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风起裂痕 > 正文
第二十章 孤独感(2)
作者:木凋  |  字数:5769  |  更新时间:2019-12-01 15:18:02 全文阅读

也许,我不得不再一次成了她的影子,在她不远不近的身后跟着。同样的速度,不同的频率;同样的方向,不同的脚印。那一瞬间,画面像是被定格了。蓝天碧海旁的绿荫树下,一条被绿色遮掩的蜿蜒小路上,两个穿着风衣像是原本毫不相干的人一远一近地走着。他们前面的小路曲曲折折,就那么淹没在了视野尽头,尽头通向了哪里?海浪与天相接的地平线,亦或是绿荫下渐行渐暗的阴影中。不知道,也许很难知道,但路却不得不走下去。

相似的背影透露着相似的孤寂,栀子花夹杂着薰衣草的香味…

艾康集团园区外的十字路口,原本理应因为放假而人群稀少的路旁聚集着大量围观人群,一棵粗壮挺拔的棕榈树已经倾斜,树下似乎是一辆事故车恰巧被聚集的人群遮住了。交警的警车已经赶到了现场正在处理,而警察已经淹没在人群中心,现场熙熙攘攘非常嘈杂。

“出什么事了?”李筱艾伸长了脖子朝外张望。

“应该是车祸,怎么开车的,居然能撞上路边的树。”出租车司机不停嘀咕着。

出租车从人群聚集的道路旁缓慢驶过,不远处救护车的声音也渐渐近了。从车窗透过人群的缝隙平行处刚巧的一瞥,看清了那出事车辆,是一辆越野车,而且是我有些熟悉的越野车。

昨天夜里出现过的黑色越野车?虽然当时我没看清它的车牌号,但车子的型号和颜色我记得清清楚楚。

“麻烦靠边停一下。”我冲司机喊道。

停车后我打开车门,侧身出去。

“下去做什么?”李筱艾朝我追问。

她昨夜完全处于半昏迷状态,对周围的一切都只是模模糊糊的感知,更不可能对一辆完全陌生的越野车有任何印象。

“关好窗和门待在车里。”我弯下半身用制止的语气朝车内吩咐了句转身朝人群走去。

李筱艾停了想一同下车的动作,怔了一秒,但还是乖乖照我说的做了。

我紧跟着从救护车上下来扒开人群的医护人员,挤进人群后整个事故现场呈现在我眼前。与其称之为车祸,但又不完全是车祸的感觉,与普通车祸的现场大相径庭,但又不能不说是车祸,驾驶座上那个已经没了反应的驾驶员手紧握着方向盘,颈部因为大出血已经将整个越野车的驾驶座连同他本人染成血红。

“好惨,开快车把自己撞成这个样子。”一旁围观的人群时不时发出啧啧声。

“但当时开得不快啊,我刚巧路过,这个车就像失控了朝我撞过来,当时我躲开了,还记得车速并不快否则我也躲不开。”一个像是受到惊吓的中年妇女在向人群和警察做着叙述。

“您当时在场?”警察询问道。

中年妇女点点头,“在场,我本来站在路边想要打车,结果越野车差点撞到我,还好我躲得快,但这车绝对没有超速。”

从现场出血量和痕迹来看怎么都觉得奇怪,方向盘的气囊护住了驾驶者的头部却还是导致颈部大量出血?两名医护人员上前去探查,做了初步侦断后朝警察摇摇头,大概意思所有人都能大概明白。

“唉,大过年的出人命,不吉利,不吉利。”围观的人群还在嚷嚷着。

“请大家散了吧,我们还要做调查工作,请当时车祸在场的人留个姓名和联系方式,我们会根据路况和周边摄像头进行侦断,有什么疑问也许需要询问各位,麻烦了,谢谢。”年轻警官说完朝人群敬了个礼,然后开始用记录本记录在场群众的联系方式和身份证信息。

两名医务工作者在警方拍照完毕之后将已经没有生命体征的驾驶员抬出了黑色越野车。我看清了他的面孔,一个普普通通的青年,皮肤黝黑,脸颊稍宽,鼻梁有些凹,下巴和额头有些凸出,有些像是东南亚那边的血统。

是他么?昨夜里注视着我们的会是他么?我努力回忆着黑夜里的蛛丝马迹,想从中得到一点点答案。可是答案没有浮现,问题却摆在眼前。他是谁?他怎么死的?仅仅是因为看起来就不像是意外的意外?谁杀了他?我开始不停地绞尽脑汁,一边离开人群靠近路旁的出租车。

“出什么事了?”回到车上,李筱艾盯着我,眼神倍显焦虑。

“没什么。”就算是我想说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告诉她,与其徒增恐慌倒不如让她本就压抑的心情能放松些。

“怎么可能没什么?”她眉头拧着。

“...”我不再言语,头脑中反复回忆着这起车祸和种种意外,到底怎么回事?为了什么?“咱们这儿属于哪个交警支队管?”

“这儿应该属于福城区交警支队管辖。”出租车停在了艾康集团的方块大楼前,下车后我朝人群聚集的十字路口张望,应急救援拖车已经驶近了那辆黑色越野车。

空荡荡的艾康集团方块楼内静悄悄的,除了大厅内部分仅供照明的灯光大部分楼道内连照明灯都处于熄灭状态,绿色的应急出口指示灯在楼道尽头闪着诡异的绿光。地上散落着各种纸张,凌乱而萧索,虽没有显得一片破败,但此情此景已经预示了艾康的末日即将来临,一个原本蒸蒸日上的企业切终将画上句号。

很难说一切是否来得太快,从我亲眼目睹了那次意外引起的火灾后仅仅过了不足半年时间,一个资产雄厚的企业就已经到了如今这种濒临崩溃地步。可是当灾难降临的时候又有几个人能预测灾难不会是演变成灭顶之灾呢,李筱艾在那间唯一亮着灯的房间里处理着她并不熟悉的事务,可是如今连唯一能帮助她的人也将要离开了。

“李总,不好意思,后天就到过节了,过完年后比较方便找工作,之前递交辞呈也满了一个月,我买了明天回家的机票,今天就算是跟您别过。”

李筱艾只是抬头,用那种我见惯了的笑回应着她的秘书,然后用笔尖不停轻触着桌前的那页过了今天就是废纸的文件。

“财务最后会将你最近的薪水打到你的卡上,请放心,感谢你在艾康服务了这么久,新年快乐。”她依旧用那种不失礼貌的语气回答着眼前的人,只是那哒哒作响的笔尖和纸出卖了她的心情。

我站在楼道内掏出火机刚准备点燃嘴上的烟,抬眼瞥见过道墙上粘贴的禁烟标识,左右空荡荡的过道空无一人,我并没往心里去。那辆出事的越野车和已经死掉的司机身上一定留有线索,即便是他已经没法开口说话,只要能查出他的死因和身份背景都能提供些信息,至少能让人猜出点为什么。

漫无目的的在魔方盒子楼内逛着,虽然墙壁尚未斑驳,但地面的纸屑早已无人打扫,整个大楼内剩下的人估计不超过十个。

从我亲眼目睹那场意外大火至今已经过去了近半年时间,接手李筱艾的安保工作也就一个多月,若不是那场离奇的电梯事件加上昨夜的那坠落的玻璃弹珠,我倒觉得一切真有可能是意外。艾康这么多人的意外逝去,一个如此大型企业的轰然倒塌,看似顺理成章,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没人猜的出,就连张大山亲自调查后也没能得出些许有用的线索。没人知道过去发生了什么,也许也没人知道今后会发生什么。

到底是怎么回事?艾康过去发生了什么?

我站在已经废弃显得有些漆黑的意外火场门外,周围再没什么工作人员经过,过道黑漆漆的,整栋楼静的让人背心发怵。张贴的封条已经有些褶皱,之前被封住的铁门露了些缝隙,里面透着些光亮。

“你去哪儿了?”顺着楼梯刚回到李筱艾办公所在的十二层,一个人影站在楼道尽头的门口质问道。

“呃?你不是在办公么,我下去抽根烟。”虽看不清人影,但听声音也知道李筱艾对于我离开的片刻似乎不太安心。之前她从来没质问过我这样的问题,难道是太过幽寂的大楼让她不安?

“楼道里的烟味不正是你的?”语气有明显的责难。

“嗯,事情要是处理完了就去找吃的和住的吧?”我耸耸肩故意绕开话题。

走近些看得清她容颜微怒,嘴角向下,“下次离开能不能说一声,这样我也好提点神。”

“怎么了?”

“刚才楼道里好像有别人,我以为是你,但我不确定。”

她语无伦次的话让我有点晕乎,没太在意,“我只是下去转了转,几分钟的时间怎么可能有别人呢?”瞧李筱艾因为害怕而娇嗔的样子有种说不出的好笑,又有种难以言喻的可爱,“走吧,看来你已经忙完了。”

“去哪儿?”她瞬间换了表情,瞪圆了眼睛。

“送你个新年礼物。”

天色早早暗了下来,月色与星空还是那样清澈,灯火辉煌的特区街道上显得有些寂寥。中心商业街不再人声鼎沸,但也不至于人迹罕至。

“这个怎么用?”李筱艾将智能表绕在手腕上。

“需要链接在一起,这样就能随时看到相互的位置了。”只要在城市和有信号的位置,智能手表都能显示实时定位。

李筱艾将她的智能表和我的进行了同步,“这样在表盘地图上的绿点就是咱俩的相对位置?”

表盘上的地图模式分别显现两个翠绿色的点,绿点的周围不断发出回波式的波浪表示信号良好。

“就算暂时看不到我,也不代表你就处于危险境地,我会随时盯着你的。”我用两根手指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然后再指向她,轻按表盘微小的绿点开始轻轻闪烁。

李筱艾抬头瞅了我一眼,埋头又开始鼓捣她腕上的手表,看着表盘地图上两个清晰的绿点,嘴角微微的上扬似乎安心了些。

中心商业街的餐厅再也不像平时那样拥挤,年的气息和都市的繁华与时尚还是有种难以言喻的隔阂感。

“过年不回来吗?什么工作会这么忙?”母亲在电话那头不理解的询问道。

“前段时间不都一直往回跑,过年全组都需要加班,我不好在这个时候请假,过了这段时间我会回来的,婧婧还好吗?”我拿着手机站在餐厅的玻璃隔窗外朝里面坐着的李筱艾挥了挥手。

她拿着手机时不时低头盯着屏幕,时不时又抬起头朝我张望。

“婧婧挺好的,但你也要经常回来陪陪她,自己在外多注意身体。”母亲话没完顿了一下,“最近要是有空给汐汐打个电话,好像她母亲身体越来越差了,前几天去医院做了检查一连几天都没来给婧婧上上英语课,昨天去市场置办年货回来碰见汐汐,她脸色特别难看,眼圈也是红的,不知道怎么了。我想去看看,但又觉得不方便,柳毅没在了要是能帮就多帮帮人家吧。”

母亲的话虽然絮絮叨叨,但话里的内容却很清晰,“好的,我知道了,家里缺什么你告诉我,我在网上买了直接送回家里。”

“不用再买了,电视空调全都换了新的,再不能乱买东西了,知道吗?…”母亲还在不停地说着。

“嗯嗯,好的,不乱买就是了。”虽然我语气敷衍,但能听到家人的声音在这冷清的都市也会觉得丝丝温暖。

挂断电话回到餐厅内,这是第一次与她同桌共餐,一切似乎还有些拘谨。通常情况我都会选择在她身侧或者身后的位置入座,那样视野更加开阔,对周边人和物也更加警惕。可是如今快过年的时候,让李筱艾一个人坐在冷冷清清的餐桌一个人吃饭又让人觉得凄凉了许多。

“家里的电话?”李筱艾幽幽的问。

“嗯,过年回不去总要报个平安,以前当兵也是这样。”我入座后端起茶杯饮了一口。

“你以前是军人?”李筱艾瞪圆了眼睛瞧着我。

“嗯~”我放下茶杯,瞅着一脸惊讶的她,觉得浑身不自在,“怎么了?”

“没有,只是觉得好厉害。”她依旧是一幅崇拜的表情,“狄叔叔以前也是军人,是他将我父亲救了回来,要不然…”

李筱艾的话音没落眼神就已经黯了下去,也许是想到了李树康,不管过去发生过什么,他终究是她的父亲,回忆一定会勾起伤感。

“其实军人也是人,在我们心里像你们这样在名牌大学里深造的人同样值得敬仰。”我岔开了伤感的话题。

李筱艾的眼底似乎又恢复了些许光泽,看着我的眼神不一会儿就变得温和,“但你却不太像军人。”

这话倒是让我心头微微一惊,从未有人对我有过如此评价,“那我像什么呢?”

她微微埋着头,纤细的手指掐着柠檬红茶的拌勺不停搅拌着,“嗯~!像远行独自归来的旅者。”

“那是什么?”我有些愕然,对于旅者这样的词我不光觉得陌生,更觉得闻所未闻。

“沉默却不冷漠,平易却不近人。”

她吐出的字就像是羽毛轻轻划过我最难触碰的心事,我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或者评价,那些过去的经历就像是锉刀般,早已将我生命中最有棱角的部分磨平了。

我用难以言喻的表情看着面前的人,“怪不得你能在港大取得那样的成绩,一点不稀奇。”

“什么?”李筱艾眉头皱在一堆,似乎不太理解。

“聪明呗。”我微微放下了芥蒂温笑着。

一盘新鲜的酱牛肉片摆上了餐桌,两双竹筷同时架在一片牛肉上,竹筷就那么不经意的触碰了一瞬。

我下意识的收回了手。

而她带着温婉的笑将那片牛肉夹进了我的餐盘中。

…片刻无声,餐厅的轻音乐恰巧曲终,不知为何周围的空气中再次渐渐弥漫着若隐若现的薰衣草香气。

“那么…”我打破了沉寂。

“嗯?”她一怔。

“明天我需要去趟交警支队。”

“因为今天下午的事故越野车?”李筱艾猜到了。

我点头。

“你确定就是他么?”

“感觉是,但又不确定,未遂的意外加上我的臆想有什么是能够确定的,我只想试着去调查看那辆车和司机背后有没有线索。”

李筱艾的眼神渐渐又沉了下去,“这么短的时间我就和死神擦肩而过了两次~”

会后怕很正常,这种事不是当事人确实无法切身体会,那种颤栗的危险感觉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

“没事,有我在。”我柔声道,将一片牛肉夹给她,“都会过去的,会回到正常。”

不知为何,我却想起那股再熟悉不过栀子花香,她已逝,我却想抓住她…

李筱艾抬眸瞅了我一眼,嘴角露出温婉的笑,然后将那牛肉片塞进了嘴里,像是寻得丝丝心安。

“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曾经艾康公司成长为艾康集团的过程?”她咽下后问了句。

这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李筱艾从未向我提起过她父亲的公司,“知道一些,曾经早期的艾康经营遇到了不小的困难。”

“后来有一家南美的公司注资,公司奇迹般的壮大到了现在的规模。”李筱艾仍在搅拌着眼前的杯子。

“这些在网上倒是都有。”

“在我小的时候艾康还只是一间小小的实验室,那时候经常只有父亲和我,他在不停地做着试验,而我就坐在旁边的电脑桌上静静瞅着在小小的水泥盒子里来回忙碌的父亲。那时候看着各种试管仪器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总觉得那些是大人的积木比小孩子的好玩多了。等我长大了些,学会了电脑就能坐在电脑桌前帮爸爸记录那些实验数据,没想到后来我慢慢长大了倒真的会坐在实验室里去做那些世界上最前沿的生化科研项目。”李筱艾不经意间竟吐露了些她的过去,回忆起自己的父亲总有一丝伤感,“为什么就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

“...”我沉默的看着她却没法回答。

“我只是在做我喜欢做的,现在你是在做你喜欢做的吗?”李筱艾换了话头转而问我。

“我?你是指工作?”

“嗯。”李筱艾用很确定的眼神看着我,然后轻声回应。

我将思绪拉回到过去,片段飞逝…

“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选自己的人生,也许我就属于那些大部分人中的之一吧,至于喜不喜欢,我的确追求过,但那都过去了。”军旅生涯对我来说实在难以一言概括,过去的一切荣誉,梦想,伤痛,无助都与那段时光有关,但我从来不知该如何去缅怀。

“那…”李筱艾再次用夹杂着疑问的眼神追问,只是不知为何眼底却隐含了些许幽怨,“谁是芯蕊呢?”

隔着玻璃窗外的星空,在那永夜的尽头似乎有我永远不愿触碰的黑暗。芯蕊,那个能将我灵魂抽走的名字又被提起了。

“她已经…”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已经走了。”

李筱艾惊讶地睁圆了眼睛但随即又显得无比失望,语气沉沉的似有一丝落寞,“对不起,我不知…”

“我知道。”我打断了她,依旧呼吸不畅地望着窗外,“我知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