匹,用好了还能调动天象帮助,早已失传。不过对你来说再好不过。”

  “破……破天指?”王子默略带疑惑地指了指窗外的裂天痕。

  “是穿破的破,不是破烂的破!”明宝使劲儿敲了敲王子默的脑袋,就知道他心里没想好事情!

  “还不是一个破?”王子默嘟着嘴巴辩解,却双眼放光,不自觉地跟着模仿起来。

  十指翻飞,刹那间胸前布满残影。待到手印结成,王子默忽然觉得全身火燥燥的,有股灼热的气流从气海迅速凝聚,涌在食指尖呼之欲出。

  明宝见状急忙打出一记土色元气将王子默的手指罩住,“赶紧停下,你想把这拆了不成?”

  “这么厉害?”

  王子默暗暗咋舌停止结印。看明宝紧张的样子不像是在诓骗自己。

  “赶紧休息吧,明天巩壶肯定还会折腾你,不到合圣是不会罢休的!”

  翌日清晨,果然如明宝所说。

  王子默吃罢葛宝玉早早送来的烤肥鹅,处处提防还是被巩壶骗进正阳殿。刚进门白黎就把他摁住,由晏芮将剩余的元气珠送入气海。

  与上次不同的是,这些元气珠没有戾气,如同温顺的绵羊,在气海中排队等候王子默运行大衍经梳理。

  淡蓝色的灵台犹如秋日的天空,万里无云,一碧如洗。外面却裹了一层浓郁至极的戾气,这股戾气巩壶束手无策,还吃了暗亏。就连拥有锐金元气的白黎也是铩羽而归。

  “大多数的修炼功法是以灵识为引,将丹田吸收的灵气导入膻中炼化,变成修者可以随时调用的元气,再送回丹田气海储存。这种修炼方法迅速,不出三年五载就能合圣成道。有了道盘后灵识便称为神识,同时也不再需要膻中炼化元气,道盘会自行将丹田里的灵气炼化存储,所以去瘴地之前子默必须合圣!”

  巩壶言辞决绝。似是在向王子默解释,又像是和其余五人聊天。

  “大衍经不需要灵识引导就可调动元气,却也有弊端,与其他具有灵识的人比起来速度上有所欠缺,交战起来肯定吃亏!除非他学会了与大衍经配套的手印!但这种道术因为进展缓慢,早就失传了!”

  “这也是目前最有用的方法了!”向绫叹了口气。

  “成熟的元气直接进入气海,越过释蒙藏精期,我怕以后他会……”

  明宝欲言又止,白云观的这帮人顿时陷入沉思。

  释蒙藏精虽说在开始只是个过度期,但到了他们这个修为后才知道,裂天问道真正的释蒙才刚刚开始。初期基础打的越扎实,等到了后期就越省力。

  王子默专心打坐,巩壶他们的谈话一点儿也没听进去。

  他仔细将数量惊人的元气在膻中分类,不到半个时辰膻中就已经“人满为患”。他只能再将归好类的元气送回气海。

  如此反复,释蒙藏精期应该反复加强炼化能力的的膻中,竟然被他用成了“元气分类”所。

  王子默手法越用越熟,闲暇之余开始回想昨晚为什么会涨肚子。他明明看到有团黑雾藏进了元气团中,为什么阴阳脸就没发现呢?这些元气珠很明显没有戾气,相比之下容易控制很多。

  如此说来,那些人果真是穷凶极恶之徒,就连他们的元气珠也沾染了生前的戾气,不易操纵。

  大衍经越用越熟练,到了后来他竟是直接将膻中清空,在气海里排了上百个方阵。各种颜色的方阵大小不一,有的聚集了几百股元气,有的则孤零零一个。每有一股尚未分类的元气引到膻中,还没停留炼化,他便大手一挥又送了回去,灵光一闪便寻到对应的方阵,有序排列。

  白驹过隙,暮日西陲。

  天边的火烧云好似一头头猛兽,张着大口在战场上厮杀。待到太阳完全落下,它们便露出凶残的本性,黑森森地向着白云观压过来。

  王子默睁开眼睛,顿时看到空荡荡的正阳殿。

  巩壶他们早就无聊的离开了,王子默讪笑着咧咧嘴,盯着不远处空落落的六把椅子,十指结印,胸前残影浮翩,不一会儿竟是在食指上溢出一朵小火苗。

  “火属性的元力!”

  “早前催动大衍经,元力会自动附着于身体,如此太过浪费元力,有了破天指就能更好的利用元力,要是再多些这样的手印就好了!”

  王子默点点头,继续催动大衍经,火苗瞬间暴涨,红彤彤的火焰映得他鬓角霞赤,却温度内敛,竟一点儿也觉不出热来。

  “可是明宝说这手印道术早已失传,现代人修炼都用灵识,上哪去找手印呢?”

  王子默一边纠结手印的事情,一边反复练习破天指。

  如此反复,指尖时而碧水荡漾,时而哀风怒号,继而又电闪雷鸣。

  “一成火属性元力有人头大小,烧了这六把椅子正好,若是十成……”王子默抬头望了望正阳殿的房顶,贼笑道:“烧了正阳殿绰绰有余!”

  “只是气海里的元气有多少用多少,我已经到了合圣期,为什么还没出现巩壶说的道盘。算了,明天再问问吧!”

  直到将明宝传授的手印练至纯熟后,王子默才起身回清明居休息。

  第二天,他又被缺根筋的白黎拉到正阳殿,指着满满一地妖丹,一本正经地说道:“吃了!”

  “什么?吃……吃了!”

  有病吧!王子默很是嫌弃的看了白黎一眼,有种想问候他的冲动,他瞠目结舌,心里直犯嘀咕,“大早上不让吃饭,吃血忽淋拉的妖丹!”

  “吃了!”白黎言辞决绝。

  果真有病!王子默的脸整个黑下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