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出人头地 > 正文
第6章 帮别人养媳妇
作者:荒唐镜  |  字数:5023  |  更新时间:2019-12-02 09:03:36 全文阅读

身为上班族的秦志杰哪里是常年在工地出大力的王昊的对手,没几下就让王昊给打的满脸都是血的躺在地上。

啪!

王昊气坏了上去就是几巴掌,左右开弓:“你要不会做人,我教你怎么做人,欠我们农民工的血汗钱,必须一分钱不少的给老子拿回来!”

“我,我要报警,我要抓你!!”秦志杰气的直哆嗦。

咣!

王昊又动手了。

这时,旁边的人准备过来拉架。

王昊红着眼睛,骑在他的身上,双手死死的掐着他的脖子喝问道:“钱,能给还是不能?”

开什么玩笑,现在人命关天,医院里等着钱救人呢,还管你是不是野蛮行为,既然找不到说理的地方,那他王昊就是理!

“能……能给。”

“现在就给我拿出来!”

“你要多少。”

“我只要我跟二胖应得的那一份。”

“…好!”

有些人你不打他,永远不知道疼字怎么写!

在王昊殴打秦志杰一顿后,后者乖乖的将所有的工资都给他。

秦志杰跟王昊不一样,他动的是脑子,王昊动的是手。

造成的结果就是,王昊这钱拿在手里还不到十分钟,就让警察抓进去了。

经过一番调和,王昊要回来的一万多块钱给秦志杰赔偿就赔了三千多,否则就得进去蹲。

现在的王昊已经不能进去,一旦进去就更没有来钱道。

“出去之后不许在惹事了。”

“知道了,警官。”

这件事最终还是选择私了,秦志杰趾高气昂的看着王昊:“野蛮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王昊阴沉着脸不吭声,这件事确实不占理。

可以很确定的说,没有任何一件事他占理,这就是有钱人的好处。

别人可以对你为所欲为,而你拿他却是一点办法没有。

挥了几拳,过瘾之后,钱却疼了。

“我记住了。”王昊咧嘴笑了起来:“以后路还长,不定谁辉煌,咱们走着瞧。”

“呵呵,傻b!”秦志杰骂了一句后,便上车离开。

就在这时,二胖给王昊打来手机,将江韵掏钱给他父亲治病的事告诉王昊,让王昊别着急。

王昊能不着急么,但现在不是耍个人小性子的时候,王昊说:“谁借你钱了,都记下来了,咱们掏利息还人家,这年头最难还的就是人情,老爷子安安稳稳的住院,剩下的钱我来想办法。”

王昊的潜台词就是,你可以欠我钱,但不能欠别人钱。

二胖相当感动:“哥,我真没想到你会玩了命的帮我,本身你自己就很难。”

“我拼了命的帮你,也只是希望有一天在我出事以后,有一个人可以拼了命的帮我。”王昊稍稍沉默说道。

“那个人一定是我二胖!”

“呵呵,嗯。”

王昊挂了电话,随即走回家,将家里的电瓶车推出来。

平常的时候,王昊是不舍得骑这个电瓶车的。

因为这个车是他用来跑副业的。在各种外卖行业还未兴起的时候,当下很流行的一种送外卖的方式,就是一个人挂着几家店,连同周边大学,住宅楼这么送。

每送一单几块钱提成,第二天上午九点去店里结算工资。

这种来钱快,效率高的工作,王昊自然是不会放过的。

并且王昊这个人极度缺钱,只要是能赚钱的项目他都有参与。

像送外卖,代驾,代喝,码队形的人,只要是当天结算的活,他全都干。

身上背的债务太多,压得他快喘不过来气了,只要能将钱尽快的还完,他才能安安稳稳的睡个好觉。

“这八份过桥米线送到海天盛筵,千万别洒了,你一个人没问题吗?”老板看着王昊一个人拎着八个外卖有些吃力,担忧的问道。

“没问题。”王昊龇牙一笑,便转身离开。

他很着急,只有将这份送完,才可以去送下一份。

二胖的老爹这会在医院,虽然手术费暂时是够了,可是后期打营养针,吃补品这些是远远不够的。

“哎,等一等。”

王昊看着电梯门即将关上,用脚挡了一下就要往里进。

“让你进了吗?”

住在这里的人都是有钱人,他们穿着得体,自诩干净。

在看王昊穿的普普通通,由于满地跑,身上全都是灰尘,看着王昊要进去,这帮人便皱着眉头说道。

“墙上贴的看不见啊,禁止送外卖的往里进。”

王昊往旁边看了眼,果然上面贴着这几个字。

可王昊分明看见这个人领着的一条狗都可以进里面,为什么不让自己进?

“放心哥,我不能将汤洒里面。”

王昊憨憨一笑,说道:“这家人住二十二楼,有点高。”

“跟我们有关系吗?既然你吃的是这碗饭,就是四十层楼你也得爬啊,电梯空间本身密度就小,还不透风,你进来整一下子味儿,谁能受得了,赶紧滚滚滚,脚丫子拿开,别耽误我们上楼。”

王昊扫了其它人一眼,纷纷看出这些人眼里的不耐烦。

他也习惯了,穷人,到哪都会被人瞧不起。

当下咬着牙,便从楼梯往上爬!

再苦再累他要铭记在心,今天有多努力,明天就有多幸运,等老子有钱了,一定要将这栋大楼买下来,然后将电梯全都给拆他!!

叮咚。

“您好,你的外卖到了。”

王昊摁完门铃后,笑吟吟的说道。

“谢谢……阿昊……你在送外卖?”

开门的竟然是江韵,她在看见送外卖的人是王昊之后,非常的惊愕,要知道王昊白天在工地上班,晚上却要送外卖,天呐,这一天才休息几个小时啊!!

突然间,江韵想到王昊之前一直过得都是这种日子,他如此辛苦的拼搏供自己上大学,心里莫名一酸,她想哭。

“一份八块,八份六十四块钱。”

王昊冷漠的说道。

他很惊愕江韵竟然住在这种地方,看来这个丫头真的有钱了。

“给你一百,不用找了。”

江韵立马从兜里拿出一张红票给他:“剩下的你留着买点吃的,辛苦一天了。”

“你是在可怜我?还是同情我?”

王昊讥笑一声,随即从兜里摸出三十二块钱丢给她:“虽然你住的是有钱人的高档住宅小区,虽然你现在已经不把这几十块当钱了,但你没必要拿钱侮辱我,真的。”

“我没有侮辱你的意思……”江韵眨了眨眼睛,紧接着说道:“这样,一份八块,我在订四份,你跟二胖还有叔叔吃,行不!!你忙乎一天了,肯定没吃晚饭,眼瞅着就要到夜里了,肚子一定很饿,一会还得去给别人家送吧,先吃点东西,不急的。”

“这钱?我吃不起,嫌脏。”

“嫌脏?哪里脏了,这是我自己的钱啊,怎么就脏了。”江韵委屈。

“那这个房子呢,也是你自己的吗?我可不信你刚毕业就能在这里买一套这样的房子!”王昊激动地指着屋内,在他看来,这个房子是秦志杰的,肯定是他给她买的,为什么要八份,因为屋里还有人!!正如秦志杰所说的那样,他的父母,以及江韵的父亲肯定也都在里面呢,两家坐在一起吃米线谈结婚的事不是没有可能!

“当然是我的了,这是我实习公司分得宿舍,我只是有居住权,没有买卖权的,我还在考虑要首付一套房子呢,所以你才会在工地看见我的,别在门口傻站着了,咱进屋说吧。”说着,江韵就要去拉王昊。

这时,秦志杰迈步走了过来,看到王昊在门口:“哎呦,你真是阴魂不散呢,这你也能找到??……哦,你兼职送外卖的啊,行了,外卖送到了,你也可以走了。”

“小杰,让阿昊进屋坐一会啊。”

“坐什么坐啊,我爸妈在里面呢,你爸也在里面呢,不方便。”秦志杰皱着眉头指着王昊:“瞅什么呢,赶紧滚。”

说完,咣的一声将门给关上了。

“你干什么?”江韵发火了。

“这种人离他远远地,不是个好人。”

“他肯定误会我了!!”说完江韵便追了出去,结果发现王昊早已没了踪影。

当年,江韵父亲突然失踪,又没亲戚,没人管江韵,要不是王昊辛辛苦苦一分一毛的将江韵供完大学,江韵早就泯然众人矣。

现在的江韵有出息了,她还是跟父亲相认了。

原本这是好事,可是坐在屋里面跟江韵以及跟她父亲探讨未来的不应该是自己么!!

悲哀,等于说这几年王昊是在帮别人养媳妇。

太悲哀了,王昊越想越难过。

滴!滴!滴!

一阵刺耳的喇叭声响起,王昊走神的思绪猛地回过头来,刺眼的大灯从正面照射过来,隐约还能看见司机骂骂咧咧的样子,王昊猛地一打方向车,车从王昊身边略过。

嘭!

可王昊就没那么幸运,直接撞在停在路边的保时捷车!

靠!

屋漏偏逢连夜雨,本来就特么穷,这给人保时捷撞了,这得赔多少钱啊。

王昊顾不上已经受伤的身子,郁闷的看着给人撞变形的车,眼角一阵抽搐。

默默的点了根烟,手里的电话一直在响,催的他心烦意乱。

“外卖能不能送来了,饿死了!!”

“你外卖送丢了是咋的,迷路了啊,这么半天送不过来,不要了。”

“别别别……哥,马上送,路上有点堵车。”王昊一听,赶紧赔笑,这要是退单,钱赚不到不说,还得往里搭。

“人家轿车堵车,你这横穿马路,各种逆行的电动车也堵车?再有十分钟送不来,我就不要了,你爱给谁送给谁送去!!”

“哎,好了,哥。”

打电话的人是附近大学城的,年龄肯定要比王昊小,可是没办法,王昊是打工的,就得管别人叫哥。

不过王昊觉得无所谓,谁当爷之前都得先当一阵子孙子。

王昊又在原地等了一小会儿, 车上也没留任何车主的联系方式,虽然王昊这会要是跑了,肯定也不用负责任。

可王昊不是那种人,当时抽出一张纸,在上面写道:“看车子这么漂亮的颜色车主应该是个美女,美女对不起,我送外卖的时候不小心给你车撞了,我着急送单,就先走了,但我一定会赔偿,这是我的联系方式,随叫随到。”

说完,王昊便将自己的电话留在上面,紧接着想了想,又在后面画了一个小爱心,他寻思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自己的爱车被撞坏肯定急眼,看到后面萌萌的小爱心,应该会收敛自己的小脾气。

王昊将电动车扶起来看了看,车圈已经变形,不过还能对付骑,很快便消失在这夜色之中。

片刻后,车主打着电话出现了:“哎,我不想去呀,去了她们肯定要灌我酒,每次都喝多,喝完酒难受。”

“庆祝你参加工作了嘛,快来吧,就差你了,喝完咱们姐妹去唱K,不少帅哥呢。”

“好吧好吧,就这一次,喝完说什么下个月不喝了。”

“好嘞,沫宝儿等你呦。”

挂了电话,杨以沫无奈的摇摇头,刚要给车子打火便看见车子上面写了一张纸条,于是发现自己的车子被撞坏了。

不过这点事对于她来说,根本不叫什么事,完全没放心上,就将纸条随手扔在副驾驶,开车扬长而去。

后半夜一点钟。

杨以沫扶着电线杆子吐了一会儿,小脸喝的通红,摆摆手对身边的姐妹们说道:“我跟你们疯不起了,明天还得上班,整的怪难受的,你们去嗨吧,我得回家了。”

“要不找个代驾吧,你喝了这么多,回去我们不放心。”

“没事,我可以的。”

杨以沫迷迷糊糊的上了车,然后就一路开。

原本半个小时就能到家的路程,结果开了两个多小时也没到家,后来也不知道开哪儿去了,车子进入一个荒郊野岭,四下无人,当下杨以沫有点醒酒了,喝晕了这是走丢了??

杨以沫看了眼四周,安静的有些可怕。

甚至都已经完全找不到回去的路了,这可怎么办,就在她有点慌乱之际,看了眼副驾驶上的那张纸条,没由来的就打了过去。

当时跑完单子的王昊,正在医院里陪着二胖,两个人挤着一张床,电话响了,一看是陌生号,立马接了起来:“喂?”

“我是保时捷的车主。”杨以沫极力的让自己保持清醒。

“啊,你好你好。”王昊立马精神了,踏着拖鞋就去了医院走廊。

“你过来一趟吧。”

“行,你在哪儿。”王昊知道这事必须要面对,人家既然这么晚打来了,肯定很愤怒,这事,王昊不想躲。

“呃……我不知道这是哪儿,只看见旁边有树,有平房,有……”

“大姐,你能不玩我么,哪都有树,有平房,我问你在哪条街?”王昊顿时崩溃。

“我也不知道,我害怕,呜呜呜。”杨以沫哭了起来,换做是哪个女孩子碰见这样的环境心里都毛,在加上杨以沫喝了些酒,又是半夜,处在人性最脆弱的时期,自然而然的也就哭了起来。

“别别别,你别哭啊,这样,你按照我所说的做,你手机能拍夜景模式不,你照一下周围的景物,我看看我能不能认出来,然后过来找你。”

“恩恩,那你别挂电话,我害怕。”

“好。”

两个小时以后,王昊拿着手电筒终于找到杨以沫。

电瓶车都要干没电了,大晚上的这小风嗖嗖的,还冷,好悬要给冻感冒了。

杨以沫在见到王昊的时候终于松了口气,心里也就没这么害怕了。

咚咚咚!

王昊敲开车玻璃,说道:“真的,以前二胖让他爹揍的玩离家出走,我都没这么找过人,你是头一个,小姑娘家家的大半夜不睡觉往这开什么。”

“我那不是喝多走丢了嘛。”杨以沫有些委屈,近距离一看惊呼道:“是你耶。”

“我们认识吗?”王昊眨了眨眼睛看着面前的女人有点眼熟,咦,这不是给自己拿钱的那个老总家的千金么。

王昊一拍大腿:“我想起来了!!”

“艾玛,缘分啊,走走走,送我回去。”杨以沫根本就没提自己车子被撞那事,这前面的保险杠修一下得大几万,看王昊这样的为了三千块钱都玩命的人,估计也拿不出来这个钱。

“送你回去行,坐我车吧。”王昊羞涩的说道。

“可以,在哪儿呢?”杨以沫以为这人不好意思开她的车,就同意了,大不了明天白天在过来娶,当下将车锁上,四周望了眼。

“呐,上车。”

“电动车??”

“昂,我不会开车,只能骑这个。”

“好吧。”

杨以沫没得选,总不能说开着保时捷在电动车后面跟着吧?

而这时,杨以沫也不敢自己瞎开了,生怕走丢。

“坐稳了。”

嗖的一声,电动车窜了出去。

“你这车能行不啊,看着轱辘都要掉了。”

杨以沫吓得不轻,双手不自觉的搂在王昊的腰间。

王昊虎躯一震,多少年没被异性搂过了,心里荡起一丝别样的小情绪,果然,女人搂着要比二胖那货搂着舒服多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