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我不是一棵树吗 > 楚雪双侠传之启序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不安的感觉
作者:水笔爱上猫  |  字数:3062  |  更新时间:2020-10-22 19:15:07 全文阅读

高度紧张之后一旦放松下来,久违的疲倦感就会一并涌上来,冲得齐禳的意识有些模糊,他赶紧稳住身形,坐在地上运转内力调整了一番,这才渐渐恢复了神智。

这样的战斗,他还是第一次体会,懈怠的下场就是这样,五年时间的底蕴勃发让齐禳的天赋完全被人覆盖。他这次再也没顾上周遭满目崇拜他的师弟妹们,趁着打坐的当口,开始回顾吸收起刚才战斗后的余味,直到下一场比赛开始。

华春山见状不由得微笑地点起了头,齐禳现在的模样正是他冒着风险也要齐禳上场的最主要原因,如果齐禳接下来都能照着这个势头去修行,那他的前途绝对是无法估量的。

“时辰已到,请参赛选手赶紧上场!”齐禳听到裁判的提醒声,借着拍击地面的反作用力翻身直接跳上了擂台。

“齐禳,好久不见了。”说话的这人也就是齐禳的对手,此时把剑环抱在胸前,脸上带着一丝轻蔑的笑。

“哼,宿兄,咱们的确是好久不见了呢。”要论叫嚣水平齐禳可不是吹出来的,油嘴滑舌惯了,这脸皮自然是厚,在这么众目睽睽之下,他不停地对着自己的对手挤眉弄眼,模样贱的不行。

宿纤云见状也只好抽抽嘴角,后悔自己不该和这货搭话的,现在这样的处境反而是自己有些下不来台了。“咳咳。”宿纤云打了个马虎眼,赶紧摆好了战斗姿势,希望裁判可以拯救一下自己尴尬的境地。

比试就是比试,齐禳在刚才的战斗之中领悟到了很多,现在整个人都似乎变得沉稳了一些,面对宿纤云的示弱也不再乘胜追击,迅速抽出腰间的佩剑摆好了起手式。

“比赛,开始!”

裁判话音刚落的瞬间,宿纤云便毫不犹豫地抽剑而上打得齐禳有些猝不及防,不过这也是他的一贯作风了,急于求胜。齐禳曾经想要利用这一点去取得胜利,但宿纤云的综合实力比上自己是强上太多了,想要取胜还是很难的。

出剑速度居然比五年前还要进步不少,齐禳控制着自己的佩剑缠着他的长剑而上,内力的碰撞产生剧烈的晃荡,让齐禳自己都有些难以握持长剑,他后退了半步,左手掌已经运气只待发出。

身处战线另一边的宿纤云明显被齐禳的突发奇想给整懵了,这种怪招自己可从来没有遇上过,不过坚实的基础让他还是很快做出了应对的办法,撤去剑上的力道重新调整方向,索性对着齐禳的下盘而去这也让齐禳的怪招顿时失效。

诡计没能得逞,冲着下盘攻击的话,自己的剑身就不好缠着他走了,这样迅速而有效的判断力都是一个人在平时的训练中积攒下来的,可惜自己并不存在这样的东西。

齐禳咬咬牙,一招“镜湖捞月”向上挑起宿纤云的剑尖开始了一连串的门派剑法展示,刷刷数招两人都是凭着肌肉记忆没一会儿功夫就给打完了一套,谁也没有什么保留,只是最后齐禳已经明显有些处于弱势了,此时只不过是在苦苦地支撑着。

一定有办法的!齐禳凭着这句话才让自己没有心生退意,尽管宿纤云的进攻太密麻,齐禳还是努力挤出那一瞬都不到的时间来思考对策,拖,就是齐禳现在最好的对策,时间越久,自己的状态越糟,但如果不这样的话,自己早就败下了阵来,总之希望时间可以给予自己想要的答案吧。

运气有时候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只要这是放得上台面的……情况紧急,随着宿纤云的动作越来越快,容不得齐禳再想东想西,刷刷三刀横劈之下,齐禳只得避其锋芒靠错开他剑路的方式来保全自己,只是这个办法非常危险,只要自己的第一感觉稍有闪失,那么这一剑仍就会不偏不倚地刺上来。

反观坐席上的华春山,他其实比之齐禳都要紧张不少,表面上可能什么也没表现出来,但他微微拽紧的拳头还是暴露出了他对于这场胜负还是很看重的。

而两个不曾拥有高手般深厚内力的小青年,现在越打越急,眼见就要进入战斗的白热化阶段,即使是本来泰然自若的牧远孤现在也有些坐立不安了,没想到这个姓齐的小子悟性不赖啊。五年前的那场战斗兴许是意外,但现在这个满头大汗,但目光炯炯有神甚至在其间有什么隐隐在闪动的双眼绝不是骗人的。

眼见齐禳跟这个小强似的怎么也奈何不了,宿纤云心里也是万分焦急,手上出剑速度已经达到了自己始料未及的程度,但就算是这样也快到极限了。面对这样的景象,齐禳惨淡一笑,不顾衣物上慢慢开裂的切口,准备放手一搏。

剑影如电,寒光四闪,避重就轻了半天,齐禳选择了在这个时间点和宿纤云做最后的决斗,唯有这个最乱的时机,才能找到生的希望!

如同打了鸡血的齐禳操着凌厉万分的剑法,在这般快速的过招之中,他的招式似乎都有些变形了,宿纤云已经逐渐有些摸不清他的路数了,但他没时间去思考这些破绽究竟是不是陷阱,自顾自地使用招式回防,没有再压制他的打算。

第一步,算是完成了吧。节奏的把控权已经有些移交到了齐禳的手上,如果自己再进一步的话,他的弱点是不是就要主动展示给我看了呢?

饶是宿纤云这样的高手此时也难以看出齐禳的心思之缜密,他的招式虽然已经变形,但都处在他的可控范围之内,这样明晃晃的挑逗你,加上被自己手下败将压着打的狼狈模样,这就算是陷阱他也得往里跳啊。

好胜如宿纤云,只见他调转剑尖倒是没冲动到直接去撞他表露出来的“弱点”,而是借着两剑相撞传去的余波来检验自己的猜测,哪知齐禳将手中长剑一推竟用了这么不要命的打法,而等他侧身躲开之后,齐禳竟然直接贴着自己的身子使出了“茱山拳法”,打得他是一阵忙乱,从剑柄挡到剑刃,他已经变换了好几次长剑摆放的方式,此时这武器反而成为了自己的累赘,不过这已经偏离了比赛的主题,不知道裁判为什么还不喊停。

承受了数次的内力对撞,木制的剑柄终于在这样的摧残之下断成两半,宿纤云见状将剑身趁机掷出,在齐禳一个侧头之后,两人完全扭打在了一起,体力已经见底,齐禳感觉自己的眼睛都要看花了,突然他的眼前一亮,倾注了他十成内力的一指在瞬间被他击打过去,然而实力的差距终究是让他棋差一招,手腕的麻木让他的思维突然清醒起来,宿纤云虽然不会伤人,但被一个大背包重重摔在地上齐禳仍旧是不太好受,加上被点了穴道,他根本没有机会去用手臂挡,这下是摔了个结实。

在裁判判定了输赢之后,宿纤云才解开他的穴道,蹲下身子对着脑袋有些晕晕的齐禳邪邪地笑着,而后慢悠悠走下了擂台。

输了呢。齐禳翻过身来,仰天大口地呼吸着,不过这也是自己自找的,都怪自己不用功练习,比别人差那也是自然的了。

等着意识清晰了,呼吸也平稳了,他赶紧鲤鱼打挺翻起了身子,一步跳下了台面,望着同门们关切的目光,齐禳恢复了平时的模样,很快融入进了这个集体,似乎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他的心中似乎已经种下了一颗种子,这让华春山一眼就看出来了。

不过,现在得把眼前的这个麻烦给解决了才行啊。华春山现在急切地希望自己可以把其他几个门派的实力都能在瞬间摸清楚,但这终究不是一口气就能完成的事。

比赛还在正常地进行着,但是相较于擂台上的激烈程度,我现在的处境也是好不到哪去,索性宿纤云在一阵车轮战下表现极佳,在齐禳的巨大消耗之下,他在与第三个对手作战的时候已经太急功近利而败下了阵。而作为打头阵的荗山在第二轮开始的时候自然是派遣了更上位的弟子迎战,胜负自然是不必说了。

不一会儿,还在忙忙碌碌的男孩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之中,我向他招招手,他先是向我笑着作为回应,等手头上的事办完后,他就兴高采烈地跑了过来,同我们一起看起了台上的比赛,殊不知三双眼睛已经在这个时候锁定上了自己的身影。

排名上的一名只差,但实力的分别却不是一星半点,所谓高手胜负只在一念间,作为茱山的四弟子朱永丰,他虽然为人沉稳,但对于武学的悟性不是很高,表面上和齐禳同样没什么进步,但明眼人都清楚,他的实力基本上也就于此了,这场比赛败下阵来并不是什么意外的事。

茸山派紧接着也败于莨斛山的手上,一切都在很正常地运作当中,但从苓茏派的弟子一上场之后,我总感觉他的目光会时不时地向自己这里瞟来,也不知是不是巧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