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四十二章,他叫李当归,她叫颜宝钗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200  |  更新时间:2019-11-24 14:59:45 全文阅读

青田巷口,空青终于追上了李当归,她不知道这个少年听到了多少,因此有些话已经不好开口。

李当归对着这个来历更加神秘的红衣少女轻轻点头,他记得第一次是私塾里面遇见,当时私塾的学生们没有人跟她说话,有些人脸上还有点异样的神色,就因为她不是先生的女儿,也应该是弟子。现如今看来,她好像也是一名……剑士。

她不是苏檀香、浥轻尘之流,不会太古板,陪着少年走了很长一段路,出了青田巷往私塾走,途径私塾先生看了一眼笑而不语,临近巷弄,红衣少女这才说道:“李当归,我叫空青,和你一样是个孤儿,也是一名剑士,但是我讨厌剑士,我委羽镇已经有几年的时间了,相信已经有人告诉过你身上有些东西与众不同,我这次来就是看看,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意思……还有,你别怪我那天不让你见先生,你也知道先生这些年一心只教圣贤书。”

李当归微笑道:“姑娘也是那种几千岁的修士吗?”

说到这里,少年很明显的顿了一下,似乎犹豫着当场问一个姑娘年龄这种问题会不会是大忌,摇头道:“你别生气,我只是很好奇,就像赤芍一样,我知道有些事情瞒不住你们,说实话,其实我到现在都不怎么相信一个怯生生的丫头会是妖土通天彻地的大妖。”

空青笑了笑,少年这样的性子剑意天下只有一个人与他很像,那就是剑气分家以来剑宗天资冠绝一洲的奇才苡仁,“我能理解。”

青田巷的时候李当归只听见了最后几句话,虽然很不礼貌,但的确是无心之过,少年不知道红衣少女的真正来意,因此回归正题,直截了当道:“青姑娘,你来是有什么事吗?”

空青轻轻皱着眉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她小心翼翼的问道:“真的要一个人去杀大夏的皇子?”

李当归抬起头抿着嘴没有说话,既没有动作点头承认,也没有开口否定。

红衣少女也不是便宜师弟高良姜那口若悬河的辩才,更不会像勾栏肉店眼睛毒辣的姑娘们一样三言两语间就能安慰一个人,所以想着干脆让这个少年知难而退算了,“你应该知道,大夏虽然不是东胜神洲的上乘仙宗、名门大派,却也是一座不容小觑的皇朝,底蕴传承深厚,那位年轻人确认是大夏皇子无疑,哪怕现如今他孤身一人深入敌境,可是要杀你这样一个修士眼中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不要太简单,再就是你阴差阳错一旦杀了他,那么大夏就会与北唐开战,战乱中百姓们如何,相信你深有体会,所以我希望你慎重考虑。”

李当归沉默半晌,低着头,最后突然问道:“青姑娘这些话,除了我之外也有人这么‘慎重’想过颜姑娘吗?”

他是好人,但不会是烂好人,是那种只对自己喜的人很好的人。

空青哑然失笑,活了几千年,如今却被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教育。

李当归眼睛上瞟看见她的神情,笑了笑,也学着她那番模样捏着一副谆谆教诲的样子,抬起头,双眼清澈看不出半点弄虚作假,“青姑娘的好意,我心领了,我知道自己实力不如马蔺,但是还是会尽全力杀他,杀过一个人之后就不会再有什么感觉,一想到某些事情还会有些喜悦。”

空青笑意有些浓郁,望着少年眼眸深处掩饰不住的信誓旦旦,她拍了拍规模大成的胸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只是大抵是考虑到少年眼中她起码也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举手投足间不能太庸俗,从而坏了原本很好的印象,也就收敛了笑容。

李当归没有看明白她的意思,但也不会开口问,也轻轻笑了笑就开口说道:“上次我三番五次来,你会不会觉得我这个人太烦?”

一说起这个红衣少女就有些赧颜汗下,很快她把话题转移开,随口问道:“她不跟你一起没事吧?”

李当归轻轻摇了摇头,“颜姑娘说问题不大,总不能一直跟我一起,所以她会尽量小心一点。”

红衣少女也跟着轻轻摇了摇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颜宝钗的决定错误,她按照着苏檀香的交代,话里话外透露一些消息好让少年先知先觉,缓缓说道:“李当归,我希望你以后记得凡事三思而后行,切记不要冲动,如今委羽镇上颜宝钗因为第一个打开洞府的缘故位置有些特殊,处境有些困难,如果你真的想帮助她的话那就记得我跟你说的这些话,如今小镇像是一座大山被推开,笼罩小镇的薄雾也快要消散,当下实在是不应该发出太大的动静,你真想杀马蔺,动作要快点,还有别留下什么把柄让大夏的人逮住好借口发起大战。”

李当归郑重的点点头,“好的。”

红衣少女空青却有些担忧,可又不好多说什么,一时间左右不是滋味。

说到底,还是因为她位置特殊的原因,若是早个几年,以她的性子别说区区一座世俗皇朝的皇子,即便是名门大派掌教亲传弟子杀了也就是杀了,不满就到气宗来,如今却要跟先生一样静下心来语重心长的叮嘱一个少年,她忽然笑了笑,有些莫名其妙,大抵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缘故,耳濡目染之下被夫子感染了。

她空青挨家挨户的走访能逼迫他们点头答应一些事情,即便是玉虚十二门徒来了,只要不是十二个人,随意来了三四个她都不惧。

可眼前这个少年是气宗辈分最高的圣人亲自种下的剑胎,既定的轨迹容不得任何人插手。

剑气合一,老一辈剑士们最大的愿望,蝉衣以前的剑士们都想看着有人能不顾门第之争剑气同修。

可这何其难。

蝉衣这个古板到极点的女人,亲手让剑宗彻地脱离剑乡,妖土与剑士不共戴天的罪魁祸首,没有之一,剑意天下更是她被一剑斩开。

以背剑山为界。

准确的来说山河有十七座天下。

现在的李当归不会意识到‘剑胎’被寄予什么厚望,只是来到小庭院的时候就告别的红衣少女,今天他很高兴,又不是很高兴。

少年道别了红衣少女,回到家又见到了英气勃发的白衣女子。

他很高兴

此刻小庭院内台阶上颜宝钗一个怀里抱着一堆古怪小玩意的女子,神色端庄,举止优雅。

今天她破天荒的换了另外一身白衣,身上绣着天都长安的风土人情,一脸微笑,脸颊两边的梨涡久不消失。

李当归关好大门转身快步来到台上上,觉得站着有些高,低头看着她不太合适,也就坐到她旁边,颜宝钗就将怀里木头雕刻的一个不伦不类的玩意丢到少年手中,平静道:“送给你。”

坐在台阶上的李当归接过说不出名字的小玩意,不知道有什么用处,一时间就不知道如何开口。

颜宝钗开口解释道:“你脸上藏不住事情,其实这应该是我给柳如晦准备的,不过那群西蜀剑士死了之后也就没有什么作用,但你要去杀马蔺,学艺不精就只能借用一些外物,我唯一的法宝又送给了刘先生当作底牌,所以只能送一些墨家的小玩意给你,对付像是凌烨那一类的修士肯定不行,可要是对付一些修为不高的修士,只要射中,到时候你再趁他虚弱动手就万无一失。”

高挑女子心里清楚,这座镇子上没有什么背景的人死了也就是死了,没有人会替他们打抱不平。如果换一个说法,马蔺并不是什么大夏皇朝的皇子,而是东胜神洲名门大派弟子,那么根本不会有人把注意打到他身上,以李当归的性格也绝对不会有这种自信去杀人。

只是高挑女子没有意识到,青田巷的少年之所以要贸然开口并不是因为马蔺背景如何,单纯的因为她颜宝钗就是这锅汤里最耀眼的菜。

稍有不慎,就会有人动筷。

李当归上下左右打量着不过婴儿拳头大小的东西,圆不圆,方不方,然后举着,眯着眼睛发现有很小的针孔,甚至更小,他把这不知名讳的玩意还给颜宝钗,这一刻少年很执着,高挑女子眼中很幼稚,有趣,这是一个想证明自己的少年,他轻声说道:“颜姑娘,这个,我,不需要,还有那把剑鞘我也不会带上,我会亲自杀了马蔺,光明正大。若是可以的话,希望你不要插手,帮我注意一下那株海棠有没有什么花掉下来,我很喜欢你的香袋,睡觉的时候没有蚊虫打扰。”

她颜宝钗送出去的东西就像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气而笑,“你是不是傻子,要不要我亲自送给香袋给你?”

李当归脸色认真,双眼清澈如同清而见底的溪水,“颜姑娘,谢谢你!”

或许是与少年相处很融洽,高挑女子没有了宫廷大院的尔虞我诈,一席话被气的七窍生烟,怒极而笑,一巴掌招呼过去,“你小时候是不是被马腿踢了脑袋,怎么就是听不懂人话呢?总之,你还以为学了两天剑法就是顶天立地的大剑仙了?李当归,我可告诉你,你要是死了,我可不会难过,我会哈哈大笑,说你这个傻小子终于死了,非但不送你香袋,我还要把那株海棠偷偷砍了。”

李当归知道高挑女子是什么脾性,这番话自然也就是轻轻一笑置之,转头望着女子说道:“颜姑娘,我们认识差不多快要一个月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你的心意我心领了,但男人总不能躲女人背后,我要成为堂堂正正的剑仙。”

李当归举着那婴儿拳头大小的玩意,“颜姑娘,你都说过了现在已经是山雨齐聚的时候了,我知道你第一个打开王屋洞天,用以前一个道士飘渺莫测的说法就是有最大的机缘等着你,所以他们想抢,就会杀你,我知道你最初接近我是一桩稳赚不赔的买卖,颜姑娘你也不要怀疑什么,我爹毕竟世代经商,别看我只有十五岁,关于一些商人的知识你知道的不可能有我多。但是我就相信你,信你不会害我,大概是那次被马蔺拒绝之后,你过来安慰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吧……”

孑然一身的少年突然愣了愣,有句话他不知道该不该说,犹豫不决半盏茶功夫,颜宝钗就这么盯着少年,最后心虚说道:“我有句话想说,说出来你别生气。”

颜宝钗笑意玩味。

他硬着头皮道:“我想说,傻娘们别管爷们儿的事。”

颜宝钗手动了动,吓得李当归急忙挪开,最后她双手拍打着大腿,望着李当归,好像是在说‘我又不打你,你躲什么’。被少年‘有贼心说话,没贼像承担’逗笑的高挑女子最后轻轻笑道:“傻东西,你非要杀马蔺,能不能跟我讲一下原因?”

李当归抬起头想了想,“因为他是唯一一个跟颜姑娘一起来的……”

高挑女子打断了少年的话,微笑道:“所以你想让他当替死鬼?”

少年轻轻点了点头,有些话没有说出口,并不是自己把他当替死鬼,而是大人物们的想法。

颜宝钗想了想,妥协道:“也行,不过杀人之前我还是希望你去见几个人。”

李当归一头雾水,“为什么?”

颜宝钗笑着解释道:“天子脚下杀人还要有圣旨才行,你想在这里主动杀人,至少要让人家知道,哪怕小镇上没有什么事情瞒得住他们,作为礼貌,你也要说一声。”

李当归继续问道:“哪些人?”

颜宝钗伸出四根手指,“私塾的刘先生,灵山来的大和尚,你最不愿意见的对门那个剑仙,还有一个就是镇官,人家地盘杀人好歹要通知一声,而且还是杀另外一座皇朝的皇子,也好让他向朝廷有一个交代,省的日两国开战。”

李当归皱眉问道:“镇官也管人间修士的事情吗?”

这一次颜宝钗没有回答。

李当归站起身,刚站起来就被颜宝钗一把重新抓到地上坐着,她沉声道:“慢着。”

李当归转头望着她,满头雾水,实在不明白这姑娘又有什么鬼。

“先把那玩意还给我?”

李当归按照她说的把那拳头大小看不出玄妙的小玩意还给她,只是有些不理解,先前还给她她不要,如今却又莫名其妙的收回来,真是女人心,海底针。

然后就当着李当归的面,又把那小玩意递到李当归面前,看起来无比认真,可说的话却让人一头黑线,“这是墨家机关法宝,没有什么名字,现在我就叫它李当归……嗯!不错的名字,我袖里乾坤还有一千个李当归……嘿,以后与人打起来就先朝人丢一颗过去,大喊李当归去吧!然后砰一声射出几千颗细针,又砰一声炸开,那人不死也残,最后又拿出来一颗,恐吓他说,像李当归这样的宝器,我还有一千个,只有你认输跟了我,我就送你一个李当归。”

李当归扯了扯嘴角,虽然满腹无语的无以复加,但到底还是听明白了这个‘李当归’的用法。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炸弹。

李当归双手重新接过‘李当归’,满脸不服气,“从现在开始它叫颜宝钗。”

最后少年破天荒的又伸出一只手,索要道:“颜姑娘你再送我一个,这个我舍不得用。”

颜宝钗没好气道:“傻东西,你真的以为凭借着玩意就能杀马蔺?人家好歹也是一座皇朝皇子,修行大道上或许还是一个走出去没多远的角色,但身上不乏会有些不为人知的法宝,就像你杀凌烨的那只羽毛,万一他就是横炼体魄的武夫呢?到时候你浑身解数伤不了人家分毫,人家却能一拳轰杀你,这样死了阴曹地府都不收。”

拿着被新命名为‘颜宝钗’的墨家小玩意横竖不是感觉的少年不知道何去何从,因此脸上神色总有些怪异。

颜宝钗轻轻一笑,看着少年手中的法宝,极其豪迈,“放心,颜宝钗很强。”

这一次,李当归真的无言以对了,他就低头看着这个法宝,不知道何时才抬起头看着天空。

高挑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身,手按住少年的脑袋,那光景就像娘亲抚摸儿子的头,好像儿子就要领兵打仗一般,叮嘱道:“你答应我的事情还没办到,所以千万别死了。”

李当归也没有在乎这些细节,轻轻嗯嗯嗯嗯着。

高挑女子双手负背,仰望着天空,那模样真是骚包,可惜少年并没有抬起头,注定看不见这般风景,“我也没杀过什么人,但是见过不少死人。”

李当归点了点头。

她越是漫不经心,实际上也就越在乎,可惜这些心不在焉的少年都看不见,“把它藏袖子里,要是能近身就直接轰他身上,它有秘法加持,只是伤到前面的人。”

李当归点了点头,少年好像只会点头。

她真想娘亲,千叮咛、万嘱咐,“你没有什么修为,马蔺这个人心高气傲,极有可能会近身搏杀你寻求荣耀感,你的机会很大。”

李当归吐出一个字,“好”。

她又添加道,“如果可以,我真希望你去找那小丫头帮忙。”

少年摇了摇头。

说完肚子里的话,她转身就走回屋内这个时候少年才站起身看着她的背影。

他觉得这就是世间极美的风景。

这一下,他有一点后悔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