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出人头地 > 正文
第5章 天道不公
作者:荒唐镜  |  字数:5050  |  更新时间:2019-12-01 21:43:52 全文阅读

二胖还想说什么,昊哥不让,就只能悻悻的跟着走。

“你看看这人,狂妄自大,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就对你冷嘲热讽的,你还喜欢这种人干嘛,真没素质。”等到二胖走后,秦志杰不满的说了一句。

“我不怪他。”江韵看了眼天上偌大的太阳,冲着工地外面跑了出去。

“韵儿你去哪儿,我开车送你。”秦志杰如同哈巴狗一样的追了出去。

工地二楼,王昊斜靠在墙壁,不顾地上的灰尘坐在那,看着江韵离开的样子,心里挺难过的。

“昊哥你干嘛拦着我,我不吐不快,看着那对狗男女我就来气。”二胖气呼呼的接着电缆线。

“憋着得了。”王昊从兜里摸出一根烟丢进嘴里,随即目光忍不住再次看向江韵刚刚消失的那个地方,自己这么努力了还是忘不了她,刚刚虽然只是擦肩而过,可心跳明显加快了许多,还是会噗通噗通的跳,紧张到不行,如同第一次跟她表白时的感觉一样。

哒!哒!哒!

不一会儿,江韵出现了。

起初王昊还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揉了揉眼睛才发现她真的出现了,一瞬间王昊有些莫名的激动。

但他,忍住了。

江韵手里拿着一瓶冰镇的红牛饮料递给二胖:“这么热的天,喝点红牛,解乏解困,才有精神加油好好干。”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

整的二胖一下子就不好意思了,尴尬的说了句:“谢谢。”

紧接着江韵来到王昊的身边,学着他的动作一屁.股坐了下去,也不顾地面灰尘。

王昊反应极快的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垫在江韵的屁.股下面。

江韵微微一笑:“我就知道你是关心我的。”

“别,您金贵,一身名牌,看着挺老贵的,地上全是灰整埋汰了回头让我赔,我可赔不起。”王昊阴阳怪气的说道,心想,这二胖都有红牛喝,自己咋就没有呢?下意识的看了眼江韵纤细白嫩的小手,发现她手里什么都没有,郁闷完了,这么热的天,难道我不热么!

“还是跟以前一样嘴硬心软的家伙。”江韵从包里拿出一个蓝色小熊卡通图案的杯子递给王昊:“呐,这个瓶子里的水是凉的,你喝吧,我平常就用这个杯子,很干净的,你不嫌弃的话,喝喽。”

“你用过的水杯给我?”王昊愣了下问道,他很清楚地记得江韵曾经说过,不允许他跟别的女孩子公用一个水杯,属于间接性接吻,所以当年王昊喝水只用过一个女孩子的水杯,就是江韵的,这些年下来,他也在没有用过别人的水杯,甚至是二胖的。

现如今,两个人已经分手,按照道理来说,江韵是不应该将她的水杯给王昊喝的。

“眼熟么?这是当年你送我的水杯诶,虽然它现在不怎么保温了,可我还是习惯性的用它喝水,习惯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东西呢,只要习惯了某种事情,它就真的改不掉。”江韵双手盘着双膝,决定拿话点一下这个傻小子,潜意识的台词就是我习惯了有你的存在,就不习惯其它人进入我的世界。

王昊一愣,刚想去喝水。

这时,令人讨厌的秦志杰进来了,他说:“韵儿我们走吧,伯父伯母已经到了,我爸妈也都到了,现在就差我们了。”

他故意将我们两个字咬的很重,而且眼神充满暧昧。

这一幕被王昊捕捉在眼里,随即缓缓的站起身:“这个水杯是我当年送给你的,呐,正好你也有了新的生活,这个东西就别留着了。”

咣当!

王昊将水杯给摔在地上,里面流出的水仿佛如同江韵的心在滴血一般。

“没有什么是不会改变的,尤其是人心。”说完,王昊便走掉了,再次留下一脸呆滞的江韵。

二胖看了看王昊,又看了看江韵,紧接着看向秦志杰,秦志杰瞪了二胖一眼,吓得二胖赶紧奔着王昊追了出去。

“韵儿别哭,我会帮摸教训那小子的!”秦志杰看着江韵泪雨梨花,心疼的不行。

“生气就生气嘛,摔我的杯子干嘛。“江韵很委屈的拾起地上的水杯,说道:“我很累,想回家了。”

“昊哥有点残忍了。”二胖想着江韵那楚楚可怜的模样说道:“你是没看见,刚才韵儿哭的样子,老可怜了。

“行了,别提她了。”天知道王昊这么对江韵,他的心会有多痛。

当天一整天,王昊干活都没有什么心思,晚上两个人排队去领饭。

听说要发工资了,工头为了给大家改善伙食,吃的是排骨炖豆角。

每个人脸上都扬起了干劲,开心的不得了。一张张朴实无华的脸,奋斗了这么久,为的不就是开工资么。

终于轮到王昊的时候,笑呵呵的将盆递了上去:“老大,多来点饭。”

工头冷冷的看了眼王昊,将排骨豆角拿到一旁,说道:“你们没有。”

王昊一愣:“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你们没有就没有,只有两馒头,爱吃不吃。”

“凭什么别人都是排骨炖豆角的,我们就没有,你那有一大盆呢,凭啥不给我们吃!”二胖急眼的问了一句。

“就凭这里我说了算!”

“你…!”二胖语塞。

“得了,馒头就馒头吧。”今天是发工资的日子,王昊不想得罪他,拿着两个馒头就走了。

工人们吃饭的时候都蹲在一旁,看着别人都是排骨豆角的吃的那叫一个香,在看自己这边就啃馒头,二胖非常来气。

“这怎么针对咱们了呢?”二胖挺费解的问道。

“还不明白么,秦志杰打招呼了呗,要么就是李铁军给这边打招呼了,咱们堵在华润地产门口要钱,本身给他们带的名声就不好,李铁军肯定挨骂,反正就他俩不知道谁搞的鬼,无所谓,工资一领咱就不干了,回家吃大餐去。”王昊思路清晰的说道。

“就你那么扣能请我吃啥,麻辣烫啊?”二胖将馒头塞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

“哈哈。”王昊只能苦中作乐:“我不是扣,只是现在是非常时期,没办法,谁要是能给我一百万,我将饥荒还了,你让我叫他爷爷我都叫。”

“来来来,别光顾着吃,听到我念名字的过来领工资。”工头吆喝一声,顿时这帮人都兴奋的站起来,也顾不上吃了。

“张贵福……三千二……吴东……三千一……”

每一个念到名字的人脸上都开心的不得了,领完钱之后第一时间就给媳妇打电话,给孩子汇钱…

王昊跟二胖两个人眼巴巴的再那看着,看着一个接一个的人被叫到名字,等到所有人的名字都叫完以后,仍然没有他俩的名字,两个人从微笑变成愣住。

“钱发完了,大家都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你们的。”工头龇牙说道。

“谢谢老大。”这帮人逐渐散去。

“哎,老大,我们两的呢。”王昊笑吟吟的起身问道。

“你俩?没有。”

“不是,为什么我俩没有?”王昊表示很不理解。

“为啥你俩没有心里没数么,得罪人了知道不。”工头表示:“你俩是什么身份知道不,连秦大少都能得罪,疯了么这不是,这家工地都是承包的!结算工资也是他们结算。”

“这家工地爱谁谁的,我们在这打工,出力了,钱就得给我们!”王昊不卑不亢的说道。

“你听不懂人话是咋的,钱,没有!想要?找秦志杰去呀。你也别为难我,我就一跑腿的。”

“没有?我们辛辛苦苦的就等着这个钱吃饭呢,都要饿死了,你不给我们发,就因为我们得罪人了?”

“滚滚滚。”工头失去耐心:“话不说二遍,这钱就是没有,爱找谁要找谁要去!”

工头有了秦志杰的撑腰,说话的腰板子自然也横,完全不贯彻王昊他们。

“你们这是不讲理!”二胖急眼了,捏着拳头也不敢动手,满脸憋得通红:“我们没背景,你们就欺负我们这种小人物,良心不会过不去么!”

“怎么着,想打我??来,照这打。”工头指着自己的脑袋:“我么讹死你。”

“这辈子没见过这么无耻的要求,满足你。”王昊抬手就要轮。

“昊哥!”二胖赶紧拦住王昊,他知道若是动手,别说这工资要不出来,他们整不好还得因涉嫌斗殴罪被抓进去。

“咱是讲理的人,二胖,报警。”王昊冷静下来说道:“我相信警察会给我们一个公道!”

“呵呵,随便。”工头非常嚣张,完全不在乎。

随后王昊他们报了警,但是对方给出的回答便是,他们可以帮着调解,不发工资确实不在他们的职责范围之内。

帮着调解?怎么调,无非是一个找一个,最后不了了之!!

夜晚,漆黑的街道上,王昊蹲在地上,捡起一个烟屁.股在那裹了起来。

身无分文的他们,此刻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王昊心有不甘:“不行,这钱不能就这么瞎了,我得想办法要回来!”

“不能动手,一旦动手咱们成了那个不占理的一方了。”二胖将烟头一扔:“明天不行我去求求秦志杰吧。”

“求他有个屁用,这事明显是因为江韵在针对我呢!”

“那怎么办?我肚子饿。”

“我也饿,回家睡觉吧,睡着了就不饿了。”

祸不单行!人要是点背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就在这时,二胖的手机响了,是医院打来的,二胖的父亲让人给打了!动手的不是别人,正是李铁军,因为二胖他们去华润这么一闹,杨天生将他们开除,怀恨在心的李铁军找到二胖的父亲,直接就给腿打骨折!

之后李铁军便躲起来,人也找不到。

二胖一听,脑袋嗡嗡的,膝盖粉碎性骨折,手术费要五万!

此刻他们连吃饭的钱都没有,哪里还有五万块!

亲戚借了一个遍没有人敢借他们,都知道借给他们就是打水漂。

不仅如此,从此以后,他老爸干不了重活,生活中的重担全都压在二胖一个人的身上。

关键是也凑不出来五万啊,二胖恨不得给医圣都跪下了:“求求你们,救救我爸,先手术行吗,明天一早我肯定把钱交上来。”

“我们也得按照医院的规定才行,这会给他上的药我都没收钱,已经尽了我最大的能力,再多的我就不行了,赶紧去凑钱吧,两个小时之内,我们才能手术。”

这给二胖急的,恨不得都要去抢劫了。

二胖都哭了,拳头咣咣的砸着墙壁,手指已经砸出血:“该死的秦志杰,如果不是他,我们也不会落得这个地步,五万块钱,上哪整啊。”

王昊很想抽根烟顶一顶,此刻他的大脑都是嗡嗡的,但还是问了句:“谁送他过来的,我想要感谢一下。”

“哦,是那个姑娘。”

说话间,从屋内走出来一个人,此女正是江韵。

王昊一愣,怎么是她?

江韵满脸着急之色:“我在回家的路上碰见二胖的父亲挨打,便上去制止这帮人,我说要报警,这帮人就吓跑了,看着老爷子受伤,就给他送过来了。”

王昊点了点头,对二胖说:“你先别着急,我手里还有点钱,我去取。”

江韵跟着说道:“开我车吧,最近的银行离这边来回也要一个小时,步行的话要三个多小时,这个点了不好打车,别耽误叔叔的治疗。”

王昊没有在扭捏,直接上了江韵的车。

“坐副驾吧。”江韵见王昊要去后面,主动说了一句:“后面都是我买的日用品,还没来得及拿。”

王昊点了点头,坐在车上一言不发。

车内很安静,江韵身上好闻的气味飘进他的鼻腔之内,还是熟悉的味道。

“你今天干嘛对我那么凶。”江韵委屈的咬着嘴唇问道。

王昊将头看向窗外,没有理她。

“哎。”江韵幽幽的叹了口气,随后车内的气氛有些安静。

片刻后,来到银行。

王昊将银行卡插了进去,里面只有姐姐借给他的两万块钱,原本是打算还账的,这二胖的父亲突然出事,就必须得给他拿。

问题是这也不够啊……

“差多少?我这有。”

“用不着你管!!钱的是我会想办法。”

“我都听到了,一共五万手术费,呐,你等我会。”

随后江韵将银行卡插了进去,王昊下意识的瞥了眼上面的数额,竟然有十多万,这小妮子攒了这么多钱了。

原来她已经这么有钱了,曾经靠着自己供读大学的姑娘,现在银行卡里已经存了十多万,而自己还是一贫如洗,连一包烟的钱都没有,想来也是挺可悲的。

“昊,给你…”当江韵取个钱的功夫一回头,发现王昊已经不在了。

出门找了一圈,这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真是个自尊心极强的家伙。

江韵跺了下脚,还是这么死要面子活受罪!

片刻后,医院内。

江韵走到二胖身边问道:“胖哥,看见阿昊了吗?”

“昊哥给我筹钱去了,你们不是一起走的吗?”二胖手里拿着两万块钱挺着急的。

“呐,我这里有三万块钱,你先给你爸治病。”

“我不要。”二胖固执的说道:“谁的钱我都能拿,唯独你的钱我不能拿!”

“为什么?”

“就因为你对不起我昊哥。”

“我没有对不起他,你相信我行吗?事情是这样的…”随后江韵跟二胖耐心的解释着。

“真的?”

“我发誓,肯定是真的,昊哥对我的好,是所有男人都比不上的。”

二胖咧嘴笑了:“那我就相信你,这钱我肯定会还给嫂子你的。”

第二天,丰收银行,楼下。

秦志杰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闲庭信步的来到王昊面前,笑道:“什么风给你吹来了。”

“少在那装了呢,我是来要钱的,救命钱!!二胖的父亲膝盖骨折了,急需五万块钱。”

“二胖的父亲住院了 啊,我知道了,有空我会买点水果去看他的。”秦志杰装傻充愣的说道。

“工资为什么不给我们!秦志杰我哪里得罪你了!”王昊咬着牙问道。

秦志杰讥讽一笑:“都是聪明人,何必装糊涂呢。”

“我不知道!”

“那好,我就让你知道知道,江韵!”秦志杰居高临下的看着王昊说道:“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行,江韵是你这种货色能拥有的女人么!”

“我们已经是过去式了,你没必要拿她为难我吧。”

“呵,你说过去就过去了?听着,只要你人留在这座城市的一天,我就不会让你好过!除非拿着钱离开这座城市永远不要再出现。”

“你凭什么!“

“就凭我比你有钱。”

“你这是不准备讲理了呗!我们穷人连个说理的地都没有了呗,你们有钱人为所欲为了呗。”王昊连说了三声呗,愤怒值已经达到顶端!

“不给你又能怎样。”秦志杰拍打着王昊的脸不屑的说道:“你有跟我叫嚣的资本吗?”

“我去你妹的。”

气急败坏的王昊一拳轰向秦志杰,双方瞬间扭打在一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