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我不是一棵树吗 > 楚雪双侠传之启序
第一百二十三章 认真的齐禳
作者:水笔爱上猫  |  字数:3097  |  更新时间:2020-10-14 09:59:55 全文阅读

比赛的形式很简单,就是类似于打擂台的形式,只是门派必须根据之前抽签决定的顺序来排遣自己的弟子,比如第一个门派(之后会简称为门派一,简称以此类推)和第二个门派依次派出自己的弟子开始第一轮的比赛,输者将被淘汰,赢者在接受挑战后不得以任何理由退场,在这之前会给予赢者短暂的休息时间,也就是半柱香的功夫,在此期间,赢者可以以正当的理由退场,但是超过时间没有回来即会被判输。

那么假设第一场是门派二输了,那么门派三就得派遣弟子上去迎战,当然也可以拒绝,那么就会轮到门派四,但是如果一个门派拒绝迎战超过一次,那么这个门派也就出局了。

当然这个规则对于这七个门派已经是烂熟于心,在一系列事项都安排妥当以后,门派的派遣顺序也就要公布给大家了。

众弟子将掌门抽签结果汇总以后,在各门派队伍的前边立起了早已准备好的顺序牌,木制的长竿撑起了一面长度适中的旗帜,手法大气的七个数字也就这样飘飘然地浮在空中,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十分清楚地看到。

顺序已经公布,那么第一轮比赛也就进入了准备阶段,作为第一和第二的荗山派和茱山派,双方的掌门都已挑选出了参赛的弟子。

看着为首的荗山派弟子握着佩剑的剑鞘一跃而上比武的平台之上,茱山这边也是毫不示弱,腾在空中的茱山弟子在就要向下落去的瞬间紧接着来了个前空翻,然后稳稳地站定。比试还没有开始,两方似乎已经开始了一定的较量。

卖弄轻功环节结束,在裁判就位之后,本应该是同时抽出自己的佩剑,而茱山派的弟子却是对着虚空舞了个剑花,才把剑拔了出来,这对于一向训练有素的大门派弟子中,是不应该看到这种动作的。

华春山皱了皱眉头,对于这个齐禳他已经是一忍再忍,若不是他的确是有些天赋,这样的弟子早该是逐出师门了。不过这也怪自己,没有早点看出他这般顽劣的性格,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变成这样了。

看来这么多天的悔过亭反思时间并没有起到效果,华春山苦恼于齐禳会破坏本门形象的同时,对于他在真正比武时的表现还是有些期待的,毕竟他这个常年老五的地位也不是这么好维持的,表面上他这么多年都没有什么进步,但无论是比他靠后的,还是比他靠前的,似乎都无法真正地甩开他,这其中究竟代表着什么,他还是非常的清楚。

“在下久仰齐前辈大名,今日得以一见,深表荣幸。”五年一别,自己的对手大概都要全部换一遍了,齐禳似乎早已明白了这些,此时也没什么好沮丧的,同样对他表示敬意之后,懒懒散散地站在原地等待指令。

像每个门派的第一把手一般是很难撼动的,所以除了吊车尾的四五名之外,每个门派的阵容几乎没有什么大的变动,而像齐壤这样的那是少之又少。

当然这人他也不是完全不认识,之前的同盟会上,齐壤是看到过这个人的。

“傅平生?”

“齐前辈原来记得我啊。”按理说齐禳是不应该认识他的,只是荗、茱两派本来关系就好,在接待的时候,几个师兄一直拉着自己不给跑,而荗山来的就这么二十来个人,熟络了以后,他也就在不知不觉中记住了这几个名字。

尘封的记忆中,这个叫做傅平生的男孩笑着向自己打招呼的场景仿佛就发生在最近的几天,真切感受到时间流逝之快的同时,齐禳稳住了心神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因为裁判已经开始读秒了。

就算自己是前辈也不能大意啊。齐禳在心中提醒了自己一句后,比赛已经正式开始了。荗山派的剑法齐禳不是没有接触过,只是现在使用者的情况还不清楚,他也不好乱下断言,而与自己的对战的又明显是小于自己的晚辈,对峙了没多久,齐禳就准备主动出击,哪怕先手在一定程度上是吃亏的。

闪着锋芒的利剑长驱直入,眼见就要刺上傅平生,他抬剑一挑没能移开,赶紧调转了身形,同时一招“天山飞月”击打而出与齐禳的佩剑直撞了个“哐哐”响。

火星跃动之下,两人同时变幻了招式,破空之声赶着击撞声一并响起,齐禳皱着眉头,在一阵“叮叮当当”声下,两派的剑法都已经用了七七八八,在这样拆下去也只是重复的循环。

待一招“柳叶飞絮”韵味未尽之时,收剑去拦傅平生的剑路,傅平生见他变招,想继续用剑招去碰他,脚下却觉一阵劲风袭来,他赶紧使出击打下路的剑法,同时身子向后移去。

齐禳抓住了这个机会同样用剑招顶住他的长剑,抬脚踢出了十分常见的旋风腿,但是内力却是使了个八九分,匆忙想要回防的傅平生哪知道齐禳只是为了踢飞他的长剑,迅猛的攻击加上完全预读出了他的动作,旋转抛高的长剑直刺入不远处的地面上,同时一道寒芒已经对准了傅平生的咽喉,胜负已分。

茱山派的队列最先爆发出欢呼之声,但大部分人还处在没有放映过来的状态,只有武功稍高一些的门派弟子和掌门早已明了事情的原委,跟着拍了拍手算是出于礼貌,当然也有的是发自真心的祝福。

齐禳将地上的长剑拔出直接隔空甩给了还有些发愣的傅平生,而后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记住,比武可不只能拘泥于武功招式。”率先下了擂台,等待下一个挑战者。

齐禳此时的表现算不上惊艳,毕竟五年前大家都已见识过了他的实力,只是他这五年的进步也不能算小,但也说不上大,所以大家都没有很大的反应,只有茱山一派的人是最为兴奋的,开门红这种事,是谁不希望看到的吗?

齐禳平时虽然吊儿郎当,但他的小迷弟和小迷妹却是不少,现在把他围得团团转,对于他来说倒是一种享受。

“好了,别高兴的太早了,对方只是个上新的弟子,对于这方面的历练不是很多,下一场才是正儿八经的较量。”华春山见他这副模样,必须得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敲个警钟。

“是,师父。”齐禳天赋的确是高,但是勤能补拙,一直疏于训练的齐禳在内力上其实也就比刚才的傅平生好上一些,如不是出其不意,胜负是没这么快分出来的。

当然这样的实力对于他吊车尾这个定位却是完全的足够了。等茸山派的挑战者上场后,齐禳也是休息妥当,又是不熟悉的对手,合着自己的运气就是这么背呗,当初自己在接触到茸山之前就已经败下了阵来,所以这场战斗又是个未知数。

只不过他们五弟子互相之间一直有交流,他对几个门派的情况也有了大致的了解,他再不像之前那般轻浮,毕竟很快也要轮到自己真正的宿敌了。

为了保存良好的状态,齐禳仍旧是采取防守反击的战术,而对方也同样拥有着这样的想法,无论这局谁赢了,之后都要碰上莨斛派的人,那样的劲敌,如果是拼个两败俱伤后碰上的话,那下场必定是失败,虽然比武不能伤人,但内力的巨大消耗之后又该拿什么和人去比试呢?

在场的两位上下左右跳动着没有什么实际的感受,但是观众席上的各位却都是看乐了,这不就是在跳双人舞吗?这让我不禁想到“你们不要再打了”、“要打就去练舞场打”这几句名句来。我来证明这电视剧根本就没有骗人好嘛!

一来一往也没人能够干涉他们,本来的比武大会现在倒是纯看两人在剑法上的认识程度,一招一式就是比得谁更精妙,那么就是谁赢了。

认定了方向,两人都搬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反正一会儿也会使出来,不差这么一点时间了,剑法没有了内力的加持速度仍旧是迅捷万分,仅仅几个呼吸交手的次数就到了十来次,在但防御对方的攻击到能够拆解对方的攻击,不断的出招、拆解、出招、又拆解,然后从对方的招式中领悟到新的东西,再加入自己的招式之中,两人练剑多年,对于剑法都隐隐有了自我的一套见解,在这样的比试之中,这样的见解被更加地放大,所以无论对哪一方,这都是不可多得的学习机会。

在一个不经意的小瞬间,两个正在迅速成长的剑客突然抓住了对方十分短暂的一个弱点,这么长久的交战,对于这样一个期待已久的东西,他们几乎是出于本能地就将剑击去,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齐禳的剑尖已指向那人偏向心口位置的地方,而那人对准的是他的肩头。

胜负似乎是分出来了,在与两门派掌门共同的商讨之下,决定以齐禳获胜为最终的结果。

这场胜利虽然多有侥幸之处,但齐禳终究是获胜了,在战斗状态恢复过来之后,他们两人互相鞠了一躬表示友好,而后一齐转身走下了擂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