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风起裂痕 > 正文
第二十章 孤独感(1)
作者:木凋  |  字数:2188  |  更新时间:2019-12-01 15:17:47 全文阅读

家或许不是一个地方,或许那只是一种与某人有关的,温暖的,舒适的感觉,家或许就在那儿,或许哪儿都不在而是在心里。

“平时你守在艾康集团的时候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临走前我将董剑拉至写字楼车库的拐角处小声询问了句。

董剑细细回忆着最近的过去,缓缓的摇摇头,“并没特别的异样,但不代表老狄视频里的人目标就不是李筱艾,总之你平时多留点神,实在不行就给刘恋打电话,让她帮你盯着点儿。”

说完董剑驾车从地下车库出口离去与一组会和,最近业务的繁忙程度已经到了所有人不得不满负荷运转的架势。

“接下来去哪儿?”回到写字楼的一楼出口处,李筱艾顿了脚步有些找不清方向。

“回艾康园区还是重新去找个能落脚的住所?”李筱艾眼神显得有些茫然,“似乎都没什么用,最近的事似乎谁都没有弄得明白。”

“那也不代表每天你都可以随意找个小旅馆?”放眼望去,平时人来人往的街道已经算得上人烟稀少,果然快到过年了。

一个多月的私人安保工作后如今只剩下我一人陪在李筱艾左右,其间无数的疑问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但却不知从何问起,“你有点关于你或者艾康或者你父亲的头绪么?也许警方能帮你从此不必再躲躲藏藏。”

李筱艾扭过头,像是在用那种我完全无法理解的眼神回答我的疑问,有些惊慌,有些失落,隐隐的似乎又藏了些秘密。

她默默的摇头,算是回答了我的问题,“先去吃顿饭吧,整天憋在艾康的食堂真的是闷死了。”忽的她好像又恢复了那种清新的气息,微弯着嘴角转过身将烦恼抛之脑后。

那清新的笑就像是面具,能掩饰她的焦躁不安,让所有人都不会察觉,但在我面前那面具就像是一层薄薄的纱,曾几何时我也像她那样戴着面具朝所有人微笑。我想一直用酒来麻痹自己,就像眼前的她。后来渐渐的我才明白其实每个人心中的苦大部分都难以能被他人所理解,除非经历过。

李筱艾的背影沉默孤寂,像是冬日海风中的柳树显得有些纤细,在这没有柳树的特区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春节这样喜庆的节日反而让人觉得意外冷清,紧闭的餐馆大门,瑟瑟的海风,寥寥的行人,想找一家像样餐馆都有些费力。

“看来大家都回家过节了,本来想请你吃顿饭以报答救命之恩,看来也没什么机会。”走了一段距离,李筱艾转过身叹了口气后再次露出了她那戴着面具的微笑。

那勉强的笑就像是冬日海风中飘洒而下的樱花,好看却不真实。

“怎么就没想过去找你母亲?她应该能帮你。”并排坐在滨海公园的长椅上,我和李筱艾手里端着刚出炉的章鱼丸,这是附近唯一找到能填饱肚子的食物了。

李筱艾再次埋着头陷入沉默,手中的竹签不停在章鱼丸上刺着窟窿,却不见她将它们放进嘴里,“她只是给了我生命,仅此而已,我不该去打搅她的生活,她肯定也不想我就这样闯进去打乱一切。”

声音就像是呼气般轻柔,若不仔细听根本不知道她在嘀咕什么。

海浪在岸边不停拍打着,温暖的光照耀着翻滚的波浪,折射出不规则的晶莹,一切都是那样的平静祥和,春节终于要来了。丈夫拥抱妻子,母亲在灶台前煮着浓香的家乡菜,孩子们在田间地头追逐嬉戏,偶尔会有鞭炮爆竹,庙前的空气中弥漫着香火味。没有谁会在意那些孤寂的人,那冰沁的感觉也许并不是来自那寒冷的风,而是来自心底。

看着身旁蜷缩着仍不停用竹签扎章鱼丸的女孩儿,真的就没人在意她么?

“那这个春节怎么过?不会想回那空荡荡的办公楼里度过春节吧?”我故意放大些声音将她从思绪中拽回现实。

“呃?”李筱艾睁大了眼睛看着我,“那你怎么过?”

“本来打算抽两天回家过春节,但是看来不得不加班了,好在加班工资不低,以后给家里也好解释。”我平看着海面,将一整颗章鱼丸塞进嘴里,心想普通人的生活与她曾经的大小姐生活比起来应该是很不一样的。

“你有家人么?”李筱艾露出不可思议的疑问,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这么问有些不妥,“额,我是说你的家人在哪儿?”

“不在特区。”不算答案的回答,“你还有别的亲戚吗?你父亲葬礼时来了那么多人,看起来各个都是身份显赫的人。”

她埋着头,依旧是沉默,手上又重新开始了刚才的动作,“那些人我都不认识,也许他们只是认识我的父亲吧?亲戚~亲戚根本谈不上亲~”

我心中再次泛起无数疑问,她是怎么活这么大的?

“那?”我们同时吐出一个字。

顿了一秒,长椅上的两人望着彼此。

“就~”依旧是同一个字,我们睁大了眼甚至觉得不可思议。

又顿了一秒,除了海浪声我不确定那微弱的心跳声是来自我还是旁边的她。

“你先说吧。”我扭过头礼貌的邀请道。

“那就去你家吧?不耽误工作,也不耽误家人团聚。”李筱艾抿着嘴发出轻轻的笑声,终于将那被扎的千疮百孔的章鱼丸送进了嘴里。

其实我想说的是,那就留下来陪你回家看看,因为我分明记得她说过李树康死前给她留了一个字,“家”。李筱艾应该是有家的,就算是没有家人。

“怎么?你不想回去么?”见我有些犹豫,李筱艾接着问。

工作和生活,我并没准备将两者混在一起,更没想过将危险带到家人身边,安保工作不适合牵扯家人。哪怕至今半年过去了母亲也只是对我从事的工作一知半解,以为只是与那些光鲜亮丽的大公司保安人员类似,只是收入稍高一点而已。

“那~就~算了吧。”她的语气有些失落,眼角也向下沉了沉。

“你要去哪儿?”李筱艾站起身,我来不及问就已经迈开了步。

“不知道~”她起身顺着滨海公园内侧的路走着,海风将她本就有些凌乱的发吹得随风飘洒,有种止不住的萧瑟。

风中吹来一缕淡淡的薰衣草香味,但是曾几何时海风中那淡淡的栀子花香也这样从我鼻尖划过。不知为何我竟然想起了芯蕊,为何背影竟会有丝丝熟悉。

木凋
作者的话

家或许不是一个地方,或许那只是一种与某人有关的,温暖的,舒适的感觉,家或许就在那儿,或许哪儿都不在而是在心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