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四章:李倌儿往事
作者:岳小黑  |  字数:2391  |  更新时间:2020-01-12 23:23:11 全文阅读

“想亲亲想得讷手腕腕那软,呀呼嘿;

拿起个筷子讷端不起个碗,呀儿呦。

想亲亲想得讷心花花花乱,呀呼嘿,呀呼嘿;

煮饺子我下了一锅山药那个蛋,呀儿呦,呀儿呦。……”

瓦檐村自打郭佃农走了后,十里八村的爬山调,也就李倌儿吼的最正了,大山之中回音儿都是很响的,李倌儿的羊放到哪儿,这爬山调也就吼到哪儿!以前正月里闹红火的时候,大秧歌扭完了,压轴的节目就是郭佃农带点荤的二人台、讨吃调,什么《寡妇上坟》《光棍哭妻》《邋遢老婆》等,现如今,李倌儿不会荤段子,正月里,也只能用爬山调给乡亲们打打牙祭了!

晌午李倌儿赶着自家的羊出圈,聚集在旱湾子的一块宽敞地,亮了一嗓子,这嗓子也等于个喇叭,为的是让村子里那些散养的主,把自家的羊放出来,李倌儿捎带上一起放了,等月末了,给个十块八块的辛苦钱!这部分钱,李倌儿给了老耿头,也算是老耿头的额外收入!

陆陆续续的,两三只一群,三五只一团的羊,汇聚了过来,在这羊流中,李倌儿看见了姜二的身影往回家的方向走着,李倌儿准备隔着河湾打个招呼,但是细想想算了,他知道姜二看得见他,心照不宣了!

李倌儿和姜二处得热乎,都好到了穿一条裤衩的份,这份关系我们还得从李倌儿的身世说起!

瓦檐村有条小河,四季有水,冬天的时候会结成冰,融了冻,冻了再融,慢慢的小河会变成整片整片的银色地带,形成一个天然的大冰场,村里的孩儿,家有条件的会做一个冰车,有了这辆冰车,你就是这群孩儿群里的王,没条件的只能打滑擦儿!总之,冬天了,这片地势这是孩子们的乐园!

四个十来岁的小孩打着滑擦儿,这四个小孩就是少年时期的姜二,大海,二海,江平。对于有着冰车的李家三兄弟,这四个小伙伴是从来都不屑的,也不会像别家的孩儿那样围着李家兄弟玩。

这一天,李家兄弟的组合里多了一个没见过的孩儿,个头比李强都高,但是一直在推冰车上的其他玩伴,自己一下也没坐过!一堆小孩儿也特别的排挤那个小孩儿!玩着玩着,那边的几个孩子开始推搡起那个孩儿,明摆着就是在欺负这个不认识的孩子!

姜二几个人瞅了不落忍,姜二一挥手三个小伙伴跟了上去,姜二冲着李强喊道:“嗨,强子,你们干嘛呢,欺负人呢!”

李强虽然是李家这辈儿的行大,叔辈弟兄也挺多的,平时身边总是能围着不少的玩伴,但还是怕姜二的,只是因为姜二见过死人,在小孩子的眼里死人就是鬼,没有什么比鬼再厉害的了!姜二连死人都不怕,所以十里八村的小孩也就都默认姜二是最厉害的人了。

李强连忙解释道:“二兴,讷们没欺负他,他是李清岗的新孩儿,讷们耍呢!”

姜二听村里人说过,李清领回了个新媳妇回来,点了下头说道“哦,李清岗的新孩儿,那你们得照顾他,咋欺负他呢?我们都看见了”

“就是,就是,你们咋欺负他呢,我们都看见了!”大海几个小伙伴应和着!

姜二冲李清的新孩儿喊道:“你过来!”那小孩看了看李强,又望了望姜二,慢慢地朝姜二挪了过去。姜二问那个小孩:“你叫啥名字?”

“讷叫张关娃”那小孩回答道,可是李强立马就喊道:“他叫李关娃,他是李清岗的孩儿,他姓李!”

姜二没理李强继续问那娃儿:“张关娃,你愿意和讷们耍嘛?讷保证和讷耍别人不欺负你!”

张关娃已经和他娘来了瓦檐村四五天了,每天都在李家的大殿院里耍,遇见的也都是李家的孩子,他娘让他姓李,大殿院的小孩子都排挤他,每天都过的不快乐,也不敢和他娘说,今天是第一次来旱湾子耍,遇见了提自己出头的姜二,心里莫名的暖和了起来,又凑到了姜二跟前说道:“讷和你们耍,那个院子里的小孩和他们就不欺负讷了吗?”张关娃指了指李强!

姜二听了,一把把和自己个头差不多的张关娃,往自己的身后一扯,冲着李强他们喊道:“强子,富儿,你们听着,张关娃以后就是讷兄弟了,你们以后都不准欺负他,还有告诉院子里的,谁要敢欺负张关娃,开学我就揍得他不敢出门!”

姜二的话还是管用的,从那以后张关娃每天也不在大院玩了,整天跟着旱湾子的姜二和郭姓的孩子耍,即使改名叫李关娃以后也一样!

李关娃十四岁那年,后爹李清在马路边扫煤面儿,被不睁眼的跑煤车压死了,煤车跑了,一分赔偿也没讨到。大殿院不住寡妇,第二年,李关娃就和他娘搬出了李家的大殿院,到了这郭家和外来户积聚的旱湾子落下了脚!没几年,李关娃娘为了生活,也去马路边扫煤面儿,一样的地方,一样的场景,一样的被煤车给撞死了,村里人都说是李清找替死鬼,把媳妇拉走了!这次煤车撞在了比针松树还高的煤面儿堆上没跑了!赔偿了年仅十六岁的李关娃一万块,那年月,一万块是一笔巨款!

半大小子,吃塌老子,十六岁的李关娃,根儿不在李家,没个亲近人,娘舅家据说是内蒙的,也早就失去了音信,李家人没人照顾,一万块虽然不是小数目,也架不住李关娃的大手大脚,两年的光景,整天带着姜二、郭家兄弟、江平还有三五玩伴吃喝玩耍,糟蹋了不老少!

姜二年长李关娃一岁,经常跟着姜半仙做红白事的道场,也算见过世面,心智成熟得很!眼看着李关娃这万元户立马要变成要饭猴,心里也想着给李关娃张罗着营生,但是瓦檐村附近只有建材厂和煤矿的营生,大后生们都嫌累,太受罪,李关娃还小肯定是去不了的。

有一年姜二随姜半仙去了趟邻县怀远县,见那边的人家都养羊,觉得是个好营生!燕州矿区基本上没有养羊的,瓦檐村里只有个几家散养的山羊,满大山老天爷赏的草,灭四害狼也打光了,只要有勤劲儿,只需要羊崽子的本钱就够了!

姜二合计着这营生李关娃肯定能做,于是缠着姜半仙带着李关娃去了一趟怀远县,回来的时候拉了五六只绵羊羔子,勤劲的人总是能活的。不到二十的姜二,只要不忙了,大部分的日子都是陪着李关娃,一起在山上放羊,日子越久,这感情也就越深。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如今的李关娃变成了这黑山沟,矿区远近闻名的养羊大户了!

外村的人来买羊,都是羊倌儿,羊倌儿的叫,懂尊敬的人,会加上个姓,渐渐的,李关娃喊成了李倌儿娃,最后索性连娃字也取了,变成了我们现在的李倌儿了,李倌儿也喜欢上了这个新身份的象征,自个觉得,这名字也是自个新生活的开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