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二十一章,谁带春风来,谁带桃花走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114  |  更新时间:2019-11-02 22:52:33 全文阅读

在那黄金天龙最后一道元神陨落风起云涌之际,那位由剑乡来的大剑仙很快就走进了王屋深巷,不一会儿这位剑士就将王屋深巷走遍,整个王屋深巷气氛因此变得轻松许多,然后便是小镇一些百姓众目睽睽之下,踏进了小镇。

身上气质权然与先前所有人不同的中年男子一进小镇,很快就有人凑上前来引路,时不时问一问这位来的目的,现如今小镇风起云涌,十之八九都知道神州的仙人们为了王屋那位真人留下来的洞天府邸眼红,然后这位剑巷的来人只是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被那带路的人归结于仙家法语,所以很识相的低着头不语。

街道上,那位土生土长的年轻人正给身后这位剑乡讲着委羽镇,乃至是整个江南的陈旧故事,实际上苏木往常就喜欢研究那些陈年旧事,年代越是久远他便越喜欢,他是生长于这个地方自然知道其中一些规律,甚至还到守着的官员那里借过一些书籍,其余的便是王屋深巷那边流传了很久的故事,记得那官员家中的县志上面又过记载,而且桃子坞的老儒生也经常说起,那里的主人才是称得上真正的仙人。

年轻人正绞尽脑汁的给身边的剑乡讲解自己所知道王屋深巷那位真人的生平,东凑西借,回忆着老儒生滔滔不绝的口语,年轻人照本宣科的说了一些。不过显而易见,这些消息并不能让这位剑仙满意,甚至还有可能他所了解的是小镇百姓们无法想象的,对于这些个故事既不把它当作说书先生的演义传奇,也会不将它真正当作是什么仙人,苏木向来都报以敬畏之心,他依稀记得北唐百废俱兴的时候小镇上的官员还是大隋皇帝钦定,闭门不出的官员得知大隋覆灭以后一夜之间背起行囊走了,几岁的苏木看的清清楚楚,那位官员偶然看见后叮嘱了一些事情,也正是因此苏木才喜欢研究起陈年旧事。

说是带路,实际上此刻看来自剑乡的大剑仙走在苏木前面,步伐沉稳不快不慢,脸上并没有许多外人初来时候眼眸深处掩不住的焦急以及不易察觉的希冀,很快就走到了小镇上出了名病恹子杜若的府邸,此时的年轻人随意的看着这座豪华的府邸,古井无波,看不出来喜悦还是忧愁,从府邸中那颗超出高墙的海棠花中间有一道眼光洒下,格外的温暖。

这座府邸,或者说整个小巷子,唯一能让小镇百姓们津津乐道的人便是身后小庭院内满是试卷气息的少年,大约一炷香时间,那位剑仙动了动身子,与此同时府邸内大门被推开,开门的人正是赤芍这位守护自家主子十年如一日的小丫头,其实她很早以前就有一个荒谬的想法,便是鼓起勇气跟对面少年说喜欢他,她相信情窦初开的少年不会拒绝,然后把他带到妖土让老祖传授剑道,要知道自家老祖春秋时剑宗五圣被斩四圣,背剑山那把断剑现如今仍是剑宗耻辱,但当少女看到北唐皇朝的长公主颜宝钗之后便彻地打消了念头,于是一声不响的就回去了,而且两家抬头不见低头见,她觉得也没有这个必要。她很早就听到一些动静,大动静的时候说实话她心里还是有些畏惧因此不敢‘吭声’,那之后便有些小动静,然后打开大门就看见了苏叶这个被说是大隋遗族的年轻人,看到这家伙脑袋就疼,便转身喊了自家公子,看到自家公子能一个人平平稳稳的走出来,开心的笑了笑,眉宇间的阴霾一扫而过。只是当看见苏叶身边的中年男子就黑着一张脸,尤其是腰间那两把长短不一、颜色不同的剑,以免那位灵山秃驴寻过来,赤芍很乖巧,十之八九都知道的杜若清楚她来历不俗,但还没想到会是妖土的人,而她也掩饰的很好,她也不想这个璞玉即将雕琢完成的时候有什么纰漏,与其说那些把大道理说通透读书人虚伪,倒不如说是上乘仙宗相互间恶心的勾当,譬如“所以为之天理正道”,假惺惺,难怪一辈子都只能仰望剑乡。

赤芍看着苏叶,笑而不语,年轻人不是对门孑然一身的一知半解清白少年,这人知道的东西有可能是整座镇子最多的。

苏叶看着杜若这病恹子的小丫头,虽说身份敏感但无伤大雅,师尊传艺讲“有教无类”,所以座下弟子山精野怪应有尽有。

那株春雨被拍落的海棠树,阳光透过枝丫绿叶,几人无声,天地寂然无声,阳光之下它便显得金黄,光芒下,海棠绿叶五彩斑斓,像一块白玉琉璃。

最后,那位看得出来是个剑仙的中年儒士抬起了手,轻轻敲了敲门,当少女身后三丈脸色苍白的少年点了点头之后,他才走了进来。

与此同时,对门有些响动,一袭江湖装束英姿飒爽的颜宝钗盘腿坐定,头顶有一道气流盘旋,她自身则进入书上那种玄妙高深的入定胎息,闭目闭嘴,宛若神仙高人一坐万年不以口鼻呼吸,神念畅游天外。

清白少年李当归像护法童子一样如同一颗孤松,手中拎着剑鞘,三尺左右。

颜宝钗头顶气流有孩提见到娘亲的亲昵,徘徊于上空久久不曾淡去分毫,那道气流也并非是什么天地灵气,女子一刻不起,它一刻不走,相较于少年,它更像是一起护法人。实际上就是李当归也感受得到颜姑娘头顶气流的凌冽气势,光是一种感觉就让他不敢靠上前。

委羽镇,继私塾夫子斩天龙之后,再一次掀起大波。

犹如老僧入定的高挑女子慢慢睁不开眼睛,相较于之前,此刻她的双眸更加有灵气。

府邸内,那位剑仙猛然转身盯着身后小庭院上空的凡人难见的气流,低声呢喃了一句“道种”,但很久摇头,似乎是否定的意思。

苏木有些摸不着头脑,也跟着看了一眼,很久之后脸上才有些大悟的模样,然后怀里摸出一个精绣的袋子,递给少女,少女拿着手中掂了掂,沉甸甸,然后凑到鼻子嗅了嗅,顿时眉开眼笑宛如千树万树梨花开。苏木低敛视线绕过少女,走向脸色苍白的杜若,这位少年是一个读书人,那自然得讲些道理,他有头有尾的说说道:“我想把春风还给你,可是我爹他并不让,虽然没动手打人但是却要跟我断绝关系,还有便是今后我要走了,正如那些人猜测的我或许真的是大隋遗族,我爹要带着我去那座山河底下,你送我春风,我报与桃花。”

杜若看了眼少女手中的袋子,笑了笑,之后视线回到年轻人身上,看着他的眼睛,笑容满面,如阳光和煦,“人生自古谁无死,那些东西我留着用处不大,你既然需要那便拿着,以后别跟我说‘还’这个字,不然我跟你急,还有你爹年纪大了别老气他,你好歹也大我六七岁应该要明白一些道理。”

少年谆谆教诲。

这般光景看起来苏木这样一个年轻人反倒是像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但他竟然也没有反驳什么,好像病恹恹的少年说的是事实一样。

苏木认真的点了点头,君子之交淡如水。

少女把袋子递给杜若,他拿起袋子,满是笑意的问道:“向你爹要的?没想到他那一毛不拔铁公鸡还真能给你,不会是你答应了他什么?!若是如此,我可不要。”

说着便将袋子还给苏木,苏木推回去,少年推过来,一来一回端的有趣,最后年轻人实在是受不了索性一下将少年制住,把袋子强行塞到他怀中,杜若跟他关系很好,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也清楚这家伙说一是一,脸上郑重道:“要是有什么事就说,不过你爹那复国梦就别提了。”

说到这个杜若就有些无奈,实际上关于年轻人大隋遗族的身份还是他老爹给惹出来的,年轻人那一毛不拔的老爹有事没事就会说什么复国之类的话题,可当下灭亡的除了西楚便是大隋,江南跟西楚八竿子打不着关系,因此就有了大隋遗族这个说法。

苏木跟杜若也不会客气什么,不想分别只会还给这少年留一些不好的东西,于是将始末全告诉了杜若,由那些大动静说到春雨,将自家老爹不知道哪里弄来的仙宗弟子名额告诉了杜若。这个时候杜若心里已经有数,实际上也是如此,苏木那老爹大抵是耗费了一半的奇珍异宝弄了个仙宗名额,碰巧他资质又不差,苏木应该会有一个不错的地位。甚至看到门口那默不作声的剑士,杜若就有些大胆的想法,不过这人的目的很显然是为了对门那个孕育七千年的剑胎。

……………

那小庭院内,颜宝钗刚刚站起身便传来敲门声,这一次是颜姑娘亲自开门,门口站着的正是对门的小丫头赤芍,亭亭玉立。

她手中拿着一个袋子,正是苏叶送给杜若的那一个,当自家公子跟苏叶道别之后,他的身影消失于深巷之中,杜若就将袋子给了她,让她送给李当归。

她把袋子递给李当归,目光时不时瞥一眼颜宝钗,那模样很显然是在告诉少年,“今天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

李当归知道这个少女的脾气因此也没有什么读书人间的推让,但还是问道:“你家公子给的?”

她挺直腰板,不过还是要低颜宝钗很多,像是有意如此,她看着少年,不假思索道:“我家公子拿着它用处不大,说不定什么时候忙起来还会忘记,便想着把它送给你。”

李当归有着摸不着头脑,但捏着精绣的袋子那触觉让他能猜到里面大抵是一味药材,拿着沉甸甸的说明分量还不少,想到她家少爷那身子,李当归有些不好意思,“你家公子那身子不正需要它吗?”

赤芍眨了眨秋水长眸,失落道:“对症下药,也不是什么药材都要,这是一味对对身体有好处的药材,不瞒你,还是苏木那铁公鸡的老爹给的。”

李当归点了点头,但并不知道如何与少女说话,只能‘不礼貌’的打开袋子看了一眼,发现里面是一块木头,黝黑的木头。

少年扯了扯嘴角。

她看着也知道少年心里什么想法,便老气横秋语重心长道:“你别看它长相不好,但真的是好东西,不信你切一指甲盖去问那大夫,最低也得一百两……黄金。”

李当归有些意外,“一百两?”

赤芍清楚山雨之前的少年是怎样的清白,即便是镇杀了一位仙宗弟子之后仍旧是什么变化,顶多是知道了自己有些不平凡。

她叹了口气,现如今剑乡的人已经来了,对于剑胎,剑乡来的人修为都不会太低,当然也不会太高,但足以让东胜神洲许多仙宗望而止步。

她转身走出小庭院,离开的时候还不忘‘恶狠狠’的瞪颜宝钗一眼,后者轻轻笑了笑,并不以为意。

修为上,少女真动起来可以虐杀高挑女子,但人心上,跟一座世俗皇朝的长公主相比,便是半个妖土都不够。

拿着袋子的李当归送她出门,当少女打开府邸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位腰间带剑的中年男子,他看着中年男子,他同样也看着自己,笑有深意。

李当归目光中,那位中年男子动了动嘴唇,但是很可惜,少年读不懂唇语。

少女关上大门后很久,李当归才重新回到庭院内,然后就看到颜姑娘正坐门槛上面,竟然学着先前想杀自己的年轻公子一眼双眼一番。

她曾经说过一招“开天眼”。

天眼不应该是眉间吗?

李当归看见心中有很多疑惑,但全都压抑住没有问出口,然后将袋子内卖相很丑的木头取出,按照着送赤芍出门时候她低声告诉的自己的方法,先是拿起刀切了一角,烧水,煎药,把那切下来的木开含在嘴里。

颜宝钗也有些疑惑,但也没有开口出只是静静的看着少年的一举一动,良久不见少年有什么动静的她实在是有些无聊的换了个姿势,伸手拿过被李当归‘暴殄天物’放到地上少女口中的药材,端详着。

李当归看着没有要阻止的举动,只是待嘴里木块像冰化水般融化一大半后,他才开口问道:“颜姑娘认识吗?能不能告诉我?”

看见颜姑娘没有反应,不知道是怕她没听清楚还是顾及到兴许便是她也不认识的尴尬场面,李当归急忙换了个话题,轻声问道:“颜姑娘要试一试吗?”

颜宝钗笑着摇了摇头。

洗髓,锻骨,开窍,果然是剑乡的人,出手阔绰。

颜宝钗背靠着木门所在的门框,双腿伸直蹬着另外门框,手把玩着黝黑的木块,突然问道:“你怪不怪我没出手?”

李当归第一时间就想到被自己镇杀的仙家弟子,但想到那位女子从头到尾似乎都没有反抗时间,不过很快他就明白颜姑娘的话,“不怪。”

颜宝钗笑了笑,但好像并不相信,“你都被那玉虚弟子一脚踢到地上,我可是看清了你那狼狈的模样。李当归,你读了这么多年的圣贤书,难道还没有几分文人雅士的傲骨吗?”

大概是生怕颜姑娘想歪,李当归认真道:“书上说心平气和,兵家那位仙人曾经还有过胯下之辱。”

颜宝钗彻地无语,只能怒其不争,但又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的心态的确很好,便是自己都自叹不如。

她将木头丢向李当归,被他伸手接住后,“真的?”

李当归笑着说道:“假的。”

颜宝钗听了之后少年意料之中的风轻云淡,意料之外的是她却作出了解释,“灵山那位尊者显然有点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不过庆幸的是他帮助的是你,若非如此,日后出了北唐,甚至是走出这座小镇就会寸步难行,那群真人倒不会对你这么一位蝼蚁出手,但他们却能让山河中除了剑乡之外没有人敢教你……包括我。”

李当归一脸平静,很显然,少年相信这位女子的话。

她欲言又止,面对李当归,颜宝钗第一次有力不从心的感觉,“那你听了之后有没有什么想法,或者说有什么想问的?”

少年低着头沉默许久,最后抬起头问道:“颜姑娘,大道上与生俱来的吗?”

她笑的灿烂,好看,但很短暂,就如同昙花一现。

女子并没有回答少年的话。

李当归只能悻悻然的来到门槛,抬脚想跨过去,但发现因为颜姑娘的原因,他够不着。

江湖白装英姿飒爽的高挑女子,北唐皇朝长公主,世俗皇朝之中地位世间一等一尊贵的女子颜宝钗,收了身姿稳稳的站起,高出少年一截的女子凑身近距离看着清白少年李当归。

翩翩君子,温润如玉?

她觉得这句话是用来形容对门那一个病恹恹心态很好少年,至于李当归,则是一个老好人。

现在,便是这位世俗皇朝身份高贵,修炼大道上天资不亚于道种的女子有些怀疑剑乡的人是不是弄错了,这样一位少年怎么适合练剑。

春秋时期那群人不都是一剑之下天地失色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