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白毦手札 > 西极上军
第十二章 地宫
作者:八幡小明  |  字数:3577  |  更新时间:2019-09-04 23:11:14 全文阅读

  聊斋

  这下是真的聊斋了

  此刻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拥有机关的地宫、凭空消失的盗洞、大活人转眼没了踪迹,让我不得不往最坏的方向联想。我慌忙站起身,努力地想确认地宫里的人数,妄想着朝阳君只是在跟我们逗趣。“刘朝阳!”我都能听出自己的声音在颤抖,可是除了自己的声音在沉寂的地宫中回荡,我没有接收到其他任何回音。

  别说朝阳君本人了,连他的影子都没有捞着。我们四人绕着地宫转了三圈,到头还是我们四人。正当我手足无措之际,耗子叫住我:“荆轲,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哪里不对?现在少了一个大活人肯定有地方不对!

  耗子这一问让我胡乱的思绪慢慢平复下来。打刚才就感觉哪里不对,只是说不出来。仔细想想说不定朝阳君的失踪和这难以言表的变化有某种联系。找出这地宫的变化应该是能救出朝阳君——起码某些盗墓小说有这样的桥段,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我将瓶中水一饮而尽,以求自己赶快冷静下来。耗子和老龙平时都是不好读书的,目下的某些事情我只能向老周求证:“《鬼吹灯》里面是不是有提到过幽灵墓的事情,就是一座墓的灵魂套在另一座墓上面。”我自己都觉得这个问题极度白痴,连小说都拿上来作为参照,真的是病急乱投医。

  老周想了想,点头说有这样的描述。老龙则很不淡定地插话道:“你妹的廖总,你的脑壳是遭门夹了么。现在火星子都落到脚背了,你居然还在讨论啥子幽灵墓。”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就刚才发生的一连串事情还能用自然科学解释么?我寻思着现在除了口念阿弥陀佛就只剩报警寻求帮助了。

  报警......我拍拍脑门,刚才怎么没想过打电话呢。我摸出手机,连信号都没有。这下可真是叫佛佛不应,叫警察叔叔都不灵了。耗子找回自己的折叠铲给众人打气:“现在就不要踩假水了,我们还是干一点实际的。”说着便向盗洞方向走去。

  我深以为然,现在我们不能指望任何外援,不管是找朝阳君还是打通退路都只有靠自己。况且我检查了下大家携带的物品,除了水之外竟然没有任何食物。我拿着铲子招呼大家去帮耗子,就听耗子大声招呼我们,跑过去一看,墙角处明明白白的是我们通过的盗洞。

  楞个是啥子意思?看着失而复得的洞口,我们大气都不敢出,只有老龙双手合十,口中碎碎念着佛祖保佑。我用电筒四下一晃,顿时恍然大悟——我终于明白哪里不对劲了:方才找朝阳君的时候,我觉得老龙和耗子比下来时高了些许,当时过度紧张没有停下来仔细观察。现在看来不是他们长高了,而是他们距离参照物近了。换言之,这个地宫的地面是可以升降的。

  我将发现告诉了众人,老龙觉得不可思议:“老廖,都这个时间段了,你还是少开这种国际玩笑。刚才你也说这地方少说一千年了,要是一千年前的人就有这门技术,那现在我们岂不是要领先美国几百年。”对于这种出门不带脑的家伙我向来是鄙视的。我用手电照着盗洞上方,让老龙自己体会他的话有多白痴。手电照处有明显的破坏痕迹——那就是方才耗子造成的,也是地宫移动过的最好证据。

  地宫在移动,说明内部有机关仍在运行,也说明朝阳君的失踪并非神鬼作祟而是被机关困在某处。我们商量一阵,这鸡蛋总不能放进一个篮子里,既然现在盗洞出现,就让老周先行离开,余下的人继续寻找朝阳君,约定中午十二点还不见我们还转便报警救援。老周看了看黑黝黝的洞口,从牙缝中怯生生地挤出一个字:“怕......”

怕个屁啊!我不由分说照着老周屁股上就是一脚:“你赶紧走!别望了我们刚才的约定!”

  老周看了看我,再看看洞口,咬着牙顺着盗洞离开。我们继续在地宫内寻找蛛丝马迹。有了前车之鉴,我们三人都格外小心。这座地宫我们来来回回走了不下十次,没有任何的发现。老龙开始担心盗洞会关闭:“廖总,咱们是不是先撤回去从长计议,以我们现在的实力也是做无用功呀。”

  “现在撤肯定是不能撤的!我们还有兄弟在里面,咋个能丢了兄弟自己跑路耶。”耗子不同意撤,我也深以为然。现在撇下朝阳君不管,回去我也没法交差,闹不好是要负法律责任的。不过老龙这一句撤,一下启发了我的灵感。我点燃烟向大家再次确认,有没有发现。两人摇摇头,这里除了石碑和雕像外实在是干净得不能再干净了。

  干净,这里的确太干净了。我对两人说:“我们刚才在上面,随处可以看见上一波盗墓贼遗留的东西。这一层却什么都没有留下,是不是有些反常。”上一波盗墓贼又不是环保小卫士,按理说这层必然会留下烟头之类的东西,可是地宫里没有遗留一点垃圾。

 “那是不是下来看没有东西就走了?”老龙很难得的静下心盘思路。我随即否认道:“他们既然打了盗洞,那应该就下来过。既然下来了,不可能不留下痕迹,这不合逻辑。”老龙自己绕了半天也没理清思路,便自暴自弃地问:“地面干净不干净,跟找朝阳君有什么关系。”——你还别说,还真没有任何关系。

  我心情顿时不好了,看样子我这法律责任是没跑了。耗子绕着石碑走了一圈,对我说道:“我觉得你说得有道理。这里明显是有人来过。只是我们不知道他们是离开还是另外有路走了。如果他们是另有出路,那么他们肯定熟悉这个地方,跟你们打游戏一样,起码得有地图才对。”

  老龙沉默了一阵,突然开口言道:“我认为这个地方肯定还有密室。”言辞凿凿,说得跟他来过一样。我问他从何得知,他学着柯南抚了抚自己的眼镜,煞有介事地说道:“我们现在明确的是地宫是活动的而且布有机关,那这些机关肯定需要装置来推动。就跟我们修的电脑一样,你要先启动才能运行。那这个控制机关的地方在哪里,是不是会有操作间这样的地方。”

  我都想抱着老龙亲上一口了,没想到冷静下来的老龙智商又重新占领高地了。既然提到了控制室,那么问题就来了——控制室在哪?老龙看看我,又看看耗子,双手一摊:“我哪里知道。”

  ......呸!

  我们还在严谨地盘思路,听着一声闷响,就看见地宫中间的石碑慢慢往下沉,渐渐地石碑的边沿已经没入了地里——地宫正在上升。我们来不及过多的反应,飞快地往盗洞跑去。可也为时已晚,洞口已经有一半被墙壁遮挡。更可怕的是洞口正在以肉眼可观察的速度缓缓地从我们眼前消失。

  我们眼睁睁地看看盗洞在我们面前消失,可机关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仍以缓慢的速度向上移动,慢慢地没过了盗洞上方的痕迹。照这个速度下去,地宫的地面迟早会与顶部结合,等待我们必然是碾为肉饼。

  “我去!这个咋办?”耗子预见到危机,大声地叫起来。他用力将折叠铲插入墙壁和地面的缝隙,但根本没法阻止地面的移动。老龙颤抖着拉着我的手臂,我从他眼中看出了不久的未来我们成为肉饼的样子。在地宫之中,我们如同裸奔一样,毫无遮拦,无处遁形。我也只有学着耗子的样子将折叠铲插入缝隙中,只当是尽人事了。

 “咔!”机关似乎被什么东西卡住,地面突然停止了移动。老龙一下瘫坐在地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妈了个巴子的,吓死老子了。”我甩甩手上的汗,看着耗子额头的汗在手电的照耀下泛着不一样的光,心中早已将漫天神佛恭敬地礼拜了一遍。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下回?

  还没来得及缓口气,一阵轻微震动后,地面又开始抬升而且速度明显比刚才快了。我和耗子再次用折叠铲插进缝隙,然而所有的外力阻止在地宫的碾压下都是徒劳。耗子放弃了抵抗,将折叠铲帅气地往脑后一抛,从口袋中从容地掏出三支烟,放在口中一齐点燃,动作一气呵成仿佛港片里耍帅的小马哥。他将烟分给我们每人一支,用极为淡定的语气说道:“这回我没办法了。荆轲你要是也没办法,你那就想哈说点啥子吧?”......这是让我们留遗言啊!问题是我现在留遗言谁听啊!老龙倒是很聪明地拿出手机,飞快地敲打着什么......大哥,麻烦问下遗书格式咋写啊!

  我拉起坐在地上的老龙,现在还没有到妥协的时候。即使到了最后关口,遗书也来得及:我们的财产实在没有什么好分配的,不负债已经算是给家里积德了。我刚把老龙扶起来,不知道触碰到哪的机关,墙上的神像的怒吼的嘴里竟然开了孔。原以为会从神像嘴里喷点什么,没曾想神像口中的小孔只是一张一合,让人摸不着头脑。

  “老廖,它这个操作是几个意思?”老龙现在有闲情关心这些,刚才不还趴地上写遗书么。

  现在都火烧眉毛了,哪里管得了这些,我只是没好气地回击道:“你过去问问咯,说不定还有意外收获。”说着,我轻轻地将老龙向前推了一把。未等老龙站稳,只见面前神将手腕一翻,手中的钢鞭径直砸了下来,将不远处的地面砸了一个大坑。

 “狗日的廖荆轲,你想害死老子啊!”这下可把老龙和我吓个半死,他更是张嘴大骂起来。嚯哟,看不出这个地宫不大,板眼还有点多耶。今晚栽在这里,一点都不冤。

  随着地面逐步上升,我看着慢慢陷进地里的石碑,突然灵光一闪,我们可以爬到石碑上面去,随着石碑向下肯定能躲过目前的灭顶之灾。想到此,我赶紧招呼大家往石碑靠拢,等着石碑达到合适的高度。

 “嘡!”一声响动后,地面忽然止住了移动,地宫中瞬间恢复了平静,安全毫无征兆地回到我们身边。我倚着石碑瘫坐下去,将口中的烟狠狠地嘬了一口。突然一道白光自神将背后射出,明晃晃地打在我的脸上,吓得我一激灵……

  啥子?弥勒佛祖显灵了?

八幡小明
作者的话

修改完成,继续更(主要是让部分人催急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