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我不是一棵树吗 > 楚雪双侠传之启序
第一百二十五章 展露锋芒之刻
作者:水笔爱上猫  |  字数:3031  |  更新时间:2020-10-28 17:18:39 全文阅读

但是时间一长,我从周围人的谈话中,慢慢察觉到了一丝不妙,因为这名弟子已经越级了,不管这是不是战术,随着第二轮最后一场以苓茏派的胜利为结果后,荗山派的也被PK之下后,选择权又交到了茱山这边。

苓茏派一直对于茱山有些不满,两山隔得不算太远,但偏偏是茱山被选为了同盟会的比试地点,其实更深层次的道理大家都明白,茱山的历史悠久,自然底蕴浑厚,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可见苓茏派掌门的小气。

不过等这个名为柳清寒的苓茏派弟子指名叫我身边男孩上场的时候,我和华春山的表情都有些尴尬。

“在下听师弟们说,这位小兄弟的武功了得,特想领教一番,不知小兄弟意向如何?”

“师兄!他分明就是在骗人!华掌门根本不长那样,他肯定是找了个老头来戏耍我们!”其中一名弟子突然在台下大声嚷嚷了起来,却是立刻被苓茏派的郁掌门的一巴掌给拦了下来,“孽障!撒谎也要撒得像一点,人家没事故意来戏耍你干嘛?你很有名吗?”

郁掌门训完话,对着台上的柳清寒招了招手示意他下来的同时,他对着华掌门这带着抱歉的语气说道:“弟子顽劣,如有冒犯,请多包涵。”一场看似是闹剧的挑战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但外围的人群中此时却是炸开了锅,因为一个爆炸性的传言在其中疯狂地流传起来,说:“茱山弟子毫无实力却被不明高手救走。”、“街上惊现易容二人组,借机敲诈不成身份暴露。”内容是越传越离谱。

但在指指点点中,一些认出男孩就是那天在街道上看到的那人后,华春山赶紧把我身边的男孩叫了过去问起了话。

“你下山以后都遇到什么事了?”男孩被那名老者叮嘱过要保密身份,所以他把事情的原委大致都告诉了华春山,唯独对于老者的身份,他却只字不提,只道并不认识他是谁。

“那也就是说,可能是什么高手路见不平出的手?虽然这不是什么怪事,但现在如果找不到这人那的确是说不清楚事情了。唉,这怪我,不该叫你下山去的。你怎么就这么傻啊,把话说清楚也不会吃这些苦头了。”华春山虽然对于男孩的判断力有些不满,但事情已经出了,现在可不该是再怪他的时候。

看着刚才被打了巴掌的弟子眼中闪过的狡黠之色,这明显就是苓茏派设下的圈套,如果一处理不当,那便是万劫不复。

“如今也只能是你上场了,你放心,一会儿你只要能打出象征我们茱山身份的武功招式就可以了,越招牌的招式越好,如果他要借机伤人,我会出手保你的,输赢不要紧,你明白了吗?”

男孩点点头,如今他是会武功的,对于师父给他的教导,他相信就算是打不过,保全自己还是有希望的,而且这事情的确是因自己而起,那么现在当然是要由自己去解决了。

华春山只知道他是个练不了武的孩子,不过现在只要证明他是茱山的弟子就足够了,其他的流言顿时就会不攻自破,暂时压住场面,之后的事,他经过详加的调查定会水落石出,苓茏派这次泼的脏水,他是怎么样也不会接下的。

人群中众说纷纭,华春山为了这个话题不再发酵,提起内力用在场都能听清的声音说道:“各位,在下茱山派掌门华春山,对于大家的猜测我有些不敢苟同的地方,事实胜于雄辩,这孩子的确是茱山派的弟子,只是入门较晚,现在多是干些佣人的活,对于武术的教学没有开始多久,但是大家既然这么好奇,那这一场就由这孩子来上场。不过我把丑话说在前头,不论最后的胜负,是茱山的弟子就是茱山的弟子,多余的闲话还望大家不要乱传了,至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会追究到底的,如果弟子真有什么过错,那自然是由我华春山一个人来扛了,诸位江湖好友何必对一个孩子过意不去?”

华春山说话的时候虽然满脸的和气,但是一派掌门的强大气场让这段看似平常的发言有了不同的分量,特别是最后一句话,此时听在郁掌门的耳朵里有了完全不一样的味道。

短暂的插曲很快结束,其他门派此时都是处于旁观的态度看待这件事情,茱山派和苓茏派的事情大家都是略知一二的,只要不是什么正面的冲突,他们是不太会插手的,毕竟这种事情做了总会得罪一方,基本上是不可能做到两边都兼顾的。而且他们也很希望可以更多地看到这个苓茏派二把手的真实实力,以及好奇于这个小男孩究竟是否有他的特别之处呢?

而当男孩在众目睽睽之下磨磨蹭蹭地走上擂台后,这场战斗也就预示着要开始了。

“比赛开始!”随着裁判的一声令下,男孩神情紧张地拔出了腰间的长剑,对面前的“威胁”他是一秒都不敢移开自己的视线,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你,叫什么名字?”预想的攻击并没有来到,面前的柳清寒连戒备都不戒备一下,仍是一手扶着剑柄,站在原地好奇地打量着自己。

“穆秋赋,额,穆,就是禾木偏旁的那个穆,秋就是秋天的……”男孩笨拙地介绍完自己的名字,换来的却是对方略带讥讽的笑声,他有点不太明白这人究竟在笑什么,但转而又重振精神,再次警惕起了他的每一个动作。

柳清寒笑够了,也觉得这样拖下去反而对自己不太有利,连剑鞘都没出,就拿剑尖顶向了穆秋赋,这本是一个试探,谁都可以看得出来。如果真像那几个师弟所说,这男孩似乎是刚刚重伤痊愈,如果有人说这样的弟子只是一个刚刚入门的角色,这样的鬼话又有谁会信呢?

这个理由本就很可疑不是吗?就算是茱山派的一名正式弟子,那他又是怎么受这么重的伤呢?这对于一个门派弟子来说,他能伤到连内力都使不出,那要么是武斗中被重创,就是被人下了毒,那他这样好端端地跑到大街上来?

但华掌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敢这么说话,那必然是有他的底气所在,如此看来撒谎的必定就是那个救了男孩的高手,世界之大,碰上这样的事情也只能说是自己的这几个师弟比较倒霉,不过既然这傻小子之前说的话是真的,那他必然是一点武功都不会的,自己此时也不好下太重的手了,但是又要做到不让他用出茱山派的招式,这样才能让茱山做到完全的哑口无言,吃下这次的哑巴亏。

这是柳清寒早就盘算过的东西,这时候只不过是为了消遣他又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殊不知穆秋赋早已闪过他的攻击,一招“流星赶月”带着极致的速度仿佛要劈开阻挡它的空气一般直冲向了柳清寒的心口。

剧烈的恶寒让柳清寒的精神很快振作,对于这个年纪比自己小上很多的男孩,他的这几个动作的确让自己有些惊讶,这小子哪是不会武功!迅速抓住剑招中的破绽逼退他后,柳清寒在内力的帮助下将长剑往旁边用力一甩丢弃了剑鞘后,大跨步冲了上去。

穆秋赋现在满脑子都是宁前辈教他的剑法,这几天的时间里他可不是在混日子,从早到晚只要能逮到空余时间,他就会去练习剑法,此时出招可以说是出自本能。但师父给他的叮嘱又是要使用茱山剑法,这下他可头大了,与茱山剑法的对比也是宁别授课的一个环节,这些剑招的漏洞在经过宁别的推演后他已经知道的一清二楚了,所以本质上来讲柳清寒的动作他是可以预读出来的,只是为何他要这般破解自己的剑法?

现在的柳清寒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手下留情,这样的情况即使是华春山现在都有些看呆了,这,还是那个穆秋赋吗?面对巨大的阻拦,柳清寒根本不给自己机会使完哪怕一招一式,但这些破解方式又是有悖于宁老先生之前展示给自己的东西,果然,这就是室外高手与一个门派弟子的差距吗?

男孩为自己的灵光一闪感到欣慰,没错,这柳清寒虽然厉害,但对于武学的理解绝对没有宁前辈深刻,那方式也自然是不会完全一样的,可是……

男孩又是一愣,险些被柳清寒的剑给刺中,在几番交手之后,他猛然又醒悟了一件事,这其实就很像是做事,不管是烧菜也好、工作也好,一个人的思维是有定式的,就好像一套剑法给不同人去使,它的破解方式可能就是不一样的,或者说这种方式对于另一个人来说就不是最优解了,毕竟人的情况不同反应也会不同,也许你的这招就反而会被对方反制这只是个陷阱。

所以,要想预读他的动作,我就必须先摸清他的剑路,对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