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白毦手札 > 西极上军
第二十三章 对峙
作者:八幡小明  |  字数:3320  |  更新时间:2019-11-13 08:59:02 全文阅读

瞧你这话说得就没有与时俱进。二十一世界的发展趋势便是合作,白毦兵和摸金校尉虽分属不同,也是可以响应时代潮流通力合作的。不过听他那话音,白毦和摸金两家应当有则极深的渊源而且绝非美好的回忆。我狐疑地看向对面的摸金校尉,心里猛然咯噔一下——摸金校尉乃是曹操设置,白毦兵可是刘玄德的亲兵卫率,这两家打根上就是不共戴天呀。

我正着急如何将谎话继续,对面摸金领头人已然开口:“摸金、白毦的关系岂是你能评说的。你一个自绝天道的败类,纵然苍天不收也逃不过我们的制裁。”话虽是大义凛然,可当务之急应当是我们逃避泪血军的制裁。

我频频点头,瞧瞧人家的说话艺术可谓一箭三雕,既承认与我们结为同盟,还占领了道德制高点,最为关键的是他的话语中隐约透露出一些细节。反观我方猪队友自本次行动使便尽显本色没让我省心过。

我还在品着摸金校尉的话,底下的声音已传入耳中:“格老子的!一帮贼娃子还说得跟替天行道似的,我都替你们脸红哟。还要制裁我,看老子今天不弄死你几个!”那人又一次放了狠话,他的表现如同猎犬盘桓在猎物边上,不时地狂吠几声,却不见有效行动。

他是有所顾忌还是在等待什么……

我一时也猜不透其中缘由,老龙又开始嚷嚷起来:“会咬的狗不叫,会叫的狗不咬。你TM叫了半天了,倒是冲上来咬大爷啊!”此言一出竟引得摸金众人齐声附和。大家现在也寻摸出泪血军不会踏上台阶颇有些肆无忌惮,虽然知道被困其中也不妨碍大家痛快痛快嘴。

“咱们能不能低调点,我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我没责备老龙,只是提醒他别再火上添油。

“啥子嘛?现在反正出不去,还不让人痛快嘴了?”老龙嘴上解释着,身子还是缩回石碑后。

“荆轲君,现在三方表面上达成均势。可如此消耗下去,最后我们必死无疑。”朝阳君在后面轻声说道。此话虽轻却让如巨石般压迫人心。我们前面所做的努力不过是苟延残喘,想要逃出生天还有更长的路要走。

我让耗子领着老龙沿着石碑后的岩壁探索一番。刚才孙小狗的莫名失踪让我怀疑此间还有我们未能涉足的地方。待到耗子离开,我扶着朝阳君问道:“你怎么看?”

“怎么看?”朝阳君不明所以。

我拿手点指台阶之下。那位驱动泪血军的大佬可谓高深莫测,至今也没探出个底细。朝阳君沉默片刻也只得摇摇头,回了一句:“看不透。不过有件事我觉得奇怪。”

“哪件事?”

“就是他使用‘魔术’的那件事。”朝阳君说着舔了舔嘴唇。

嗨呀!可谓影响所见略同。我心中窃喜,朝阳君有着与自己年龄不相符的见识,这是其他人都欠缺的。我连忙接话:“我所指的正是此事。总感觉还有一股力量存在。”

朝阳君点点头,附和道:“这个解释最为合理。”合理归合理,可这一股连个影子都没显露出来,我们又如何判别呢。

我想和朝阳君讨论摸金校尉的事,却想起他压根没有经历,只能作罢。沉默的环境中就听见咕咕的响动——我们几人的肚子不约而同地罢起工来。我拿出手机一看,竟已是第二天的清晨。已到了吃早饭的时间了,难怪肚子会叫。看着对面兴旺的篝火,摸金校尉分享着美食,而我捂着口袋里的半袋饼干,纠结着要不要告诉大家这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

“廖总,饿!”老周将饿字咬得很重。

我咽了口水,无力地点点头道:“现在确实是到了包子、油条、豆浆、小面……”

老周一把拉住我,一脸哀怨:“你不说还好些,现在更饿了。”

空气中似乎弥漫着淡淡的肉香,我提鼻子一闻,像是牛肉。你说这帮摸金校尉太不懂得养生了,大清早的吃牛肉也不怕“三高”。我踟蹰一阵,还是将口袋中的饼干掏出来递给老周。

老周一把接过,笑嘻嘻地说:“廖总还夹带私货。”说话间,饼干已经到了老周嘴边。一想到饼干是从死人身上取出的,我就一阵恶心。我别过脸尽量不看。

哎,我好像加入摸金校尉呀!

“还挺会享受的嘛。我劝你们多吃点,别做个饿死鬼。”黑暗中的声音再次响起。

“呸!胡说八道,等爷爷我吃饱了,打爆你的狗头。”摸金校尉中有人大声回应道。我噗嗤一乐,心说现在也只能图口舌之快了。

黑暗中又亮起一点荧光,那声音飘飘荡荡在山腹中盘旋:“不是我说你们,白毦和摸金斗了一千年了。现在你们居然坐视他们在这里享受,传到你们督军耳中那还了得?”言语中分明是挑拨的味道。

呸!还使上离间计了。我又不是白毦兵,犯不上跟摸金校尉过不去,再说我也打不过他们。可现在不能说破底细,唯有喝破他言语中的机锋。我索性也点上烟,拿着腔调回敬道:“你当我三岁不懂事么?还给我们用离间计。我明白告诉你,兄弟阋于墙,外御欺辱。”

“哟哟哟,都拽文了,好一句兄弟阋于墙。”对方言语中带着嘲笑。

我想着刚才是用错了词,赶紧纠正道:“少跟我钻字眼。你和我们是赤裸裸的阶级矛盾,我们和摸金只是人民内部矛盾。”

“随你怎么想。反正到时候你们自然拔刀相向。”话虽语重心长,可在拔刀相向四字加重了语气,分明有挑拨离间的味道。我心里已是默认,若不是他的出现,现在的我们已经暴尸于此。

朝阳君贴过来耳语道:“荆轲君,别听他瞎说,我们只有和摸金校尉团结一致才有生路。”我点点头,心中泛起一丝感慨——历史总在某些时刻惊人的相似。目前的状况像极了一千多年前的三国时代,两股弱小的力量暂时摒弃矛盾,共同对抗强大的外敌。

“廖总,接下来我们怎么办?”老周嚼着饼干,嘴里乌里乌涂地问道。我撇了一眼他的吃相,心说我要告诉你这饼干怎么来的,你能吐到明天。

“暂时休息下,等耗子他们回来再说。”我低头看着不远处淌着鲜血的血池,血水已经越积越多,大有蔓延开来之势。我抬头看了眼那尊巨大的蚩尤像,鲜血已沁湿了下颚,丝毫没有停滞的意思。

气氛突然沉寂,三方心照不宣地保持缄默,似乎酝酿着更为激烈的冲突。我眼瞅着手中少得可怜的冷兵器,心里期盼着耗子能带来些好消息。

“喂!对面的,我们老大请你们说话。”摸金校尉中有声音传出。我刚想着答话,转念一想又缩了回来。任由摸金校尉叫了三声也不出去答应。

“荆轲君,人家叫呢,好歹答应一声。”朝阳君奈不住饥饿,此时正与老周分食饼干。

我摆摆手,轻声言道:“那喊话的孙子就是二百五,他这样喊话特别没礼貌,我要是现身答应岂不是跌了白毦兵的身份。”我承认我已经进入了角色。

朝阳君笑而不语,继续埋头享用着饼干。只听得对面换了一个声音:“刚才下边的人说话粗鲁,冒犯了上军,我在这里赔个不是。还请上军不计过失,出来说说话。”听这文绉绉的口气便知道是那摸金的领头人。

我并不着急现身,只是躲在石碑后面大声回应道:“不用扯这些虚的,你有什么话请讲就是。”

“事到如今,摸金、白毦联手替天行道,那就应该汇合一处商量对策不是?”领头人颇为客气,完全不见方才的凶狠。

替天行道?怎么又扯到替天行道这么正能量的事上去了?我心中一千头草泥马奔过,现在都自身难保了,还替天行哪门子的道。对于他提出要汇合一处这事,我可得仔细掂量了——汇合一处自然能补充食物和水,说不定还有枪支配给;可万一临事翻脸,他们仗着人多无所忌惮,对我们相当不利。

正踌躇间,我低头猛然看见脚边的血池顿时有了计较,连忙回道:“大家合兵一处自然是好事,不过我们咋个能跨过这害人的血水。”说着我向后退了几步,我发现方才还距离我十步以上的血池已悄无声息地侵蚀过来。

“实不相瞒,我的人发现石像下面还没有被血池侵蚀,可以通过。你瞧我们这边已经架好火了,还是请上军移步。”领头人言语恭敬,我听入耳中却是威胁的腔调。

“荆轲君,人家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不过去总是不好吧。”朝阳君将嘴角的饼干残渣扫进嘴里,继续说道:“我们就五个人,过去就是受制于人。”不得不说朝阳君的智商是在线的,可这一番说辞等于没说。

我轻轻地踱步,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一股手电光照射过来——耗子和老龙风风火火地赶回来。我连忙问:“出去半天,有点收获没?”

耗子摇摇头,有气无力地回答:“除了石头什么都没有,找了半天我还有些饿了……”说着耗子的肚子很配合地咕咕直响。

“那你们有没有走到蚩尤大神的雕塑下面?”我继续问道。

耗子缓了缓,将烟放嘴里狠狠地嘬了口:“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们刚才的喊话我都听到了,石像下面的地面的确没有被污染。我急忙赶回来就是想说千万别过去汇合,我们这点人过去就是被他们当炮灰。”

众人闻言皆是赞同。既然大家都不同意汇合,那我们就得认真考虑接下来的行动方案了。我正想着如何答复摸金校尉,就听得耗子问道:“荆轲,刚才从死人身上弄来的饼干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