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四十三章,凭什么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024  |  更新时间:2019-11-25 15:38:12 全文阅读

登山不易,修行不易,杀人不易。

山河底下没有什么事情能轻而易举,这座江北算不上偏安一隅的小镇因为有着一位真人传承显得有些卧虎藏龙,李当归与颜宝钗道别之后,首先便去了对门杜家府邸,李当归来到大门前有一刻多么希望颜姑娘说的是府邸内的小丫头或者是杜若也行,哪怕是赵钱孙李这几户眼高手高的大人家也好,偏偏最不希望的就是浥轻尘,大抵是第一次遇见这个大剑仙的时候那番算得上肺腑之言的话语,最后,李当归敲响大门喊道:“赤芍,能开一下门吗?”

妖土与剑士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山河四洲也不是什么秘密,每天最喜欢的就是与浥轻尘大眼瞪小眼的赤芍正端着青瓷碗,碗内黏糊糊的东西让人看着食欲就不太好,她仰头一口喝下之后恶狠狠的看了浥轻尘一眼,看起来十多岁实际上已经活了一个多春秋的小丫头心性匹配不上这份年龄,她跑过去打开大门,小镇上有什么秘密都瞒不过一些人,哪怕他们隐藏心底不说也没有用,打开大门就把李当归拉到一旁,少年有些奇怪,这丫头力气实在是太大,她却看了眼穿的有些正式的李当归,笑了笑,这是十多年来这家伙第一次这么穿,看起来有模有样,她就说道:“谢谢你还回来的药材,我家公子服用了之后好了许多,最近这些天都一个人到处走,其实他也想看看山河美景……对了,你今天来有什么事情?还是说…又是你家颜姑娘让你来的?”

李当归被小丫头压的背靠着墙壁,双手反撑着防止身体倒下,想了想,仍是点头道:“差不多吧。”

赤芍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差不多?”

李当归脸色有些不太好,并不是生气少女的一番话,而是一想起这么琐事就莫名其妙的心烦,他以前都不会这样,不管有什么事情,好事还是坏事他都可以静下心来处理完。

见到李当归沉默不语,又看到他的神色如同春天凋零的花,怎么都不太好,略微有些关心,替少年忧虑,就问道:“你应该不是来见我家公子的,不过你要是真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跟我说,他回来之后我再转给他听,如果真是火烧眉毛的事情那就去私塾,私塾没有的话他一准去了江边,他常说江边风景不错,有时间带着你家颜姑娘看看也好。”

她慢慢退后,却发现李当归似乎与墙壁生跟一般没有挪动半步,就走上前一把将少年扯到庭院宽阔的坝子里,当着和煦日光,打趣道:“其实唯一不好的就是你家颜姑娘有点高,那个的时候你踮起脚尖太累,她低头又不舒服,实际上像我这样的就很好。”

说着说着李当归脸色就黑了起来,赤芍也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她发现自己忽然喜欢打趣起这个好感极其好的少年以及北唐的公主,最后,她忽然想起什么事情,神色大变的羞涩,低着头口语认真问道:“李当归,那天没有让你进门你生不生气?”

李当归笑了笑,笑容春风满面,权然记不清楚是哪一天了,摇头轻声道:“我去见夫子的时候一天吃了七次闭门羹,这一次来,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但是我不是很想问他的意见。”

赤芍看着脸上向来藏不住心思的少年,会心一笑,问道:“浥轻尘?他又不是什么牛鬼蛇神,他才来委羽镇没多久,能跟你提什么意见,要我看有什么事情都去诱惑你你家颜姑娘,让她给你一块那什么金牌,丢到镇官面前,有什么事情让他答应,那就名正言顺了。”

李当归笑容有些牵强,“不是一般的事情,我也不能这样,我……要杀一个人,你说过你是妖土的王者,修为肯定不会太低,小镇上叶会有你知道的一段秘辛,你知道颜姑娘第一个挖开王屋洞天让被埋地底下的洞天福地得以重见天日,按照道理来说颜姑娘就会有一份大机缘,外面的神仙道人们想夺取就要杀她,但马蔺也是与颜姑娘一起挖开的为什么没人管他,我去过青田巷一次,听见朝大夫他们谈话,所以我想杀了马蔺,而且听朝大夫说他最近也不太安分,一肚子坏水。”

赤芍一头雾水,小镇上确实有事情瞒不住她,“我怎么不知道?除了浥轻尘之外谁还要杀颜宝钗?”

现如今少年还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山河险恶,赤芍也清楚这家伙很多事情出发点都是颜宝钗,因此一刻一个颜姑娘,习惯之后她也不会有反感,相反还有些希冀,要是一口一个赤芍姑娘那才好呢!

李当归有些无可奈何,“柳如晦请人杀了西蜀剑士,被人一拳轰杀,轰碎五脏六腑,筋脉尽断。”

赤芍笑了笑,试探性的说道:“所以你就怕有人也会请人来杀颜宝钗,来见剑宗那个剑仙就是答应他北上剑乡,然后以此为条件请他出手,这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按你说的,那样的人物起码也是中上境界的春秋武夫,普通修士无可奈何,小镇上如今你有能力请动的也就只有浥轻尘,不过有些事情你可要想好,一旦答应了要反悔可就难如登天。”

李当归犹豫不决。

赤芍见到这般光景也知道自己说错了,便微微一笑,又露出意气那副怯生生模样凑到李当归身前,半蹲着,抬起头望着他,泫然欲泣,让李当归不是太好的心情一下子就黑着一张脸,忍不住捂住额头,她却不以为然,问道:“李当归,你是不是想要亲自动手?我可告诉你,人家好歹也是一座皇朝的皇子,有孤身入敌境的魄力,哪怕是心高气傲,但对于你来说人家有那种资格。”

一番天人交战下来,李当归仍是没有决定,然后心平气和道:“赤芍,我知道我们这儿有些真正的大人物,他们没有说话之前没有人敢擅自动作,就像苏木的老爹一样,你肯定知道他并不是什么铁公鸡,你也不要怀疑,去药铺买药回来之后我就明白了,而且我也自己取见过苏檀香前辈一次,他给我的感觉就像先生身上的感觉,只不过更加浓郁。”

赤芍轻轻一笑,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如果她还是春秋以前,不管是道家真人,剑乡剑士,她眼中都只不过是一个空壳。

只不过那是春秋以前,如今春秋七千年已经过去。

不复存在。

有些话,心里明白就行,没必要说出来,自己以为名正言顺的东西,别人眼中或许就不是那样,就像灵山的狗和尚,不管她说什么都觉得是假话。

李当归注定猜不透实际年龄有着几千岁的少女心思,开口问道:“我来见他,只是想让他知道我要动手杀马蔺,好让他们提前知道。我也知道自己肯定打不过他,跟你说也不是奢望你再给我一只羽毛,即便你给我我也不会要,这一次我要亲自动手,堂堂正正,名正言顺,我只希望,如果期间有人与颜姑娘发生不愉快,我希望你不要袖手旁观,就当……我求你。”

赤芍伸出手指指着坝子靠近高墙的海棠,说道:“你就算要我也没有,不过海棠花可以让你摘,想要多少拿多少。”

李当归转身看了一眼海棠花,点了点头,那意思很明显是告诉少女‘要是能活着回来一定要摘一背篓的海棠’,之后视线偏移,双眼盯着少女,问道:“赤芍,关于我的请求,你答不答应?”

第一次被如此对待的少女双手揉着脸蛋,仰着头,双眼直视着日光,“要是你的事情我答应你,但颜宝钗的我就爱莫能助,我也不怕你生气,只想让你明白一个道理,山河险恶,李当归,你并不是圣贤真人,更不是虚无缥缈的圣人,没有起死回生的大神通,你凭什么帮她,她凭什么能让你帮她,你凭什么让我帮她,我凭什么帮你?”

说没生气那是假话。

李当归心情低落,“我知道了。”

赤芍摇了摇头。

他又说道:“帮我转述给那个剑仙听应该没什么问题吧?赤芍姑娘?!”

少年喊的很重,少女知道这一次这个孑然一身的家伙真生气了,她虽然很不爽,只要一想到这个家伙顶了天不过十五岁,而且还差几个月就释然,这个年龄的少年,自幼经历过许多事情,但是一码归一码,关于人间修士的事情他从来没有经历过。

总要让这家伙碰壁,要不是哪里会知道知难而退。

赤芍点头答应,要是再拒绝,只怕依照现如今的局势,说不准会不会被这家伙来一个恩断义绝,说到底,他终究是一个没有见识山河险恶的十五岁读书少年。

少年转身就走出大门,很快就消失巷弄之中,小庭院内颜姑娘听着这一切,最后露出了笑容,很美,可惜少年没机会见到这样的美景。

以后总有机会。

少女就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她不觉得自己最后做法有任何错误,她就是这么认为,妖土那边讲的最多的妖族利益,一脉妖族往往会不顾另外一脉妖族如何。

…………

离开巷子,李当归就想先听一段故事,然后再去私塾按照颜姑娘的意思去见先生,只不过穿越巷子就看见了灵山和尚,僻静的巷子里显得极其高雅,境界超尘,仿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关于这些事情李当归不知道如何开口,最后准备先去见先生之后再作打算的时候,手里托着破裂紫金钵的年轻和尚就喊住读书少年,没有说什么大道理,也没有让少您失望,说道:“儒家浩然大道有一句话贫僧很喜欢,三千凡事但求问心无愧,很多事情只要有那个心就行,懂的人自然懂,不懂的人你告诉他也没用。”

他摸了摸身旁小和尚的脑袋,急需说道:“我佛慈悲,忌讳杀生,施主的请求请恕贫僧不能相助。”

关于灵山和尚,自从颜姑娘说出来之后李当归就知道是这么一个结果,只不过当亲耳听到被拒绝,少年脸上还是有些暗淡无光,就像死水没了生气。

四书五经、君子六艺少年略有所知,少年还是深深鞠了一躬道谢,谢这一次,也谢上一次告诉自己的那番话,“多谢师傅。”

少年弯腰之际年轻和尚以微妙的角度挪开,让少年身子朝着巷口深深鞠了一躬,那是北方,然后少年起身,就看见这位和尚手指指着前方,眼眸意思很明显是告诉少年“趁热打铁”。

李当归抬起脚步朝着前方缓缓前行,先去见先生,最后见青田巷的镇官。

年轻和尚牵起小和尚与少年背驰而行,离开了巷弄,来到小庭院前,他才摇了摇头,想起某些事情。

人不自救,别人何救?

真是墙内春风得意,墙外忙碌奔波。

…………

李当归离开巷弄就果真去了一趟桃子坞,发现十二岁不知道何时有当期店小厮,这个丫头一见到李当归就莫名兴奋,总想跑过来打趣一番,有的没的,总要把少年说的哑口无言她才会心满意足,不过这一次她很显然是看出来少您有心事,便把所有的事情丢给新来的,自己一屁股坐到少年旁边,轻声问道:“李当归,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李当归低头看着空杯子,说道:“有点小事情。”

十二岁给他倒了一杯茶,打趣道:“能难倒你李当归的会是小事情?”

她趴到桌子上,歪着脑袋看了眼李当归的脸上方便确认一下这家伙的心情,说道:“是不是你家颜姑娘不让你上床,也对,你这么小,她怎么可能会让你上床呢!我真是傻,不过赤芍肯定愿意……”

说着说着,她就咳嗽两声。

李当归忽然抬起头,看着她有些苍白的脸色,关心道:“你生病了?”

少女轻轻点了点头,“前些天生了一场小病,现在还没好,不过快了……对了,你到底有什么事情?”

李当归摇了摇头,他决定还是不告诉遮丫头,免得不小心就害了她。

然后少年话也没说就走了,很不礼貌,气的十二岁又拍桌子要摔碗。

被少年的举动气的七窍生烟的少女来到二楼,环顾着委羽镇的风景,看到李当归正朝着私塾的方向走,她眼神复杂,有一丝哀其不幸,摇了摇头,恨铁不成钢的喃喃自语,“杀一个人有这么费劲吗?给我说一声,明明再叫我一声好姐姐就能解决的事情,非要东跑西颠,弄的自己浑身不是滋味才舒服,真是一个傻子。什么山河险恶,山河有我就不会险恶,看在你以前叫过我一声姐姐的份上,我帮你一次,谁杀你家颜姑娘我就杀谁。”

人总有一个怪脾气,就像红衣少女喜欢被人叫师姐,这个少女喜欢被人喊姐姐一样。

十二岁关了窗户,坐到桌前,拿起糕点狠狠的吃了两块,皱着眉头,“变味了,得重新换一块。”

她拿起一块不起眼的糕点,笑得开心,指着它,“就你了,不大不小,却总引人注目。”

……………

离开桃子坞之后李当归就直接前往私塾,只不过这一次被高良姜这个先生最喜欢的弟子告知夫子早已经走了,说是有两位故友前来,他亲自前往江南招待,起码要三四天的光阴才能赶回来,要是有什么事情就与空青师姐讲,实在不行就自己决定。李当归有些失落的坐了一会,他已经被拒绝了好几次,多一次以无妨,少一次无碍,原本他打算问一问空青师姐的意思,青田巷她就说过一些话,不过可惜的是她去了青田巷,最后高良姜不知道想起什么,就说道:“其实有些事情总要踏出第一步,没有试过怎么可能知道自己到底行不行,你要是真有什么事情,实际上根本不需要问谁的意见,很多时候别人的意见并不能左右你的思想,你要是问我,那我就告诉你一句话,关于自己的事情自然就是亲自去。”

少年听到了一个不错的提议,原本尤灵山和尚死水微澜毫无生气的眼神焕发新生。

李当归弯腰致谢。

年轻人伸出手摆了摆,笑道:“愧不敢当。”

最后,少年仍旧是要亲自去一次私塾,其实他现在已经有了决定,但是这一次去私塾并不是请求谁的帮助,单单只是让管辖委羽镇的官员知道他要杀人,而且还是大夏皇朝的皇子。

临走时颜姑娘特意吩咐过,谁都可以不见,唯独镇官不行,她说的语气很重,尤其是事发之后大夏皇朝那边会有什么举动。

高良姜看见少年离开轻轻摇了摇头,现如今他也明白了小镇里边一些东西,大多都是围绕着这个少年郎展开,不由得想起江南一些与少年同龄的人,忍不住感慨人生天差地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