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白毦手札 > 西极上军
第二十五章 我是白毦兵
作者:八幡小明  |  字数:3352  |  更新时间:2020-02-02 00:54:45 全文阅读

我将水瓶抛向朝阳君,以试探的口吻顺势问道:“能说么?”

朝阳君看着我发愣,直到水瓶砸到脚边才从嘴里怯怯地挤出一句:“行……能吧。”说罢便以极快的速度将矿泉水操到手中。

“嗯啊……可以说……”我点着头,心里骂着娘——我本打算让你帮忙摇摇头,你却来个顺水推舟,让我临时创作。猛然间我想起某位先贤的教诲:最好的谎言就是说实话。我缓缓地站起身,张口便道:“我们真是无意间到这里的。”

“噗!”摸金校尉中有人没忍住乐出了声,领头人挑着眉瞪着我,脸上分明写着:我信你个大头鬼!

“怎么?不信?”我刻意避开领头人向着摸金校尉们问道。讲真话别说他们不信,此时此景换作是我也不会相信的。

“那倒不是,只是听闻白毦兵纪律严明,几位怎会无意间到这里走动?”领头人虽是陪着笑,话语中明显是怀疑。

噢!白毦兵的事情你也是听说的……那就好办了!我边扫视着四周边回应道:“这跟组织纪律没有关系,全然是我们几位一时性起,想着探访下白云滩的传说而已。”

“白云滩的传说?”我一句话引得众人侧目,摸金校尉们开始窃窃私语,领头人更是急切地靠近询问。

我就纳闷了,当地民间的传说不过笑谈尔,至于引起“轩然大波”么?看着领头人着急的神情,我生怕出什么岔子,连忙解释道:“白云滩上弥勒寺的传说啊,太平镇的老百姓都知道啊。我们几个听说当年弥勒寺兴盛,才想着寻访古迹凭吊一番,没曾想在山顶无意间发现了盗洞......”话说到此我自己都觉得害臊,有谁是在月黑风高的夜晚凭吊古迹的。

领头人全程盯着我,脸上紧绷的肌肉渐渐地松弛下来,最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可他滴溜溜乱转的眼珠还是出卖了他。我敢断定我所说的传说跟他所掌握的信息大相径庭。我不想去探究摸金校尉的秘密,当务之急是寻着些许食物果腹。

“敢问上军何为几次三番要找孙小狗?”领头人态度恳切地问道——这领头人当真是属狗的,一会儿呲牙咧嘴、一会儿笑脸相迎,让人颇为不适。

我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一来是担心他顺着孙小狗一路问下来我招架不住露出破绽;二来我这肚子已经唧唧咕咕抗议半天着实不想应付他的提问。我看着不远处的耗子几人正分食那瓶水,他们边上站着两三个摸金校尉看似漫不经心,在我看来分明就是安排过来监视的。看着这番情形不由让人联想到战俘营。我轻轻叹了口气,肚子又咕咕作响,在沉寂的环境中格外凸显。

“你这是饿了吧,我听你这肚子叽里咕噜叫半天了。”我身旁那一脸稚气的摸金校尉笑呵呵地说道。他的声音稚气未脱,甚至让我怀疑摸金校尉非法使用童工。

“小三儿,别不懂个礼数。他们这可是赫赫有名的白毦兵。”领头人低声喝止。

哟哟哟!我们现在都成了赫赫有名的白毦兵了。既然你们赏下这么大一块招牌,我还得好好得兜着。我挺了挺身姿说道:“下来的时候跟那些怪物干了一仗,怪物打跑了,东西都折了。”我边说着边祈祷台阶下的人不会听到。

“白毦兵名不虚传,只是不知道如何对付这些怪物?”领头人边问着边招呼人送来了一包牛肉干。

哟!这是要拿食物来换取情报了呀。我毫不客气地接过牛肉干,再看耗子几人围在一堆,眼巴巴地望着我。我也只能咽了口水,将手中的牛肉干丢给他们。

“耗子大爷,给摸金的兄弟们讲讲怎么对付那些僵尸。”我边说着边冲耗子使了眼色——希望他能看见。

耗子不回话,瞟了我一眼便猫着腰拾起身前的牛肉干。我纳闷耗子为何没点反应,就听朝阳君有气无力地回应道:“廖总!这皇帝还不差饥饿兵呢!刚才折腾一阵子,大家实在没力气了。”耗子此刻很配合地晃了晃手中那袋牛肉干,一脸无赖地看着我,分明就是要撂挑子。我和领头人对视一眼,场面分外尴尬。

“嘿!这就是赫赫有名的白毦兵?”我身旁的摸金校尉噗嗤一乐,站起身来一脸嘲讽地冲我乐。

“放肆!小三儿,你还讲不讲规矩了!临下来之前我是怎么交代你的?”领头人及时出言喝止,但言语中却没有丝毫愠气。

领头人看了看耗子几人,再看看我,挥挥手招呼摸金校尉们将手中的食物匀出一部分给我们。我接过一块牛肉干,心中五味杂陈。看着耗子一边嚼着肉干一边给摸金校尉们教学(说白了就是告知他们“泪血军”的弱点),我也顺水推舟将前几日在南川城遭遇孙小狗的事说了一遍。

听完我的陈述,领头人一个劲摇晃着脑袋,连连称奇。言说按日子算来,孙小狗早在二十天前就应该下到这里,为何会独自一人行状疯癫地出现在数十公里之外的城区呢。

“唯一的解释是狗儿哥活着出去过咯。”那个稚气未脱的摸金校尉插话道。我这才有功夫打量他一番——他虽是灰头土脸,却掩盖不住皮肤的细嫩;一对眼睛清澈有神,比起那些老油条多了几分明亮,想来是摸金校尉的新近后生吧。

领头人琢磨一番,还是提出自己的疑问:“这地界很是凶险,特别是那些个怪物非人力所能屠灭的,小狗他哪里来的本事单枪匹马地杀出去?”

我用力咽下口中的肉干,接话道:“所以才要找到他啊!如这位兄弟说的孙小狗能活着出去,那出去的方法就应该在他身上也说不定。”我撇开领头人的眼光,看向身边那位年轻的摸金校尉,心说可不能将蚩尤像的作用告诉你们,否则你们非拿我们当探路石不可。

领头人打开手电往四下扫了又扫,很是不解道:“这地方看着像个平台,按理说也不会太大。刚才我们各在一边,那孙小狗总不能在我们眼皮子底下跑掉的吧。”

我挠挠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孙小狗在相对密闭的空间中消失只能有两种解释:要么此间有机关暗道,要么便有超自然的力量存在。这类事搁往常我会寻找这神秘之国的机关所在,可在经历了一晚上的惊心动魄后,我更愿意相信是哪位菩萨姐姐降世临凡将孙小狗搭救出去。

“对不起。”突然一个生硬的声音在侧近响起,扭脸一看,不知几时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转悠到了我们身边。不等我们搭话,他已经用极其蹩脚的中文说道:“刘,我们碧溪想班花离开(我们必须想办法离开)。”

领头人不做声,竟拿眼在我身上打量。

“不行!”不等领头人作出回应,那个稚嫩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们的任务还没完成呢!再说我们摸金校尉哪有走空的?”

“噗……”我差点被这番慷慨陈词逗得笑出声来。我看着身边这毛头小子心中暗说你还真TM是个愣头青呀!现在什么个局面自己心里还没有点数么,还不敢忘贼不走空的古训呢。你惦记着人家的金银珠宝,人家还惦记着收了我们这帮人的小命呢。

“小三儿,别多嘴!”领头人是真生气了,一下将那愣头青拉到身后,冲着我尴尬地笑道:“让阁下见笑了。”

“不见笑,不见笑……”我只能学着一副长者派头回应道,“不过那洋哥们说得很有道理,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里。”

......

我和领头人再次面面相觑。我羞愧地发现我们同摸金校尉貌合神离地走到一起,不就是为了逃出生天么?此刻我们的束手无策不正是我们困在此间,不得其法么。

“谁!”突然听得一声大喝,在安静的环境下如同炸雷一般。所有人的目光往声音处去,一名负责警戒的摸金校尉端着枪冲着黑暗如饿狼般呲着牙。

“怎么……”领头人话还没问出口便硬生生地咽了回去。我循着灯光往稍远处一看,差点没尿了裤子——几个人戴着斗笠,身着五颜六色的衣服,脸上罩着奇怪的面具,踏过血池正慢慢向我们靠近。

见此状,摸金校尉们迅速集合,各持武器戒备。我暗自叫苦,也只能捡起地上的刀向朝阳君靠拢。一见面,老龙便低声道:“廖总演技直逼德华、朝伟呀。”

这老龙就是管不住自己那张破嘴。先别急着称赞我的演技,就我们刚才的表现跟诈骗没有任何区别。

“荆轲,我们现在怎么办?”耗子很务实。

我用力攥了攥手中的刀,心说还能怎么办。我们同摸金校尉已经是一条船上的贼儿。只有大家全力顶住来自神秘人的攻击,才能寻求活路。我们即便是诈骗犯,也只能骗骗那帮摸金校尉了。我连忙布置道:“老龙你护着老周和朝阳君,耗子跟我上前面帮忙。摸金校尉人多势众,装备齐全。他们要是垮下来,我们也没好果子吃。”说着,我便领着耗子向人堆扎去。

待我和耗子挤进人堆,那血池中的人已经缓缓地向我们迫近。领头人见我出现,忙对我说道:“这应该是刚才的路术。”说着他拿着手电那几个身上晃悠几下,可以明显的看出与神秘人刚才的手段无异。

“这还是他口中所说的‘魔术’呀。”我仔细看着,除了数量增加外并没有特殊之处。

“那上军应该有破解之法吧。”领头人言语很轻,却砸得我脑子嗡嗡作响。

“刚才......”我一时也没想好如何应对。

我这里无言相对,黑暗中一个陌生的声音传上来:“听说白毦兵和摸金校尉都到我们这小地方来活动,还坏了我们的傩术。今天老子还真要领教下诸位的手段!”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