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四章,我说的故事你真的在听吗?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3716  |  更新时间:2019-11-22 21:24:15 全文阅读

李当归的生活轨迹不会因为颜宝钗的到来产生太多起伏,就目前来说肯定不会当然,如果没有听过那些故事、读过圣贤书,李当归或许这辈都会为了生计奔波劳累,少年也从来不会意识到有座山河星光璀璨,孑然一身的少年看得很开,把很多事情都看作理所当然,因此他心安理得。第二日谢川穹这家伙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的消息,跑过来敲开大门告诉李当归说江岸边来了一艘商船,然后比划着说这是他见过最大的船,而且为首的还是一位地地道道的蜀人。

对于这位膀大腰圆的少年当时的神情举动,李当归完全可以理会到他的兴奋的心情,高大少年侧着身子费尽心思才进入了李当归的小庭院,然后坐在台阶上,喘了几口粗气,滔滔不绝的讲着那商人如何,当李当归将庭院内杂事处理之后,他拍了拍身旁示意少年坐下,换了一口气,继续唠叨道:“船上下来那位公子身上有一股富贵气息用你们读书人的话便是‘扑面而来’,出手还不是一般的阔绰,便是颜姑娘都要差了几分,不过他那副鼻子恨不得抬天上的样子让我很想打他。”

李当归没能听明白这家伙喋喋不休的说了些什么,但还是走过来坐到这家伙身旁,实际上还没他大的少年脑袋转的确实不够快,谢川穹并没有看出来李当归一头雾水的模样,还以为跟他同龄的少年正在思考就没有打断,静侯着下文。

理清楚事情始末的李当归很快就开口说道:“那种人说不定还是王孙皇子,你想想,以前来的蜀人谁像你说的那样?”

用五大三粗来形容再好不过的高大少年听到李当归的话沉默半响才应了一声,然后又打开话匣子唠叨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事,估摸着有半盏茶的功夫才止住,之后脸色平静的看着李当归,他不太明白,因此静待着眼前这个他眼中智囊的完美回答。

李当归没有见过谢川穹口中趾高气昂的年轻人,因此没有回答,不过后者很快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也说了出来,他正想多说一些有关那位蜀人的时候发现李当归手中有一本书,蓝皮包裹,上面他只认得一个字,“参”字,只是他向来不喜欢咬文嚼字,谢川穹也就不作理会。

谢家世代都是武夫,祖辈更是大隋皇朝开国年间的一品大将,戎马一生最后只败给了北唐,所以祖上留有一些武艺,只不过传到谢川穹这一代就变成了膀大腰圆,空有一身蛮力而不懂如何正确使用。李当归记得当时江南还来了一位老武夫教这家伙识字,这家伙最后甚至都行过了拜师礼,但是奈何谢川穹对文人雅士们的东西一直不感冒,因此祖辈们流传下来的拳脚也就到不了了之,不过最后谢川穹还将它们送给了那位武夫,老人家也知道“礼尚往来”的道理硬着头皮手把手教了谢川穹一些拳脚,然后背着行囊离开了小镇。

委羽镇除了赵钱孙李外,几乎没有李当归不知道的人,谢川穹这样一位出了名的天煞孤星也只有李当归肯跟他交流,久而久之,这位被道士和尚都批言为“天煞”命格的少年三天两头都往这小庭院跑,他有一句说一句,从来都不刻意隐瞒什么。

谢川穹这一辈子只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娶一房媳妇,也不要什么倾国倾城,不是什么才貌冠绝一洲的仙子,只要屁股大好生养的哪一种,用读书人的话说就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而坊间流传屁股大的女人好生养,所以这家伙就只有这么一个愿望。只不过镇子里大多都是些十五六岁尚未发育的少女,而且自身又是人人避而远之的天煞孤星,自然不可能有人喜欢他,因此他就想着去天都看看,当问过李当归的意见后很干脆的就答应了颜宝钗的要求。

李当归也读了不少圣贤书,对于谢川穹这种态度在孑然一身的少年眼中看来就是“大智若愚”的模样其实挺羡慕的。

不像他,既想要参加稷下学宫那场论道大会,又想要如同颜姑娘所说的那样去看看江南之外的世界,甚至于是那一座山河,或者说是背三尺剑走尽天涯,还有一座缥缈莫测的剑乡。

谢川穹也明白有些书籍有钱都买不到,眼睛余光看着李当归手中那本包裹不是很华丽的蓝皮书,不由然的就想起了镇子上姿色出众的小丫头然,就轻声问道:“是不是赤芍送给你的?我经常看见她勾你门角偷听你背书。”

李当归伸了个懒腰,应了一声,他哪里不知道对门那位小丫头喜欢偷听自己读书背书,大抵真的如同桃子坞小厮十二岁说的那样是喜欢他,但李当归很快就摇头否定了这个荒诞的想法,赤芍顶多十三岁,他自己也不过十四五岁。

谢当归想起了颜宝钗,笑着说道:“颜姑娘那里也有很多书,有些书没有字全是画,我那天看了一会,稀奇古怪的很有趣,就像我爹娘留给我的秘籍,所以我特意多看了几眼,现在我还记得一些……”

说着说着,他就站起身子跳到院子里模仿起来,有盘腿而坐如同老僧入定,有各式各样的动物,最后是一个高难度动作,单手单指撑着地的模样看的李当归一阵心惊,没想到这家伙几百斤的身子都单指能撑起来,单指头朝地支撑着身板的谢川穹看着李当归,一脸笑容好像要表扬的孩提,“我全都会,只不过后面那些几个连在动作一起的太难记,你要是喜欢的话有时间我把它画在手心里给你看,还有就是颜姑娘给了我一些丹药,我特意给你留了一颗。”

李当归看着同龄人手心那颗金黄色尾指头大小的药丸,没有动作。

谢川穹有些不乐意的凑过来,一下将少年的手扯出来,拿起丹药一巴掌拍到手心,开口说道:“我吃过了,那药铺的大夫还说是药三分毒,我怕吃多了坏事就专门给你留了一颗,颜姑娘问我都没说,镇子上我谁都没告诉,只跟你一个人说了。”

李当归也不矫情,拿起丹药看了一会,轻声问道:“那你不怕颜姑娘知道吗?”

谢川穹不以为然道:“没事,颜姑娘为人很好,她知道了大不了給她道歉,她准不会说什么的。”

李当归也猜出了一些原因,认真道:“那你们准备什么时候走?我看那边的石头快被你们搬空了,要是继续搬下去只怕要惊动官府了。”

谢川穹摇了摇头,他哪里知道什么时候走,反正只知道跟着颜姑娘便是。

李当归有些疑惑的吃下丹药,只觉得腹中似乎有一股气流乱窜,游走周身不一会就好像泥潭里出来的人洗掉全身污垢一样,很舒服。

谢川穹嘿嘿笑了笑,重新坐到台阶上,望着李当归,压低嗓门道:“是不是感觉有一股气流乱窜?而且很舒服,感觉身子轻了很多,要不然我刚才那动作我肯定模仿不出来。”

待那股感觉消失之后,李当归才恍然,难怪这家伙那么灵活,原来是服用了这些昔日皇帝穷尽国力都没得到的灵丹宝药。

谢川穹有些洋洋得意,临时想起什么,就随口说道:“那个跟着颜姑娘的一起来的年轻人好像闹掰了,那天早上似乎因为某些事情吵了一架,然后突然没有一个人愿意跟着那高高在上的家伙,现如今他急需人手,你要是不介意可以过去帮他,反正有钱拿,你管他是誰。”

李当归摇了摇头,乞丐尚且不吃嗟来之食。

谢川穹看见也不意外,知道这个委羽镇子里唯一一个肯跟自己谈话的同龄人心底里有着一股读书人的骨气,“也对,那家伙誰都看不起,要是换个地方我准要将他脑袋给拧下来。”

李当归被这家伙的话逗笑了,“你打得过他?”

谢川穹忽然站起身,挽起袖子露出那粗壮的胳膊,拍了拍,然后似乎担忧对门那小丫头的偷看,转身盯着大门默然半晌,走到大门前轻轻敲了敲,没听到什么动静之后才走回来。孑然一身少年的眼中,那五大三粗的同龄人忽然对着空气轰出一拳,一时间劲风呼啸,然后一脸笑容看着李当归,低声说道:“颜姑娘教我的,她说了很多我听不懂的,反正大概意思便是很适合我,现在的我可以一拳将那小子的头给打爆,你要不要学?”

丹药可以吃,有些东西却不能学,李当归想都没想就摇头拒绝。

谢川穹似乎有所意料,显得很平静,“只是不知道颜姑娘有没有剑法,有机会我让她给你弄一把宝剑。”

好像忽然想起什么,谢川穹不等少年有什么反应,脸上有些担忧道:“只是那颜姑娘不肯教我剑法,我知道肯定是我太胖了,不适合那种……飘逸的招式。”

他憋了半天才想出一个有文化的词。

李当归笑着问道:“今天不去搬石头吗?”

谢川穹被颜宝钗看中之中很少被叫去搬石头,近几日都学那些拳脚,不认识字便跟着图画模仿。当李当归问起,他也如实说道:“颜姑娘跟那人闹掰了,谁都不肯退让一步,你知道颜姑娘最喜欢讲道理,便忍住,其实我想不明白一堆石头还抢来抢去。”

李当归欲言又止,他想说万一是石头下面的东西呢,但是想到跟这家伙说了也不明白后边放弃。

那来自天都的两人是因为什么闹掰的也没人知道,谢川穹侧着身子好不容易才出去,那一刻,高大的少年第一次有了想减肥的心思。

…………

对门那病恹恹的少年坐在府内,他正看着趴门缝偷偷看向对门的小丫头,赤芍始终是个静不下心来的主,杜若又觉得无奈,有好笑,往常那嘴毒的不得了的小丫头一遇见李当归便泄了气,“傻丫头,你要是喜欢人家就说,他那臭儒生的脾气肯定会拒绝你,不过你可以死皮赖脸,保不准他便会答应你。”

赤芍眨了眨眼睛,雀雀欲试,但最后又恢复如常,“她肯定嫌我太小。”

杜若笑了,打趣道:“你不嫌他大不就好了?!”

赤芍低着头若有所思。

病态的少年咳嗽一阵后,笑道:“那家伙喜欢的是王屋那边天都来的姑娘,人家英姿飒爽,高挑,哪像你这么笑。”

说起对面那位少年赤芍便没有往常的那种‘嚣张’,一番调笑过后她眼眶湿湿润,“那怎么办?”

杜若瞧适可而止,抬起头想了想,忽然说道:“那家伙不是喜欢看书吗?你把我那些书给他,时间一长他就会记得你的好。”

赤芍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你怎么办?”

杜若昂首挺胸,那股豪情壮志生平罕见,“读圣贤书,晓圣贤大道,岂能有苟且偷生的念头,况且家父西楚战将,万军从中取敌将首级犹如探囊取物,下了幽冥岂不是让六座曹官府讥笑我西楚无人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