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白毦手札 > 西极上军
第二十四章 试探
作者:八幡小明  |  字数:3252  |  更新时间:2019-12-04 09:26:57 全文阅读

我轻轻地拍了拍口袋,笑而不语。耗子还没来得及追问,就听得身旁一阵干呕声,老周面部已扭曲,带着哭腔道:“你......你怎么不.....不早说......这是从死人身上......”

我适时地止住老周,略带痛心地说:“我的老大耶,你就知足吧,我们还有三个人至今没吃东西呢。你们吃的可是我们唯一的干粮,要是再弄不到吃的,我们就只能吃人了。”话虽有几分夸张,可粮食和水的短缺已成燃眉之急。

摆在我们面前的两条路:要么继续呆在原地挨饿等死;要么过去与摸金校尉汇合仰人鼻息,最后不免会落得被过河拆桥的下场。我拿捏不定,只是看看耗子和朝阳君,希望他们能给些有用的意见。

“我还是那句话,不能过去。那边人多势众,凶神恶煞的。我们过去且不说能不能得到粮食和水,到那时上船容易下船就难了。”耗子态度坚决,汇合只能图一时苟活,接下来的命运可不在自己手中了。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我迫切地希望有人提出应对策略而不是表态。

耗子摇摇脑袋回应道:“这我就不知道咧!你鬼点子多,你多开动下脑筋。”说话间耗子的肚子也咕咕作响。

你个背时娃儿!我要是想到办法还需问你们。我耷拉着脑袋,心说活该自己倒霉,尽遇猪队友了!

“要不我们就过去?”老龙声音很小,在安静的环境中显得很是清晰。

我抬头看着老龙,盼着他能说出几分道理。可他却努力地舔了舔嘴唇,不再说话。

嗨!该我倒霉,遇上你们!

“我觉得司龙说得对,我们应该过去。”这次说话的是朝阳君。他两步来到我身边,以低沉的声音说道,“从务实的角度出发,我们更应该解决眼前最大的矛盾。大家填饱了肚子,才有精力应对接下来发生的状况。至于是否受制于人,那还是未知数呢。”

嗨呀!我反复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眼镜男:他真的只有二十几岁的财会实习生?就凭这临危不乱的头脑,我甚至怀疑朝阳君还有什么隐藏职业。

“那他们要是不给我们食物和水呢?我们总不能抢吧?”我问道。

“这……”朝阳君略有迟疑,“他们应该会——给我们吧。毕竟我们是白毦兵呀。”朝阳君的话显得很没有底气。沉默一阵之后,朝阳君又从嘴里挤出一句话:“要不我们赌一把?”

“赌一把?”我看着朝阳君的眼神渐渐流露出坚毅,心里也有了几分底气。伟大领袖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待我们先解决了温饱问题,后续的事也好见招拆招。

“喂!对面的摸金大人,我们这边有人受伤,麻烦你们过来帮帮忙。”我冲着对面大声叫道。

不多时领头人的声音便传过来:“怎么回事?”

“哎呀!有两个兄弟身子虚,我们弄着吃力。麻烦你找两个人到石壁那等着我们。”我张口就来,边说着边回头示意朝阳君和老周配合演戏。老龙和耗子心领神会地搀着两人随时准备出发。

“那过去之后怎么办?”耗子悄声问道。

我想着出发前应该有所交代,边向耗子靠近边向大家说道:“大家尽量少说话,别露出什么马脚;先想办法弄到水和食物;切记别被他们散开了。”

说话间我将手中的折叠铲递给耗子,想换取他手中的战刀。他略有迟疑,颇为不解地问道:“你不会用这玩意,你要它做什么?”

“你先别问那么多,我自然有用处。”我接过耗子手中的战刀,特意确定剩下的两把折叠铲在耗子和老龙手中,“你们都跟紧点我,万一有什么异动,第一时间把对面的领头人制服住。”我思考再三,擒贼擒王应该是一招不错的后手。

我招呼着大家向蚩尤神像下方缓缓走去,这短短的四十来步路显得格外漫长。一路上我心情格外忐忑,满脑子都在想如何应付摸金校尉。直到耗子提醒,我才发现我们已经走到了尽头——一块岩壁阻住我们的去路。

我四下观瞧,血池并未向岩壁方向延伸,在蚩尤像脚下形成一条通道。在通道的另一头站着几个人,均是统一着装。为首的一位负手而立,也不说话,颇有几分江湖大佬的气派。

两方相对无言,我琢磨一会儿,想着应该打破尴尬,却不知如何开口,嘴上竟蹦出一句:“摸金?”

对方点点头。我想着招呼大家过去,身体居然鬼使神差地杵在当场,手很自然地在裤兜里寻摸着烟。

“白毦的几位,幸会。”打头的拱了拱手,言语中透出一丝古风。听声音便知道是摸金领头人。

“幸会,幸会。”我也有样学样地拱拱手,再看领头人身后那几位面沉似水,看着不甚友好。我心中七上八下,暗说我们这是暂离狼窝又入虎穴。

一阵寒暄后气氛又回到冰点。摸金领头人不说话,直接往篝火方向领路;我也不发言,领着大家随领头人走。几个摸金校尉有意无意地将我们几人隔开,其中两位还特意跟在我身后——看来我们已经是老虎的嘴边餐了。

我惴惴不安地跟着领头人走到篝火旁,火焰的温度一下温暖了周遭的空气。我将刀随便往地上一扔,享受地搓了搓手,想着有人递过一杯热咖啡的话,那真真是极好的。

“秦十三的刀?”有声音轻轻问道。我楞了楞,循着声音看过去,一个满脸稚气的人正蹲在不远处看着我。我点点头,趁机扫视四周的环境——摸金校尉们分作三拨:几个灰头土脸的正围坐在篝火旁小声嘀咕着什么;三个公子哥模样的在不远处擦拭着武器;几个国际友人则默默地抽着烟。我会心一笑,心说这摸金校尉也不是铁板一块。

我冲耗子使了个眼色,让他也瞧瞧这帮牛鬼蛇神,分明就是一群散兵游勇,要说他们是卸岭土包子都是高看他们一眼,哪里有小说中摸金校尉的气质。

“秦十三的尸体在哪?”领头人终于说话了。

我拿手点指远端:“就在那边的一个洞里,除了他另外还有一个人应该是他的兄弟。”我想着这番推论应该能让我占得先机。

“怎么这么说?”领头人背过身在地上寻找着什么,

我不管他是否能看见,扯了扯衣领说道:“他们的身上都纹着一朵花,即便不是兄弟也应该有非比寻常的关系吧。”

“呵呵,到底是白毦兵的人,观察力挺敏锐的。”领头人算是肯定了我的推测。说话间他回转身,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正打算拧开来喝。

妈了个巴子。我自然地摸了摸干枯的嘴唇,心里已经将他祖上问候了一遍。扭头看老龙们几位还傻乎乎地站在原地,旁边还有人戒备地盯着他们。我卯足劲,刻意压低声音道:“楞在那里做什么?都给我坐下休息,到了摸金兄弟的地头上还不放心?”讲真,我自己都没弄明白为什么会说出这番话。

“哈哈,白毦、摸金千年渊源。现在大敌当前,大家更应该精诚团结。”领头人边喝着水边说道,我心说若不是有大敌当前,我们之间恐怕没有相爱的剧情,只有相杀的剧本吧。

“不知道这么兄弟怎么称呼?在白毦兵中身居何职?”领头人将水放到一旁,嘴角还挂着一丝尴尬的笑。我心里咯噔一下,姓名还好糊弄,这白毦兵究竟是个什么玩意我都没整明白,哪里知道它的组织结构。

“我姓荆,只是白毦兵中一个无名小卒,不足挂齿呀!”我发誓平时应付领导都没这么快的反应。随即又反问道:“你在摸金那边算个官吧?你们的上级领导是胡八一?”

领头人平静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诧,嘴上还是很平和地说道:“我也不过是摸金中的一个小角色而已。”

“哎呀呀,你真是客气了。能带人闯进这里,肯定不是一般角色。”我直接开启商业吹捧模式。

领头人摆摆手言道:“荆兄弟说笑啦,我并非是闯入此地而是奉命前来救人。”

“噢?奉命……救人?”我拿手指着洞穴方向,“你是来救秦十三他们?”

领头人点点头道:“想必荆兄弟对摸金也了解一些吧。”

“略知一二,不过也愿闻其详。”我发现自己已经逐渐融入角色。我点上两支烟,递给领头人一支。借着递烟的空挡,我向着矿泉水挪了几步。

“秦十三和孙小狗私自带着几个兄弟来此地发财,在其中遇见危险。小狗向我们求救,我们才急忙赶到此处。不想……”说着,领头人叹了口气。

我一屁股坐到矿泉水边上,仰着头打量着身边的摸金领头人,心说你丫的真是编故事的高手。虽说我不知道摸金是如何盗墓,可这话语中也是漏洞百出。这地方不见于任何史料,秦十三等人如何得知此地;你们又是如何在没有指引的情况下到达此地的。与其说是来救人,不如说你们是来支援秦十三共同盗掘此地。

领头人俯下身子,很是客气地问道:“那不知白毦兵到这里作什么?”我甚至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一丝莫名的期待。

额……我知道这个问题迟早要来,可我现在还没编好呢。你们就不能等我编好了再问么!现在我总不能跟摸金的人说,我们是在阻止他们盗墓的吧。我抿了抿嘴唇,手很自然地操起矿泉水瓶,拧开盖,狠狠地喝了两口。

“嗯……这个嘛……那真的是一言难尽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