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云尘录 > 第一卷入渊
第三十二章 修行的源起
作者:雀尾  |  字数:3019  |  更新时间:2020-03-31 23:53:46 全文阅读

小院内,看着因为见到在院门关闭前突然出现的袭白羊的身影而紧张起来的楚大荒,孙雨有些奇怪,“怎么,师傅,你怎么好像很害怕袭白羊师伯的样子?不论是现在,还是刚才,你都好像很紧张他的态度,难不成,他就是你一直不告诉我实情的原因?”

楚大荒看着小院那扇木门缓缓闭合,袭白羊那张明显带着怒火的脸庞被挡在了门外,还不敢大意,静静地感受了一下,没有察觉到有什么异样之后,这才放下心来。

“在下会怕袭白羊?小少爷你怕是在说笑吧。”

见楚大荒在眼睛瞪圆,双手握拳,明显的不能再明显的紧张之后,又作出一副云淡风轻,对袭白羊毫不在意的平静模样,孙雨有些无言地翻了翻白眼,对自己这个师傅的变脸功夫算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当然,孙雨可不打算学习这门功夫。

嗯,暂时的。

楚大荒轻轻咳了一声,将孙雨的注意力重新吸引过来,“好了,不说袭白羊了,既然已经没有了闲杂人等的干扰了,在下也终于可以畅所欲言了……”

“师傅你就不怕袭白羊师伯事后找你麻烦?”

又一次被孙雨的话把自己没有说完的话给硬生生地给噎了回去,楚大荒脸上终于有些挂不住了,他转头看着孙雨,脸上露出来一个灿烂至极的微笑,“小少爷,你不想知道答案了吗?或许,你是想要去请教一下,你口中,那个辈分明明比在下小,却被你一直称作师伯的袭白羊?”

孙雨看着楚大荒那双眯成细缝的双眼,心中没由来地感觉到一阵危险,他退后几步,小声说道,“师傅您别介意啊,我只想要问你,不想要问袭白羊师伯,啊,不,师叔的,我只想要问你的!至于称呼,我之前只是根据你们的相貌来判断的啊,师傅您明明看上去年轻的很,所以我才以为您比他小,可是谁知道……”

说到最后,孙雨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他根据外貌判断楚大荒和袭白羊的年龄不假,但是,在刚刚知道了楚大荒的年纪之后,他还是习惯性地称呼袭白羊为师伯,估计是因为在他眼里,那个虽然总是呆呆的,沉默不语的袭白羊,不论怎么看,都要比自己这个总喜欢玩弄自己的师傅要来的正经,要更加稳重,袭白羊他才更有长者风范。

当然,孙雨是不可能把后面的这个理由告诉楚大荒的,他及时闭上嘴后,就一边可怜巴巴地看着楚大荒,一边缓缓后退着,刚才的危机感总是让他有种会被师傅报复的感觉,他想要尽早和楚大荒保持一下安全距离。

楚大荒微微睁开一点眼睛,审视地看着偷偷后退的孙雨,问道, “哦?居然是这样,小少爷是看在下长的年轻,才会判断错的?”

“嗯嗯,没错,没错!”

楚大荒脸上的微笑突然变得更加灿烂起来,孙雨察觉到不妙,正想撒腿就跑,只见楚大荒有些慵懒地动了几下手指,孙雨脚下立刻窜出几根藤蔓来,把他捆住。

这还不算完,楚大荒用抬手向着自己挥了几下,藤蔓就听话地带着孙雨到了他的面前。

“既然小少爷这么说,那么在下是不是该感谢一下你呢?”

虽然是问话,可是楚大荒根本没有一丝要征求孙雨意见的打算,他狠狠地一把抱住孙雨,双手齐动,在孙雨头上挠了起来,还不忘一边低声碎碎道,“叫你气我,叫你气我……”

过了一会儿,楚大荒又轻咳了一声,满脸认真地说道,“好了,咱们不能浪费伯言为我们争取到的时间了,袭白羊那个家伙可不好惹,虽然伯言说是能挡住他一个时辰,但在下估计,恐怕也就只有一刻,至多两刻的时间,咱们不能浪费了。”

一旁,顶着一头鸡窝似的乱发的孙雨正满脸生无可恋地看着天空,听到这话,回过神来,心中不由暗暗腹诽,这到底是谁在浪费时间啊!

没有在意孙雨的表情,楚大荒清了清嗓子,说道,“小少爷,你可记得在下说过,‘灵心’的使用极为严格?”

“师傅,”孙雨有些闷闷地答道,“您之前说的那些,我都记得,只是你刚刚又告诉过我,您对于‘灵心’的说法是骗我的,那东西根本不是没有人使用过,说实话,现在我已经彻底糊涂了,根本就不知道您哪句是真话,哪句是假话了。”

楚大荒有些尴尬,但还是保持镇静,语气丝毫不乱,“嗯,虽然在下之前夸大了些许,‘灵心’的确有被使用过的例子,但是,使用条件也确实是很严格的,在下说过,‘灵心’是由书院里四境以上的修行者临终前凝结成的毕生修为的结晶,对吧?”

看到孙雨这次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楚大荒有些满意,“而小少爷你也知道了,每个人的灵脉都是各不相同的,并且,每个人修行出来的灵气也各有不同,和自己不合的灵力是很难被利用的。而开拓灵脉又是一件需要充分利用灵气的工作,那么,‘灵心‘的使用条件您也该猜到了吧。”

“相同属性的体质?不,”孙雨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猜想,“那样太简单了,是要和‘灵心‘凝结者相似的体质?就是要经脉比较相似的那种?”

“还差一点,”楚大荒现在也真正的认真了起来,他满脸严肃,认真地对孙雨说道,“准确来说,是血脉和体质,两者缺一不可。”

“血脉?”孙雨疑惑起来。

“对,血脉,”楚大荒又肯定了一遍,他苦笑着说道,“是不是感觉很奇怪?明明书院是想要打破血脉对于修行的限制,想要让更多的不是世家出身的普通人也能修行,最后却又走到了血脉的老路之上?”

“没办法啊,”楚大荒感叹似的长叹了一口气,“修行资质,说实在的,依在下说,用血脉天赋,血脉能力来说,要更为恰当。毕竟都是些控制各种奇妙力量的能力罢了,比起那些治学修经,钻进书本的书生,和那些不断磨练自身,研习技巧的武夫来说,我们这算什么修?尤其是一二境界的时候,都只是像鸟儿飞翔,鱼儿游泳一样,不过是把自己血脉之中携带的力量给展现出来罢了,修行五境,说到底,真正可以称之为修行的,也只有后面三境罢了。”

稍稍停顿一下,楚大荒突然又问向正张开嘴,吃惊不已的孙雨,“小少爷,你知道吗?传说中,在上古时代,人是不会我们现在修行者的种种奇妙力量的,而这些力量,本来是存在于一些奇珍异兽身上,但是,最后,人学会了修行,异兽没了踪迹,您觉得,这是什么原因?”

没等孙雨回答,楚大荒就自问自答起来,“很简单,也不知道是突发奇想,还是意外,总之,就是有人把异兽的血融入了自己的体内,并且,获得了异兽的那种可以操控奇妙力量的能力,而且,他还把这个方法传播了开来。而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上古的那些人们疯狂了,为了获得更多的血,为了让自己也可以获得能力,他们开始疯狂地猎杀异兽。”

“当然,异兽都是些很强大的动物,远远凌驾于那些人,它们并没有把人给放在眼里。”不知道为什么,孙雨从楚大荒的这几句话里听出来一丝淡淡的悲伤,以及愤恨,他又特意仔细听了听,却没有了刚才的感觉。

楚大荒则是没有在意孙雨,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但是异兽们忽略了,人这种生物,虽然一开始很弱,但他们却会思考,会通过学习,会通过谋略,来他们逐渐地成长,人,才是最可怕的动物。而且,人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数量,他们的数量要远远多于异兽,并且,也许是因为天生拥有了太过强大的力量的缘故,异兽的生育能力并不强,和人相比,更是天壤之别。所以,人们虽然弱小,一个人是打不过异兽,那么,十个,百个,千个,万个呢?人们蜂拥而上,为了那神奇的让他们眼红的力量,他们舍生忘死地扑倒了一只又一只的异兽,而每一只异兽的倒下,又造就了数十个获得力量后,更加强大的人。人死了,新的人很快就会生出,人的数量只会增多,而异兽不同,它们死了,异兽的数量就只能就少,最后,不论是力量,还是数量,此消彼长之下,异兽最终还是灭绝了,而那些获得异兽血脉的人,就是最初的修行者,他们的后代聚集了起来,最后就成为了最初的修行世家。”

“所以,“楚大荒看着孙雨,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彩,”修行实际上不过是人类延自那些上古异兽的血脉能力的使用罢了,修行的核心,还是在于血脉之中,灵脉,说到底,不过是异兽血脉之力罢了。“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