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五十八章,我自是年少,韶华可倾负。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150  |  更新时间:2019-12-10 16:54:41 全文阅读

青田巷仍旧没有人处理的废墟,金黄长剑如同家教极好的孩提见到长辈一般乖巧立于空中,家法之下生不起叛逆之心,只得束手而立。

金黄长剑前有位满脸风霜的中年男子,看起来却又风尘仆仆,正是青田巷或者说整个江北出了名吝啬的苏檀香,若是苏木没有离开小镇,就不难看出了自家爹神色愈发红润,如同得到修士们得到无上机缘。

飞剑立于红袍少女身后,显得更加乖巧,若是中年男子如同长辈,金黄飞剑看到红袍少女自然就是祖宗级别的人物,沉默不语的少女气势已经今非昔比,全身上下皆是威严不可侵犯的气势。

一炷香时间,红袍少女按捺不住性子开口说道:“剑意天下空青,前辈为何不肯出手?我并不觉得这可以当作试炼,我辈剑士真正试炼地应当是混沌天下。”

与一尊圣人这么说话,不可谓是不客气,但是严格来说也是剑意天下一名剑士的空青仍是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大燕皇朝一座世俗王朝根本提不起兴趣,哪怕有着千年底蕴,剑乡随便一位十一剑图修为的剑士都能一剑灭几座,武仙城虽然作渌水天下第一势,号称能与道家三教扳手腕,没有圣人坐镇就像是徒友有华丽的外表,实际上并不经打,尽管有着身负大神通的春秋武夫,剑乡真要想踏平武仙城也只是稍微费点心里劲而已,若是八百年前的苡仁,遇见这种有人公然挑衅剑意天下的人,出背剑山第一件事就是踏平那座山门。

略微文人雅士们高中状元打马游街那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中年男子抬头看了一眼处处表现的如同被爹娘囚禁多年今日忽然解放的金黄长剑,平静说道:“我自有打算,提醒一句你与妖土交易最好不要被剑宗的人发现。”

红袍少女伸手抓住长剑,顿时一声剑鸣,满腔不满,少女置若罔闻,转身抬脚,一步跨出青田巷。

当少女前一脚踏出青田巷,被儒家君子以浩然正气困于巷弄的孙家武夫后脚拐出巷弄,满脸神采不复如常,盯着红袍少女离开的方向,心中满腔怒火,但是不敢嬉笑于面,故作镇定,只不过口语之中不难听出一些不满意的韵味,“前辈身处青田巷,可谓不问世事,不过这之前还是要多谢前辈解救之恩,但是其中我有一事不解,若是苏前辈早把目光盯到剑胎身上,却为何又要让颜宝钗接近,最后甚至挑唆他来杀大夏皇子,莫非是觉得我们大燕王庭太好欺负?”

若是说因为眼前中年男子是圣人便要低声下气,这显然不太符合纯正的春秋武夫大道,甚至会有损道心,最后难以大成,但是孙家武夫口语之中也全是事实,只是说话的方式让人不太满意。

苏檀香脸色如常,平静道:“我苏檀香,七千年前亲手种植剑胎,也身为气宗圣人,有些话说来你修为太低也承受不住,如果这是七千年前,你这么说话,我的回答便是大燕没了,但是今时不同往日,第一,颜宝钗靠近剑胎并不是我能阻止,哪怕我出手拦截,甚至镇杀,日后也还会有第二个颜宝钗出现,而且那姑娘资质根骨皆能媲美道种,王屋深巷有先天大阵,其中更有破开紫霞大道剑气,她仍然来去自如,既然靠近剑胎于百利而无一害,我自然不会出手拦截。一座世俗皇朝还没有能让我动心的东西,你要杀她,那得让剑胎真正走出委羽镇的时候。”

孙家武夫默然不语,低着头,看不见喜怒哀乐。

苏檀香忽然自嘲一笑,说道:“若是真要出手,你以为如今长生天下还有大燕皇朝?一座王庭,哪怕历经春秋乱战而不败,有什么东西能够让我苏檀香不惜自降身段出手谋划?”

孙家武夫身为大燕三千王庭之一孙家嫡传人护道者,山河大大小小许多事情都见过,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哪怕圣人也并不全都如同春秋学宫那般正气浩然,天下也有数之不尽道貌岸然的修士,便是中年男子实打实的圣人,一句话也只能相信半句,不过双方实力差距到底是一个天上一个海底,言语不敢太过激烈,生怕得罪这位圣境修为不知道有没有果位的圣人,平静了心气,怒意收敛,声音略微大了些许,“依先生所言,却是我小人之心了?”

苏檀香瞥了眼孙家武夫,把他的冷笑置若罔闻,自顾自说道:“委羽洞天鱼龙混杂,剑胎动手杀大夏皇子没有人挑唆,那不过是他自己参悟出来的一个道理,你修春秋武夫大道一甲子,这么简单的道理应该明白?!而你追杀颜宝钗,最后甚至让武仙城的人出手我也袖手观戏,若是真要动手,杜府那位替苡仁探路的剑士早把三尺青锋架在你脖子上了。”

说着忽然想起什么,苏檀香笑着补充道:“差点忘记你可能不认识,浥轻尘,剑宗第九代弟子。”

孙家武夫闭目养神,鼻息浓重。

如果是东胜神洲除了道家三家之外任何一个仙宗弟子,不被护道人的身份束缚,修炼纯正春秋武夫大道的魁梧男子多是要意气江湖。只不过眼前不管有没有果位,但是总归有圣人战力的中年男子一言一行都让他有所顾及,不是担忧自家性命,却是害怕有人对小姐与小主子出手。

苏檀香一步一个脚印走到如今,山河之中几乎已经没有能让他发怒的事情,把孙家武夫小动作一笑置之,继续说道:“若非身处青田巷,你早被当初朝天阙那儒家弟子镇杀,你身为大燕王庭嫡传人护道者,不会看不出这其中含义。”

孙家武夫沉默半晌,淡然道:“我偶然听人说起苏檀香本命心剑被人打碎最后败走蛮荒天下,春秋圣人威严名声不保,气宗剑庙内神像被人剔除,剑籍被削。说实话,当时那丫头跟我说的时候我差点发怒,堂堂一座圣人,怎么也有背剑山十四剑图的实力,又是号称山河杀伤力第一的剑道圣人,便是道家三教圣人亲临也能酣战千年不倒,只是一言一语听起来却是让我信以为真,堂堂一尊圣人却藏头露尾,行事全是小人行径,如此哪里还称得上圣人二字?!”

苏檀香如同春风扑面一脸陶醉,身姿如同五岳天塌不动,孙家武夫讥笑言语他静心听完,如同止水波澜不惊。

孙家武夫也没有小人得意,适可而止的道理小镇上恐怕没人有他清楚,他只是轻轻一笑,伸出手指,指向曾经被人削籍踢像的圣人,故作镇定道:“苏檀香,剑气分家剑宗以术立派,气宗以道立教,山河道门皆以阐截人三教为首,如此说来,气宗是不是自认低人一筹?”

苏檀香转过背对着孙家武夫,看着桃子坞高楼,神色第一次有了不同的变化,轻轻叹息一声,笑着问道:“桃子坞跑堂那丫头跟你说的?”

孙家武夫愣了片刻,不过很快就释然,重新正视这个中年男子,双手负背,有些怒意,“先生觉得我哪里说的不对,还是戳到了您痛处想要以小人之心度我君子之腹?”

苏檀香笑了笑,“你?!”

孙家武夫没有什么反应,想了一下,问道:“先生的意思一定保颜宝钗了吗?”

苏檀香轻轻应了一声,“有我,你杀不了她,否则后果之重,整座长生天下也背不起。”

孙家武夫声音低沉,“先生说真的?!”

苏檀香不想与这样一名不起眼的武夫来朝堂上的花哨操作,也没有什么尔虞我诈,并不会因为被人说起早年往事就真的心有怒气,轻轻点了点头道:“不假。”

孙家武夫深深提了一口气,沉默半晌,最后转身顺着巷弄看着小庭院的方向,怒哼道:“这一次孙家咽了这颗黄连,若是还有下一次,我再出手想来前辈您无话可说了吧?”

苏檀香不作言语,孙家武夫转头就走,临走的时候对着苏檀香的背影吐了一泡唾沫,嘴里还骂骂咧咧像个婆娘一样说着“什么狗屁圣人”之类的话语。

苏檀香抬起头看着倾盆大雨过后不太好的天色,朝天阙弟子真正坏了规矩,剑宗的人来了之后,脾气可就不像他这么好了。

只是这个时候耳畔响起一道如黄鹂鸣声,亦铃铛清脆悦耳,原来是红袍少女忽然想起来一件事,以剑宗秘法传音,她希望王屋洞天那把剑出世之后能光明正大与浥轻尘一分高低,没有什么理由,就是单纯的看不惯剑宗所有人。

苏檀香无奈笑了,有因有果,前人种因,后人接果,他轻轻叮嘱道:“适可而止。”

“苏前辈?”

“苏前辈?”

当陷入无限遐想的苏檀香耳畔忽然又传来一阵小心翼翼的声音,他顺着声音望去,那清白少女趴墙上左顾右盼,满脸小心,与此同时,一名高挑女子极其高调、大摇大摆的走出巷弄。

苏檀香抬头看了少年一眼,还没开口,少年就立马问道:“苏前辈,他走了?”

苏檀香点了点头。

再看着颜宝钗,他心中就有些莫名唏嘘,便是活了这么多年,亲眼看见剑胎即将消失殆尽,他不惜以圣气重新缔结剑胎,可到头来万万没想到剑胎会对这么一个姑娘一见钟情。清白少年这个年龄不清楚情为何物,没人解释,也不去琢磨,少年只觉得开怀。

苏檀香也不想管这种人间七情六欲,他更不可能跟一个才踏进修炼大门的少年说剑道无情,大道无情的话语。

剑道无情,任是无情也动人,届时背剑山得天赐剑图,剑光千里,祥云满天,那是整座剑意天下少有的美景。

大道无情,无情无义。

儿女情长永远都只存在于市井之内江湖之中,可以让读书人们有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但是修炼大道上不需要这种东西。

长生大道更无情。

苏檀香历经的事情太多,很清楚少年如今十五岁,还有很长一段路,看见李当归这个剑胎,便是脸上笑容也如同阳光和煦,温言道:“走了,再不走我就要出手打人了。”

李当归有些无语,跃下高墙。

苏檀香笑了笑,然后严肃道:“私塾新来了几个年轻人,尽量少与他们接触,另外孙家武夫答应不再寻你们麻烦,希望你也不要耿耿于怀。”

李当归点了点头,抱拳答谢,然后问道:“前辈,杜若的天生顽疾有没有办法医治?”

苏檀香伸手平放胸口示意少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轻轻笑道:“如同一颗枯木,树中害虫去尽,人不是草木,但要想逢春却是难上加难。”

李当归一点即通,心安不少,小声问道:“先生,你知不知道有什么好的法子吗?”

苏檀香摇头道:“没有,不过既然根已去除,要想痊愈只需要静养半甲子,要是想立竿见影,除非有高人相助,他是读书人,自然需要读书人帮助。”

李当归轻轻一笑,如同满月。

少年这些日子经常与杜若交谈,而且赤芍多次帮助他,李当归自然想尽绵薄之力,虽然没有得到什么实用的信息,但半甲子对于杜若的性格来说太简单,最后想起不再担心孙家武夫,这口气吊着很久的少年一屁股坐到地上,抱着腿出了一大口气。

颜宝钗以为有什么意外立马跑上前扶住少年。

苏檀香不顾李当归,笑着说道:“李当归天府被堵塞,这一点你应该明白,之后莫名其妙被移开,你与他形影不离也应该知道,不过这却不是个什么好办法,朝冬夏太过着急,用了天材地宝打通天府却损了一些根基,之后每次来抓药你也知道都会多一些药方之外的药材。他与吉祥大战的时候强行调动天府灵气损了原本留下暗疾的天府,你不用太担心,朝冬夏那家伙宝贝多着呢,几副药下去就药到病除。”

颜宝钗恍然大悟,难怪教导李当归《春秋剑诀》的时候这家伙怎样都开不了天府,原来是被剑胎堵住,这样一来也就说得通了,七千年剑胎要想挪开,岂是朝夕之间的事情。

她心中轻轻叹息一声,还真是用心良苦。

只不过高挑女子下意识的动作却让苏檀香莫名有些欣慰,替地上的清白少年欣慰。

少年自是年少,但韶华可倾负。

大道无情,道心却有情。

颜宝钗走得也不是什么太上忘情道,当看见多次不问结果无缘无故帮助自己的少年忽然坐到地上,出于人之常情也会跑过来。

更何况,清白少年还当着她的面许诺了一个誓言,自己还答应了。

苏檀香看着两人就会想起苡仁,一脸沉重。

颜宝钗抱起少年,拍了拍柔声问了情况,得知无碍之后,看向苏檀香道:“前辈,我是不是还要去拿几副药,不过却很可惜,我出门在外也没带多少钱,倒是一些稀奇古怪保命玩意不少。”

苏檀香看着高挑女子,掏了掏兜,尴尬一笑那意思已经很明显,最后心虚干笑的问了一个问题,“修炼随心还是随道?”

颜宝钗想了想,搬出少年那句豪情壮语,“随心,有朝一日,一剑一下天地失色,星河倒流。”

苏檀香满腹无语的无以复加。

苏檀香看了一眼精疲力尽昏昏欲睡的少年,有些事情也只有先告诉高挑女子,然后由她转述,伸手指着天府,然后移向神阙穴,“剑士修剑气,剑心,剑骨孕育剑道,神阙穴可当孕育剑道的地方,效果如同天府,孕育本命心剑,对于剑士来说心剑如同性命,心剑破碎道行烟消云散。只不过对于他来说这些东西还太高,你们抓药服用之后,清晨黄昏除了吐纳之外还需要脚踏实地的修炼。”

颜宝钗点了点头,关于剑道她就是七窍通六窍最后一窍不通,听到这位剑道圣人说,也一字一句记的认真,“前辈,我们现在还需要去王屋深巷吗?我看大夏来几位武夫,修为不低。”

苏檀香笑了笑,“不足为惧,现如今应当好生修炼,尤其是你,你天资极好,若是天地眷顾便是这么短的时间也能让你迈出一大步。”

颜宝钗点了点头,最后有些不好意思道:“前辈,我身上没钱?”

苏檀香扯了扯嘴角,“记我账上。”

颜宝钗欢悦的像只精灵,搀扶着少年走出巷弄,身影越行越远,最后看起来两个人就像一路走过来的神仙眷侣。

苏檀香目送着两人离开,若有所思。

虽然他被剔除神像,削去剑籍,但苏檀香身为圣人,确实不能以常理对待。

被一尊大妖屡次触摸底线仍然如同春风拂面的剑道圣人,轻轻摇了摇头,转过身,想着一些很长的事情。

他手轻轻一按,王屋深巷那把被大气压制日日悲鸣的碧蓝色三尺青锋如同脱离囚牢的猛兽,一声啼鸣,响彻江北。

一道剑气灌入一座小庭院内,无剑剑鞘轻轻一震,剑意凛然,满怀天地正意。

苏檀香回到房间,闭目静思,这位早已经不是剑意天下剑士的剑修,正想着苏木走到了哪里?

去剑乡之后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受到刁难!

他无奈摇了摇头,左右难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