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三章:老狐狸
作者:岳小黑  |  字数:2316  |  更新时间:2020-01-12 22:59:03 全文阅读

瓦檐村,坐落在一个四面都是山的山洼处,形如一个元宝锭一样,如果周边没有这么多的煤矿,卷起的黑风染了山头,污了河水,那么瓦檐村也算得上山清水秀了。

很久很久很久以前,说不上多长的历史长河里,瓦檐村的民窑就出名,那是因为老天爷给的饭碗,瓦檐村的山头里都是石灰岩,随便找个山头,寻一片松软的地势,刨个坑,挖点土,回家支口大锅用火烧一烧,再倒点水泡一泡就是上好的白灰,老百姓都用这个涂墙抹砖!

瓦檐村的李家祖祖辈辈靠着烧石灰,做瓦罐积攒了十几代的家业!《燕州县志》里也曾记载过李家的业绩。虽然时变境迁,烧罐的民窑变成了耐火建材厂,但是厂里管事的依旧是李家,而村西头的大殿院也彰显着曾经李家的辉煌!

临近中秋,日头出山也迟了许多,趁着蒙蒙亮的天,鸡还没叫,姜二就早早的出了门,为得是躲开那些倒夜壶的娘们,虽然唾沫星子淹不死人,但姜二眼下的风头太紧,多少也臊得慌!

瓦檐村耐火建材厂的铁栅栏门上着两道锁,姜二拍打着铁门喊道:“开门开门,有人么!”厂子里拴着护厂的大黑狗汪汪的叫了起来,门房看门的李有清光着腿,披着件褂子,掩开半拉门探出了半拉身子,迷醒着眼吼道:“谁?大清早的!”

“李叔开门!是讷,二兴!”姜二朝着李有清挥了挥手!

李有清瞅清了是姜二,说道“哦,二兴啊?大清早的啥事!”

“讷找李厂长有点事拉呱!李叔开门!”姜二手扶着铁门,迫不及待的对李有清说道。

“那你去有义家找他呗,来这做甚呢?”这时的李有清已经醒秧过来,明白了姜二来的由头,故意耍笑姜二。

姜二打着哈哈的说:“这不是不方便吗!李叔先开门,让讷进去!”

“哦,你等我穿衣服”李有清关上了门,等了十来分钟才磨磨蹭蹭的出来,开了铁门,还不忘朝姜二的后脖颈使劲得拍了一巴掌“你这个灰猴,干的好事!”

姜二嘿嘿的笑了声,赶紧挤进了还没开展的铁大门,也没进李有清的门房,绕开栓着的大黑狗,向瓦檐村唯一的一栋水泥建筑物走去,瓦檐村耐火建材厂办公楼。

李有义昨个一天过得也不舒服,强子在煤矿做营生,被翻斗车压死,走了快三年了,虽然儿子和媳妇的户口分开了,但是有着大孙子李晓俊的羁绊,郭玉芬还是李家名誉上的大媳妇呢!以那个败家媳妇的性子,这档子烂事迟早要出的,都过了三年了,也算给李家留了份情面!

姜二是个啥种,村里人都知道,除了仁义,那日子过得是打不到人堆儿里去的,光景过的土包锅的烂摊子。也不找个正当营生,每天晃荡进晃荡出。

只是郭玉芬和姜二扯油皮的事还好说,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以自己在村子里的威望,闲言碎语也落不到李家的头上,可是偏偏自己那不成器的三小子,扯着皮的把事往李家身上揽业。混账玩意,每天不消停,想从姜二那穷鬼身上拔毛。昨天被自己用棍子撵出了家门!估计又耍了一晚的钱,到现在也没见人影!

李有义每天总是第一个来厂里,虽然是公家的建材厂,但是人们都清楚,厂子到这份上了,已经算得上李家的半个产业了!十多年的老厂长,所以事事都得上心,马虎不得,也懒惰不得!

李有清是自己的叔辈哥哥,安顿了晚上看厂子的营生,也算得上尽职,平时都是自个开了门,完了去门房喊他起炕,今儿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厂门已经开的大展!

李有义推开门房,看着李有清穿着衣服躺着,在睡回笼觉。李有清听见有动静,知道这个点只有李有义来,头也没回喊道:“有义啊?二兴来了,搁你办公楼那等你呢!”

李有义知道,姜二迟早也得来找自己唠唠,只是没想到大清早的来,自己的思绪还乱着呢,不是谈话的好时候,准备转身回家,甩了姜二,眼不见心不烦,但是又想,自己又没做啥出格的事,躲他做甚,怕他个甚?又背着手朝办公楼走去!

姜二圪蹴在门口,看见李有义来了,大老远站了起来,没吱声,等李有义到跟前,才迎了上去,喊了声:“叔,您来了?”

李有义没回话,板着个脸开了门,往办公室走去,就当没瞧见姜二这个人似的,姜二只好跟在李有义屁股后边,懦懦的跟着走!

李有义进了办公室,用暖壶给自个倒了杯昨天剩的温水,在办公桌里坐了下来,拔了根烟也没让息姜二,自个抽了起来,也不问姜二的来头,也没说句客气话让姜二坐坐,翻起了桌子上的本子。

姜二自己挪进了办公室,低着头也不言语,就这么安静的等待着,时间过去十多秒,感觉过得好长,见李有义没有了动静,只好自个找了个凳子,挪到李厂长的办公桌边,咳嗽了一声,缓解了下尴尬的气氛对李有义说道:“叔,讷和玉芬儿的事不是他们传得那样的!讷么祸害玉芬儿,讷们是处对象来着。”

李有义假意发火,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了“么祸害?么祸害玉芬儿咋反抗,踢你蛋?”

姜二吓得一激灵,也站了起来,争辩道“那是玉芬儿瞎说的,叔知道讷是没种的人,胆小的要死!讷咋敢做出那事呢!”

李有义气的,用指头指着姜二的头说道:“你胆小,你胆小十里八村没胆大人了,哪个地界儿的坟圐圙你没掏过?哪家白事业的油糕你没吃过?你还胆小?”

姜二又辩解道:“叔,一码归一码,讷不怕死人,但是不代表讷敢做祸害人的事啊,讷又不是坏人,玉芬的性子叔也知道,这就不是一巴掌拍响的事。”

李有义突然理清了头绪,慢慢地坐了下来,又点了根烟,舒缓了下情绪,态度拐了一百八十度弯似的,笑眯眯的对姜二说道:“二兴呀,你说你是和玉芬儿处对象来着?”

姜二看着李有义这边天气似的脸,心里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但是还是本能点头应道:“嗯呐!”

李有义心里默默一笑,坐了下来,指着凳子对姜二说道:“二兴啊,你坐,你坐,坐下来咱慢慢聊。其实叔也知道你是个仁义的娃,不是胡来的人,你看啊,这个事情这样的,玉芬儿那呢,说你要祸害她,要报警呢,你说你们俩个处对象呢,我是个公平人,也说句公正的话,谁也不偏袒,这事你们两个人私了吧.“

姜二坐在凳子上,心开始突突的跳,突然感觉自己就像只兔子,掉进了老狐狸的坑儿!他没接茬,想继续听李有义说下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