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五十七章,有剑气,向东来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057  |  更新时间:2019-12-09 21:04:49 全文阅读

孟夏过后,小镇迎来仲夏,只不过或许是因为地处江南江北的缘故,炎热的夏日委羽镇没有半点暑意。

这些日子颜宝钗总会让人打听孙家的消息,闲暇之余也会教李当归一些再基础不过的东西,那日金光破开云霄让小镇上许多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危机感,李当归自然而然把它当作来自东胜神洲某座仙门的大人物,然后便不去深想,果真如同先前所说那样故着胆子偷偷一人前往王屋深巷一探究竟,只不过接连去了几日都没有见到或是听见什么奇怪的动静,倒是经常会看见灵山和尚以及红衣少女,自从金光过后李当归发现似乎有和尚的地方一准会有私塾红衣少女的身影,她也不说话就是跟着,灵山尊者心气何其高也就任由她跟着,李当归甚至想着两人是不是又有某种不为人知的交易,只不过想起少女的脾气很快就释然,就是真有什么交易想来依照两人的脾性也谈不拢。

没有看出王屋深巷的端倪,甚至专门用浥轻尘的法子也没能感悟到那把剑,然后便没了兴趣回到小庭院,正好看见自从被孙家武夫追的狼狈之后每日清晨黄昏都会坐定的颜宝钗,运行天府内气机,呼吸极其有规律,然后便让李当归去朝大夫家赊些药材。

虽然李当归不太明白用来用去只有寥寥几味药材的方子有什么效果,但每次看见朝大夫家账本上浓重的一笔心情就不太好,十四五岁的清白少年这么大还从来没欠过谁家东西,之后便翻箱倒柜哪怕买一些家当也要把账还清,少年生怕应了吉祥那句‘山河最是人情难还’的话,依照朝大夫的脾气很有可能会不知不觉间把账划掉,时间长了这就是人情。

小镇上每次出现大动静之后总会沉寂一段时间,哪怕动静只是昙花一现,奇怪的是却安静不了多长很多新东西就会浮出水面,自打金光过后颜宝钗第一次离开小庭院,告诉李当归说是那天山顶丢了一样东西要捡回来,少年没办法只能跟着一起,结果到了山顶转了一圈也没能找着,倒是看见了一个有些印象的面孔,正是颜如镜,这位与颜宝钗来自一个地方的天潢贵胄除了有些自负之外什么都还好,替李当归解决了许多修行大道上困惑的问题,这些问题实际上只要问颜宝钗也能得到答案,只是想起每日清晨黄昏颜姑娘都会一如既往的打坐李当归也就压抑住满腹疑问,如今有人提及,少年心胸自然不会因为某些事情变得狭小,颜如镜对于修行大道上气机有着独到的见解,便是对这位北唐亲王态度向来不好的颜宝钗也另眼相看,只是一些旁支细节与颜姑娘相比就显得相形见绌,不管多少,由浅及深还是由深入浅,对于才踏上修行大道的李当归来说裨益不浅,清楚的感觉到能沟通天府的灵气越来越浓郁,精纯,甚至隐隐约约觉得不久之后就能迈出第一步,迈进人间修士的大门,谈起有关修炼的事情颜宝钗总会以李当归境界不足说蠢货之类的话,李当归经常会有些尴尬,只不过他也不是褚如良口中天生道种,他才修炼几天第一境也没达到的情况下就能气聚天府打通经脉,他觉得这已经称得上半个天才了。

山顶上除了花草树木就是飞禽走兽,既打听不到孙家武夫的消息,也没有寻到丢失的物件的颜宝钗带着李当归回到小庭院,对门赤芍坐在大门前低着头津津有味的画着什么,府邸内剑气凌厉,浥轻尘单手拎剑于手,略有意味的看着已经快把剑胎当作囊中之物的高挑女子。

颜宝钗没来由的背后生出一股浓郁寒意,带着肃杀之意,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以为孙家武夫终于现身的高挑女子急忙转身,结果透过大门正好与浥轻尘对视,大眼瞪小眼,谁都不肯相让,最后大抵是眼睛太累,颜宝钗一把抓住少年的肩膀朝着对门府邸内浥轻尘嘴角微微一翘,满脸笑容七分得意,然后便收回视线不与他相望,踏进青田巷的时候颜如镜便离开,用这位天潢贵胄的话说就是小庭院没福承受他那种真龙命格。

关上小庭院立马就有一股剑气冲天,然后就听见一阵喋喋不休的问题,不过很快颜宝钗就赏赐了一个白眼,李幼孤传她也就那么几招,用来用去也没办法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只不过那道剑气实在是浓郁,便是浥轻尘这样专研剑道的人看见也无可奈何,要是再给这姑娘百年时间,若是藏得住,百年之后山河中真的会有她的名字。那位沉寂已久的阐教嫡传最近活动频繁,哪怕是一向随波逐流的李当归也察觉到异常,自从孙家出事之后他就三天两头往桃子坞走,目的自然是去寻前一代跑堂。

只不过十二岁脾气有目共睹,因此这位阐教弟子很快就吃到闭门羹,来一次吃一次,但那家伙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因此李当归买药回来的时候还特意绕路去看来一会,只是很可惜今日来迟了,他前脚刚被撵走,少年后脚立马赶到,不想白跑一趟的李当归走进桃子坞听了一段书,也听见酒客们谈天下大事,说是道家三教开了一场万仙道会,其中最为万众瞩目的自然是道家三教第三代弟子们切磋环节,非但三教圣人更是亲言‘但凡正统道门弟子只要胜三场就能拜入三教’,一步登天的机会自然吸引东胜神洲数亿万道门修士,然后老儒生讲了一个让满堂酒客瞠目结舌的话,阐教那位道种却是果断放弃了万仙道会,孟夏时节就已经走出玉虚宫游历山河修炼真人法相。不到而立之年就有修真人法相的事情固然冲击了东胜神洲所有上乘修士,只不过这也让无数修士潜心修炼,甚至有些修士中途返回弃掉万仙道会,只不过期间东胜神洲发生了一些非常有趣的事情。

东胜神洲有一位剑士背剑而来,步履轻盈,脚踏祥云,身后携带剑气万丈,这位剑身雕刻十三柄剑的大成剑士不知道与玉虚阐教有什么冤仇,三剑挥出,波澜壮阔,消掉玉虚宫最为顶尖十二门人顶上三花,甚至圣人出山也拿其不得任何办法,或许是忌惮于那座以剑独尊的地方,这对于一座仙门来说极其耻辱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道家其他两家没有任何表示,不知道是不是担忧因此会沦为山河所有道门修士的笑柄,两交圣人最终还是象征性的说了一些话,从头到尾今都不曾见到真正有什么动作,说这么一些警告的话也是无病呻吟,倒是让东胜神洲的修士们见识到了剑乡剑士们的三尺傲气。

老儒生说的口若悬河,仿若自己就是其中一员,不过小镇上的百姓们脑子就有些不够用了,关于人间修士,他们印象之中就是仙人,圣人却被他们当作春秋诸子。

只不过李当归虽然好奇却更倾向于颜姑娘,她也有道种资质根骨,准确来说颜姑娘与道种之间只差正统道门的认可,听到万仙道会李当归很高兴,就像浥轻尘说剑乡的剑气大会他必须参加一样,这场道会他希望颜姑娘也去参加,第一位道种隋行之游历山河,想来依照颜姑娘的修为天赋第三代弟子之中少有对手,连胜三场也是小事一桩。

没有为什么,少年笑得开心,他就是相信颜姑娘。

当年夜里小镇大雨倾盆,李当归坐在正堂犹豫不决,半晌之后,闭目凝神的颜宝钗睁开眼睛,蓦然笑道:“你们剑士可是又一次向山河表现出了绝对的威势,三剑消掉圣人十二亲传弟子的顶上三花,无疑是挑衅山河四洲所有道门修士。”

李当归轻声问道:“又是剑宗的?”

颜宝钗摇了摇头,笑道:“剑意天下只有剑宗弟子才会这么嚣张,不过剑宗什么时候又出来一位十三剑图的剑士?”

李当归沉默不语,他现在只知道北俱芦洲有座剑乡,主子是气宗和剑宗。

颜宝钗站起身没有不作言语,天色已晚,如今这种时候天机还是少泄露为好,她看着门外,希望明天不会仙神齐聚。

抬头望着颜宝钗走出正堂,李当归拍了拍衣袍也站起身,拿起一旁的油纸伞推开大门来到对面府邸门前,刚抬手门就被从内而外打开,开门的人却是病恹恹的杜若,只不过如今看起来春风满面,顶多脸色略微苍白,不像天生顽疾,倒像是偶感风寒,这让李当归看了忍不住喜悦,杜若只是看来少年一眼,并不奇怪大晚上而且还有倾盆大雨李当归为什么会来敲门,只是把他带进房间,点起蜡烛,坐到一旁自顾自说道:“赤芍都告诉我了,也亏得我爹生前知交众多,孙家嫡女孙落葵带人来官衙报案,然后要了地方县志,大抵是要翻出你祖宗十八代,只不过案件送到荆襄就被我让人拦截下来,那丫头心也细腻,一天七十二封信都是以大燕王族的名义传到天都,地方官员没权力拦,你这家伙运气很好,便是颜如镜这样一位情敌都亲自帮你拦截了奏折,要不然北唐朝廷早来人把你带进大理寺审查去了,天上有天上的规矩,凡间有凡间律令,只要你还不是什么上乘仙宗的嫡传弟子他们就有资格抓。”

李当归站起身抱拳道谢,对此杜若一笑置之,淡然说道:“如今小镇上风起云涌,委羽镇大多都是由外来的人,尤其是青田巷那边,不管镇子上有什么动静那边都安静如常,为此我还打听到了一个消息,孙家那名武夫被刘先生的学生困在了青田巷,赤芍让我告诉你拿药的时候小心一些。”

李当归有些尴尬,哪怕抬头不见低头见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位浊世佳公子说这么多话,倒是不怎么好奇困住孙家武夫的儒生,刘先生不平凡小镇上街坊邻居们也都心知肚明,经历过这么多事情的李当归更是深有体会,不过想起苏木那位铁公鸡一般的老爹,不知怎的少年莫名心安。

李当归望了杜若一眼,这位浊世佳公子与颜宝钗也不逞多让,看破少年的心思,只不过没有着急说话,也不是想刻意吊少年的胃口,只是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他需要缓一口气,自顾自的倒了杯茶,悠悠喝口一口后才说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浥前辈都给我说过,剑士气藏于胸,遇不平则输之,你性格温和如同白玉,他剑心如同刚猛不折不太适合你修炼。”

李当归有些意外,他原本打算既然来都来了,明知道有一位修为通天的剑士待在府内,他并不想错过这样一个好机会。

虽然不明白以前病恹恹的公子如何能对剑道了如指掌,说得如此心安理得,神采飞扬,但李当归有脚拇指想都能猜到原因。

李当归小心翼翼的问道:“胸中气就是剑气吗?那胸中五气又是什么?”

细细斟酌措辞,把浥轻尘讲述的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杜若慢慢放下青瓷小茶杯,笑道:“那是剑意,胸中五气只是道门中的一种说法,人间修士九境、春秋武夫九品所谓炼体也就是心肝脾肺肾五脏之气,凡俗之人五脏之气散居对应位置,道门修士迈过门槛便有五气朝元一说,东胜神洲上乘修士常有‘削顶上三花,闷胸中五气’,之后又有天人五衰,说多了你也不明白,我知道的也不多,其中典型的就是头上华萎,说的是天众宝冠珠翠流光溢彩,看着华丽,其实这是俗人福尽寿终的象征,头上冠华自然萎悴……你可以理解为回光返照。”

一口气讲述这么多道门修士知识的杜若急忙拿起茶壶灌了一口。

李当归一脸认真,笑着点头,不知道是明白还是出于一种君子礼貌。

杜若瞥了一眼小庭院的少年,低头看着指尖,笑容渐起,嘴唇轻动,指尖顿时白光流转,夜幕中一声剑鸣惊起,杜若一言不发,只是双指并拢。

剑气浩荡万里,瞬间席卷江北,李当归心驰神往。

剑气,却也单单只是剑气,没有一丝凌厉气息。

杜若拍了拍手,笑释道:“我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这道剑气是与浥前辈交谈之际所赠,他这人除了喜欢端起剑意天下的高架子之外其实人很好。”

李当归对于浥轻尘的认知仍旧还停留在自负上,只不过因为阐述过一些有关剑道的知识稍微改观。

杜若用出浥轻尘所赠对于他来说无异于无病呻吟的一招之后,转移视线,望着摇摇欲坠的蜡烛,烛光微弱,杜若趁着雨势稍小送走了李当归,独自一人返回房间。李当归一个人回到小庭院,坐在屋檐下,想着若是有朝一日修为有成,也要像那位背剑脚踏祥云的剑士一样,然后游历山河。

只不过那不知道会等到什么时候。

……………

私塾内,春秋学宫第一甲朝天阙弟子元芩,正奋笔疾书,一旁有位少女磨墨,桌子上点了一支蜡烛,烛光大盛。

磨完墨的陈艾草坐在房间内一把椅子上笑颜看着自己师兄奋笔疾书,她笑道:“知道哪个环节出来问题吗?一座世俗皇朝没理由会有大成武夫,哪怕第六境圣贤也不一定拿的出来,要想困住一个武夫不过易如反掌,难不成你去青田巷惹恼了那位圣人?”

元芩停笔,沉默一会,摇头道:“这倒不会,应该是不经意间触及到另外一位圣人,你记得先生叮嘱我们的事情吗?我之所以出手困住孙家武夫,其中一大部分原因就是先生叮嘱过,我也有些好奇这座镇子上到底还藏着些什么人。”

坐在一旁的陈艾草头也不抬,平静问道:“也亏得孙家只是一座世俗王族,我托先生的关系去查了大燕孙家三千年来的底细,孙家祖上没有出过什么惊世骇俗的大人物,为了帮你调查清楚,我甚至去官衙见了北唐一位亲王,颜如镜,与小庭院那位北唐公主有婚约,是不是很有趣?!更有趣的是他竟然出手帮助李当归拦截了孙家发往天都长安的信,话说回来,若是北唐真的派人来带走李当归,我想依照那少年的脾性应该不会反抗,这样至少剑意天下就没了大义。”

元芩翻了个白眼,他喜欢多管闲事并不代表什么闲事都管,淡然问道:“听说北唐占据真龙命格,如今东胜神洲的上乘仙宗都对这座不过二十年的皇朝畏手畏脚。”

关于这座靠只有二十年的皇朝如何能位列四大皇朝之首,陈艾草听起师祖说过一些有关北唐皇朝的事情,不过当时身处朝天阙并不是很清楚,那日调查事情遇见颜如镜开天眼看见一个亲王头顶气运如同春秋学宫一百零八山门一样磅礴浓郁。

她才知道,颜宝钗一位世俗公主为何敢虎口拔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