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二章:李倌儿的蛋
作者:岳小黑  |  字数:2405  |  更新时间:2020-01-12 22:35:30 全文阅读

雁北的秋天总是早早的到来,秋风总是能扫起层层的杨树、桦树和枫树的落叶。临近中秋,瓦檐村以及周边的人,三五家伙伙的开始到李倌儿家买羊,像李有义家那种大户人家,一户也可能买上两三只羊。李倌儿忙的时候一天要宰五六只羊,当地的习俗,会把羊蹄和羊头留给卖家,当宰羊的辛苦钱,很多的外地人,会用鸡蛋或者白面来换这些羊蹄,羊头,经常两三个鸡蛋能换一副羊蹄或者一颗羊头!

晌午有人买羊,李倌儿就把放养的营生,交给了自个雇的羊馆儿老耿头了。宰了两只羊,讨了一副羊下水,让媳妇腊梅煮了一锅羊杂,虽然已是中午,日头高挂,但是感觉不到一丝的热气,李倌儿一手端着碗羊杂,一手提了袋粉条,朝姜二家走去,透过姜二家豁了口的土坯院墙,大老远就看见江平在院里搭了个木炭堆,支了个铁框,圪蹴(蹲着)着烤着羊蛋,边上还放着几个山药蛋,准备着一会烧了吃。

江平回头瞅见了李倌儿端着碗羊杂,大声的调侃道:“李倌儿啊,你咋那么抠啊,养了那么多羊,咋端了碗羊杂就来了,你瞅讷这火堆,好歹准备条羊腿呀!”

李倌儿白了一眼江平,说道“你就那瞎咯嚼(胡说)吧,好好的羊给你卸条腿下来?再说啦,这蛋还是岗的呢!”

江平听完哈哈哈哈的大笑起来了,冲着屋里大声喊道:“二岗,大海,听见了么(没),今天中午咱们吃李倌儿的蛋!”屋里也哈哈哈的传出了姜二和大海的笑声!

“哎,你个讨吃猴,真灰(坏)!”李倌儿没再搭理江平,进了屋,炕上大海和姜二已经喝着小酒对闷了起来,桌子上摆着花生米,烂咸菜,玉米棒,还有一碗不知是大海还是江平家端来山药烩粉条。

李倌儿把粉条放在灶台上,摸了摸灶台是凉的,对姜二说道:“二岗咋也不生个火,这粉也没法烩!”

“一会儿院里边让江平烙烙算了!来上炕!”姜二给李倌儿倒了杯老白干!

“羊杂还热乎的呢,别烙了,粉条留着二岗晚上烩吧!”李倌儿说着把羊杂碗放在了桌子上!

大海往炕里边挪了挪,给李倌儿腾开了地方,对李倌儿说道:“倌儿,今儿个上午不赖?讷见不少人来买羊,杀了几只?讷可见李富在你那瞎个转呢,那个讨吃猴又咯嚼啥拉!”

李倌儿先吱了口老白干,吧嗒了下嘴,接着说道:“讷看着他来了,给他塞了副羊蹄,让他滚蛋了,不想听他寡比(闲话)咯嚼!李家咋就出了个这讨吃猴”

“哎哎,咋说话呢,论辈分,他还是你叔呢哇,这样说长辈,不好吧!”大海开玩笑的数落李倌儿。

“啪”李倌儿甩了大海后脑勺一下说道:“这个灰猴,麻面讷,是不是!”

这时江平把烤好的羊蛋用碗端了进来:“来来来,咱先吃李倌儿的蛋,正好四个,咱一人一个!倌儿是真会长哈哈哈”一桌子人都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这个灰顶心!”李倌儿也笑了起来,给江平挪挪腾出了个地儿!哥四个都满上了酒,碰起了杯。

酒过三巡,姜二一边讲着浑段子,哥四个一边推杯换盏,你来我往,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最近的趣闻,默契的都没言语姜二昨晚的囧事,但是正题总得有人点出来,要不然这顿饭吃的也没意义。

不一会儿一瓶老白干就见了底,大海又开了一瓶,声音也低了几分对姜二也对着哥几个说:“讷说二岗,你这事闹的挺不好,平时讷们都以为你开玩笑呢,没想到你还真的睡了寡妇,还把咱村最吸人(漂亮)最得劲的那个寡妇给睡了。”

姜二没言语接话,大海接着讲到:“这事本来没啥,问题是李富那个讨吃猴么完,闹得李厂长那也挂不住面子,你看要不去眊眊李厂长还是咋弄?”

“就是就是,二岗别挂不住面子,这事小事化了算了!”江平附和着。

平日里少言寡语的李倌儿也接话道:“这事其实讷不应该跟着掺合,毕竟李强在的时候对讷不赖,可照顾讷了!讷也叫过人家一声大岗大婶,二岗你也是个义气人,实在不行,要不眊眊李厂长说点好听的,再跟郭玉芬儿那提个亲算求了!反正二岗也是光棍一个”李倌儿说着这话,憋屈得满脸通红,不知道是因为酒喝得多了,还是被自己的话题臊的!

姜二其实心里也一直在思谋,别看平时遇见个白事,给死人装个衣,半夜里也敢给人掏个坟圈子,但是那都是手艺活,见多了也就习惯了,给外人的感觉胆子挺大。其实姜二自己知道,自己打心眼里是个怕事的主,骨子里的懦弱,怕不了疼,受不了苦,要不也不至于一身的本事,活成了现在土包锅的烂光景!

“岗现在也不知道咋弄,等等吧,现在么钱,岗约么着这几天有随喜(别人问事,给的报酬,没有固定数目),等领了随喜再去眊李厂长吧,李厂长那不至于这两天都等不了吧!玉芬儿那就算了,李倌儿,你别受制(生气),岗养不了玉芬儿,玉芬儿也不是岗能养起的人,这才几年功夫,李强那点赔偿款就让那娘们败光了!那是个赖才地,岗可不敢揽业”姜二有自己的打算,和郭玉芬儿也是对方耐不住寂寞,主动勾搭自己的,要不然自己哪有这本事!现在还后悔着呢,咋还能送上门去呢!

江平接茬道:“二岗,讷看你还是走哇,有手艺到哪都能吃口饭,瓦檐村不养你,讷看你还是走比较好,人家报警了可不好,讷里边待过,受罪呢!”

江平是蹲过号子的人,虽然是在号子里边受罪,但是也算见过大世面的人,知道外边的世界花花,经常和众人说,窝在村子里没意思,也不止一次和哥几个提议出去闯闯!

姜二犹豫了,不接话,举杯哥四个碰了下,随后谁也不言语了,政策这东西老百姓看不懂,更玩不来的,两年前的严打历历在目,西河村的吕顺就因为摸了下姑娘的脸,整了个流氓罪,差点枪毙了!这蹲了两年多了还没出来,听说判了十年!江平更是因为耍钱被抓,判了三年的牢狱,在里边表现好,为了救一起做营生的外地后生受了伤,这才减刑,刚回来没半年,虽然眼下严打的风头过去了,但谁也保不准东风再起。

“二岗,讷看你就明天去眊李厂长吧,这事不能拖啊,过几天就更说不明白了!后晌(下午)讷给你整条后坐臀,反正过十五呢,讷也得给自个准备!”李倌儿打破了沉默!

“算啦,不用,腊梅的性子咱哥几个都知道,明儿早岗去眊李厂长,先看看情况,你们不用操心,岗有分寸呢!”姜二说了点宽慰兄弟的话,这话也是在宽慰着自个!

这顿饭中午吃到了后晌,菜凉了,但是哥四个心却热乎了起来,直到李馆儿要去接羊回圈,众人才散了各回各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