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五章,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4013  |  更新时间:2019-11-25 00:24:00 全文阅读

其实与那位高大少年相处的时间长了,便不难发现那个少年心地实际上很好,并不会像天都的贵胄们一样心思阴沉,近些时日每天都会跑过来送一些东西,时间长了反倒是让李当归有些不好意思。颜姑娘能拿出仙家宝药那种能勾引人们头破血流的东西,这让少年心中有了一丝其他的想法。

好的想法。

近些时日李当归经常会徘徊于桃子坞之间,暮春时节的江南很少下雨,但委羽镇却又下起了细雨,清晨,这座小镇待在朦胧的雾中仿若人间仙境,经过观察,发现高大少年谢川穹口中那个鼻子抬到天上的年轻人每日都会准时来到桃子坞,只是李当归不与他交流,甚至都不舍得转头看一眼,倒是十二岁经常跑过来透露一些消息,说是王屋深巷被颜姑娘挖出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形状像是一座府衙的顶梁柱,显而易见,他们就是因为这些东西而闹掰了,李当归对此并不作过多的询问引人不满,只是在听完老儒生讲过春秋甲子后悠悠转转的回到自己那一亩三分地的小院子,之前他还有些担忧谢川穹跟着颜姑娘那种天都贵胄说不定要吃亏,但是近日里看他春风得意的样子,少年也不好说什么。

今日,想着还是要去王屋那边的小山包见一见颜姑娘的李当归,穿街走巷,经过私塾,途径桃子坞,破天荒的见到了杜若那个病恹子带着赤芍听高台上的老儒生口若悬河的说着故事,他站在门口听了一会。

赤芍这位身体单薄的小丫鬟搀扶病恹恹的杜若,靠着角落,那位置刚好可以看见老儒生侧颜,只见他身前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块醒木,一口白碗,一壶酒。

老儒生单手负背,一手托碗,豪情壮志,讲的故事栩栩如生,让人恍若亲临,“各位可是知道王屋那边到底挖出了什么?要是说出来可不得了,啧啧,据传闻春秋甲子乱战之后,诸子百家青黄不接,道家更多是一分三教,有真人钟离点化吕祖,三十六福地七十二洞天被那天下悉数瓜分,估摸着有七八个甲子的时间,自吕祖之后北边出了一位道家高人潜修了一千年修真人法相,肉身横炼上古秘法,徒手擒天龙,日行一千三百善,修八百功德,最后手中三尺青锋划开了那紫霞大道踩踏彩云得证圣位,只给世间留下一座仙家洞府,然后遁走北俱芦洲踏上妖土斩杀上古四凶,不过那地方到底怎样却很少有人知晓,只听说妖精霸道鬼怪横行。”

听着听着,李当归不知不觉也愣神,脑海里面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那些画面,梦想背三尺剑走天涯的少年忽然有些悸动。

孑然一身的少年心思细腻,往往能抓住问题的关键,走进酒楼,抬起头看着老儒生,他欲言又止。

他心中有一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说。

倒是那位病恹恹的贵公子低声和小丫鬟交谈引起了少年的注意,可惜隔着太远又听不清楚。

杜若有些好奇道:“赤芍,你这武当山的假宝贝认为那什么道家真人当真的能以三尺青锋斩开紫霞大道?”

赤芍眼睛一翻,没好气的说道:“不可能,要是那么容易斩开天底下岂不是一堆圣贤真人了吗?”

杜若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轻声说道:“保不准真的斩开了那大道,而且王屋那边不是说挖出些不得了的东西吗,说不定真是哪位道家真人留下来的洞府。”

赤芍瞥了眼老儒生,然后又望了一眼酒楼众人,若有所思,声音放低,“公子,我们要不要偷偷的去看看?万一是洞府的话可是修了八辈子的福气,我们进去拿了里面的宝贝便逃,最好逃到北俱芦洲混沌天下。”

杜若扯了扯嘴角,“读书人一身浩然正气,为人处世自当光明磊落,上可映日月星辰,下可照山河万里,即便是拿,也会堂堂正正的拿,光明正大的走。”

赤芍有些无奈,自家这公子就是一副君子正气,什么事都嚷嚷着光明磊落,举头三尺有神明之类的话题。她想,要是谢川穹那傻大个保不准要偷偷下地里窥探一番,然后拿出东西又傻乎乎的跑去跟李当归那书呆子共享,她想不明白这两家伙为什么这么聊得来。

李当归坐在一旁,决定将老儒生口中的故事听完。

下一刻,来自西楚世家那位病恹恹的少年就发现了李当归,他有意的瞥了一眼,但是并没有跟赤芍讲,只是竖起耳朵听着高台上老儒生的故事,很快他便讲到了春秋甲子以后,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赤芍看见自己公子忽然安静下来脸上又显得有些意外,于是顺着他的目光循去,不一会便发现了李当归,她只看了一眼,小脸就瞬间绯红。

她低着头,这位只有病恹年轻人知道身份的少女,竟然也会脸红,倒是杜若彻地呆住了,他没想到自己这位老爹曾经救下来的小丫头对对门那位“书呆子”反应会这么剧烈。

皇朝中许多人家的女子十四五岁便会嫁人,十七八岁已有子嗣,赤芍也已经十三岁,距离嫁人的年龄近在咫尺,他想着若不是因为自己身子以及老爹对这位小丫头有救命之恩的缘故,想来她早就走了。

对于赤芍,实际上杜若知道的也不是很多,他只清楚西楚摇摇欲坠那会儿她就跟着,一直到西楚灭亡,然后主仆二人流落到江南,大抵是经历了山河国破,所以她的嘴巴跟桃子坞小厮十二岁这个丫头一样刻薄,两人的性子几乎如出一辙都是刀子嘴豆腐心。

杜若也不管李当归,对着赤芍有意无意的说道:“按照我爹那说法,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那李当归现如今还是个书呆子,要是被天都来的姑娘勾走了魂,到时候你可没地儿哭。”

赤芍抬起头看着老儒生,也跟自家主子一样醉翁之意不在酒,收敛眉目,雀雀欲试。

杜若换了个话题说道:“你说现如今我们也是委羽镇的一份子了吧?!要是王屋深巷真的挖出什么仙人洞府来我们是不是也得有一杯水喝,要知道那可是道家真人,谁知道里面有没有留下什么失传的道经。而且说不准还有老儒生说是那把三尺青锋剑,你知道那家伙虽是书呆子,但心底里还有个背剑走天涯的梦想。”

赤芍雀雀欲试从神色转到动作,只不过想了想,莫名其妙的就摇了摇头,她这幅小身板可抢不过那些神仙道人。

杜若瞧见小丫头的举动,一脸微笑如同阳光和煦,就给她支了个招,“你让谢川穹去,他跟李当归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其实我也不相信什么天煞孤星,但是人云亦云,若是被其他人看见我跟那家伙有什么往来,保不准也会说我有天煞命格,我倒是命不久矣不惧什么流言蜚语,但是你却要被连累。”

杜若的一身疾弱,整个委羽真的大夫都束手无策,云游的道士们都说他活不过弱冠,眼看着没两年便要加冠,少年的心态也越发的好,若是早些年杜若是绝对不会让赤芍跟谢川穹那位天煞孤星的少年有什么往来。

但是杜若祖上却是被百姓们当饭后谈资,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奇怪之处,无疑便是那祖上历代都是什么战将之类的人,到了这一辈忽然出了一个读书人,之后被传言说是读书人腹命格太弱挡不住祖辈历代战场上积累下来的戾气,然后子嗣天生就有疾弱,若是想要除却疾弱唯一的办法就是披挂上阵收取关山五十州,以戾气消除文气飘渺莫测的说法,谁知道杜若非但没有上阵还偏偏学起读书人那套修身养性,每日抱着那堆圣贤书读来背去。

赤芍点了点头,似乎同意了自家公子的意见。

杜若看见赤芍采纳了自家的建议,脸上笑容灿烂,“你还可以带着李当归一起去,那家伙口碑不错,抬头不见低头见,百姓们也都愿意帮他,万一那里边真有仙家宝物,当我死了以后,你便带着他去那座山河转一转,一座山河四大洲够你们转了,当一对神仙眷侣,说不定能遇见那位传说中只为种满一国银杏的皇帝,秋天那里便是世间极美的风景。”

赤芍有些感怀,黯然道:“机缘,万一他没有那个缘怎么办?”

杜若摇了摇头,把桌子上一个杯子里茶水倒进另外一个没有水的杯子,朗月清风,犹如千年得道高僧一般,笑道:“委羽镇那么多人,总有一个人拿机缘没有用,就如同我,一个将死之人还要那些缘分干嘛?”

赤芍摇了摇头。

杜若举起手准备给她一个栗子,想了想又有些舍不得,“有一个皇朝的圣贤说的好,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赤芍声音有些低,“那我的呢?”

杜若轻轻敲了敲她的脑袋,说是敲,其实是摸,笑道:“你能有什么?”

这时,李当过走了过来,终于开口问道:“你们去不去王屋?”

杜若指着苍白的脸摇头,好像是告诉孑然一身的少年说“你看我这走路都要人搀扶的样子能去王屋吗?”,然后看向赤芍,李当归也看向赤芍,那意思很明显。不过后者看了一眼自家公子后,摇头拒绝。

其实小丫头很想去。

但是她不能去。

…………

王屋深巷把高大少年的府邸内,颜宝钗坐在一旁,看着一旁站着的高大少年,那少年开口问道:“颜姑娘,那家伙趾高气昂的惹人心烦,要不要我今晚就将他脑袋拧下来。”

颜宝钗摇了摇头,感慨道:“虽然有些落魄,但好歹也是一座皇朝的皇子,而且两个皇朝打起来不知道又有多少百姓无家可归,要知道神明可不爱世人。”

谢川穹怔了怔,忽然问道:“那颜姑娘爱吗?”

颜宝钗微微一笑,看着这个大智若愚的少年,很干脆,“不爱。”

谢川穹轻轻应了一声,少年心中觉得有些可惜,但是并没有多少感怀,忽然想起了李当归心中那个梦想,便想替他问一问,“颜姑娘,你知道哪里有剑士吗?”

颜宝钗默认不语,出了江南其实到处都是剑士,但那也只是剑士。

谢川穹继续问道:“老儒生说山河底下有一座剑乡,剑气如龙浩荡十万八千里。”

剑乡?!

颜宝钗忽然笑了。

好吧!她竟然忘记了那个地方还有一座剑乡。

颜宝钗点了点头,其实她也没有走出过北唐,知道的东西并不多。

谢川穹不死心,他很想替那位孑然一身的少年问出有关那座剑乡的一点东西,哪怕只有一点,所以鼓起勇气问道:“颜姑娘,你知道那座剑乡怎么走吗?”

关于剑士,很显然,颜宝钗也不知道,况且她又不是一名剑士。

她沉默了片刻,很快便开口轻声说道:“或许可以往北走。”

这一下高大少年不说话了,在他看来能得到这么些消息已经很满足了,不能继续追问下去以免颜姑娘生气。

颜宝钗不知怎的忽然笑了,也不管那位大字不识一个的少年听的懂听不懂,反正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样,倒豆子般的说道:“修德养道,内外功行,万两黄金不卖道,十字街头送至人,大道漫长,人总行于后,要知道昔日陈泥丸真人破开紫霞大道前也不过是一个箍桶匠人,你只需要潜心学我教你的,很多东西其他没必要刻意为之。”

天才有天才的学法,大智若愚有大智若愚的教法。

谢川穹轻轻应了一声,其实颜姑娘说的话他一句也听不懂,显然又将这些话当成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绞尽脑汁记下来回去之后让李当归解答。

颜宝钗笑意浓郁,挥了挥手示意少年回家,大道向来不绝于人,人间修士一途机、缘、根、财缺一不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