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四十一章,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085  |  更新时间:2019-11-23 17:39:58 全文阅读

同龄人中最早来到江北的柳如晦,身上怀揣着大隋国宝那就意味着是大隋皇族无疑,不过确不清楚到底是嫡系还是皇亲国戚,皇朝覆灭后,皇室被杀了个精光,国库被悉数瓜分,颜宝钗来到委羽镇之前,确实是委羽镇上唯一一个能闹出动静的人,要不然也不敢在东胜神洲诸多仙宗还没确定有没有剑乡的人的时候就接近剑胎。

已经覆灭的皇朝遗孤,哪怕是有着手眼通天的法宝也不足为惧,

反倒是已经觉醒剑胎的李当归有些困难,李家,他绞尽脑汁想不出来东胜神洲四座皇朝、无数仙宗里面有什么大人物姓李,倒是她母亲姓徐有一点值得期待,只不过西蜀出一个徐冉修就已经够了,再没机会出第二个,而且两个死人也不值一提。

颜宝钗不知道以什么渠道得知剑胎的消息,便向李幼孤打听,然后得知委羽洞天曾经有人破开紫霞大道的惊人消息,想要肃清九州四海的颜宝钗当时就想到了一个主意。但是却也像神洲上乘仙宗们一样不敢确定剑胎身边是不是有剑乡的人,迟迟没有涉足委羽镇,最后得知有人已经打破了规矩,而且并没有站出来什么人,颜宝钗就南下江南成为第二个接近剑胎的人,也是最成功的一人。

之前有着消息说委羽有人破开紫霞大道留下传承,颜宝钗就顺便挖掘洞天福地,现如今北唐正直鼎盛上乘仙宗们不敢贸然出手,只静能静候着洞天福地被挖开,护法大阵被破除之后动手。那些修士们自然不会当着别人的面有什么动静,然后实在是摸不清这座东胜神洲四座天下内极不起眼的镇子上坐镇的大人物脾气后,心里逐渐没有了起初的顾忌。

赵钱孙李四家不合,可相较于外事却是同仇敌忾,关于什么春秋七千年孕育的剑胎,赵钱孙李皆不会有什么过激的举动,因为依照剑乡的脾气,后尤其是剑宗,作为一手拨动妖土与剑意天下大战的罪魁祸首,脾气都不是很好。

柳如晦自导自演一出戏观察剑胎对自己的印象他看得清清楚楚,打杀西蜀剑士让事情坐实他就是主谋,既然敢杀,他自然不会怕已经落魄的西蜀,否则以西蜀剑冢鼎盛时期的实力,他们大燕皇朝四位异姓王的地位岌岌可危,甚至还会危及到大燕。

实际上江南有一堆的文人雅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江北也受到不小的影响,关于这座镇子上到底有几支实力,都来自哪座天下并不是他这样一味世俗皇朝的王族能打听清楚,但提及东胜神洲雄踞一方的大势力,他还是略知一二。

东胜神洲道家三教,真正厉害之处并不是因为他们历经天地量劫传承无数,也不是说一座宗门有着圣人坐镇就能心安,顶尖仙宗的底蕴不是以年月、宗门顶尖战力来计量,当然其中也缺少不了它们,底蕴传承,由上一代交给下一代,春秋量劫之后整个东胜神洲都青黄不接,哪里还有真正的下一代之说。

道家三教真真正正的底蕴便是响彻山河四洲的名气,总会吸引天南地北的天才们慕名前来,有多少人来,资质如何,这些关系到他们不被天地认可之后教派发展会怎么样,但凡有地方出现像小庭院少年一样剑胎的好苗子,顶尖宗门都会派人前来招揽,至于一些已经被人招走的天才弟子也会留一个好印象,就像褚如良拜访四家一样,每一家都由家主亲自迎接,看起来像是畏惧,实际上这属另外一种底蕴传承,换句话说就是押宝。

关于剑胎,不知道其他人如何,反正钱家没有什么想法,看着自己这个纨绔不着边际的儿子,生怕他有一些‘不太好’的想法,就语重心长的感慨道:“切记不要接近李当归,你还不是颜宝钗,也不要想借公主来交好那个剑胎,那样会给钱家带来灭顶之灾。你别天真的认为以前接近剑胎的人会有什么好果子,要是机缘真的这么容易得到还能被称为机缘?道家三教玉虚宫三代嫡传弟子褚如良,护命金锁被打碎,像洞阳山名不经传的弟子更是被当场镇杀,大夏皇朝那个皇子也已经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诸如此类的事情,只要有人心里泛生出这种想法就不会消失,所以说,颜宝钗是唯一一个成功的人,但就是这么一个人也被剑宗盯上,堂堂第五境开天眼的修士怕到与一个第一境都没有的普通人寸步不离。”

年轻人想了想,那句小命最重要的话终究是没有说出口,只是点了点头,“我会注意,只是爹,褚如良那边怎么办?我们真的帮他杀人?”

男子有些犹豫,不清楚这个决定会不会让钱家走进深渊。

年轻人目光移向典雅女子身上,咬着嘴唇,最后鼓起勇气问道:“爹,帮了他真的能得到圣人庇佑?他也不过是阐教一个三代弟子而已。”

男子怒气滋生,诽议圣人是修士大忌。

年轻人的话语成为‘最后一根稻草’,“那圣人气量似乎不大。”

男子终于动怒,怒声呵斥道:“闭嘴,钱家还只是世俗皇朝的王侯。”

年轻人似乎想明白了,愣了愣就闭口不谈。

典雅女子很明显被吓住,男轻声咳嗽两声缓解尴尬,尽量平复心情之后,缓缓说道:“褚如良根骨仅次于道种,师傅又是圣人最喜爱的十二门徒之下的黄龙真人,自身修为也仅次于道种,玉虚宫内地位就是三代弟子第二人。”

年轻人满肚震惊,现如没有想到差一点被镇杀的人竟然会有这样。

这也就是意味着,只要往后的修炼大道上不惹了像剑意天下那样的庞然大物,心里怀揣着对三寸青天的敬畏,那涉足第七境界成为山河四洲顶尖修士只是时间问题。

那种圣人之下超乎想象的存在,开天辟地,开宗立派,要说这类人一口气能颠覆大烟皇朝他也是深信不疑。

年轻人一脸敬畏。

男子有些满不是滋味,小心翼翼的笑道:“虽然说地位不低,修为不低,但只要稍有差池被剑宗来的人杀了也就杀了,圣人,剑气二宗一旦合起来之后这类人还少吗?”

剑意天下不可怕,可怕的是剑宗、气宗合二为一,年轻人有些肃然,想了很久,最后咽了咽口水,低声问道:“爹,我们真的是命里无时莫强求?”

男子点了点头,最后犹豫一下又摇头,“早一天回到大燕也不过是些琐事,我们先看看,以后他来就让公主接待他们。”

男子把目光看向典雅女子,显而易见,这位衣着华贵的女子自然就是大燕公主。

一个皇朝最尊贵的人除了皇帝自然就是嫡系子弟,让一个皇朝仅次于皇帝的人接待剑胎,那应该不会有什么诟病。

典雅女子点了点头。

年轻人眼中却有一抹不易察觉的阴厉。

男子突然说道:“关于柳如晦,暂且先把他养着,要是真有什么想法,你让朴硝打碎他的天府、堵住他的神阙穴省的日后有高人帮他把天府挪到这里,彻地断了他的修行大道。”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大隋皇朝覆灭仿若昨昔。

………………

青田巷以前的官衙被上一任镇官美其名曰‘体恤百姓’送给巷弄霸王苏檀香,现如今这座称得上委羽镇最大的府邸内弥漫着血腥味,然后就看见衙门内一些个侍卫一手提着一个死人往北边十里外的大江走。

镇子上出了名朝姓年轻大夫就端端正正的坐在一旁,双手端着药箱子,左右不是滋味,横竖不是一个感觉,打开药箱子拿出干净的帕子擦干手上血迹,难受,望着这位手眼通天的大人物无奈道:“前辈,走得是春秋武夫道,不过好像被人用法宝刻意隐藏了天机,至于罪魁祸首是谁,晚辈道行太浅就难以得知,还望前辈见谅。”

板着脸微拧着眉头的苏檀香笑了笑说出让年轻大夫险些摔倒地上的话,“应该是大隋那件隐藏天机的国宝。”

年轻大夫只是笑,不说话。

能移天换地的国宝他略有耳闻,大隋年间就曾经用过一次,十八路诸侯兵临城下的时候天光一暗,诸侯们莫名其妙就回到了各自驻地,最后被北唐以上乘道法克制。

那个被先生差遣极其不愿意来到青田巷的红衣少女空青就坐在门槛上,凝视着如今委羽镇道行最高的男子背上的那把雕刻十四柄剑的长剑。她百般不是滋味,同时却又十分庆幸,她忽然说道:“会不会是武仙城的姥爷动手了?镇子上走春秋武夫的只有他一个人,赵钱孙李还没有那种资源养得出一个春秋武夫。”

朝大夫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如果要是以隐藏天机的法宝泯灭最后气息,以武夫之身加持春秋武夫的法门神鬼不知的情况下轰杀,那几人也不过是跳梁小丑,要是地利只怕谢川穹都能杀掉他们。”

空青有些怒气,“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难不成还能是走着走着就被打死?要我说挨家挨户的查。”

苏檀香有些无奈,这个跟剑宗有大仇的少女还真有点与众不同,要不是知道这丫头的身份,没准还真能被她骗了。

朝大夫灵机一动,轻声笑道:“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让把目光盯着剑胎,总会露出马脚,谁最先走出镇子谁就是罪魁祸首。”

空青大怒,“你他妈的是不是傻,要是人家真的无意间走了呢?”

朝大夫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的故作勇气道:“非也,如今山雨聚集,知道的人都迫于浥前辈的威名不敢有任何动静,如今哪里还有人吃饱了撑得离开?要是这里来去自如还能被称作真人洞府?”

空青还是觉得这大夫就是个傻子。

苏檀香沉默不语,尔虞我诈他实在是不太喜欢,但的确因为某些原因他现如今不敢擅自出手,万一又来一场剑气大战最后伤的还是剑意天下。

见到圣人不说话,空青的胆子莫名其妙就状了很多,舌尖宛如春雷绽放,妙不可言,“你他妈就是傻子,他们要是跟木头一样都不动呢?”

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表现出任何心虚,一旦有,哪怕你口若悬河说的天昏地暗也不会有人相信你,因此朝大夫还是一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卓越姿态,故作一副高深足以以假乱真,“杀了人,自然需要有人背锅,最先走出小镇的人不一定会是罪魁祸首,但绝对是背黑锅的人,那个时候不管如何,没人能把火引到幕后黑手身上。”

听到这个解释红衣少女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不明白这狗东西叽叽咕咕想表达什么,但是大概意思清楚就行,然后目光偏移道从头到尾都很少说话的苏檀香身上,小心翼翼道:“前辈,最近与颜宝钗一起来的 马蔺有些不安分,要不要把他杀了省的这颗老鼠屎坏了好汤,我亲自去?”

出了名的铁公鸡摇了摇头。

朝大夫很直接的就拒绝。

最后,忽然有道声音从门外响起,“要不要我去试试?”

红衣少女忽然转头,原来小庭院那个孑然一身的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来到了府内,现如今腰板挺直,当朝大夫的目光也看过来的时候,少年再一次重复道:“能让我去试试吗?”

一直很少说话的苏檀香吐了一口气,脸上浮现久违的笑容,如阳光和煦,有趣道:“你不怕吗?”

少年犹豫很久摇了摇头,双眼真诚,“为了颜姑娘吗?”

苏檀香又闭口不言,朝大夫替这位圣人摇了摇头。

空青见过这家伙几次,因此知道他的脾气,于是就说道:“也帮你自己。”

少年原本快暗淡的眼神忽然精光一闪,重新神采奕奕。

他就转身朝着门外走,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但是都看着他走出去,当少年一脚跨出大门,又转过身看着几人,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就像听到有一把属于自己的宝剑一样,有些希冀,“我会成功。”

李当归跨出了大门,很快就离开了青田巷,那边颜宝钗已经等了很久,满脸倦意。

如今天光正好,天时地利,正是杀人的好季节。

被三人谈话刺激到的少年不想自己也莫名其妙的就死了,也不想如今风口浪尖的颜姑娘被杀了自己也不知道罪魁祸首是谁。

他不知道马蔺这个人如何,但清楚这锅汤里颜姑娘就是醉耀眼的菜。

颜姑娘自身难保自然不敢轻易出手,那就由他来。

他是好人,不是烂好人,有句话叫“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

其实当李当归踏出大门走了没多久,空青很快就后悔,起身就想亲自动手稳坐大帐中、杀人千里外,被低头不知道思量什么的扣门圣人苏檀香轻轻敲桌子晃了心神,半晌没能平静,他正色道:“空青,你别忘记自己还是气宗的人,如果你这个时候出手,非但不能解决事情还可能会引起剑气大战,到时候剑意天下又来一次东胜神洲的春秋量劫,那会让剑乡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朝大夫点了点头,他虽然不清楚剑气有什么误会,但觉得这个百姓眼中的铁公鸡圣人说的对一些,和气生财道:“一个跳梁小丑不足为惧,况且,李当归是总要踏上修炼之路,杀人这个事迟早都会发生,早一点适应也好。”

空青没有搭理朝大夫的好言好语,只把这番话当屁一样放了,华丽的转头,站起身子一袭红袍头戴一些精致的装束有一瞬间就像凤冠霞帔一般,红衣少女黑着一张脸如同冰水,口语有些警告,“苏檀香,我知道那是你的心血,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你不好动手,但是我告诉你,一旦发生什么意外,我不敢保证会杀多少人,但是,浥轻尘我一定要杀,不是因为个人恩怨,单单只是因为他说话太令人作呕。”

苏檀香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选择朝大夫的一番话,剑胎是他亲手种下,最想看见李当归踏上背剑山的自然是他,无奈道:“空青,想让剑气合一不止有你一个人,相信我,他不可能陨落在东胜神洲,现在你出手并不能解决问题,杀了一个马蔺还会有另一个人来,东胜神洲道门仙宗不计其数,你能做的就是把有些事情告诉他,让他先知先觉。”

空青有些犹豫,这就是道家三教的事情,她只想把剑胎带到剑乡修炼,很显然与苏檀香的想法不合,但男子并没有因为道不同而不相为谋,反而是平静解释道:“剑乡需要灌输新鲜血液,也应该学学东胜神洲的仙宗们打开门户………”

男子话一开口还没有说完一句,红衣少女就不耐烦的打断道:“苏檀香,我懒得知道你憋着什么屁,没错,剑胎是你种的,剑意天下话语权自然就是你最大,但是我偏偏不服,就是不服。”

朝大夫满腹无语,到底谁才是铁公鸡?!

好吧!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