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五十九章,人情难还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032  |  更新时间:2019-12-11 18:09:47 全文阅读

高挑女子没有来过几次青田巷,甚至不清楚朝大夫是谁,所以便由清白少年领着她来到朝冬夏药铺门口,药铺大门开着,只不过只有一个满面风霜的老人看守,李当归记得这个老人,曾经是替镇官掌管官衙琐事的小官,便相当于富贵人家的管事,当两人来到药铺就被告知朝大夫上山了,细细一问才得知原来他去蹲点捉拿一支成精的人参,那日原本已经掉进圈套只闭关忽然来了个天狗食日的异象把它吓走,说着说着,亲自弄出异象的李当归就有些心虚的笑了笑。

如今被人调解了孙家的恩怨之后,李当归心底的一块大石头也算是彻地落下,近日来小镇确实发生了好些事,其中大部分都有他自己的身影,然后自顾自看了眼身份尊贵的颜宝钗,很多事情尤其是孙家宅子上那位颜亲王出了很大的力,关于这么一个自称颜姑娘是其未婚妻而且天子赐婚的亲王,少年心中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不是愤怒,反正每次想起来就有些不舒服,如鲠在喉。

莫名其妙被颜宝钗敲了个栗子,清白少年这才收回思绪,抬头不解的望着高挑女子,正想要开口询问为什么莫名打自己的时候就被她瞪了一眼,顿时觉得自己心思被猜破的少年咧嘴笑了笑,很快就对着清点药材的老人问道:“你知不知道朝大夫多久回来?”

老人前半生搭理官衙,一来二去也有了一双毒辣的眼睛,看得出来高挑女子气度不凡,身上更有皇家贵气,况且少年又有朝大夫的吩咐,他自是不敢怠慢,倒了温茶,轻声道:“早的话黄昏就能回来,晚一点就是半夜。”

高挑女子耐心很好,但没有时间坐着等,于是直截了当道:“我们来抓一副药,账记苏檀香头上。”

老人犹豫片刻,仍然很干脆的摇摇头拒绝,他只负责照看药铺,临走时朝冬夏有言期间不管谁来拿药都拒绝,小镇上药铺不少,哪怕真有人得了急症那些大夫医术或许不行,但至少能吊得住命。

最后或许是怕两人挡住大门日光,老人把他们带到药铺后院,有一位年轻人正用长刀敲击着桌面,年轻人锦衣华服,腰带绿玉,正是与颜宝钗一同前来的人,只不过不是大夏皇子却是另外一人,也可以说是尾随,颜宝钗前脚走进小镇,他后脚便来到青田巷。年轻人行走江湖身上保命玩意不多,金银珠宝一大堆,花了昂贵的代价才让朝冬夏答应借宿些许时日,可能真的有钱能使鬼推磨,拿出钱财,便是老人也都好吃好喝的伺候着。

年轻人长刀轻轻拍来拍桌子,砰砰作响,闷声如雷,老人看了一眼身子立即后退出院子,不带片刻留恋。

年轻人蹬了椅子,椅子一转他遥遥看着高挑女子,以及朝大夫经常提起的小庭院清白少年李当归。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名为和畅的年轻人转眼又看着高挑女子,意味深长。

李当归有气无力,内外皆有伤,尤其的伤源天府的内伤,若是说听到孙家不追究之后骆驼便摇摇欲坠,来到药铺就是最后一根稻草,清白少年坐到地上大口出气,颜宝钗急忙抓起少年手臂,把脉。

脉象平稳看不出端倪,有失风雅的把手按到李当归天府之处,一道气机灌入,气机乱窜。

和畅起身来到李当归身前,伸出手背放到少年额头,一手长刀单手负背,蹲着看了眼李当归的眼光,轻轻道:“人生在世哪能不遇见几块石头几座山,不管山高山低也要铭记欲速则不达,穷人命贱如尘,富人命贵如金,修炼大道上不需要心性善良之辈,来了这些日子,朝大夫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修士一生杀人无数。”

关于年轻人颜宝钗没有丝毫印象,不过由李当归的口述,朝大夫也应该是一位悬壶济世的医术大家。

青田巷的人都不太简单,年轻人既然能借宿青田巷身份自然不会太低。

年轻人轻声问道:“腹部有什么感觉?”

李当归想了想,微微提气,以前信手拈来的东西如今却似乎百万斤重,使出浑身解数仍是徒劳。

当时与吉祥贴身肉搏之后便有着不舒服,尔后服用了药更是火上浇油,只是李当归想起孙家武夫的事情也就觉得能挺过去,当听到说孙家武夫不追究之后心中便没了担忧,聚集一身的隐患也就爆发,其实也不是什么顽疾暗伤,单单是被吉祥双手抓住腰的时候以秘法灌之,断绝少年与天府的沟通。

年轻人笑眯眯道:“你不说我也能猜出来,就像如鲠在喉,出不来,进不去,怎一个难受了得,只不过就算再难受也得乖乖挺着,自己造的孽哭着也要吃完。”

然后不再看清白少年,把目光移向颜宝钗,笑道:“若是实在是挺不住那就打晕睡一觉,一觉醒来就药到病除。”

颜宝钗闻言看了少年一眼,似乎雀雀欲试。

李当归顿时扯了扯嘴角,顾不得难受挪了挪身子,但是徒劳无益。

和畅提高嗓门道:“这么久都能挺过来应该也不差这一会了。”

颜宝钗不觉得年轻人的话有什么不对,或许只是难听了一点,关于能不能挨过去这一点她深有体会,清白少年意志有多么坚定她十分清楚,因此只是替李当归端了一把椅子出来,把他扶到椅子上。

然后她便独自来到药柜,拿出一些罕见的古怪玩意拍到柜台,怒目而视。

老人心有余悸,左右为难,抽出柜子拿出一包显然早已准备好的药材,心虚道:“前些日子他拿药的时候忘了一副,朝大夫一直想寻一个时间亲自送过去,今天你们来了正好一并带回去,朝大夫回来我跟他说。”

颜宝钗怒目圆睁。

老人瞬间打了个冷噤,炎炎夏日忽然寒意袭来,他咧嘴干笑,缺了门牙的模样不太雅观,“有些话不太好听,但是说出来还请姑娘不要介意,他的命贱如草,我只想问问姑娘,你与他一起到底是真心印象不错,还是觉得他今后大道非凡想博一分机缘?”

颜宝钗低头沉思,眼眸之中不太善意。

老人不以为然,官衙内牛鬼蛇神都见过不少,他已经被黄土淹没脖子,死了也就死了,“我替那个少年相问。”

颜宝钗实在是不想回答这种问题,又嫌弃老人喋喋不休,便转移话题,严肃道:“这幅药能治好他?”

老人低了高挑女子半个头,身形犹如日落西山摇摇迟暮,把药送到高挑女子手中,风轻云淡犹如清风徐来,“还有六副,不过有些药材铺子里确实没有,需要朝大夫亲自去山上采。”

颜宝钗脸色慢慢缓和。

老人也不再搭理高挑女子,坐到凳子上自顾自的清点着药材,时不时翻看着账簿,上面不是出账流水,而是谁家欠了几文欠,谁家拿药又赊账,总之小镇上有八成的人名字都上了榜。

颜宝钗遥遥望了一眼,陷入沉思。

最后她来到后院,看见年轻人用手轻轻点着李当归手臂,肩膀这些重要关节,咯咯作响,宛如春雷。

流光飞舞。

年轻人单指抵住李当归额头,一手拎刀负背,如同一尊金甲战神。

刹那之间,年轻人低喝一声,“走。”

院子恢复如常,少年恢复如常。

………………

孙家宅子,孙家武夫风尘仆仆的堵住大门,低着头,看不清脸色但仍然能感受到身上沉重气氛,只不过奇怪的是整座宅子都充满沉重的气氛,偌大一座府邸却鸦雀无声。

丫头子苓坐在屋檐下的台阶上,背对着魁梧武夫,满脸神色凝重,良久过后,魁梧武夫开口问道:“少主,我们走还是留?”

孙子苓半晌默然不语,后者便转头望向屋内自顾自托着腮帮子沉思的孙落葵,最后叹气道:“青田巷那边圣人出手了,我们公然动了剑胎,我认为已经没有留下去的必要,而且孙家三千年都过来了也不差那一丝机缘。”

孙子苓脸色难看,起身抬起头对着魁梧武夫愠怒道:“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走之前必须杀掉那讨厌的儒生。”

魁梧武夫脸色骤变,犹豫片刻,生怕自家少主又要开口让自己杀些能顷刻间覆灭孙家的人物,便满脸希冀的望向孙落葵,后者眉头微蹙沉思许久,最后有气无力道:“今日就走。”

说完这句话后,她整个人如释重负,宅子内所有奴仆默然不语收拾行囊准备离开小镇这个是非之地,坐在台阶上的子苓慢悠悠起身,双手合十作香状,对着青田巷鞠了一躬,弯腰那刻,有一股如丝如线的紫色气息,从小丫头天灵盖涌出,悠然飘荡于空中,游走一圈然后重新由神阙穴回到天府。

孙家武夫不作言语,静静看着一切,有些惭愧自责,显然把所有罪责都揽到身上,最后扑通一声跪下,男儿膝下有黄金,春秋武道不跪天地不敬鬼神,他只跪少主一人。

孙子苓脸色略微有些春风得意,红光满面,看了眼魁梧武夫有些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自顾自的重新坐下。

魁梧武夫立在一旁,如同山岳。

当奴仆下人们收拾好行囊,分批次离开小镇之后,孙落葵脸色冷漠的走出正堂来到庭院内,伸出手虚空一握,目光死死的盯着王屋深巷那边,少女久不言语。

孙落葵掏了掏衣袍,把一切东西丢弃,让自己孑然一身,然后走到小丫头身旁与魁梧武夫并肩而站,这般光景很滑稽,她慢慢说道:“青田巷那位圣人顶多只是警告一番,只要我们收敛一点原本不会有事情,只不过有关颜宝钗的事情上那少年显然睚眦必报,我知道我们徒劳无功返回大燕会受到族中责罚,但相较于丢掉性命那些都要好太多。小镇上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人的目光盯着那少年,其中又有多少来自剑意天下,光是露气息的就有几位,一个是杜府那名剑仙,另外一名则是那日桃子坞突然涌现的剑光,从程度上看起来要强过前者太多,因此我才会毫不犹豫撤离小镇,山河四洲无边无际,天下机缘数不胜数,我们没必要墨守成规吊死一棵树上。”

孙子苓眼观鼻鼻观心,左手按住右手,嘴唇微动,声音极小。

小丫头轻声道:“他还欠我一条命没还。”

孙落葵道:“那要他承认才行,若是可以,其实我也想接近剑胎,只不过我没那个福分。”

孙子苓不想多说什么,站起身,这般年龄老气横秋道:“三千年大燕王庭畏手畏脚,武仙城兵家武夫更是顾头不顾尾,完全辱没春秋兵家盛名,这也杀不得,那也碰不得,既然如此还来这里干嘛?看戏!”

没有等两人开口解释,孙子苓就继续说道:“我看武仙城别修兵家了,倒是西蜀徐冉修有春秋兵家风采,回头让族中派人去西蜀走一趟。”

魁梧武夫犹豫许久,死一心,说道:“徐冉修名声不太好,若是与她相交只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孙子苓一笑置之,“你是说那群酸儒?你莫非忘记是怎么被困,被谁困了?!那群酸儒理他作甚?难不成他一句话还不能修炼了?武仙城自命与道家三教只差圣人,弟子行事却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他们与上乘仙宗差的不止是圣人,还有‘心’。”

少女低头看着双手,不知为何,怒气忽增,对着身后两人怒道:“请老祖。”

魁梧武夫有些犹豫,孙落葵也百般无奈,最后她还是点了点头,魁梧武夫双手合十,嘴唇微动,听不清说什么,只看见一股白起钻进小丫头身上。

小丫头身上气势徒然一变,愈发凌厉,与此同时,杀意冲天。

魁梧武夫欲言又止。

要知道大燕三千王庭皆见证春秋乱战山河破碎,尤其是东胜神洲四座天下被打得支离破碎,圣人耗尽修为重塑山河,大燕王族能力历经山河大劫而屹立不倒,那是自有原因。

魁梧武夫摇了摇头。

他想要提醒少主朝天阙强盛不弱于道家三教,相较于提醒,亲自体会过那儒士修为的魁梧武夫更想如何溜之大吉。

孙家宅子人只剩下三人,一上午就搬走自然引起百姓们的好奇,与此同时赵钱两家也逐渐撤出小镇。赵钱孙李四户人家一起来,一起走,只不过还留下来一直没有什么动静的李家。

魁梧武夫跟着孙子苓,哪怕明知道这大抵是送死。

孙落葵默然不语,来到小镇之后一切事宜都是由她主持,虽然如今出了意外,但总得来说一直都没有发生过什么大事情,当然,若不是因为大夏皇子那一次错误的判断,如果不是担忧两国爆发战火,魁梧武夫甚至不惜违抗命令轰杀那个仍然留在宅子内养伤的大夏皇子。

不过想到他们搬走之后小庭院那少年就会再一次打上门来,中年武夫心里也就舒服许多。

三千年王庭总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中年武夫没有过问少主身上气质徒然骤变,甚至可以明确的感受到自家少主身上的修为超出他太多。

日光和煦。

当那困住自己的儒家君子出现于巷弄之中,与此同时还有一名年轻女子,两人有说有笑,似乎解开了儒家圣人困惑已久的问题,小丫头出手果断让中年武夫为之一叹,十丈之外悍然起身,一拳轰来。

儒士长袍轻轻一挥,一道劲风平地生起,席卷巷弄,小丫头的身子重重摔出,魁梧武夫一跃而起接住少女。

魁梧武夫身形一拧,把少女平平稳稳放到一旁,当头一拳轰出,与此同时,儒士也是一拳轰来,砰然一声,整条巷弄倒塌。

调理气息的少女见势立即打出一拳,警惕着所有人的陈艾草口中念念有词,一道流光迎来,使得少女难进分毫。

陈艾草凝视着迟迟未曾动手的孙落葵,轻轻一笑,用大燕官言道:“若是出了小镇我们或许还真会吃亏,不过小镇如今有圣人出手,你们大燕请神上身的秘法无效,今日你们冒然出手朝天阙全当作没看见,你们哪里来的回哪里去。”

年轻女子继续说道:“需要我自报身份吗?南部瞻洲春秋学宫朝天阙弟子陈艾草,大燕王庭来多少人,走的时候还是多少人,我师兄出手也只是将他困住,若是你们把圣人怒火归结到朝天阙身上,我们随时欢迎大燕孙家来报仇雪恨。甚至于最后失败,我也答应不会为难与你,届时你们来多少人,我仍然可以保证回到大燕还是多少人,儒家行事光明正大,上照满天星辰,下映天地黎民。”

只不过元芩便没有这么好的脾气,“记住,我叫元芩,以后山河相见,但凡是有关大燕的事情见到一桩我管一桩。”

儒士说罢收手,满脸云淡风轻,来也得意,去也得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