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风起裂痕 > 正文
第十九章 陷(2)
作者:木凋  |  字数:2995  |  更新时间:2019-12-01 15:17:20 全文阅读

我瞅了眼一直在旁望着我打电话的李筱艾,眼神里充满焦躁和不安,“小爱也一起过来,不能放她一个人。”

一月春节将至,硕大的城市渐渐显得静逸,街上原本步履匆匆的人群已经变得稀少,有的街道挂上了喜庆的红色,父母带着孩子提着大包小包一看就知道要出远门,春节始终是印象里最重要的节日。

李筱艾坐在车内静静的望着窗外,“要过节了。”

“嗯。”我回应道,“放心吧,等会儿我会把事情跟老狄他们说清楚,春节期间你的安全也会得到保障的。”

“可是对我来说并不算节日了呢。”李筱艾的脸仍望着车窗外。

“把这段时间过了,一切都会过去。”在我心里觉得,也许没有什么伤痛是时间带不走的。

李筱艾忽的将目光从窗外拉扯回来,“当然都会过去,只不过总会记得吧?”

“嗯?”我不太明白。

“谁是芯蕊?”一声淡淡的追问。

“...”

写字楼内依旧是灯火通明,只不过少了那些络绎不绝的公司职员,大楼保安慵懒的坐在不远的门岗休息区,也没了往日的蒸蒸斗志。

春节,也许每个人都想找个舒服的方式欣然度过。

然而在位于写字楼顶层的防御盾办公区域内气氛却显得不那么轻松。

“最近的人手都被派出去了,可用的人除了你,就还剩我跟董剑,越是到大的节假日越是缺人手。”老狄跟邱少正聊着,一旁还站着董剑和程璐晨。

“难得公司了聚了这么多人,看来是快要过节了。”我轻敲了两下玻璃门走进来,李筱艾难得的跟在我的身后(一般情况我都是跟在李筱艾身后,而且视线能够涵盖她身边的所有威胁区域)。

“嗯?来了。”董剑与李筱艾相视着点头示意。

“春节快乐。”我也朝许久没见的邱少和程璐晨挥了挥手。

“你不在都快忙不过来了。”邱少难得会有舍不得我的时候。

“这就是小爱吧,小姐姐真漂亮。”程璐晨很兴奋,朝李筱艾跑过去打招呼,“你好。”

“你好。”李筱艾莞尔一笑,然后朝老狄微微弯身鞠了一躬,“狄叔叔好。”

“既然来了,咱们就开始聊正事吧。”老狄将桌前的显示屏朝向外侧,让所有人都能看见的位置。

“我需要回避么?”李筱艾挨近了些轻声问我。

“无妨,老狄没说就没事。”我扭过头,又是一股淡淡的薰衣草味。

“先把这段看完再说。”老狄点了下桌面的鼠标,一段被剪辑过的监控视频开始播放。

首先映入画面的是一群人挤进电梯前的画面,应该是电梯外对着过道的摄像头拍摄的。画面中两个送外卖快餐的人正在排队进入电梯,俩人正在交头接耳聊着什么,其中一个戴着和工作服颜色款式相同的鸭舌帽,而另一个人则没有戴。由于中午进出写字楼电梯的人较多,排队进电梯需要花费很长时间。终于经过漫长的等待,过了数分钟后两个送外卖的人一同进了电梯,视频切换了一下镜头,转成电梯内的摄像记录。

“其中一个人是要到咱们公司顶楼送餐?”董剑也注意到其中一个没戴帽子的人按了下五十五楼的电梯按钮。

“嗯,我点的餐,而监控录像里的两个人我都亲自见过。”老狄按了下继续播放。

两名送餐员各自按了下送餐目的地的楼层。画面停在第三十四楼的位置,那个戴着鸭舌帽的送餐人员提着即将送抵的外卖餐食离开了电梯,并和另一个人热情的挥手表示再见。电梯继续往上,人越来越少,透过电梯内的监控画面我们终于看清了那个送餐人手中的餐食。

“我比较喜欢吃甜一点的食物,所以经常会点烧鹅。”老狄插了一句。

监控画面明显被剪辑过,视频右上角的日期和时间不停往后推移。视频中不停出现那两名外卖送餐人员,戴着鸭舌帽的人和皮肤黝黑的送餐小哥渐渐熟络起来,俩人开始有说有笑。

送餐的视频重复了数次之后,终于在某一次他们俩开始互相交接手中的餐食,也就是所谓的帮着对方拿上去。而视频显示进入防御盾的人逐渐变成了那个戴着鸭舌帽的人。

“最近咱们防御盾似乎被人盯上了。”老狄直接下了结论,“这个人对于摄像头的敏感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何以见得?”邱少疑问道。

“我从未看清过他的面部特征,哪怕是在视频里。平时送餐出了电梯他都会戴着口罩,而摄像头里却从未出现过他的面部特征。”老狄停顿了一下,“关键是公司的电脑被人动过。”

“什么时候的事?”邱少接着问。

“最近,在我偶然间察觉公司被关机的电脑有时会无缘无故开启之后,我行动不便,但却能感觉到空无一人的公司内其实有某人的呼吸声。”老狄坐在轮椅上看着我们众人。

“盯上我们防御盾?”董剑觉得纳闷。

“还不能确定目标是谁,公司最近承接的业务中不少名声显赫,地位崇高的人,想对他们下手也并非不可能。”老狄环视办公室的墙壁,“我找人测了,办公室暂时没找到监听设备,但保不准什么时候会被人安装上。”

董剑想了片刻,“最近各位不得不打起些精神。”

“快过年了,组员们大多都在等着休假回去,我会回去提醒。”邱少应承道。

程璐晨只是不停地点头,时不时朝李筱艾的方向偷瞄几眼。

“庄颜,你也有什么需要告诉我们?”董剑忽然想了起来。

我靠墙站着,虽然刚才老狄所说的事与李筱艾的事看似毫不相干,但在细想之下也有可能并不毫无联系。我斜过头朝窗外五十五层的楼下望去,人和车看起来就像是蚂蚁般大小,“从这儿扔下玻璃弹珠若是砸中了人的头顶会怎么样呢?”

“什么?”邱少问道,众人也都投来异样的目光。

李筱艾冲我点点头,眼神中似乎有种难以言喻的黯淡,她也许并不想将事情告诉他人,但她也明白有些问题根本没有答案,即便是有可能也无法得知,所以她比任何人都需要帮助。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我们侥幸逃过了一劫,或者说简单点是被一盒玻璃弹珠砸死。”我故作轻松地将事情经过简化,连同电梯事件一起告诉了在场的人,但其中最难防范的危险不用我重提在场的各位也能够明白。

“竟然会遭遇到意外?”邱少转过身看着面色不太好的李筱艾。

“嗯,可我想不通为什么?我有什么值得某人费尽心思用遭遇意外的方式杀害的呢?”李筱艾的语气微微显得颤抖,如果没有身临其境的想象,谁也不敢轻信自己居然离死神居然那么近。

“…”这样的问题如果不是她自己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实在是抽不出人手,无论是把谁从之前的组抽调出来,势必引起之前所在组防范力量的下降,所以也只能请各位多留点心。”老狄看着董剑,“一组那边你要多留点心,那边组员稍弱。”

“嗯,我和庄颜轮换的时候会加强一组的力量,这段时间就麻烦兄弟们了。”董剑语气沉了沉。

“没问题。”

“好的。”

“那既然如此为何还非要轮调呢?”李筱艾忽然插话。

“嗯?”众人投来异样的眼光。

“就让庄颜跟着我好了,免得麻烦,而且总不能换班的时候他俩满世界的跑,换来换去,狄叔叔。”李筱艾并没征询我和董剑同意而是直接转问有权决定这事的人。

“可是…”安保工作不可能全天候不间断,这样总会造成疲劳,反应速度下降,没有最好的工作状态安全根本无法保障。轮换是必须的,必须有人备份。

我的话刚出口就被董剑打断了,“也行,过年大多数业务地理位置跨度都很大,一组过几天就要从特区飞往伦敦,就咱俩也不能隔两天就坐十几个小时飞机来回轮换,不够折腾的。”

他的话一落我也无话可说,老狄瞅了眼李筱艾,再看看董剑和我,“庄颜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我的意思是中间总要有个备份。”

“那就让刘恋做你的备份吧。”老狄瞄了眼李筱艾,像是心里想到了什么,然后将目光重新放回我身上。

但下一秒董剑朝我投来的眼神我就能一眼看出,让刘恋当我的备份基本属于扯淡。

“好吧,就这样吧。”

所有人都弯了弯嘴角,像是所有事情得到了最好的安排。而我却有种说不出的压力,一直陪着她么?能坚持多久?

“小爱啊,春节要是有空来狄叔叔家坐坐,今年咱们一起过年。”老狄终于流露出一位长者的语气,他对于这位李树康留下的女儿更添了几分慈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