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三章,人如鸿毛,命若野草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3606  |  更新时间:2019-11-22 01:16:25 全文阅读

实际上委羽镇能着如今这般光景几乎全靠着战略地位以及那些来自天都长安的大户们支撑,不过只读过圣贤书并没有机会见识书上壮丽山河的李当归很少见到他们有所走动,委羽镇上除了赵钱孙李这几户富人家外就只有对面那个病恹恹的少年的府邸中经常会有些动静传出,又因为两家“门当户对”,每日清晨黄昏开门关门抬头不见低头见,而主人家又由于身子的缘故心态很好,所以李当归与他关系不错,而且少年身上也没有传统大户那种趾高气昂的嚣张气焰。

那户家人姓杜,那座府邸的规模一看就知道只有高官贵胄们才住得起,对于病恹恹的少年,李当归只知道他身边的小丫鬟曾经说过他们以前是西楚的大户,杜若的父亲更是三品大员,曾几何时还位列文官之首,再往上追溯祖辈大多都是官居一品,不过他们也是因为徐冉修强渡楚江兵伐西楚的原因使得国破家亡被迫流落至此,只不过一说起徐冉修这个西蜀顶梁柱般的人物,那个李当归眼中总是怯生生的小姑娘就杀气腾腾,恨不得将那荆襄名士嘴里的西蜀顶梁柱抽筋扒皮,反倒是她家主子看得很开,脸上始终一副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的模样。

抬头不见低头见,李当归经常跑去借书,当然,更多时候还是少女走过来送书,所以李当归回来的时候特意买一份饭菜。当清白少年来到这座府邸大门前的时候,静静的站着,犹豫了一下,仍是举起手轻轻叩响了大门,很快那个镇子上有酒客们说嘴巴刻薄不亚于十二岁的小姑娘赤芍就跑了出来,当小姑娘看见是李当归后原本平静的脸颊瞬间绯红,少女低着头拿过那些饭菜,轻微呢喃了一声“谢谢”,只不过因为声音太小李当归没有听清楚,他正想要开口问,不曾想赤芍转身就已经跑回屋内,头也不回,留下原地一脸不明所以的少年。

看着少女的背影,李当归将饭菜送了出去就转身回到了自己一亩三分地是的小庭院,当孑然一身的少年正要躺下休息的时候门外却又传来一阵轻微的敲门声,不紧不慢,这让李当归有些头疼,他原本以为又会是谢川穹那家伙,一脸倦意的来到大门正想着开口抱怨几句的时候发现是桃子坞那位英姿飒爽的一塌糊涂的姑娘,于是少年收敛眉目,看着女扮男装略显英姿飒爽姑娘,她腰间带一块绿玉搭配身上出尘的气质像极了书中所说温润如玉的翩翩君子,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虽然是女子,却也可爱,自是高贵。

天都来的姑娘看见李当归打开大门后,不请自来满脸微笑着走进小院子,穿过庭院,闲庭信步,环顾四周后才亲启朱唇,口语之中稍略有些歉意,“不好意思,我刚才悄悄跟了你一路。”

解释过后,不等李当归有所反应,她立马又添加道:“我听谢川穹说你也想要去天都,所以专门过来看看,今天来是想问一下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

李当归没有说话,请她进了房间,端了一把椅子坐在姑娘对面,静待下文。

少女笑靥如花。

她只是觉得少年是这镇子里为数不多而且又有学识的人,因此就想着走的时候顺道带上一起走,但是当听到自己被拒绝之后,少女脸上有很明显诧异,只不过很快就想通了,然后开口平静说道:“你眼中天都或许很大,实际上很小,就如同汪洋中的一叶扁舟,哪怕是使尽浑身解数也注定掀不起能被人注意的波风浪。我听谢川穹说你想参加江南稷下学宫的论道大会,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明日就能启辰前往江南,甚至现在都可以,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参加大会之后的事情?”

李当归的脸色开始变得有点难看起来,沉默半响,的确如同眼前姑娘说的那样,参加论道大会那之后的想法他不知道,甚至都没有仔细想过。但这位姑娘很明显是看出了少年的心思,趁热打铁,继续说道:“其实我们能相遇就是缘分,而我又肯给你一个机会,所以这便是机缘,其实我问你并不是因为谢川穹许诺过什么,也不是想要谋划你什么,单纯的觉得你是这座镇子里面唯一一个读过圣贤书的年轻人,因此我很乐意帮助你。如何你非要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道理,那你就将它理解为我看中了你的天赋,我这样说你能明白吧?!”

李当归愣了愣,姑娘如同倒豆子一般的话语让少年整理了很久,想清楚之后他才轻轻点了点头,不是答应那位姑娘,只是告诉她,自己明白了她说那个道理。

看到少年的反应,这位来自天都长安的姑娘脸上笑意愈发浓郁,显而易见,她很清楚读书人都有一个臭脾气,谁都不例外,被拒绝也是情理之中。

在这座不大不小的院子里,一个少年,一位姑娘相对而坐,一个皱眉,一个笑。

姑娘看眼前的少年,好奇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要问我的吗?”

李当归犹豫不决,突然问道:“什么都能问吗?”

李当归读过不少儒家圣贤书,因为杜若的缘故所以知道不少的山精鬼怪神仙故事,甚至还知道曾经有一座山河星光璀璨洒向人间,山河底下还有一座剑乡,剑气如龙浩荡十万八千里,但是少年的认知也堪堪如此。当然,他也不奢求能知道更多的,因为有些东西即使知道了也没用,所以当眼前英姿飒爽的姑娘问起来的时候,李当归只是反应稍微有些大,但很快就恢复如常。

她笑了笑,不以为然道:“你想知道什么?我的名字吗?我叫颜宝钗。”

轻轻吸一口气,少年鼓起勇气问道:“能说一说那座山河吗?”

颜宝钗脸上笑意浓郁,宛如冬去春来的第一朵花,很美,她轻声笑道:“其实没有什么好说的,那里有道家三教,诸子百家,还有奇门遁甲、神仙妖怪,山河之中还有一群剑士,像你这样年龄的少年最喜欢背剑走天涯的那种剑士,甚至还有跟你一样的读书人,不过他们却不如你,认死理。”

李当归似乎下定决心,抬头认真的看着眼前这位严格来说第一次谈话的姑娘,神色复杂,“那颜姑娘你是什么样的人?”

颜宝钗哈哈大笑,如葱细指指着自己,看起来很诧异,她又觉得好笑,“我?一个好人。”

李当归有些无语,但仔细一想这句话似乎并没什么不对。

颜宝钗平静问道:“你想好了吗?跟不跟我一起走,到稷下学宫或者是天都那座皇家书院看一眼,甚至还能将你送到那座山河,亦或者那座剑乡。”

天上不会掉馅饼,没有谁会无缘无故对你好,李当归神情沉重,小心翼翼的问道:“我能不能想想?!”

颜宝钗微笑道:“你不是谢川穹,所以你能有属于自己的选择,但是我喜欢你能尽快给我一个答复,最好是一个满意的答复。”

少年站起身鞠躬致谢,然后将颜宝钗这位喜欢讲道理的姑娘送出小庭院,目送着她的背影逐渐消失于巷口。

………………

庭院对面,来自西楚的主仆二人此时有说有笑。

“你才这么年轻,死了怎么办?”

“乾坤者,易之门户,众卦之父母。”

“你好烦。”

“你乖乖的煎药行不行?!”

“要不是看你快要死翘翘了,鬼才会给你煎药。”

“药物非种,名类不同,分剂参差,失其纪纲,虽黄帝临炉,太乙降坐,八公捣炼,淮南执火。”杜若抱着那道教上乘正统《参同契》闭目苦背,背了一段便睁开眼睛眉头微蹙,“赤芍,你煎药的动作小一点,这是穿针引线的细致活,跟你学剑是一个道理,你若是继续这样那药性都快没来,我跟你讲……”

“你烦不烦啊?!”

“看个破书还唠唠叨叨的没停,我那山上学的秘籍随便一卷都够你看一千年。”小丫鬟伸出食指晃了晃,自家主子跟个和尚一样唠叨个没停。

“你师傅有没有跟你说日行一千三百善,假以时日,紫霞登仙?”

“没有。”

“那……”

“不知道。”

“……”

无语的无以复加,两人沉默半晌。

赤芍心中轻轻叹了口气,拿出手帕揭开盖子,手中小扇子扇走沸气,端起小茶壶倒了一碗淡绿色的药水,凑到嘴边吹了,轻声道:“你那小胳膊小腿,小心点别烫着,到时候烫死了我可不管埋,让你暴尸荒野,腐烂了连狼都不吃。”

杜若翻了个白眼不去理会少女尖酸刻薄的话,拿过碗把药一口喝尽,虽然这些药物并没有用。

他眉头微蹙。

有些苦!

“良药苦口利于病。”赤芍看了一眼,忍住笑道。

杜若不作理会,低头继续背书。

实际上谁又想得到,那堂堂稷下学宫荆襄七子之一如今却是这般光景,若是被荆扬名士们看见,只怕又要捶胸顿足大骂三天三夜。

赤芍低着头自顾自的煎药,杜若掏出几颗熟透了的果子,咬了一口,清脆的声音让那少女回过头来,眼巴巴的盯着,杜若百般无奈丢了一颗过去。

丫头总归太小,嘴馋可以理解。

“你不洗一洗的吗?”

杜若无奈,这姑娘谁教出来的。

小丫头一把夺过国战囫囵吞枣的咽了下去,看的少年嘴角抽搐。

“你不怕果子被那些恶心的怪物舔过吗?”杜若只想打压一下小丫头嚣张气焰,告诉她一个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赤芍十一二岁,但脾气傲的很,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自己咬进嘴里的果子,哭着也要吃完。

杜若笑了笑,他生怕小丫头忽然发飙,又解释道:“傻丫头骗你的。”

赤芍死鸭子嘴硬,“我知道。”

杜若看见赤芍那副模样低着头微微一笑,但未说话,拿着《参同契》看着上面的药物篇,看的认真,让赤芍眼中闪过精光。

赤芍曾经身为武当山掌教的师姐,剑道高人,怎么可能不知道那《参同契》上面的内容,不觉得那些枯燥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但看到眼前少年每天抱着读的津津有味的样子,她很好奇。

她凑上前,看一眼之后便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不知道什么是男女授受不亲,小手伸进少年的怀中抓出一把果子,一口一个,清脆,像是在吃骨头。

那少年津津有味的背书,不知何时,以少女眼角余光的死角中,那少年身上流光溢彩,宛如神人。

少女忽然转过头看了一眼,有些好奇,有点失落,有些迷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