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云尘录 > 第一卷入渊
第三十章 理由与理由
作者:雀尾  |  字数:3096  |  更新时间:2020-03-29 23:41:01 全文阅读

看到屋内三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到了自己的身上,孙雨一拍脑袋,恍然大悟地说道,“我说怎么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呢,原来是忘了说这个!都怪刚才陈虎你要来这么一下!”

说着,孙雨狠狠地瞪了陈虎一眼,怪起了他刚才打岔的举动。

“那么,既然小少爷现在想起了,可否解释一下原因呢?”

楚大荒不冷不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在下真的很想要知道,小少爷您究竟为什么,会放弃这唾手可得的机会?”楚大荒面无表情,声音也是波澜不惊,但他又一次开始不住的敲打起扶手的举动表明了,他的内心并不像表面那么平静。

“咚咚”的敲打声并不算大,但在屋中人全都闭口不言的时候,显得分外明显。

孙雨感受到了三束目光不停地在自己周身打量着,有楚大荒那深沉似水的,有孙伯言迷惑不解的,还有,陈虎那震惊之中带着一丝喜悦的。

“没什么稀奇的原因,”孙雨并没有因为楚大荒的不同寻常的平静而心生怯意,他静静地看着自己刚拜师没多久的师傅,平静地开口回答道,“只是弟子觉得,有些东西不论再怎么粉饰,也终究是不好的事情,也不应该去做……”

“你是说,”孙雨的话没说完,就被楚大荒打断了,这次,他的声音又变得像之前一样,阴冷无情起来,“书院探究出来的夺脉方法,是不好的事情?”

感受到了楚大荒声音的变化,饶是孙雨自觉自己没有错,还是一时没法适应楚大荒这和平常大相径庭的变化,不自觉地有些心惊胆战起来,他握了握双手,给自己暗中鼓了鼓气,这才镇定地对楚大荒说道,“是的,我觉得夺脉是不好的事情。”

“原因。”

楚大荒似乎已经渐渐失去了耐心,话语变得简洁起来,一个字也不想多说。

孙雨怔了怔,楚大荒的这种冷漠让他回忆起了很多,心中不由有些伤感起来,他知道,自己的这位师傅心中肯定对自己的拒绝很失望,甚至很有可能已经放弃了自己这个徒弟,就像当初的那些人一样,但无论怎么样,孙雨还是不打算改变自己的选择。

“夺脉就是不好的,”孙雨定了定心神,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虽然我不清楚天泽书院的前辈们是怎么考虑的,也许是因为人为打通灵脉实在是太过艰难了吧,所以才会想走捷径,创造出来夺脉这个主意,但是,在我看来,这实在是个再糟糕不过的主意了,这是个和建立天泽书院的太祖帝的意愿背道而驰的主意。”

“为何?“

楚大荒的话依旧简洁,但比起之前,稍稍少了几分冷冽的意味。

发现楚大荒的变化让孙雨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太祖帝他建立天泽书院,是为了让更多的普通人可以学习修行,对吧?”

看到楚大荒微微点了点头,孙雨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那么,夺脉,能满足太祖帝关于更多人修行的愿望吗?夺脉不过是将灵脉从一个人身上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修行者的总数是不会增加的,而且,之前师傅你也说了,夺脉是需要契合的,契合不够,夺脉成功的希望渺茫,而失败之后,灵脉还会完好无损吗?若不能,那么,也就是说,夺脉非但不会让更多的人学会修行,反而会减少修行者的人数,这,不就是和太祖帝的愿望背道而驰吗?当然,书院也许会说,书院夺脉会保证选择的人的契合度,会保证不会让修行者的数量减少,但是,这种方法被传播出去的话会怎么样?书院以外的人会像书院这样负责吗?我看恐怕未必吧,而这种法子落入那些不法之徒的手中,不难猜想,对于修行者来说,绝对是一场腥风血雨的浩劫,大规模的杀人夺脉会让包括世家在内的所有修行者人人自危,这,不就是不好的事情吗?”

说了一大通话,孙雨有些气喘起来,而当他看到楚大荒似乎打算开口的时候,顾不上喘气,赶忙加了一句,“喂,师傅你可不要说什么书院不会泄密,只要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可是没有不会被泄露的秘密的。”

“呵,”听到这,楚大荒脸上突然冰雪消融,重新露出了温和的表情,他莞尔一笑,“小少爷,关于泄密这点,您大可放心,毕竟,不存在的秘密,就算我想要泄露,也是没有一点办法的。”

“嗯?什么?”孙雨顿时怔住,他惊讶地看向了楚大荒,想要从他的脸上表情中分辨出这句话的真假。

楚大荒站起了身,他笑容温和地走近了孙雨,刚抬手,就看到孙雨警觉地退后了一步,他有些无奈地笑道,“怎么,不相信在下?”

“我是怕你又来弄我的头发!”孙雨又退后了几步,“还有,你这家伙说的话,前言不合后语,让我怎么相信!”

“那我就实话实说吧,”楚大荒看着警觉的孙雨,只好搓了搓手,云淡风轻地说道,“关于夺脉的事情,是在下骗你的,书院根本就没有夺脉这种帮人修行的法门。”

“什么?”

陈虎和孙雨两人异口同声地惊呼了出来,只不过他两一个惊讶的成分多些,一个,则是带着些许淡淡的惊喜。

而坐在一旁的孙伯言,似乎早就知道了楚大荒说的事情一样,面上没有一点变化,只是,他看向楚大荒的眼神不知怎么的,多了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意味。

看着反应过来后,犹如一只炸毛的小猫一样,既想要冲过来,又有些胆怯,在原地不断磨牙擦掌的孙雨,楚大荒反而显得更加惊讶,“小少爷您刚才不是说过了吗,夺脉之法可是会导致修行者人人自危的,若是书院真的研究出来了这种麻烦,还不得被那些世家给联合起来灭了啊,在下本来以为您都想到这里了,应该能想到在下说的是假的才对,看来在下还是高估了小少爷您啊。”

面对这熟悉的奚落语气,孙雨并没有立刻接受楚大荒的说法,他微微皱起了眉头,问道,“你说的是假的?那我伯父他没有夺脉,是怎么修行的?还有,若夺脉是假的,那你为什么要活捉陈虎?还把他带到这里,你究竟打算用他来做什么?你欺骗我的用意又是什么?还有,你之前和袭白羊说的备选又是什么意思?“

听出来了孙雨对自己的浓浓的不信任,楚大荒叹口气,扶了扶额头,有些无奈得说道,“那在下就一个一个的解释吧。“

他先是指了指眼神有些古怪的孙伯言,“伯言他自然是用在下说的第二种方法,也就是‘灵心’,才可以修行的,嗯,也就是说,在下关于‘灵心’从来没有人能使用的说法,也是骗您的。“

装作没有看到孙雨眼中有着愈燃愈烈的趋势的怒火,楚大荒侧过身,指着地上的陈虎,“至于陈虎,活捉他不过是因为他罪孽虽然深重,但是他本事不错,还有几分用处,所以想要试试能不能让他其恶从善,重新做个好人,那样的话,也不会浪费掉他的天赋,只是,不知道陈虎兄弟,你愿不愿意呢?“

“愿意!当然愿意,“陈虎本已经做好不死也要重伤的准备,现在听到楚大荒只是要自己其恶从善,立刻喜极望外,赶紧说道,”陈虎可以对天发誓,我若是……“

“不用发誓,在下不信那个,而且,陈兄弟也应该不会相信几句话就能让在下放了你吧,“楚大荒挥手打断了陈虎,抬手示意他看向孙伯言,”在下把你和你手下几人带到伯言这里来的目的就是想要你们从今以后,归伯言管辖,有他在,在下才好放心,毕竟,被下‘槐心’的,只有陈兄弟你一个人而已,其他人,还得有人看管才好。“

楚大荒的话让陈虎想起了自己体内还有着对方的毒,他的命,还被捏在对方的手里,他不禁沉默了。

陈虎知道,自己若是答应了楚大荒的要求,那么自己和手下就真的成为了孙伯言的奴仆一样的存在了,再不会有之前的逍遥自在了,但是,为了生存,陈虎还是做出了决定,“好,我答应你,我陈虎从今日起,对孙掌柜唯命是从,对天泽书院唯命是从!至于我那几个手下,若他们答应还好,若是不答应,“

说到这,陈虎面上闪过一道煞气,“那我陈虎就亲自动手,不给孙掌柜添麻烦!“

“好!陈兄弟果然爽快!在下佩服!“楚大荒拍了一下手,然后对着露出恳求的目光的陈虎笑了笑,”在下知道,陈兄弟想要站起来活动一下筋骨,但是,接下来的事情也算桩隐秘,所以还请你继续睡上片刻,可否?“

虽然是询问,但楚大荒根本没有给陈虎选择的机会,直接一个响指,陈虎就眼睛一瞪,一翻白,又一次晕了过去。

“好了,“做完这些后,楚大荒终于转向了孙雨,看着孩童不断眨着的眼睛,他嘴唇轻动,”该说说小少爷您问的最后几个问题了。“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