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出人头地 > 正文
第4章 属于我的一分钱不能少
作者:荒唐镜  |  字数:5053  |  更新时间:2019-12-01 07:32:40 全文阅读

等到王昊到那的时候,李铁军等人早就离开,只有强拆的大铲车车队还在那里做工。

“叔,没事吧。”

王昊将二胖父亲扶起来问道。

“现在所有的解释权都在那边,钱说什么就是不给了。算了,这钱咱也不要了,根本斗不过他们,我们就是一普通农民,手里拎着菜刀什么用,让我砍,我也不敢砍。”二胖父亲摆摆手叹息一声:“你工地的钱也别要了,对方明显不想给你们发,就算干下去也是白干,还得压你们工资,他们这些城里人根本不讲理,胖儿,收拾收拾东西,咱明早就走吧。”

“不能就这么走了,人要是低头低习惯了,就抬不起来了。”王昊脸色很不好看的问道:“他们是哪家公司的?”

“杨氏地产。”

“我去找他们要,这钱必须给!”

“要?拿什么要?他们现在玩的就是暴力,根本不跟你讲理,你是能打过人家,还是能说过人家,你看看我,看看面前的这座废墟,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咱们的斗不过他们的,这件事就当买个教训了,我认了,城市真他娘不是人呆的地方。”二胖父亲吐了一口血水。

“昊哥,算了吧,这钱不要了。”二胖弱弱的说道。

“不行,就算你们真的要离开这里,也必须将这钱要回来,二胖你给我记住,咱们活一次就不是为了给那些有钱人捧臭脚的,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怕他们做什么,你越怕他们,他们就只会变本加厉的欺负你。”王昊转头冲着众人喊道:“你们光坐在这哭是没用的,如果想要回自己的房租,明早就在这集合,我带你们去要钱,记住,只有自身强大了别人才会看得起你,如果遇到事你们只会哭哭啼啼,那些有钱人就会越来越瞧不起你,我们虽然穷,但绝对不可以没志气。”

王昊发过誓,此生不要再被有钱人玩弄于股掌之中,更不愿被他们一辈子踩在脚下。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残忍的。

第二天,王昊早早的来到二胖家的门口,看了眼手表已经五点半,只有二胖来了,他老爹坐在门口抽着旱烟没吭声,身后的铲车仍然在无情地摧毁着他们的城市梦,随着墙壁轰的一声,激起一地灰尘。

咳咳!

二胖被呛的咳嗽两声,伸手在鼻前扇了扇,说道:“昊哥别等了,他们都说认栽了,这钱肯定是让李铁军扣下要不回来了,咱们再去闹事,只会遭到他们的报复,好多人今天一早坐四点的客车都走了,没有人打算去要这笔钱,杨氏地产是他们得罪不起的存在。”

王昊一把搂住二胖的肩膀:“听着,我们是男人,想离开也不能就这么狼狈的离开,今天昊哥带你去要钱,这钱要是要不回来,我就是死那儿。我就不相信华润地产门口要是死了人,他们会不怕!”

八点,艳阳高照,杨氏地产门口。

在那个遍地都是桑塔纳的年代,能开奔驰的就已经是最上层社会的人了。

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杨氏地产老板将带她大学刚毕业的千金来公司实习,大家召开欢迎会,准备迎接这个重量级的大小姐,说实话,以后能不能晋升,在往上走一走,全看跟这位大小姐玩的好不好,所以这帮人一大早上便面带笑容,整齐划一的在门口守候着。

王昊跟二胖两个人穿着背心裤衩,吊儿郎当的站在门口吃着雪糕。

二胖舔了下流到手背上的雪糕,说道:“我有点不敢往地下躺,万一他们真从我身上压过去,我的小命不就没了吗?我的命也不值钱,要是真弄赔偿这一块的话,这但钱对人家也就是洒洒水,对我来说那是晴天霹雳,要是一下子压死了还好,万一整个残废,我多难受,上厕所都得你帮着我扶小小胖了。”

“要不我躺那,你去跟他们理论??”王昊都快将雪糕棍儿给咬烂了也不舍得扔。

二胖憨萌憨萌的想了想:“算了吧。就我这嘴皮子笨的很,跟他们理论半天也理论不出个所以然,还是你来吧。”

就在这时,一辆奔驰轿车从不远处带着凌厉的气势过来了,眼瞅着就要逼近杨氏地产,王昊判断没错的话,这个应该就是杨氏地产的老板,杨天生。

王昊立即摆手,二胖顺势就往地上一趟,紧接着将眼睛闭上,一副爱咋咋地的表情,一股冷汗顺着额头就流了出来。

咯吱一声,奔驰被迫停车,司机吓得一身冷汗,这什么玩意就冲前面去了,幸亏这车紧急制动好使,要是换成别的便宜车,刚才那货已经被压死了!!

“怎么回事?”杨天生被晃的一个踉跄,皱眉沉声问道。

“我下去看看。”司机骂骂咧咧的跳下车,踢了二胖一脚说道:“你怎么回事儿?大白天的跟我们华润地产这玩儿碰瓷呢,活拧歪了是怎么着?告诉你啊,我这可是有行车记录仪的,讹我们,你想多了!”

二胖也不废话,把身子往里靠了靠,直接钻到车轱辘下面。

“哎,你小子越说越来劲了哈,告诉你啊,你再不走,我直接压死你,你信不信??”

“我不信。”王昊笑眯眯的说道:“华润地产得有多牛皮,强拆我们房子也就算了,大白天的就能压死人?这么狠的么,来,你压一个,压一个我看看,开始你的表演。”

说着,王昊打开他拿花了六百块钱买的音乐oppo手机打开录像功能对着这名司机。

“你是干啥的?”司机皱眉问道:“告你们啊,我们公司的大小姐今天过来上班,别给我们找麻烦,碰瓷你是碰错人了,赶紧走,再不走我报警了!”

话音落,司机拿出手机。

“其实我找你们有点事的,别冲动哈。”王昊连忙抢过司机的手机,并且将他的报警电话给挂断。

“有事赶紧说。”司机不耐烦的催促着,开什么玩笑,老板在车里看着呢,办事讲究的就是个效率,在磨蹭下去只会让老板觉得这小子办事无能!

“我找你们老板有事。”

司机挡在王昊身前,皱眉说道:“有事跟我说。”

“跟你说你也做不了主啊。”王昊用了一个暗劲将司机推开,随即敲了敲车玻璃喊了一声:“大哥。”

杨天生将车玻璃缓缓摇下,皱眉看着王昊。

“杨老板,您好,我是王昊。”王昊笑眯眯的伸出手,结果对方根本不理自己,悻悻的收回手,继续说道:“我就长话短说了,是这样得,我们是住在铁路街的,那边正在拆迁,我听说是您旗下的产业,对吗?”

“怎么了?”江天生言语之中略带一丝不满。

“是这样得,拆迁可以,但是还欠我们半年房租,麻烦您给我们结一下,毕竟我们都是穷人,您是赚大钱的大老板,没必要坑我们那一点钱对吧。”王昊笑呵呵的说道,同时下意识的看了眼这男人旁边的那个年轻女人,给王昊惊艳了一番,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美到爆炸,再看肌肤,吹弹可破,乖乖,这有钱人家养的孩子果然都不一样,王昊更加的坚信要在这座城市生活下来了。

“这事你找那边的负责人。”说着,杨天生就要将车窗户给关上。

“杨老板,杨老板,我们若是找李铁军好使的话就不会来找您了,李铁军现在玩强拆呢,完全不给我们活路,你说你拆就拆吧,毕竟产权是你们的,可是房租我们交了半年啊,您没道理不给我们呀,我们呢,就是贱命一条,若是连您都不讲理了,说什么都不给我们退那半年房租的话,那我跟我这兄弟只能选择将命送给你了。”

说完,王昊就躺在后面的那个车轱辘下去了,这样一来,二胖在前,王昊在后,他想走也走不了!

王昊是穷人,杨天生是大老板,耽误一分钟,损失几十万的利润那都是有可能的,再加上杨天生的闺女今天是大学毕业后第一天来上班,就碰见这样的事,整的杨天生很烦。

“爸我去解决吧。”杨以沫微微一笑,随后下车蹲在王昊身边问道:“我爸欠了你们多少钱。”

王昊的鼻腔内飘来一阵清香的味道,侧眼望去,杨以沫那张温柔的脸刚好在太阳的照射下显得美轮美奂,世界上竟有如此好看的女人!

不过张无忌的母亲说过,越是好看的女人就越会骗人,都不能信,江韵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当下王昊板着脸说道:“一个月五百,半年三千。”

“没多少呀,犯得着玩命嘛,要是从你身上压过去,你岂不是小命都没了。”杨以沫一听噗嗤一声就笑了,紧接着从她的钱夹里数出一沓红票递给他:“呐,给你,数一数看看够不够。”

“这就对了嘛。”王昊接过钱,挺市侩一笑,冲着手吐了口吐沫咔咔的数了起来:“你说你们挺大一老板,干嘛总是为难我们这些穷人呢,三千块钱对你们来说可能也就是一顿饭的钱,但对我们这种来说那就是命!!何必扣着不给我们呢,钱对,谢啦美女,果然长得好看的女人心肠都好。”

王昊不忘拍了记马屁,逗得后者“咯咯”的笑了起来:“这钱不是我老爸不给你们,是被他手下的人给扣住了,这锅我们不背呦。”

“恩恩。”钱已经要回来了,谁还管你们这锅谁背谁不背的。

“我滴大小姐呦,怎么就给他钱了呢,万一他是讹我们的呢,咱们做这一行的要是每个人过来要钱你都给的话,那咱家就成菜市场了。”看着生性单纯的大小姐,司机语重心长的提醒一句。

“可我们确实欠人家钱就要给呀。”杨以沫眨了眨眼睛,一脸天真。

“你别装,要是这钱不给我,我从你们公司楼顶跳下去,你不懵啊??”王昊回头吼了一句,接着把钱递给二胖笑呵呵的说道:“你看将钱要回来也没那么难嘛,做人要有骨气知道吗。”

“昊哥,你真帅,以后我就是你的小迷弟。”

“滚犊子。”王昊将二胖的大脑袋从肩膀推开,一脸恶寒的说道。

“哎,帅哥,这钱你是替你朋友要的??我们家不欠你钱吗?”杨以沫意外的问了一句。

“我又没租房子当然不欠我的,我是帮我朋友的。”

“帮你朋友要的??你连命都可以不要的??”杨以沫错愕的问道。

王昊微微一笑:“有的时候朋友比命更重要。”

上车以后,杨天生板着脸冲着司机老刘说道:“查一查铁路街那一片拆迁的负责人是谁,直接开了。”

“知道了。”司机老刘点了点头。

钱要回来以后,二胖跟王昊都挺开心了,老爷子上回让他们打的挺惨,刚开始老爷没说,第二天的时候总是咳出血,这可吓坏二胖,当时领着老爷子住了医院,先观察七天再看,反正有报销,也能住得起。

五天以后,城南建筑工地。

“这是我爸包的工地,平常的时候我有事没事也会过来溜达一圈,到时候房子建好,那边就是地铁站,广场,电影院,大学城,都会在附近建起来的,所以你要是有闲钱的家可以在这边投资一套房产,以后会翻倍的,你要是买呢,我直接给你比内部员工价还便宜的价格,贷款找我也好使,保准给你最低的利率。”秦志杰带着江韵来到工地,滔滔不绝的炫耀着。

“那怎么好意思。”江韵捋了下耳边的秀发,说实话,她挺心动的。

现在这个年代就流行炒房,而且江韵得到小道消息说,上头要颁布限购令,这就说明以后的房子还会有升值的空间,投资一套房子是真的很不错的选择。

而且说到房子,江韵下意识的就想到了王昊现在所住的那个平房,她觉得是应该买一套属于他们的房子。

“秦少爷你们来了。”工头笑眯眯的弯腰迎接,主动递上去一支烟。

“我不抽烟,我爸让我过来给工人送钱,毕竟他们才是核心劳动力,赚点钱不容易,他们的工资绝对不能拖欠。”秦志杰一本正经的说道。

“放心放心,咱们工地这么些年的名声在这呢,要不然这帮工人也不会死心塌地的给咱干呐,让秦经理尽管放心,我们绝对不会拖欠工人半毛钱!”工头点头哈腰的陪笑着。

“嗯,韵儿我手机落车里了,帮我拿一下!”秦志杰将车钥匙丢给江韵,将她支走后,这才对工头说:“工地是不是有两个叫王昊跟二胖的?”

“嗯。”

“别的工人的钱都可以发,唯独他俩不许发,一分钱都不许发,记住了吗?”

工头一愣,小眼睛转的极快,立马回道:“明白,需要特殊照顾一下不!”

“你看着办,我领我女朋友瞎转转就不要跟着了。”秦志杰满意一笑。

“好嘞。”

……

“那两个人是不是王昊跟二胖?”走着走着,江韵忽然指向推着水泥迎面而来的王昊。

“他们两个人毕业后没有工作,你也知道这个社会是需要文凭的,刚好他们来我们家工地应聘,我就寻思都是老同学就帮一把喽。”秦志杰完全就是在扯犊子,他也是昨天不小心看了眼工资表才知道王昊他们在这工作,同样的王昊要是知道这是秦志杰家包的工程肯定早就拍屁股走人了!

“小杰你对他们真的挺好的,我替阿昊感谢你。”江韵由衷的说道。

“你替阿昊?”秦志杰不乐意了:“我都追了你那么久了,难道你还喜欢那个小子吗?”

“我这个人这辈子都是他的,在他本应该享受青春叛逆的时期,选择了义务跟责任,用他那并不宽阔的肩膀将我的未来抗在他的肩上,那年在校门口用他那稚嫩的脸庞对我说,这辈子他会照顾我的时候,我就认定了,一辈子都是这个男人的,现在他长大了,我也成熟了,我会嫁给他。”江韵的目光露出温柔之色:“他在我身上赌了青春跟明天,我又怎么能让他输。”

江韵那天在同学聚会上就想要跟王昊解释了,可是王昊完全不给她机会。

“昊,工作呢。”等到王昊路过她的身边时,江韵笑着打了声招呼。

王昊没理她,直接推着车漠视的走了过去。

再他看来,江韵的这句话对他很打击,没有任何一个男人想要在前女友面前证明自己过得并不好。

“我们是在工作呢,而且不仅仅是现在,以前我们做的就是这个工作,你上学那会阿昊就是用这个工作,用他那推水泥的脏手赚钱供你读书,他以前穿的就是破破烂烂,脏了吧唧的,不好意思去学校给你送生活费,非得等到衣服洗干净了才过去见你,跟你旁边这个一身名牌的人比不了。”二胖作为王昊的朋友,心有不甘的看着江韵跟秦志杰走在一起,火气蹭蹭的往出冒,说话带着嘲讽。

“二胖,你闲的是不。”王昊回头扯脖子喊了一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