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云尘录 > 第一卷入渊
第三十一章 那一日,斜阳渐下
作者:雀尾  |  字数:3162  |  更新时间:2020-03-30 23:14:12 全文阅读

孙雨一直以来都坚持着一个 观点,那就是天下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对一个人好。

而这个观点,得自于他之前的经历。

无论是在北境飘渺海,还是在神都孙家,对他好的大多是和他有着血缘关系的人,比如他的父母,像楚大荒之前解释的护送他来神都的那两位老人,也可以算在这之中。而除此之外,孙雨还有从孙成和孙山这对爷孙身上感受到过关心,不过那也可以用主仆关系来解释。所以,在孙雨看来,只有有一定关系的人,才会真正的关心你,爱护你,为你付出。

但楚大荒代表的天泽书院对孙雨的关心,看上去却偏偏不是这样的。

几乎是主动地找上门来,要为孙雨实现他最大的心愿,而且,为了实现他的心愿,书院还会无偿地付出很多,比如楚大荒一直在说的“灵心”,哪怕楚大荒有夸大的意味,但是从这种方法还没有广泛的流传开来,就可以证明这种方法的珍贵了。但是,听楚大荒的意思,为孙雨付出这么多,书院却不求他的回报,这不就是无缘无故的好意吗?

孙雨对这种好意一直都感觉恐怖。

他之前也有过几次或旁敲侧击,或直接询问,但都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而今天,借着楚大荒似乎很难得的想要对自己解释一些东西的时候,孙雨决定要问个清楚。

“最后几个问题,不,”在楚大荒准备继续回答的时候,孙雨出声了,他看向了楚大荒那双似乎是因为注意到自己目光而微微眯起的眼睛,认真地问道,“我还要问,不,是我只想要知道,天泽书院到底是为什么会这么帮助我,为什么会这么无私的帮助我。”

孙雨努力瞪大自己的眼睛,看着嘴角的笑容逐渐消失的楚大荒,满脸严肃地问道,“我只想要知道这个,我只想知道这个被你回避了许多次的问题的答案,你也不要想着可以像之前一样,随意地糊弄过去,你的回答若是不能让我满意的话,”

说到这,孙雨猛地一抬手,指向一边的孙伯言,“大不了,我就不和你一起去天泽书院了,反正我伯父就在这儿,我住在他这里也不是不可以!”

孙雨转头看向孙伯言,露出了祈求的目光,“可以的,对吧,伯父。”

原本作壁上观的孙伯言一下子被牵扯了进来,他能感受到一束炙热的目光突然转向了他,向他发出着极度危险的警告,他也知道,孙雨的存在对于天泽书院来说意味着什么,他更知道,自己的力量来自与天泽,自己就算答应孙雨,对于天泽的决定来说,是不会有任何阻拦作用的。

但是,孙伯言不知怎么的,鬼使神差般的答应了下来,“好,你若是愿意住下,就算是老木头出手,伯父也会帮你拦下!”

听到孙伯言信誓旦旦的保证,孙雨笑了,笑的很灿烂。他从之前的种种话语里自然早就知道,伯父孙伯言他是没有抗衡自己这位找上门的师傅的,他说出这话,也不过是想要向楚大荒表明自己若是什么都不知道就不会去书院的决心的,孙伯言答应与否都不重要,而且孙雨也做出了决定,若是楚大荒还不答应自己的请求,他自己也是绝对不会连累孙伯言的,而是会寻求其他方法的。

但是,现在孙伯言却能表态站在他这边,他实在是有些感动了。

这也愈加坚定了孙雨“只有亲属,才会无偿的对你好的”的观点。

就在孙雨感动的时候,楚大荒悠悠地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看着笑得很开心的孙雨,“小少爷,您真的想要知道答案?”

“是的!”孙雨重重地点着头,想要表达自己迫切的希望。

“伯言,”得到答复,楚大荒先是转过身,看向正在满脸严肃地看着自己的孙伯言,嘴角向下撇了撇,“真是的,没想到你会这么支持小少爷,要不,你来为他解释解释?毕竟,你也是知道答案的。”

孙伯言原本还是如临大敌地警戒着楚大荒,生怕他会突然一言不合就出手,先教训自己一下,没想到只是被问了这几句话,让他不由有些如释重负。

但是,孙伯言很快注意到从自己侄子的方向投过来的疑问的视线,他苦笑了一下,既是向孙雨解释,也是回答楚大荒,说道,“我知道的可没有你全,只是只鳞片羽罢了,就算解释,也解释不清楚,反而让我这侄儿更加困惑,所以,还是你来,他问的是你,可不是我。”

“你倒是无赖,”楚大荒白了孙伯言一眼,朝着地上一努嘴,“既然你是不想亲自解释,那就麻烦你出点力气,把这家伙弄出去。”

孙伯言二话不说,伸手从地上把陈虎扛了起来,迈步就要往外走,他也是实在不想继续留下来,毕竟,知道的越多,不见得会过的越好,像他这样模模糊糊的知道一点就足够了。

“对了,”

就在孙伯言已经推开小院的门,在门槛上迈出了一只脚的时候,楚大荒的声音在他背后又响了起来,“你记得看好袭白羊,他耳朵可是很灵的,这点距离,他绝对听得到,若是让他赶过来,那我就什么都不敢说了,到时候,小少爷的问题得不到解答,可就都赖你了。”

孙伯言有些无言地回头看向楚大荒,正好瞧见对方眼中戏谑的光芒,他明白,这里头肯定有对自己无视刚才的警告的报复,但他又拒绝不了这个要求,因为他隐隐知道,袭白羊才是一直拒绝向孙雨解释清楚的那个方的人,若是被袭白羊知道,一定会来阻止的。

“好吧,你就放心好吧,”孙伯言犹豫了一下,最后下了决定,他迈出小院,然后转身,抬手对准了小院门旁边的一块墙砖用力拍了一下,只见小院之中立刻一道土黄色的亮光闪过,然后,小院的院门就在无人用力的情况下慢慢合拢了起来。

隔着缓缓闭合的院门,孙伯言对楚大荒说道,“这道屏障应该可以帮你一个时辰的时间,只要……”

孙伯言突然停顿了下来,他满脸惊骇地看着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自己身边的袭白羊,他现在知道了,楚大荒说的耳朵很灵指的是什么意思了。与此同时,孙伯言也在庆幸自己对这间小院早有准备,否则,以袭白羊的能耐,自己根本就拦不住对方。

袭白羊这时候的脸色不像平日里那样面无表情的呆滞了,而是带上了浓浓的怒火,他也不多话,伸手就推向了还差一道缝隙就完全闭合的院门。

看到这幕,吓得孙伯言赶紧准备出手阻拦,院门还没有完全闭合,能不能承受的住袭白羊的一击,他可没信心。

而就在这时,袭白羊的衣袖处突然凭空生长出来一根细小的藤蔓来,飞快地捆住了他推向院门的右手。

藤蔓不长,大约一尺来长,也不粗壮,不到小指粗细,更不坚韧,袭白羊只是微微一震,藤蔓就碎成了齑粉,但是,这根弱小的藤蔓恰恰阻拦了袭白羊片刻时间,正是这一阻拦,让小院的院门彻底闭合,不留一丝缝隙。

袭白羊不死心地又用力推向院门,只见他手掌上一团暗红色的红光隐隐显现,然后,他的手掌和院门接触之处,巨大的震动在那扇小小的木门上连续不断地爆发开来,连同院墙都是一阵摇晃,威势十足。

但是,剧烈的震动之后,那扇小小的木门依旧完好无损,袭白羊的眉头微微皱起,手上再一发力,这一次,那道暗红色的光芒不再局限于他的手上,而是将整扇木门完全笼罩住,只听袭白羊一声低喝,一团炫丽的火光在木门上爆发开来,火焰燃起,熊熊烈焰将院门处完全笼罩住,大有将木门彻底焚尽的架势。

袭白羊的举动看得一旁的孙伯言是瞠目结舌,他感受到了自己周围逐渐上升的温度,不由暗暗感叹袭白羊修为实在是要远远高过他的估计,他开始有些担心,自己事先设下的屏障到底能不能在袭白羊的袭击之下坚持一个时辰?

也不知道是不是猜到了他心中所想,袭白羊挥了挥手,散去了火焰,看着依旧完好的木门蹙起了眉头,转身狠狠地盯着孙伯言,“能挡我一刻,你真算可以啊,你知不知道那根木头想要说些什么?你居然会帮他?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知不知道这会给书院带来多大的麻烦?知不知道……”

面对一贯沉默待人的袭白羊连珠箭似的质问,孙伯言一边感叹袭白羊的修为,自己苦心设下的屏障居然比起预期差了那么多,一边满脸认真地回答道,“袭师叔,你不会真的以为,若孙雨是那位转世,只要你们瞒着他,就可以肆意妄为了?”

看到袭白羊打算说些什么,孙伯言摆摆手,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是打算先斩后奏,但是,那位可不是什么好糊弄的主子,更不是什么会对自己不满意的决定听之任之的人,你们越是隐瞒,到时候他知道真相,就会越反感,不是吗?”

看到袭白羊沉默了下来,孙伯言感慨地抬头看向远方,“有时候,真相虽然不招人喜欢,但比起谎言,还是要亲切万分啊。”

远处,一轮斜阳正从天际缓缓坠入地下。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