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二十章,我与她,正如长安与银杏!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030  |  更新时间:2019-11-01 17:46:54 全文阅读

“天下九州北唐独得天下其六,这座坐拥东胜神洲将近三分之一土地的世俗皇朝,却只是矗立世间不过二十年,但是北唐皇朝却甲兵百万,钦天监横推春秋七千年,文举制度更是吸纳天下文士,实际上只要皇室愿意,那几座有着数百年历史皇朝被颠覆只是一瞬之间,但是举头三尺有神明,抬头三寸是青天,便是如此也要受制于东胜神洲的上乘仙宗。”

悠悠然的拐入深巷,李当归总会问颜宝钗有关北唐皇朝乃至山河中的一些事情,其实他自打遇见那位灵山尊者,或者说亲手杀死一个高高在上仙家弟子的时候,说的那些话,当李当归听了就像忽然打开了一扇门。但是颜宝钗的对此不以为意,其实想到孑然一身的少年十多年的经历很快就会释然,他真正是无意之间来到这里。

很多时候见过星辰大海之后便觉得它们是世间最美,所以在颜宝钗说了许多有关北唐皇朝甚至是山河现状后,李当归沉默了许久,做到心中有数之后才开口说道:“人间修士们都归那些仙宗管辖,可总应该有些规矩制约他们,但是一码归一码,那些更加高高在上的上乘仙宗们制约世间皇朝能得到什么好处?世俗皇朝有让他们也看得上的……机缘?就像现如今的委羽镇?”

清白少年很少听到有关东胜神洲上乘仙宗的故事,现如今有人解答,他自然不想放过这个机会。自从亲手杀了那洞阳山的女仙子,打伤那位看得出来小镇上没人惹得起的年轻男子后,他心中就有很多问题想知道。

看见李当归满脸疑惑,颜宝钗笑了笑,相较于皇朝中很多贵胄,她更加喜欢这位少年,“但是我们只能看着,即便是知道他们有什么目的,我们也束手无策,圣贤书上说吃一堑、长一智,之后唯一能做的或许就是看的仔细一点。你现在知道自己是剑胎,拿起剑走到那座剑乡兴许有机会成为一位剑仙,那时候自然不会像现在一样处处有人制辖你,甚至你可以制约别人,要知道那座剑乡最强盛的那些年,春秋百家,不管是妖土还是道家三教中那一筹修为通天彻地的人,亦或者是那有圣人果位的高人,他们都不愿意主动惹上剑乡。春秋乱战曾经山河破碎,剑乡却安然无恙。若是道家三教加上那座春秋学宫非要学春秋以前想要瓜分剑乡的话,苡仁早就带上背剑山一百二十八剑由北俱芦洲杀到东胜神洲了,那位剑宗女弟子也是一位圣人之下近乎第一的存在,只不过倒不是那些有圣人果位的大能们束手无策,他们却是顾及到这位剑宗新宗主身上肩负的大气运。他们要想成为举头三尺的神明,青天下面自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若是俗尘之中忽然有一位修士成神,那时候才真正有趣,到那个时候神明说一是一。神明可能是你,也可能是剑宗宗主苡仁这位扛鼎的存在。”

李当归看了眼仍是英姿飒爽的颜宝钗,心有所思,那些话并不能让他有什么万丈豪情,他也不会热血沸腾,幼时虽然有过背剑走天涯的希冀,但对于那座剑乡的兴趣实际上不是太大。至于什么剑胎,少年心想那座剑乡里面的剑仙们也不见得谁都是是剑胎,更何况一名剑士,要三尺青锋佩腰间才称得上是一名剑士。以前总听老儒生说山河异闻,这些时日亲眼见到过仙人,甚至还亲手杀了一个,而且身后还有着洞阳山这么一座对于少年来说相当于大山的存在,李当归想起来就有些心有余悸,更何况那位非要杀死剑胎的年轻男子还没走。春秋七千年以后,山河之后踏进第七真人境界的就只有那么一位,破开紫霞大道获圣人果位,因此山河中除了那九位圣人外便多了一个,无门无派,那座剑乡的生人虽然少的可怜,但是却有着许多能让圣人吃瘪的第八境剑仙。

贪多嚼不烂,因此颜宝钗没有与清白少年说太多有关山河的事情,其实她也只不过是一座世俗皇朝的公主,现如今就是北唐都没有走遍,对于山河她也只知道一点皮毛。

她看着少年,不作言语。

李当归幼年时曾经跟爹娘一起到过天都长安城,虽然只是很短暂的时间,那个时候的北唐百废俱兴,百姓们还弥留于推翻大隋乱政覆灭的喜悦之中,但还是可以勾起少年许多回忆。孑然一身的少年可以说是大隋余孽,西蜀人,家世还是殷实,如果没有徐冉修一夜之间覆灭西楚的决定,说不定他也能安家于巍峨天都,然后读尽圣贤书籍获得状元文位,历经百年就是另外一个书香门第,兴许子承父业,但百年之后家财万贯,孑然一身的少年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

但是世事无常,谁又能想到现如今却极有可能要成为高高在上的仙人了。

“李当归,你知道观音禅寺吗?”

便是在少年回忆之际,颜宝钗忽然停下了脚步,顺着岔路口望向天都北方,抬手指着那边。

天都长安城,巍峨春秋七千年。

李当归十四五岁的年龄,记忆中走过的地方寥寥可数,即便是记得也因为年龄太小说不清道不明,更何况还是一座说书先生都没有说起过的小禅寺,想必肯定不会有什么江湖故事。但是应该很应景,因为前一秒才与来自灵山的尊者分别,依照颜姑娘的脾气,那座禅寺定然有着非同寻常的故事。

可惜的是李当归并不知道,所以轻微摇了摇头。

颜宝钗笑着解答,“遐迩闻名的天都长安城千年古刹观音禅寺内有颗参天银杏,据传是一位皇帝亲手种下,仰首目测,高约百丈,当年春秋学宫有大儒慕名千里之外来此一睹,便亲手立碑刻字‘状如虬怒,势如蠖曲,姿如凤舞,气如龙蟠,垂乳欲滴,状若玉笋,苍翠四荫,雅若图卷’三十二个尽显圣贤之风的传神字体,每年暮秋,微风一扫,满城金黄,那时候才是世间最美的风景。”

颜宝钗不掩眼眸深底的向往,那韵味不亚于少年想亲眼看见这位皇朝公主身穿女儿装的模样,想来那应该也会是天下一品的美景。

李当归并未深想,因为颜宝钗职位公主已经出言打断了他的思绪继续说道:“满城金黄说的太过荒谬,天都长安巍峨山河几千年,历经数朝,除非那株银杏千万丈之高秋风一过才能满城金黄,不过数十里还是有的。”

李当归去过长安城,遗憾的是并不知道还有一颗银杏,现如今颜姑娘肯说,他自然会静静的听着,但颜宝钗很快就说起有关银杏的故事,江湖总是这样,“那些年还未踏上修行大道的时候,总会想着山河中有哪些地方的美景称得上天下一品,于是就下令让侍卫们山上山下的跑,经过多年还真让我发现一个,那便是你娘亲的故乡西蜀。只不过没有机会亲眼看看,但是想来也会像观音禅寺一样最后令人失望。”

李当归点了点头,还真是那样,心里幻想着会是如何如何的好,可最后却被一盆冷水浇来。

颜宝钗脸上笑意逐渐浓郁,脸颊两边泛起一对梨涡,那是高大少年曾经说过,也是李当归第一次看见颜姑娘脸上的梨涡,很美。

有些呆滞的李当归很快转移视线,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子,想了很久才低声喊道:“颜姑娘”

颜宝钗脸上笑意盈盈,转头看着孑然一身的少年,轻声说道:“你说。”

李当归双手扯了扯衣服,没有去看她,但却鼓起勇气说道:“李当归会向仙人们问世间最美的风景,然后也种下一颗银杏……一片银杏,秋风一扫,真正的满城金黄。”

颜宝钗展颜一笑。

这一瞬间,这个春秋七千年便种下的剑胎已经不复存在,与此同时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北唐皇朝长公主心中很有趣的少年。

刹那之间,深巷似乎明亮许多。

良久后,颜宝钗笑着说道:“我看着呢。”

听到这句话的李当归不知为何脸上尽是笑意,就如同此刻的颜宝钗。

………………

委羽镇靠南名叫南田巷的一座宅子里,那位来自西蜀腰间佩剑镶宝石的商人,坐在那宅子回廊亭子下面,身边跟着一男一女,男的眉眼含笑,女的颇具灵气,两人都是七八岁的年龄,一左一右站立近越花甲的商人身边,像极了金童玉女,男孩听着商人说大江南北的趣闻,女孩却时不时要挑些‘骨头’。

由大隋讲到北唐,春秋说到大汉,讲的太多便有些口干舌燥,商人略微开口问道:“吉祥,让你准备的冰水呢?既然想听我说春秋千年,你又舍不得拿出点东西,若是让人行走江湖,指不定被卖了还替别人数钱。”

男孩低头不语,感觉很惭愧,其实偷偷的翻了个白眼。

女孩却丝毫没有那所谓的大家闺秀的风范,举手投足之间尽是川蜀那股豪迈,力气又大,一巴掌拍到男孩背上,险些将他拍到地上。

男孩稳住身子,手脚并用想要跟她说一些道理,却被女孩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良久不见以往有问必答的男孩回复,老人便转身看了一眼,正好看见打闹的两人,双眼一瞪,正想说教一番忽然又脸色凝重,毫不犹豫的站起身子吓的两人退了几步,俱是看见这位收养他们的商人抬头望向北方,便是手也摸向腰间宝剑。跟着老人走过许多地方的两人也都知道事情有些严重,便很有‘自知之明’的不作言语,实际上这位近约花甲的老人发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一股妖气,西蜀剑冢的剑士最见不得的便是妖,老人想都没想就按住宝剑,心静如止水,嘴里念着剑冢绝学,想要看清那只妖的道行,免得阴沟里翻了船,若是被人知道堂堂剑魁搁一座不起眼的小镇岂不是要笑掉大牙,一炷香时间,他才长长叹了一口气,损耗了一些道行看清了始末,那是一只大妖,如此他便爱莫能助,剑士杀妖不错,但这并不代表看见妖就要杀。

………

私塾旁,那位大夏皇朝抬头望着什么,那牌匾,天空,阳光,但看见了桃子坞那跟他有着交易的小厮,蹦蹦跳跳,整个人像极了深藏山中的精灵。马蔺能猜得到这位少女是来自妖土,只是当他看见少女欢悦的模样心中便有些后悔,质疑自己是不是答应她太爽快了,注视着她的背影,良久。

还是有意为之。

马蔺低声自嘲了一句,“草木皆兵。”

…………

私塾很少像今日这般闲暇无课,夫子来的几十年时间里几乎从来没有带着学生们论道,这样的好日子不多,自从夫子踏进这座镇子起,每天大抵都只讲一堂课。

前些日子那场动静闹得小镇山雨欲来风满楼,有夫子从旁提点的儒生们自然知晓一点,哪怕过去了很久,但是那位春秋便开始孕育的剑胎仍旧是被少数腹有诗书的儒生们津津乐道,甚至跟春秋学宫那位圣贤转世相提并论。

今日一早夫子便带着学生们出了私塾,期间看见了那年轻和尚,刘言尽瞥了一眼,便拿出大隋年间那点事情说道起来,之前私塾内夫子就问过一个问题,最后被私塾最出众的弟子解答出:世事如棋,乾坤莫测。

这位弟子一句话便让论道黯然失色,刘言尽遣散了所有学生,独自一个人坐在青石巷那颗参天大树下,天地万籁俱寂,这一刻私塾这位有古之圣贤风的夫子像极了一位悟道的大贤,只是原本万籁无声的小巷不知何时有了些响动,由远及近,眨眼间整条巷子如云海翻腾。

如同老僧入定的刘言尽微微睁开双眼,春雷响于耳畔,那袭儒袍被春风带起。

一瞬间天地暗淡无光。

乌云骤集,头顶百丈之处电闪雷鸣,小镇内嘈杂声音逐渐响起,却又慢慢消失,唯独这位夫子端坐不动,如同老僧入定。

春秋七千年,向来风调雨顺的江南第一次有如此景象,实际上当那位灵山尊者插手的时候,就注定了会有这般景象。

乌云之中有一道兽影愈发清晰,电闪雷鸣之中那便让人看清那是一条天龙,十丈,百丈,千丈,身躯遮住整座小镇。

那天龙盘于刘言尽头顶。

私塾的那位夫子却默不作声,身姿稳如山岳,岿然不动。

只不过此般景象,着实骇人,小镇时的人听的最多的还是山精野怪,哪里有机会亲眼见识天龙。

先前那老儒生故事中便有说起,斩开紫霞大道的那位道家真人徒手擒拿天龙镇压洞天福地内,然后忽然又传出些响动,这一刻山雨欲来风满楼小镇的百姓们真真切切相信老儒生说的故事了。刘言尽虽然也是一位外人,但几十年来未对那洞天福地有过一丝相反,之前那般也是不想宝剑蒙羞,只是未曾想到灵山的人也肯插手这些事情,因此惊动了这天龙最后一道元神。

尔后,王屋洞天彻地没了大阵守护,机缘露于人前。

看着头顶天龙身影,刘言尽笑道:“北俱芦洲整个妖土不见有天龙出世,若非是亲眼见过那位高人擒拿你的风姿,我甚至都不太相信山河之中还有你这么一条黄金天龙。”

刘言尽一番话似乎触及了天龙的痛处,话音一落,天幕中,那黄金天龙一翻滚,便引来一道紫雷,虽然没有劈到刘言尽身上,但却咫尺之遥。

刘言尽岿然不动,身上有流光环绕,阳光破开乌云洒向巷子。

黄金天龙身影越发虚无,它似乎知道自己一道元神弥留不久,龙须浮动使得乌云翻滚,天地动摇。

刘言尽却仍旧笑意如常,爽朗说道:“我来此地半甲子,教书育人未对洞天福地有一丝念想,岁月长河的轨迹不曾插手分毫,如今你这孽畜却要对我出手,今日我借师尊圣人气运暂入第七圣贤,便叫你这山河中第一条天龙魂飞魄散。”

话音一落,

刘言空间身上环绕的流光射向天龙的头颅,带着一股圣人威势。

这位私塾教书育人半甲子的夫子此刻手中高举着四四方方的印章,底部正对着黄金天龙,印章便有一道耀眼金光,黄金天龙那原本就虚无的身影正逐渐消失,即将与天地混为一起。

跟北唐皇朝长公主颜宝钗交易得来春秋圣贤留下的山河印,在这位私塾夫子手中发挥的淋漓尽致。

刘言尽心中默念着法诀,那是春秋学宫正气歌,儒士的法宝,自然只有儒生才能使的精致。

念完三百多字的正气歌,他便负手而立。

黄金天龙元神消散。

这一刻,小镇内教书育人半甲子的夫子撼龙成功。

下一刻,小镇阳光和煦。

而这位夫子目光望向远方。

剑乡的人,终于来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